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8章 父与子

第十八章 父与子

夜,月黑风高。一连数日的晴空万里之后,厚重的乌云终于随着呼啸的北风翻滚而至,蔽日遮天。霎时间,落木萧萧,天地苍茫。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去冬至,这一年过得好快……”

抬头望望天色,身披皮袍的谢轩一声轻叹。在他身边,数道身影迎风站立,也尽皆是全身黑衣黑袍,宛若与黑夜溶为一体。北风扫过,众人衣袂飘起,如纷飞的落叶一般,风势稍歇便轻轻落下,没有半点声息。

“三叔,你咋知道今天会下雨呢?这么冷的天儿,我看说不定还会下雪呢?”小胖子谢拓裹了裹身上的皮衣,忽然来了兴致,与谢轩较真儿起来。

“呵呵,或许会是雪吧。”谢轩微微一笑,声音并不高。

事实上,他们处在下风口,在这狂风之中,即便是声音再高上几分恐怕前面庭院中人也无法听到。但深夜来此窥探,本就不是光明正大之事。若是真的被发现,也难免尴尬。

又过了片刻,房内灯火已熄。谢轩身边众人不禁有些微微**,谢轩也是有些不耐,低声问道:“尘儿,你不是说大长老已经与你约好,今日便还清赌债么?如今房中灯火已熄,你却为何还不过去?”

谢轩的疑惑,自然也是旁边数名家族执事的疑惑。昨天谢尘让谢拓传话,说大长老与自己约定,在今晚子时清算赌债,交接账务。

谢尘一个十二岁少年,自然不敢深夜与欠债人见面。所以便请谢轩召集交好的家族执事,一同前来交接。

但如今已经到了大长老的院外,甚至都能够听到大长老郁闷独饮时的牢骚声。可谢尘却是忽然止步不前,让众人悄然待在院外,隐匿起来喝西北风!

若非是谢轩点头同意,再加上这些执事都是谢轩一脉的亲信。恐怕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家族执事,早就张嘴骂娘,拂袖而去了。

只不过现在,谢轩一脉得势已成定局,家族里又出了谢拓这个能够感觉到本命灵的天才。乌石镇谢家已经有了中兴之兆,族长权威日隆。这些执事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少家主谢尘。

“父亲莫急,稍等……来了!噤声!”谢尘目光一闪,敏锐的发现狂风落叶中,一个消瘦的少年身影蹒跚而来,立即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谢浩!他怎么来了?”诸多执事之中,早有人认出了踏风而来的少年。

其实谢浩出现在此,也并不如何突兀,毕竟,这里乃是他父亲,家族大长老谢致山的庭院。只是在这狂风大作,乌云盖顶的夜晚,他一个少年,来此做什么?

一阵狂风吹过,卷起少年罩在头顶的风帽。借着微弱的光线,谢浩的脸如同纸一般苍白,在这深夜中,宛若鬼魅。

谢浩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消瘦的身体在风中轻轻颤抖。他来的很快,但到了院中之后,却是忽然慢了下来。仿佛每走一步,都需要花费极大的力气一般。

只不过,从院门到房门的距离并不远。即便是谢浩的脚步再慢,也终于还是走到了门前。房间之中,均匀的呼吸声隐隐传出,显然大长老谢致山已经熟睡。

连日来,接连不断的打击,早已使素来强横的谢致山心力交瘁,整日以酒为伴,不见任何人。醒时烈酒穿肠,指天怒骂。醉后抱壶和衣,席地大睡。

“嘶——呼!”静立在房门许久,谢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吐出。似乎在心中下了什么决断一般,缓缓的伸出手,颤抖着拍向房门。

“笃,笃,笃!”叩门声响起,声音随着风声远远飘出。此刻,即便是暗中的家族执事也是看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不禁尽皆屏息凝神,饶有兴致的继续窥伺。

“爹,开门啊!我是浩儿……”谢浩的声音有些干涩嘶哑,便仿佛数日没有喝过一滴水一般。

敲门声在持续,但房间内除了均匀的呼吸之外,便再也没有半点声音。显然,房内熟睡之人并没有听到谢浩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谢浩终于停止动作,默然回身。众人分明能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失望的神情,只是,这失望之中,却好似还夹杂着一种如释重负的矛盾情绪。

“可惜了……”谢尘脑海中,一个苍老的声音轻轻一叹。

谢尘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没想到谢致山竟然会睡得如此酣熟,这不应该啊!若是这样的话,恐怕接下来自己也不得不再次出手,在暗中添上一把柴了……

“谁啊……”

就在谢尘心中暗暗琢磨,准备再次推波助澜的时候,那紧闭的房门却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爹……爹爹?!”已经走出几步的谢浩猛然身子一颤,目光复杂的缓缓回头。一望之下,却是瞬间石化,险些惊呼出声。

微弱的光线下,开启的房门内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庞。深深皱纹如同刀斧刻画一般,在这张脸上纵横交错,浑浊的眼中没有丝毫的神采,茫然的望着前方,没有焦点。花白的发丝蓬松着,被骤然掠过的寒风轻轻拂动,一股浓重刺鼻的酒气,从房中飘出。苍茫天地之间,徒增无限萧索。

“这是大长老吗?”所有的家族执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颓废至极,行将就木的老人,真的是不久前还强横无比,不可一世的大长老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打击,才能将一个人变成如此模样?!

“大哥……”谢轩的目光不禁有些朦胧。虽然数年来,他与大长老一直明争暗斗,但毕竟曾经,也有过一段把酒高歌,热血激昂的时光。

一直以来,在谢轩的心中,大长老的脊梁就如同是钢铁浇铸一般,从未弯曲过分毫!大长老的目光,从来都是如同鹰隼一般犀利,仿佛能洞穿人的灵魂。可是如今,那佝偻的脊背,浑浊的目光……

谢轩的心,正在微微颤抖。

“爹……”谢尘抓住父亲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父亲想要做什么,但他不能让所有的计划功亏一篑。父亲也许最终还会心软,但至少也要等到真相大白之时,再做出无愧于心的决断。

“放心。”谢轩的目光与儿子对视,微微点头。他自然不会真的以为,在这深更半夜,儿子让自己带领家族执事到这喝西北风,仅仅是为了要债。从刚刚儿子的行动上看,显然他想让自己看到的,现在还没出现。

“浩儿?你真的是浩儿吗?我的儿子?!”门口处,谢致山声音微微颤抖,难以置信的望着寒风中消瘦的身影。

“爹!是我!孩儿不孝,年幼无知,请爹爹原谅孩儿!”见到父亲如今模样,即便是谢浩也不禁动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浩儿!真的是你!快起来,你这,这是干什么!一切错都在为父!都是我的错……”浑浊的双眼中忽然再度浮现出昔日神采,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谢致山一步便跃出房门,悲喜交加的扶起谢浩。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穿这么少?冻坏了吧?快进屋,屋里暖和……”拉起儿子,谢致山满脸皱纹挤在了一起,口中不住的嘘寒问暖。

“恩!”谢浩擦了擦眼泪,点点头,任由父亲拉扯着进入房中。这一幕父子和解,真情流露的情景,不知勾起了多少旁观者的恻隐之心。

房中灯光亮起,映出房中满目杯盘狼藉。很难想象,一个原本一丝不苟的房间,是何以在两天之内变作如此模样。酒菜汤汁随处可见,残羹冷饭遍地皆是。特别是无数或破碎,或歪斜的酒坛,散发出那浓烈的酒气,更是令人呼吸困难。

“呵呵,浩儿,你看看爹,这两天也没收拾屋子……唉,反正过了明天,这些就都是别人的了……”谢致山喟然一叹,偷偷看了儿子一眼,旋即干笑道:“不过浩儿你放心,爹爹我怎么说也是八级灵师修为。不出一年,哦不,半年!半年之后,爹爹定然会给你再赚回来一座更大的宅院!恩,一定要比现在住的地方好上十倍……百倍!到时候,你还是少爷,有爹在,没人敢欺负你……”

谢致山就如同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婆一般,手舞足蹈的为儿子勾画出未来的美好。他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尽全力要让儿子相信。虽然我现在一败涂地,什么都没了。但爹绝对不会连累你,绝对不会让你受苦,爹会疼你,爱你,宠你!

至始至终,谢浩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怔怔的站在门口,神情复杂。父亲的话,就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匕首,不断的刺进他的心窝。他的心中,两个声音在同时咆哮!

一个声音深情的呼唤:“他是你的父亲,是你这世上,最亲,最近的人!他不但生你,养你,而且还深爱着你!看到了吗?当他见到你的时候,是多么开心,多么激动!任何事都无法击垮他,除了你!你是他最关心,最看重的人!你不能辜负他,你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

“放屁!”另一个声音低沉怒吼:“亲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当钱花?还是能让你执掌权衡?!不能!他只会成为你的累赘!成为你的负担!看看眼前这个毫无斗志的老头子吧!他创建一个小小的分支家族,便用了整整十几年!他还能活多久?他还能再创建一个家族吗?他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成为你的踏脚石!伸出脚,踩着他!还犹豫什么!辉煌未来在向你挥手!”

灯烛摇曳,便仿佛是少年摇摆不定的内心。在闪烁的灯光中,少年的目光同样明灭不定,何去何从?少年被压抑得几欲嘶声大吼!

寒风中,黑暗的角落。同样有一个少年,心中波澜起伏。父子深情,正是他心中最为脆弱之处。

此时此刻,少年心中甚至暗暗犹豫,“谢浩,若是你选择了亲情。那么我会不会放你们父子一条生路呢?也许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