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9章 夜谈,真相!

第十九章 夜谈,真相!

“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谢浩终于开口,声音依旧干涩无比。

“问吧。”老人没有抬头,忙忙叨叨的整理着房间,力图给儿子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坐。

“二叔……也就是谢拓的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谢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一开口就会问出这个问题。在刚才那一刻,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着他,使他的声音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你二叔……”谢致山重复了一遍儿子的话,身子一颤,手中的破酒坛险些跌落。

“是。”谢浩又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既然已经问出,那就以这个作为开头吧。

“我想知道事实。”谢浩补充道。

时间仿佛凝固,谢致山一直停顿在那个捡起酒坛的动作上,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儿子。

而与此同时,庭院外的众人也瞬间屏住了呼吸。谢轩皱起了眉头,谢拓却是攥紧了肉呼呼的小拳头。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谢浩突然提起此事,绝对意义非常!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缓缓直起身,谢致山放下酒坛,眼神悠远,仿佛回到了十年之前。

“那时候,乌石镇中有两大家族……”不待谢浩说话,谢致山便自顾自的述说起来。这件事,已经压在他心头太久太久,有的时候甚至几乎压得他无法呼吸!今天儿子问起,那他索性便说个痛快!

“两大家族中,一个是原本掌控整个乌石镇,传承近百年的陈家。而另一个,便是由三个怀揣着梦想的青年,所建立的谢家。”

“比起传承百年,家族子弟已经腐朽不堪的陈家。新兴的谢氏家族,显然更有生命力。创建家族的三个青年灵师也都是年少有为,堪称一时的豪杰人物。并且,三个青年还有着陈家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强大后盾。那就是在天罗王国根深蒂固,传承数百年,拥有灵宗强者的谢氏宗族!在如此强劲的对手面前,陈家根本无力回天,只能成为历史!”

谢致山面带微笑,双眼放光,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岁月,“三个青年中,有两个是亲生兄弟,另外一个则是二人的堂弟。大哥的本命灵是一只墨风乌鸦,空中侦察,偷袭设伏,无往不利。二哥的本命灵是一头青毛巨猿,力大无穷,横冲直撞,无人敢直缨其锋!而三弟的本命灵是一把扇子,青钢折扇,俊逸潇洒,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

“三个人虽然并非宗族直系传人,但却都是宗族十分重视的后辈。只是因不甘心屈居人下,所以才相约共同离开宗族,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那时候,三人情深义重,风雨同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那为何会……”谢浩显然有些不耐。

“别急,马上就说到了。”谢致山截住儿子的问题,轻叹一声,“有句话说的好,同甘共苦。可是,这世上共苦之人比比皆是,而又有几个能够同甘呢?”

“陈家烟消云散之后,乌石镇谢家一家独大,掌控全局。在这时候,问题便来了。一个家族,只能有一个家主,谁来做这个家主?”

“当然是兄长为尊!”谢浩毫不犹豫,直接说道。

谢致山点点头,“不错,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

谢致山自嘲般苦笑了一声,“只是我那时却为了面子,再三推辞。人往往都是这样,明明心中想要,但当别人给的时候却一再推让。如今想起来,人性还真是可笑到了可怜的地步。”

“所以,你没当上家主。”谢浩早已知到答案。

“不错,那时候我把家主的位置推给二弟,二弟又推给老三。我知道,我们三个人都想做,但却没有一个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的。”谢致山懊悔的摇了摇头,“最后,竟然还是我,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无法反驳的理由。家主是家族的门面,自然要修为最强的来做。当时老三的修为最高,自然在我和二弟的要求下,当了家主。”

“你知道吗,浩儿,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但却根本没想到,那一句话竟然会让我后悔终生。”

“后悔,就应该挽回。”谢浩声音平静,他能理解父亲当时的心情。

“是啊……”谢致山长出一口气,“我尽力挽回,只不过,为了挽回这一句话的后悔,却让我付出了更多……”

“我暗中相助已经走投无路的陈家,让他们卷土重来,袭扰家族。为的,就是让三弟知难而退,让出家主之位。但是结果,那没用的陈家又失败了。老三的声望却越来越高!不得不承认,老三的确有着过人的才华。”

谢致山眼中流露出嫉妒之情,“他在家主的位置上,已经无人能够撼动,他得到了全族的拥护,他得到了宗族的垂青!要想让他让出那个位置,便只有一个办法!”

“杀!”父子二人异口同声!

“所以,我设了第另一个局,一个让谢轩必死的局!”谢致山神情冷漠,“魔兽山脉狩猎,是家族经济的主要来源。而恰好在那一年,魔兽山脉中传出有天外异兽降世的消息。天外异兽,从天外而来,神骏无比,成年之后甚至可以横扫千军!而刚刚从天外降临的异兽,却只是一个修为低下的幼兽而已,寻常灵师就能够将其降服。所有家族尽皆闻风而动,我们自然也在其中。只不过这次,我们要去的不是魔兽山脉外围,而是更深的地方!”

“这一次,是老三和二弟夫妻,三人一起带着族人去的。而我这个大哥,刚巧受伤,所以坐镇家族,防止陈家再来偷袭。这便是我的局了。”

“你勾结陈家余孽,让他们暗中袭杀?”谢浩瞬间领悟。

谢致山点点头,“不错,我将他们在魔兽山脉中,行进的路线,实力的配比,全部都告诉了陈家人。这一次,陈家那些废物并没有令我失望,他们在魔兽山脉中,成功的将一个啸月狼群引到了家族的营地……”

“原来如此……”谢浩吐出一口气。

“原来如此!”庭院外的数名家族执事心中恍然,面露愤恨之色。真没想到大长老竟然是如此一个狼心狗肺,禽兽不如的东西!

“原来如此!”谢轩是咬着牙,将所有事情听完,额头上,青筋暴跳,睚眦欲裂!原来十年前的惨剧,竟然是谢致山一手策划!十年来,我一直想不通为何啸月狼群会毫无征兆的忽然出现在我们营地?原来,竟然是你勾结陈家余孽做的手脚!

“原来如此!”小胖子谢拓眼中几欲喷火,指节发白,小拳头不断颤抖。原来父母竟然是因为这个而陨落!父母竟然因为这个亲生大哥的狼子野心,而成为了一场阴谋之中的殉葬品!

自己两岁便成了孤儿,眼见着别的孩子腻在父母身边,自己去却形单影只,顾影自怜。只有强忍着心中的悲楚,用大大咧咧的行为和不着调的话语掩饰内心的脆弱!又有谁知道,我是多么希望能在父亲的安慰和母亲的怀抱中大哭,大闹一场啊!

“不要冲动!”谢尘一声低吼,抬起手,示意所有人都冷静下来,仔细倾听。众人微微一怔,随即恍然,恐怕接下来,还有他们难以想象的消息!

此时此刻,众人对谢尘这个十二岁的少年再也没有了半点轻视之心。能够将大家带到这里,让大家听到如此隐秘。就凭这一份筹划心机,便足以令所有成年人望尘莫及!

“你后悔么?”房间中,谢浩再度开口。

“后悔?哈哈哈……”谢致山朗声一笑,“我后什么悔?我早就说过,成王败寇!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是说,爹爹对二叔的死,感到后悔么?”谢浩再进一步。

“二弟的死……”谢致山一怔,眼中继而闪出一丝狠历,“后悔?为何?无毒不丈夫!心中有目标,就要不择手段去实现!这便是我的行事风格!即便是今天,同样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也会一样做!”

说到这,谢致山眯了眯眼睛,望着儿子,露出和蔼的笑容,“浩儿,在这一点上。你与为父我,却也极为的相似。”

“我?”谢浩脸色一白,目露惊恐之色。

“你不要害怕……”谢致山安慰了一句,继续说道:“其实为父早已知道,前几天后山那把火是你放的。只是可惜,你却也和父亲一样,距离成功,就只差那么一点点……”

“火?哦,对!的确可惜……”谢浩长出了一口气,低下头,目光闪烁不定。原来父亲说的,是后山那场山火……

谢致山以为儿子是因为放火之事被发现,而感到惶恐。不禁笑着安慰道:“你放心,那件事为父不怪你。你如此年纪,就能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可以抛弃亲情的羁绊,放手去做。为父真的很欣慰!”

“爹,您说的是真的?”谢浩眼神一亮,抬起头,面色已经冷静无比。

“那还有假?”谢致山呵呵一笑,“如今,你不会再说为父是老顽固,老糊涂了吧?”

“呵呵,自然不会。”谢浩嘴角上扬,似笑非笑,表情古怪。

“那就好!去!看看还有酒没?取来陪为父喝上两杯!等到过了明天,我们父子同心,东山再起!到时候,把你的敌人和我的敌人一起踩在脚下,让他们生不如死!”谢致山此刻心情极好,并没有注意到儿子怪异的表情。

“好!”谢浩乖巧点头,转身便去取酒。转身瞬间,谢浩的目光已经变得冰冷无比!

庭院外,眼见着这一双蛇蝎心肠的父子就要把酒言欢。谢轩与众人早已按捺不住,便要纵身出去将这二人抓住,生吞活剥!

“父亲,谢拓!各位等等!”谢尘抢先一步,挡在众人面前,低声阻拦。

“尘儿!你这是干什么!”

“尘哥!你让开!我要杀了他们,给我爹娘报仇!”

谢轩和谢拓几乎同时低吼,好在此刻恰逢狂风大作,二人的声音并没有惊动屋内的父子。

“小子,让他们别吵!老夫已经快到极限了!你们这么大的动静,若是我撤去禁制,恐怕立即就会被发现!”

谢尘脑海中,剑九的声音极为急促。显然压制谢致山的灵觉这个任务,令他感到十分吃力。

谢尘眉头微微一皱,站在众人面前,森然一笑,声音低沉:“父亲,谢拓,各位执事!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还请你们再稍等片刻!因果轮回,苍天有眼,想必你们也会愿意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