刀纵天穹

第15章 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第十五章 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狮,狮子!是狮子!出现了!拓少爷真的感觉到了本命灵!”

骤然的安静,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数失声惊呼!这些族人中,虽然绝大部分都没有本命灵,但却也知道,那出现在谢拓身后的虚影到底是什么!那便是传说中,本命灵的幻像啊!只有先天灵力八阶以上的天才才能拥有的幻像!

“拓儿!好样的!”这一次,轮到左侧看台上的谢轩一跃而起,紧握拳头,大声叫好。

“怎么可能?那小畜生,怎么,怎么……”大长老谢致山的面色瞬间惨白,忽然间,他猛然转身,一把抓住了刚刚报信的护卫,“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护卫被谢致山一抓之下,登时被提到半空,手刨脚蹬,惊慌失措,“大,大长老……小的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拓,拓少爷自己说,他已经感觉到本命灵了……”

“啊!你他娘的为什么不早说!不可能!这不是真的!骗局!一定是骗局!”谢致山骤然有些歇斯底里起来,猛一挥手,便将那护卫狠狠的抛到看台之下。

“哈哈!小子,老夫没骗你吧?啧啧,真没想到,这个小胖子拥有的本命灵竟然还是狮子,而且还是狮子之中极为难得的黄金狮子……不错,不错。”

谢尘的身体内,剑九得意的大笑。只不过,此刻的谢尘却仿佛对族人的惊讶,父亲的兴奋,甚至剑九的得意恍若未闻。

他怔怔的望着擂台上正在缓缓消散的狮子虚影,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狮子,黄金狮子……金毛狮王……。谢尘的目光逐渐有些迷离,他的思绪早已远在天外,难道说,这也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么?

擂台上,小胖子谢拓高举双手,将早已被惊得六神无主的谢浩高高举起。在狮王之威下,谢浩根本没有半分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浩哥!你说,我要是把你从擂台上扔下去,你是会被摔残呢?还是会直接摔死?”

“不,不要!拓弟,拓少爷,谢拓爷爷……饶命啊!呜呜……”死亡的恐惧瞬间笼罩,谢浩失声哀求!当着所有族人的面,他忽然放声大哭,涕泪横流。

一个人,往往只有在濒临死亡之时,才会表现出真正的性情。谢浩给人的感觉无疑是阴险的,残忍的。但他内心的最深处,却也是怯懦的!面对死亡的威胁,他根本没有半点胆气去面对。

“谢拓!休要伤我儿!”右侧看台之上发出一声怒吼,一道白影激射而出!谢致山心中充满了愤恨,懊悔与屈辱。但他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杀!

纵然,儿子在比试之前的倨傲与在落败之后的毫无气概,都让谢致山失望不已。可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却使得他必须要出手相救!

“呱——!”嘶哑的鸣叫划过长空!从看台上飞出的白色身影一阵恍惚,瞬间一分为二!

漆黑的双翼震颤着展开,转瞬间便化作了一道黑色长虹,超越了白色身影,利箭一般射向擂台边缘的两名少年!

“放肆!”与此同时,右侧擂台上也是传来了一声冷哼!早有准备的谢轩此刻也已经身在半空,迅如闪电!

“哗啦!”一声,一柄青色折扇瞬间展开,在阳光照射之下,青光闪烁,寒气逼人!

“去!”折扇激/射而出,瞬间化作一道青芒,迎向对面飞驰的黑色长虹!

两道光影一闪即逝,便宛若比武场上空划过两道绚丽的闪电。片刻之后,轰然巨响猛然在谢拓和谢浩的身边炸响,翻滚的气浪幅散开来,竟是将两个少年直接掀翻在地!

“哗——!”比武场中一阵大乱,曾几何时,谢家在乌石镇立足已有十几年。除了最初建立家族之时战事频繁,挑战不断之外。这些年来,族人们已经鲜少能够见到灵师级别强者的交手了!

大长老谢致山,早在一年前,便已经突破到了八级灵师。而根据最近的消息,族长谢轩更是已经一举突破成为了大灵师级别的强者!

如今二人各自驭使本命灵隔空相斗,其声势之大,气势之惊人,都是前所未有。所有族人无不惊骇莫名。难道,今天两位创建家族的兄弟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决高下么?!

“谢轩,你干什么!我救我儿,难道你也要阻拦?!”大长老谢致山已经几个腾跃来到擂台之上,面色铁青,睚眦欲裂。

直到此刻,众人才看清楚,谢致山的肩头上落着一只全身羽毛漆黑,双目更如同两颗黑珍珠一般的尖嘴怪鸟。这只怪鸟的形貌,与乌鸦极为相似,但身形却是比普通乌鸦大上许多。甚至与寻常的成年公鸡不相上下。正是谢致山的本命灵,墨风乌鸦!

“谢致山,你救儿子,无可厚非!但你施展如此重手,难道便只是想救谢浩么?”另一侧,谢轩昂然而立,剑眉一轩,反问道。

方才激/射而出的那柄青钢折扇,如今已经回到了谢轩手中。折扇一展,谢轩持扇而立,风姿卓越。若是忽略年纪,便俨然一名浊世佳公子。

“哼!谁敢伤我的浩儿,我便绝不饶他!”谢致山目光一闪,显然是被谢轩看透了心思。他原本打算,趁这个机会,骤然出手雷霆一击。不但可以救下儿子谢浩,而且还可以顺便废了小胖子谢拓。

谢拓一废,纵然此次比试依然得胜,但至少家族之中便无人能与谢浩再争。所有的事情尚且还有回旋余地。怎料,谢轩的反应极快,竟然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阻挡了自己的一击。

也只有谢致山自己知道,刚刚那一记对攻。自己已经完全落入了下风,肩头上,本命灵墨风乌鸦的一只利爪几乎折断。反观谢轩的从容不迫,灵师与大灵师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伤你的浩儿?哈哈哈……”谢轩剑眉一挑,忽然大笑,“哗啦!”一声,折扇一合,朗声道:“你的儿子是人,难道别人的就不是么?!你不要忘了,如今是在擂台上,台下便是我族所有袍泽!你身为家族大长老,无端干涉公平比试,又该当何罪!”

这一次,谢轩是真的有些怒了。若不是儿子谢尘及时提醒自己对面看台可能会有动作,恐怕此刻刚刚感觉到本命灵的谢拓,已经被轰出擂台,非死即伤了!此事,若是谢致山不当面给自己一个交待,谢轩绝对不会有丝毫让步!

“爹!爹爹救我!”刚刚被掀翻在地的谢浩连滚带爬的奔向自己的父亲,如今的谢浩,哪里还有半点倨傲?披头散发,满眼恐惧,完全是一个被吓破了胆的小孩一般。

“浩哥!别走啊!咱两还没比完呢!”就在这时,小胖子谢拓也已经一跃而起,几个跨步就已经追上了谢浩。

“啊!不比了!我输了!我认输!……爹,救命啊!”猛的感觉到肩头被一只手抓住,谢浩一声惨叫,再度嚎啕大哭,鼻涕眼泪倾泻而下。

“浩儿!为父平时是如何告诉你的?男儿流血不流泪!你哭什么!给我闭嘴!”眼见着自己儿子再次被谢拓按翻在地,谢致山面色铁青,浑身颤抖。但因顾忌不远处虎视眈眈的谢轩,他却不但轻动分毫。

“谢轩,我儿已经认输,你待怎么说?”谢致山抬起头,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他只盼着这比试早些结束,好赶紧带着儿子逃离这是非之地,实在,实在是太他娘的丢人了!

“拓儿,谢浩已经认输,放开他吧。”谢轩面色稍缓,他生性淡然,既然如今谢致山亲口承认失败,他自然也不想将对方逼得太紧。如此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什么?这就完了?”小胖子谢拓听到三叔开口,眨了眨眼睛,十分不情愿的放开早已瘫软在地的谢浩,小声嘟囔,“我这还没过瘾,咋就打完了呢?真是没意思,浩哥,你也太谦虚了,要不咱俩找个时间再切磋一下?”

“不,不要!不要……”谦虚你个头!谢浩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再比试一下?开什么玩笑?刚才小胖子所展示出来的狮王之威早已把他吓破了胆。要是刚才父亲不出手,他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现在已经奄奄一息的躺在擂台下面了。

“我宣布!此次比试,谢拓少爷胜!”不待谢轩吩咐,主持比赛的家族执事便已经宣布了比赛结果,声音宏亮无比,远远传开。

“拓少无敌!”“拓少战无不胜!”“拓少万岁!”

霎时间,比武场中欢声雷动!这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如今结果一出,自然场中欢呼一边倒的倾向谢拓。在这一刻,谢拓便是这比武场中的王!主宰比赛的王,家族未来的狮王!

就在小胖子谢拓满面春风,高举着小拳头,搔首弄姿,得意洋洋的与台下族人开始“互动”之时。谢致山却已经面色阴沉的扶着谢拓,一步步走下了擂台。

这是属于胜利者的舞台,失败者能够得到的,只有嘲笑与蔑视!比斗如此,家族争斗也是如此!谢致山已经绝望的看到,家族族长的位置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而自己多年以来的苦心经营,也在此刻,化作了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爹,我们就这么走了?”回到父亲的身边,谢浩已经从惊恐中稍稍恢复。

“不走?难道你还要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谢致山满脸怅然。

“爹,我们还有机会!儿子定能让这些乡巴佬付出代价!”恢复过来的谢浩眼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低声说道。

“你他娘的给我闭嘴!”谢致山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要不是你这小畜生,老子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乡巴佬?你老子我也是乡巴佬!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擦的,你他娘要不是老子亲生的,我早就一掌毙了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呵呵,这不是大伯吗?这么急着走干嘛啊?大伯,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比试虽然结束了,但也不能不打个招呼就走啊。话说,咱们的赌约,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了呢?”

半卧在担架上的谢尘,早已在擂台之下恭候多时了。此刻见大长老父子二人垂头丧气的走来,不禁脸上露出了人畜无害,和蔼可亲的笑容。

“谢尘!你不要太得意!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谢浩恶毒的盯着谢尘,怒声低吼。

“恩,浩堂兄这话,说得可真是一点儿都没错。”谢尘依旧满脸和煦的笑容,云淡风轻的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浩堂兄在后山那一场大火之恩,我可是终生难忘呢!浩堂兄放心,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