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0章 绝情,枭雄?蠢货!

第二十章 绝情,枭雄?蠢货!

不知何时,肆虐的北风已经逐渐停歇,天空中的乌云却是压得更低。隐隐间,沉闷的雷声远远传来,便仿佛是有人在天边敲响了隆隆的战鼓。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息,众人闭着嘴,白色的雾气不断从鼻孔中喷出。虽然气温已经降到了冰点,但此刻所有人心中却燃烧着足以溶化岩石的烈焰。

谢尘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这已经是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了。此时此刻,他虽也想看看到底谢浩如何抉择。只不过,却也知道,无论如何抉择,这父子二人的命运却已经注定。

“爹,我敬您一杯。前天晚上儿子口无遮拦,胡言乱语,还请爹不要再生儿子的气了。”房间中,谢浩双手端起酒杯,十分恭敬的送到谢致山面前。

“恩,好!”谢致山接过酒杯,目光似乎闪动了一下,但随即,毫不犹豫的一仰头,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见父亲一口喝干,谢浩嘴角微微一抽,随即立刻又满上了一杯,双手端起,“爹,这第二杯,是儿子感谢爹爹生养之恩,没有爹爹,就没有儿子,这杯酒,您可一定要喝!”

“好,我喝!”谢致山接过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爹爹,这第三杯,是感激爹爹十二年来对儿子的教导之恩。爹爹的教导,儿子必定铭记终生!”

“哈哈哈哈……拿来我喝!”谢致山忽然仰天大笑,伸手取杯!

“有此三杯酒,有此三句话!我谢致山,不枉此生!哈哈……不枉此生!”

饮罢第三杯,谢致山朗声大笑,但这笑声中,却是充满了苍凉,便仿佛,在这一刻他看透了世间一切,看穿了古往今来一般。

“爹,爹爹……你为何发笑?”谢浩向后挪动了一步,面色苍白的望着父亲,嗫嚅问道。

“为何发笑?”谢致山笑声不歇,目光却是充满着慈爱的望着自己尚且年幼的儿子,“浩儿,今日你用三杯酒,三句话,将为父送走。为父这是高兴啊!看来为父的确是老了,成了儿子的累赘。既然如此,那我便去我该去的地方吧……”

忽然间,谢致山停止了大笑,两行清泪却顺着眼角滴落,“到了那里,我就不再是儿子的负担了……到了那里,我也不必再和谢轩争了!到时候啊,我见到二弟和弟妹,也好向他们请罪……他们要问我,为啥这么早下来见他们啊?我就说,是我儿子送我下来的啊……我儿子有出息啊!他比我强,他心够狠,将来啊……肯定比我有出息……”

“爹爹……”一股莫名的心酸瞬间堵塞了谢浩的喉咙,他望着面庞憔悴,又哭又笑的父亲,忽然一阵哽咽。

“噗通!”一声,谢浩重重的跪倒在谢致山的面前,泪水划过脸颊,“爹,你明知道酒里有毒,你为什么要喝?你明知道我要害你,你为什么不说破!你为什……为什么宁愿死,也要宠我,由着我去做……”

“浩儿……”谢致山的嘴唇已经开始发青,胃肠中剧烈的灼痛使得他说话都有些费劲,这是穿肠剧毒,寻常人食之立即便死,若非谢致山有灵力支撑,怕也坚持不到现在。

“傻孩子……你是我的儿子啊……我不宠你,还会宠谁?你从小到大……要做的,爹都由着你去做,谁……谁敢欺负你,爹一定第一个出来,出来教训他!你是爹的,爹的心头肉,爹的希望啊……”

一丝如墨染般的黏稠血液,从谢致山嘴角流出,剧毒已经侵袭五脏进入血液。纵是任何灵药,都已经回天乏术了。

“爹!”谢浩跪爬了两步,冲到谢致山身前,嚎啕大哭!

“孩子……要做枭雄,没那么简单。要,要无情,无义……要冷血……爹不行,爹徒有枭雄志,却没有枭雄的心。爹没办法……绝情,爹有牵绊……爹会愧疚……而你,却可以!爹不知道你要杀我的理由,你,你能告诉爹吗?看看爹……能,能不能帮你最后,最后一点忙……”

“钥匙……我要家族宝库的钥匙……我要天心草,我要变强啊!爹……”谢浩虽然心中痛苦不已,但却仍旧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是钥匙……”谢致山强忍着全身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在怀中摸索了一阵,才拿出一物,颤抖着递到谢浩面前。

“这个,给你……你想要,就和爹说,说嘛……爹连命,都可以给你,又怎么,怎么会不给你钥匙呢?这样也好……爹用一条命,换你能真正,真正的无情,这就够了!只……只不过,爹这里只有一半钥匙……另,另一半在谢轩那里。你,你要……小心了。”

“爹!你放心吧,另一半的钥匙我已经得到了……我一定会拿到天心草,成为天才!成为强者!为你报仇!”

“另一半?你,你怎么得到的?!”谢致山的瞳孔忽然急剧的收缩!虽然毒性在迅速蔓延,却并没有令他丧失思考能力!

“是……是家族老祖宗给我的……”父亲突然一问,把谢浩吓了一条,下意识的说道。

“家族……老祖宗?!”谢致山登时觉得眼前一黑!谢尘的把戏,戏耍一下年仅十二岁的谢浩倒还可以。但放在谢致山的眼中,却是漏洞百出,一戳即破!

“老祖宗还说,他很欣赏我,要带我回宗族,让我以后执掌整个家族……”既然说了,谢浩索性便合盘拖出。他并不担心会泄露,毕竟父亲已经时间不多了。

“欣赏你?执掌家族……咳咳,噗——!”一口混杂着腥臭味儿的黑色血液喷出,谢致山在这一刻只想破口大骂!心中懊悔不已!

本以为,自己儿子心机深沉,果决狠毒,万中无一!那么即便是搭上自己的命,也要成就儿子的无情枭雄之心。但是现在他却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儿子哪里是什么枭雄的料?!简直就是一头蠢猪!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蠢猪!

“爹!爹你怎么了?”谢浩见父亲吐血,以为毒性终于开始发作,心中有些不忍,急忙爬起来扶住父亲。

“爹你放心,到时候老祖宗帮我执掌宗族之后,我一定追封你为太上族长!就算你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能够高人一头!”

“噗——!”又是一口鲜血!谢致山睚眦欲裂,生命的飞速流逝并没有令他痛苦,但谢浩的话,却是让他恨不得立即就一头撞死!难道老子以死来成全的,就是这么一个蠢货儿子?!

“爹……很难受是吗?不要再坚持了,毒素已经深入骨髓,要不……要不我再送你一程?”谢浩口不择言,眼见着父亲瞪着眼睛,无比怨毒的看着自己,他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噗——!”这一次,谢致山几乎将内脏都喷了出来!干你娘!送我一程?!要是老子现在能动能说,我他娘的先送你这蠢货一程!

但是,谢致山毕竟是爱子心切。此刻他自知已经不治,只有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推开谢浩,张开嘴,顾不得鲜血如瀑布般涌出,指着门口嘶吼:“快……快走!”

“走?”谢浩诧异的望着眼珠都要迸出眼眶的父亲,惊讶莫名,我为什么要走?!

“走!”谢致山极力咆哮,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这……是圈套!走!”

“你们父子二人,做下如此伤天害理之事,难道还想走吗?!”

“咣当!”一声,房门瞬间被一股大力踢开!冰冷的声音随着屋外寒气瞬间涌入房中!

“族,族长?!你们……”谢浩一声惊呼,难以置信的望着涌入房中的众人,不禁瞠目结舌。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人!将这父子二人统统拿下!明日,我要拿谢致山的人头祭奠二长老的在天之灵!”谢轩剑眉倒竖,双目喷火,一声怒喝!

“是!”一众家族执事早已等得不耐,见族长一声令下,顿时纷纷上前,如同猛虎下山!

“浩儿快走!”早已委顿在地,奄奄一息的谢致山此刻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力气,猛然站起,张开双手向着门口众人扑来!

“爹!”谢浩大惊,但本能的反应却是立即转身,纵身一跃便蹿出后窗!

“哪里走!”谢轩目光一凛,便要追去!却不曾想,自己一动,忽然感觉脚下一绊!竟是一只如公鸡大小的乌鸦扑扇着双翅,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脚!

“谢致山!事到如今,你难道还要袒护你这逆子么?!放开我!”

“咳咳!谢轩!我争夺家族权位,设计害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与我儿无关!你……你不要伤他!”谢致山倒在血泊之中,全身抽搐,却是死命的运转灵力,让墨风乌鸦缠住谢轩。

“与谢浩无关?!”谢轩大怒,“谢浩后山纵火,险些害死尘儿和拓儿!如此歹毒心肠!家族不容!”

说话间,谢轩脚下灵力一震,本就没有多少灵力支撑的墨风乌鸦“嘎!”的一声怪叫,瞬间烟消云散。而谢轩也是趁着这个机会,一跃而起飞身直奔后窗!

“谢轩!洛儿并没有死!你想知道她在哪吗!”谢致山回光返照般厉声大喝!

谢轩的身体忽然猛的一震,难以置信的转过头,“你说什么?!”

“这是真的!洛儿没死!当日你不在家族,她拼着早产生下谢尘之后,就被两个神秘人带走了!她离开那晚我亲眼所见!尸体是假的!不信,你可以开棺验尸!”

“你说的是真的?!”谢轩已经一个闪身出现在谢致山身前,一把便揪住了后者的衣领!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你再也找不到她了!你不知道,那两个来抓她的神秘人有多么恐怖!你就当她死了吧!哈哈哈哈……”谢致山奄奄一息,却忽然发狂一般放声大笑!儿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他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报复的快意!

“混蛋!”谢轩怒声咆哮,“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洛儿在哪?!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杀了我?呵呵……你没机会了……”谢致山忽然脑袋一歪,身体逐渐冰冷。

雪花,悄然无息的漫天飘落,挥挥洒洒,整个天地仿佛笼罩一层白纱。两个少年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庭院中,目睹着房内的纷乱,任由雪花落在身上,溶化,消散。

“尘哥,下雪了。”

“恩。”谢尘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看着它化作一滴清水,“谢拓,你不想进去手刃仇人?”

“想!”小胖子点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丝毫表情,“但他死在自己亲生儿子的手中,应该比死在我的手中更痛苦。”

说罢,小胖子长长吐出一口白雾,仰头迎着飘洒而下的雪花,“尘哥,谢谢你。”

谢尘凝视着谢拓,忽然说道:“谢拓,想不想和我一起去看看谢浩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