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6章 十年往事

第十六章 十年往事

“今天的月亮可真圆啊!爹,说起来,我们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一起赏月了吧?”

庭院里,谢尘半卧在软榻上,仰头望天,沐浴在月光之下,面带微笑。

“是啊,好久了……”

谢轩没想到儿子会用这样一个开场白,不由心中一叹,怅然若失。望着笼罩在一层朦朦月光中的儿子,一丝歉意涌上心头。虽然这些年来,自己对儿子也十分关心,但毕竟自己是个男人,又是一族之长。尘儿从小就没了母亲,想必定会有很多遗憾吧……

“尘儿,你变了。”许久之后,谢轩从自己的思绪走出。

白天的比试,即便对于谢轩来说,也仿佛是梦境一般,太美妙,却显得不真实。自从乌石镇谢家建族以来,自己与大长老一脉便一直在明争暗斗。双方实力不相上下,恩怨情谊也纠缠不清。

却没想到,一切竟然结束的这么快。一场晚辈少年的比试,一场看似极为儿戏的豪赌。十几年的纠葛,竟然有了结果。赢得彻底,输的干净。这一切,虽然看起来入情入理。但谢轩却知道,在整个过程之中,自己的儿子起了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

“是啊,人总是在不断的改变。只有如此,才能生存的更好。不是么?爹爹?”

谢轩闻言微微一怔,不由得再次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若是在从前,尘儿必定会问我为何会这么说。但是现在,他却用这个似是而非的回答,直接将这个问题轻松化解。这份心境,这种从容,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能够拥有的么?

“尘儿,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谢轩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单刀直入。

秘密?谢尘的目光从明月上收回,转而望向自己的父亲,“爹爹,无论我有多少秘密,我都是您的儿子。我们的身上都流着一样的血,我们之间都有着任何东西都无法割断的牵绊,不是么?”

谢轩再度无言,但是却对儿子的话深以为然。儿子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也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便是父子之间,也是如此。何必执着那么多?只要知道,我是他的父亲,他是我的儿子,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离不弃,这便足够了。

“是为父想的太多了……”谢轩释然一笑,抬头望向夜空月明。

万籁俱寂,皓月当空,繁星璀璨。此时此刻,又能有几双父子,如此共赏?

而近在咫尺的另一处,却也着实有着另外一双父子,虽然不在月光之下,却也夜不能寐,秉烛相对。

“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什么来日方长?!你这不是隐忍,是怯懦!”

“怯懦?!你这逆子,你,你……难道想气死为父不成么!”

房间之中,大长老谢致山声音微微颤抖,难以置信的望着拍案而起,夸夸其谈的谢浩。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他的心中与谢轩一样,都问出了同一个问题。只不过,谢轩得到的答案是欣慰,而谢致山的答案,却是失望与心痛。

“爹!我不是想要气你,而是在说事实而已!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次的事,完全就是谢轩那个老家伙设的局!想要一下子打垮我们!你想想,就算你把家产全都赔给了谢尘那小废物,他们就会这样放过我们吗?真没想到,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天真……”

“放肆!我谢致山虽然自认不是君子,但能赢得起,就能输得起!不管他们设局也好,阴谋也罢,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不能正视失败,又算什么男人!你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我就不信,凭借我谢致山一身本事,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谢致山强压心中怒气,声音低沉无比。任谁在骤逢大败之后,还要被自己至亲骨肉数落,都不会有太好的心情。

“爹!你那一套大丈夫的理论早就过时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是输得起了,但你也不能连累我们全家,连累我啊!”

“我连累你?”谢致山心中又是一痛,嘴唇都已经开始颤抖起来,“滚!你给我滚!既然你怕我连累你,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种忤逆之子!”

“走就走!老子还没你这样的爹呢!告诉你,等到我执掌宗族以后,你可不要后悔你今天说的话!”

“滚!再不滚!我现在就废了你!”谢致山的面庞已经开始扭曲,手掌几次颤抖着抬起,却始终没忍心落下。

“好!我走!你从今以后就没儿子了!你,你不要后悔!”谢浩似乎也感觉到了来自父亲的危险,匆忙转身,逃命般的奔出房间。末了,还在门口撂下了狠话。

“滚——!”

“咣当!”一声,房门重重关上,谢致山颓然坐倒,仿佛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一般。这一刻,他的心都在滴血。苍天啊!我谢致山要强了半生,却怎么生下了如此一个畜生?!难道,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吗?!

“致远二弟,这是你在冥冥之中对我惩罚么?”谢致山无力的呢喃,神情恍惚,“二弟,当初为兄真的没想到你会死啊……为兄真正要杀的,是谢轩啊!谁曾想,你却为了救一个外人,搭上了你和弟妹的性命!这些年来,不是我不想照顾你的儿子,只是我……我一见到拓儿,就难免会想到你和弟妹啊……我不敢面对拓儿,真的不敢啊……”

夜凉如水,秋风扫下无边落叶,悉悉索索,满园枯黄。尘封了十余年的往事再度涌上谢致山的心头,他的心中,便如同这深沉的秋夜一般,苍凉落寞……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气温更凉,甚至已经堪比寒冬。一个消瘦的少年就那么静静站在路旁,面对着幽深的树林默然无语。

“什么人?!”路过的家族巡逻队很快便发现了少年,十余人顿时提高警惕,远远喝问。

“你们眼瞎了么?是我。”少年转头,朦胧灯光下,映出一张英挺的面庞。

“原来是浩少爷,这么晚了,浩少爷还没休息呢?”家人很快认出了少年,语气放缓。

“就连你这种下人也想来管我?本少爷做什么与你们何干?滚!”谢浩目光一凛,神情倨傲。

“是,是……”巡逻的族人没来由被一顿喝斥,敢怒不敢言,只得讪讪离去。

但行到远处,却是不禁都撇了撇嘴,不屑道:“嚣张什么?现在叫你一声少爷,等到明天,你老子把家底儿都赔光以后,你就是个屁!到时候你要是还敢摆少爷威风,看老子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一阵凉风吹过,谢浩轻轻一颤。那远远传来的声音,更是将他的心吹得冰冷无比。

“老祖宗,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就只有您能救我了,老祖宗,您在哪啊?难道连您都不管我了吗?”谢浩充满怨毒目光死死的盯着树林深处,心中不断呼喊。

“桀桀!乖孙子,进来吧。”仿佛听到了谢浩心中的呼唤一般,一道阴森如同鬼魅一般的声音忽然从树林中传来,便仿佛死神的召唤。

“老祖宗!”谢浩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便蹿入树林。

“老祖宗……我……呜呜……老祖宗您可要为孙儿做主啊……”

望见那笼罩在黑袍之中,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之后,谢浩就仿佛一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子一般,“哇!”的一声跪倒在地,哭天抢地,全身抽搐。

“好啦,好啦。乖孙儿,不就是输了么?有什么好哭的?”老祖宗安慰了一声,随即叹息,“唉,说起来,这也怪我。这两天回了宗族一趟,本以为你对付一个不成器的小子没什么问题,没想到……”

“老祖宗有所不知,孙儿不但输了,而且就连我爹,我爹他……也不要我了,呜呜……”

谢浩竹筒倒豆子一般,抽噎着把自己与谢致山反目的事情和盘托出,末了还期期艾艾的说道:“老祖宗,您说,我爹是不是老糊涂了?”

“恩……”老祖宗默然,心中却是大骂,你爹的确是他娘的老糊涂了,要是我,不把你这不孝子吊起来抽上十天半个月的才怪!

“乖孙儿,你打算怎么办?”老祖宗忽然问道。

“怎么办?”谢浩停止了抽噎,眼中浮现出狠历之色,“杀!我要把谢轩那个老东西,还有谢拓和谢尘两个小废物都杀了!尤其是那个谢尘,我要一刀一刀的剐了他!让他死得无比凄惨!凡是和这几个人有关的,一概全杀!我要让他们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好!”老祖宗点头赞许了一声,阴测测的说道:“这才是我的乖孙儿!但若是你父亲阻拦呢?”

“我父亲?!”谢浩冷哼一声,“哼!若是十年前那个谢致山,或许还算得上是我父亲,但是现在,他不配!”

“哦?十年前?!”老祖疑惑。

“哦,这也是孙儿刚刚才得知的。老祖有所不知,十年前,我父亲尚且还能为了争夺家族掌控权,当机立断……我二叔和二婶,就是在那一次,陨落在魔兽山脉……”

谢浩心中也是恨极,或许还想向老祖证明自己本就有心狠手辣的传承基因。当即便将自己今晚离开房间后,偷听到谢致山的自言自语一股脑说出。

“老祖宗,是不是人上了年纪就会心慈手软?我父亲原来多么果断,但是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您说,他还配做我的父亲吗?”

“的确不配!”老祖宗目光阴沉无比,心中却是卷起惊涛骇浪。做父亲?谢致山这混蛋即便做人都不配!没想到,十年前的惨剧竟然是他一手造成!十余年来,谢拓一个孩童,无父无母,受尽族人欺凌与白眼。而你这个罪魁祸首,竟然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难道心里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心吗!你们父子俩真是一丘之貉!真他/妈的有其父,必有其子!

“该杀!”老祖心中思索,说话的声音更是如同九幽寒冰。

“该杀?”谢浩一愣,旋即恍然,眼中闪出狠毒之色,点头道:“老祖说的没错!这么没用的父亲,只会阻挡孙儿成为一个真正的枭雄!的确该杀!”

“对!都该杀!”老祖宗第一次心口如一,只不过,他所说的,却是这一双狼心狗肺的父子!

“孙儿,你想不想东山再起?”老祖宗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凌厉的杀意,声音阴沉无比。

“想!做梦都想!求老祖宗成全!”谢浩心中一喜,赶忙再次叩首。

“既然想,那我便给你指一条明路。”说着,老祖宗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一物,“我说过,我不会出手帮你。但如今你有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管。这是家族宝库的一半钥匙,宝库之中不但有家族积蓄,而且还有天心草!”

“天心草!”谢浩眼睛一亮。

“恩,天心草。”老祖微微点头,“你得了家族的积蓄与天心草之后,凭你的资质手段,即便是到了宗族,想必也能闯出一片天地。这一半钥匙我给你,至于另一半,就要看你的手段了!去吧,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