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7章 王者绝非偶然

第十七章 王者绝非偶然

“尘哥!你为啥要给大长老宽限三天时间?还有,三叔让我告诉你,叫你快点把他的钥匙还给他……”

秋高气爽,谢尘难得很“乖”的待在房中午睡,却是被小胖子谢拓一阵大呼小叫给搅得睡意全消。

“嘘!小点声!”谢尘一个翻身坐起,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待到他确定院中并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重新舒服的倒进棉被,揉着因睡眠不足,而微微泛红的眼睛,哈欠连天。

“尘哥,你这是干啥?到底咋回事啊?”小胖子谢拓被谢尘的动作搞得一愣,挠了挠头,犹犹豫豫的问道。

“没事,钥匙的事,除了你之外父亲还和别人说了么?”谢尘打了一个哈欠,随后问道。

“那倒没有,就是和我说的时候,三叔也是特意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这种事,怎么能随便乱说?要是被家族执事知道了,说不定还要弹劾三叔目无家规呢!”谢拓对谢尘做出了一个“我办事,你放心”的表情,笑着说道。

“恩,这就好。”谢尘点点头。

昨天晚上他提出要拿父亲的宝库钥匙玩玩,谢轩当即毫不犹豫的便交给了他。如此痛快,显然父亲是对自己极为信任的。

但往深层次一想,谢尘不难想到。恐怕父亲即便是猜不出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却也能够想到自己绝对不是童心大发,出于好奇心才讨要钥匙的。

很明显,昨天自己与父亲说的话,对父亲的触动不小。父亲之所以这么做,便是充分肯定了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放手去做。

而今天让谢拓带话,估计父亲是想提醒自己,凡事不要做得太过火了吧?

想到这,谢尘会心一笑,抬眼望向谢拓,“父亲对我给大长老三天时间的事,怎么说?”

“这个三叔倒是没说什么……”小胖子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回忆,随后一拍手,“想起来了!三叔只说了一个句话,同族兄弟,理当如此。”

果然,谢尘嘴角一掀。父亲虽然没说什么,但仅仅这句话,便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君子行事,制人一服,不制一死。别说宽限三天,就算是谢尘现在说,不再讨要大长老的赌债了。恐怕谢轩也绝对不会有半分意见,甚至还会因儿子有如此博大的胸怀而欣慰。

对于谢致山,谢尘原本也并没有起杀心。但是,经过昨晚与自己的“乖孙儿”见面之后,谢尘已经完全改变了主意。父亲,如果你知道事情真相的话,恐怕你也绝不会再和他讲什么同族之情了吧!

小胖子见谢尘面带微笑,仿佛陷入了沉思,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尘哥,你不是说等我从三叔那回来,就告诉我为啥要给大长老宽限三天吗?到底为啥啊?难道你不想惩治谢浩了?”

“你猜呢?”

“尘哥,你快说吧,我要能猜到,还问你干啥?你可急死我了!”

小胖子苦着脸,自从谢尘给了自己“混元功”的功法,使自己在三天之内从一个资质普通的少年,一跃成为能够感觉到本命灵的天才之后。他对谢尘便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无论谢尘说什么,他都言听计从。

原本两人的感情便是极好,到了现在,谢拓心中,除了与谢尘的发小之情外,更是多了一层感恩之心。当日在比武场中那句“信尘哥,得永生!”虽然用词极为夸张,但却也是谢拓内心的真实写照。

“呵呵,谢拓,若是有人为了权势,竟然设计杀死自己的亲生兄弟。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当然该杀!连自己亲兄弟都能害,那还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不能做的?要是被我知道有这样的败类,我一定见一个,杀一个!”

小胖子说得大义凛然,片刻之后却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尘哥,你说的这人是谁啊?谢浩吗?不对呀,虽然他也很坏,但他和我们也不是亲兄弟啊!诶对了尘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怎么又扯到这上面了?”

“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了。”谢尘高深莫测的一笑,说道:“宽限三天,除了能惩治谢浩之外,还能多杀一个败类。你说,这种事我该不该做呢?”

“应该是应该……只不过,我咋就越听越糊涂呢?”谢拓挠着头,听谢尘的话,如同听天书一般。

“等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恩……我算算,心里斗争一晚上,然后再准备一天……想必明天就应该差不多了……”

谢尘自言自语般的盘算了一会,忽然邪邪一笑,说道:“如果我估计不错,大概就是明天晚上了!谢拓,还得你再跑一趟,见到父亲之后,你就和他这么说……”

“哦,好!我知道了!”小胖子仔细的把谢尘的交待记下之后,点点头,立即转身离开。这次,他并没有再问谢尘为什么。既然尘哥说了明天晚上会有结果,那就等到明天晚上吧!尘哥绝对不会忽悠我的!

“小子,有时候我真不明白。只不过杀两个人而已。只要你一句话,老夫立即便能把他们杀了,比捏死蚂蚁还简单!又何必如此费劲?”

谢拓离开之后,剑九不满的声音在谢尘脑海中响起。这些天来,谢尘不断算计忙碌,甚至连练功的时间都少得可怜。这让剑九不禁有些着急。

“剑九,你有亲人吗?”谢尘轻轻出了一口气,忽然问道。

“亲人?好陌生的词……貌似曾经有过……”

“那你替亲人着想过吗?”

“老夫一生追求武道极致,又岂会被儿女情长,亲情家眷所牵绊?想它作甚!”剑九的话语中透出一股凛然傲气。

“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谢尘嘴角一掀,声音平淡,“所以,我是屠龙刀主。而你,却只能是屠龙刀灵。”

“小子!少在老夫面前讲这些大道理!”剑九显然不服,反唇相讥,“你要知道,你能成为刀主,完全是因为老夫我……”

“因为你的相助么?”谢尘轻蔑一笑,转而目光瞬间锋利如刀!

“剑九!你我都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如你所说,屠龙刀自有灵根。这种灵根,岂是你一个刀灵能够左右的?真正选择我的,其实并非是你,而是屠龙刀!”

“小子,你怎么……”剑九声音一滞,带着一丝惊讶。

“我怎么知道的么?你难道没听说过,在我原本的那个世界有这样一句话……”谢尘咧嘴一笑,“王者绝非偶然!”

说话间,谢尘手臂微微一抬,霎时间,房中如同掠过一道金色闪电!在下一刻,暗金色的光晕瞬间布满了整个房间,尤其是在谢尘身边,这光芒尤为耀眼!在璀璨金光之中,一柄暗金色的模糊刀影,缓缓浮现而出!隐隐间一条狰狞的巨龙,在刀身盘旋而上,几欲破空而出,直冲云霄!虽然这仅仅只是虚影,但旁观者却仿佛能够听到那动人心魄的虎啸龙吟!

“本命灵?屠龙刀!真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是屠龙刀,我还以为……”剑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小子,你是什么时候感觉到本命灵的?”

谢尘凝视着前世随同自己一起跃入火海的屠龙刀,似乎并没有听到剑九的话。半晌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昨天,就在我与父亲在月下谈话的时候,我便已经有了一丝感觉。如今,也是我第一次召唤出它的虚影……”

“看来,昨天的谈话,被触动的,不仅仅是你父亲啊。”剑九似乎点点头,语重心长。

“的确如此,虽然昨天的话是从我口中说出,但却也点醒了我自己。真正的信任,不需要任何理由,唯一的理由,便是你相信对方。这,便足够了!”

如今再次回想起昨日的感悟,谢尘依旧唏嘘不已。有的时候,醍醐灌顶并不一定需要别人来做。即便是自己有意或无意间说出话,也很可能会令自己灵光一现,感悟颇深。只不过,能够发觉到这一点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而已。

“不错,不错,不错!”剑九一连说了三个不错,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因谢尘的感悟而赞叹,还是因屠龙刀而赞叹,抑或是,还有其它别的什么原因。

“剑九,为何以本命灵形态出现的屠龙刀,与我前世所见有所不同?”虚影消散,谢尘问出了心中疑惑。

“呵呵,天地万物,变化万千,更何况是灵?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不也说过,只要你知道它是屠龙刀,就足够了么?老夫累了,你自己琢磨吧。”

剑九似乎忽然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致,说过这句话之后,便自顾自的没了声息。不知是真的睡了,还是想到了什么。

“说的也是。”谢尘自嘲一笑,没想到自己刚刚的感悟,竟然又帮自己解决了一个问题。

对于剑九的异常,谢尘自然看在眼里。只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去揣度剑九的想法。今天他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养足精神。明天晚上,大概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