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1章 男儿,生当如刀!

第二十一章 男儿,生当如刀!

雪落无声,看似绵柔,不似骤雨一般犀利,铺天盖地。但却只在顷刻间,便将整座树林幻化得银装素裹,宛若玉砌雕栏。

树林阴暗处,一个消瘦的身影蜷缩着,尽力使自己完全没入黑暗之中。惊恐的眸子,在雪光的映照下,闪烁不定,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沙沙……”脚步轻响,踩动薄薄的积雪。声音虽轻,但蜷缩在黑影中的少年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来的会是谁?是来追杀我的?还是……

“乖孙儿,出来吧,老祖宗在这里。”阴森如鬼魅般的声音飘出,听得人毛骨悚然。

但蜷缩的少年却是眼睛猛地一亮!嘴边的笑容与莹然的泪光几乎同时浮现!

“老祖宗!救我!”

少年显然激动至极,身后的大树猛然摇晃,霎时间落雪纷飞,落满了全身。

“乖孙儿,你想要我怎么救你呢?”老祖宗的声音有些怪异,隐隐间甚至带着戏谑之情。

只不过少年此刻哪里还会注意这些?连滚带爬的扑到老祖宗面前,头都没抬,便开始接连叩首,不断哭诉。

“老祖宗,孙儿已经按您的吩咐,杀,杀了我爹,得到了另一把钥匙!但,却被谢轩一伙撞见……现在他们正在追杀我!老祖宗,快救救孙儿啊!带孙儿去宗族吧!”

“哦?乖孙儿,我几时说过要你杀了你爹的?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要带你去宗族的呢?”老祖宗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嘲笑之意,但听在谢浩的耳中,却如同刀锋一般冰冷,锐利!

“老祖宗?!您不是在和孙儿开玩笑吧?”直到这一刻,谢浩才感觉到了异常。

“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和你开玩笑?!”老祖宗嗤笑一声,忽然声音一变,厉声大喝,“谢浩!抬起你的狗头!张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这声大喝,如同晴天霹雳!“噗通!”一声,将原本跪在地上的谢浩惊得直接翻身坐倒!而也就在这一刻,谢浩也终于看清了“老祖宗”的本来面目!

“谢尘?!怎么……怎么会?!这,这不可能!”

“乖孙儿,为什么不可能呢?你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想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敢杀!像你这样狼心狗肺,禽兽不如的东西,即便是做你的祖宗,我都嫌丢人!”谢尘森然一笑,声音又变作如同鬼魅一般。

“嗬,嗬……”谢浩张大嘴,瞪着眼睛,仿佛受到了巨大惊吓的野兽一般,喉咙中发不出半点声音。在谢尘目光的逼视下,他只能下意识的挪动两手,不断的向后倒爬。在这一刻,他甚至连站起来逃跑的力气都已经失去了。

谢尘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如刀锋一般,盯着不断倒爬的谢浩。曾几何时,在谢尘的记忆中,这个堂兄曾是那么的嚣张,那么的不可一世,而又那么的善于伪装。

若是没有自己,那么谢浩很可能很可能会凭借着这些,一飞冲天,成为一方枭雄豪强。但,你招惹的却偏偏是我谢尘!

谢浩惊恐的望着谢尘,几天来的一幕幕场景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出让天心草,比试,豪赌,家族老祖垂青,弑父!这是一个局!一个使他陡然升上云端,然后在猛然跌入深渊的阴谋!

难道这一切,并不是族长谢轩所筹划?难道如此一个阴谋,竟然都出自谢尘这个废物之手吗?!

“你……到底是谁?!”猛然撞到一棵树干,后退无路,谢浩怨毒的嘶吼。

“我是谢尘,你曾经的堂弟。”

“不可能!谢尘只是一个体弱多病,毫无主见的废物!你不是!你绝对不是谢尘!”谢浩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

谢尘轻轻一叹,“不要再骗自己了,谢浩。你回头想想,为了你的虚荣,你失去了什么?为了你那幼稚的野心,你失去了什么?你还是你自己吗?”

“我还是我自己吗?”谢浩怔住了,从惊恐,到歇斯底里,再到现在。谢浩发现,其实从一开始,自己便已经迷失了。

童年时,谢浩天资便超过两个堂弟。在父亲的赞许和族人的夸奖中,他开始虚荣了。最好,最乖,最强!一直是他的执着,即便是他不想要的,但只要有人去争,他便一定要得到!

不知何时,他学会了“枭雄”这个词。在他的理解中,枭雄无情,纵横天下,肆意妄为,无人能挡!他开始崇拜,盲目的崇拜!而就在那时,他的野心,也在不断的滋长。

族长得到了一株天心草,父亲在为自己争取。他自己也不甘寂寞,因为他无比渴望成为天才!于是他去争了,枭雄的手段,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痛下杀手!

运气不好,两个堂弟都没死。他继续争,以振兴家族的名义,明着要!成功了,小废物点头同意,他欣喜若狂!

但节外生枝,谢拓这个死胖子又来了,提出比武。比就比吧,反正我是同辈第一!可却万万没想到,从此,自己便陷入了一个必死的循环!

我要做枭雄,我天生狠毒。得到家族“老祖宗”的欣赏,我更加疯狂了。我与父亲反目,我不承认失败,我甚至……亲手毒杀了唯一真正可以依靠的父亲!自掘坟墓……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错了么?谢浩眼中茫然,愣愣的坐在树下,任由树枝上的雪花堆积在身上,头上。

“不!我没有错!我的目标没有错!我的做法没有错!错的,是你谢尘太阴险!太狡猾!”谢浩忽然咆哮,双目之中充满怨毒!

“如果,一切再从头,我一样会杀了我父亲!我一样会冷血无情!我必定会成为枭雄!”谢浩猛然站起身,就如同是一头受伤的恶狼一般,疯狂嘶吼。

“男人,便应该无情,便应该冷血!是你毁了我,我要杀了你!”谢浩睚眦欲裂,双目血红,在这一刻,他彻底癫狂了!在他的身后,一头通体漆黑的巨狼虚影缓缓浮现!他竟然在被逼到绝路之时,感觉到了自己的本命灵!

“尘哥小心!”一直在外旁观的谢拓见巨狼虚影浮现,不由得心中一惊,赶忙奔着谢尘的方向奔来。只是他此刻距离尚远,根本无法赶在谢浩之前保护谢尘!

“无妨!”谢尘淡淡一笑,盯着谢浩,“谢浩,看来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弄明白,到底什么才是枭雄,什么才是男人!”

“受死吧!”疯狂的谢浩此刻哪里还有心思与谢尘争论?!召唤出本命灵虚影之后,他的速度奇快,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谢尘眼前!五指成爪,便如同一头嗜血的独狼一般,猛的挥向谢尘!

“执迷不悟!”谢尘眼中精芒一闪,一道凄厉的金色闪电却已经照亮了幽深的树林!

一柄暗金色的刀影瞬间浮现在谢尘的头顶!隐隐间,刀上盘龙仰天一声咆哮!刀威!龙吟!

“嘭!”谢尘的拳头与谢浩的利爪猛然相撞!

“喀吧!”谢浩的手臂骨瞬间断裂!纵然本命灵尚未觉醒,但屠龙刀之威,天下莫与之敌!

“噗——!”一口鲜血喷出,谢浩的身体在雪地之上倒飞出数米,这才轰然撞在一棵大树之上,旋即瘫倒在地!

“你……你……”谢浩面如金纸,难以置信的望着谢浩头上那暗金色的虚影,本以为即便是在临死之际,也能拉着谢尘一起同归于尽!却没想到,一直以废物著称的谢尘,竟然也感觉到了本命灵!

“谢浩,枭雄者看似无情,却是真性情!你对枭雄的理解,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谢尘踏前一步,目光凛然,“男人,并非狠辣无情,就能成为枭雄!对敌人,锋刃无匹,斩尽天下!对亲人,厚重宽和,敢于担当!便如这刀锋、刀背,刀锋锋锐,所向披靡!刀背厚重,承载天地!有所为,有所不为!男儿,生当如刀!枭雄,至情至性!”

“男儿,生当如刀!枭雄,至情至性……”鲜血不断从口鼻间涌出,谢浩却恍若未觉。他只是喃喃的,反复叨念着谢尘这句话。

“看来,我是真的错了……”谢浩惨然一笑,为什直到这个时候,才让自己领悟这些?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尘弟……我还能再叫你一声尘弟么?”谢浩气若游丝,并非是谢尘一拳伤他如此,而是他自己的心,已死!

“你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谢尘声音冰冷,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呵呵,晚了么?”谢浩嘴边泛起苦涩,“你不原谅我,总有人会原谅我……父亲,儿子心好疼,好冷……你会原谅儿子么?”

忽然间,谢浩的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彩!他的手突然抬起,猛的将手中一包东西塞入口中!

“谢浩,你……”谢尘眉头一皱。

“哈哈哈哈!你们不原谅我,但我父亲一定会原谅我的!我这便去找父亲!即便他再如何恨我,我也是他的儿子!他……一定会原谅我,疼我,爱我……”

谢浩的声音逐渐减弱,直至没了半点声息。他的身躯已经冰冷,嘴边流出的鲜血,也变成了触目惊心的黑色。

他就是用这包毒药,亲手毒死了父亲。如今,他也用这包毒药,结束了自己十二岁的生命……

雪花纷纷扬扬,铺满天地。树林外,无数灯火闪烁,正在飞快的向这里移动。这一夜,谢家大宅沸沸扬扬。这一夜,整个乌石镇鸡犬不宁。这一夜,大雪不停,山河冰封。

“洛儿,这果然不是你!你真的没死!你现在到底在哪?你知道尘儿和我有多想你吗?!洛儿……”

谢家后山脚下,中年男子跪倒在一座被掘开的坟前,低声呢喃。也不知他是哭,是笑,是悲,还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