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2章 去宗族,要低调!

第二十二章 去宗族,要低调!

大雪初晴,方圆百里的乌石镇一片银装素裹,树枝屋檐下,挂起了长长的冰凌,在阳光中,晶莹剔透。

“咔吧!”一声脆响,屋檐下的一根冰凌折断。

低头注视了一会儿手里如水晶般剔透的冰凌,缓缓将其放入口中,一丝冰凉瞬间溶化,带着一缕甘甜。

熟悉的味道……谢尘眯起眼睛,品味着这久违的清凉与甘甜。他依稀的记得,前世的自己,曾无数次在数九寒冬,用这冰凌解渴,充饥。只是如今再次体会,却没有了那种如饥似渴的感觉了。

“尘哥!不好了!三叔他……”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小胖子谢拓满脸惊慌,一路疾奔!身后腾起的雪花纷纷洒洒,四散飞扬。

谢尘闻声转身,心中却是轻轻一叹。不待他开口,谢拓便已经气喘吁吁的说道:“尘哥!三叔走了!他只留下一封信就离开家族了!现在家族里……”

“我知道。”

“不是,你听我说……啊?你知道?!”小胖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后面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满脸惊愕的望着谢尘。

“我知道。”谢尘又重复了一句,缓缓开口,“昨夜,父亲已经和我说过了。他有必须要走的理由。”

谢尘的声音平淡,目光深邃,依稀间又回想起了昨夜的情景。

昨夜,纷纷扬扬的大雪尚未停歇。当谢轩的宛若一个雪人一般出现在谢尘房中之时,着实是把谢尘吓了一跳。

“尘儿,为父是来和你辞行的。”谢轩开门见山,直接说道。头上的积雪开始融化,雪水顺着脸颊流淌,衬托得他的脸庞更加憔悴。

“辞行?!爹爹要去什么地方?”谢尘的表情如今日的谢拓一样愕然,惊讶。

大长老父子身死之后,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天四夜。在这三天里,家族一直是十分忙碌的。清点大长老的产业,祭奠谢拓的父亲,给谢拓服用天心草,将谢致山父子的罪状上报宗族……

但身为族长的谢轩却并没有融入在这一片忙碌之中,脸上更是没有半点欣喜之色。他整日眉头紧锁,不时仰天叹息,似乎有着什么极难决断的事情一般。

如今便是答案揭晓的时刻了。

“不知道。”谢轩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很近,或许很远,或许很快回来,或许……”

“到底出什么事了?!”谢尘坐起,他已经看出了父亲的苦恼与无助。

“尘儿,你长大了。为父很高兴,为父可以放心了……”谢轩忽然话锋一转,语重心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谢尘默然点头。

“若是有一天,你得到了一个消息,你一直深爱的女人其实并没有死,而是被人抓走了……你会怎么做?”谢轩声音艰涩。

“去把她救出来!”谢尘毫不犹豫。

“但若你不知道她到底在哪,甚至不知道她被谁抓走的呢?”

“找!上穷碧落下黄泉!找到她,救出来!她不负我,我必不负她!”谢尘斩钉截铁,如今他已经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了。他不怪父亲,若是换做自己,也一定会这么做。

“上穷碧落,下黄泉……她不负我,我必不负她……”谢轩的眼神逐渐亮了起来,儿子的话,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爹爹,你去吧。尘儿已经长大了,不必爹爹挂怀。”谢尘抬起头,与父亲的目光对视。

“尘儿,谢谢你!”谢轩重重的点点头,父子间此刻已经不必再多说什么。

“爹,还有别的线索么?”父亲即将离开之时,谢尘忽然问道。

谢轩展颜,无声一笑,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又指了指自己的头,“唯一的线索就在这两个地方,有这些,就足够了!”

谢尘轻叹,怔怔的望着父亲毅然转身,推开房门。

“爹!一定要把娘带回来!我们一家团聚!”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谢尘喊道。

谢轩的身子一震,没有回头,“好!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一定要让我们一家团聚!尘儿,你非池中物,乌石镇太小,困不住你!希望有朝一日,爹能在江湖上听到你的传说!”

谢轩的背影在风雪中远去,豪迈的声音在谢尘的耳边不断回荡。直到这时,谢尘才知道,父亲早已看透了自己,也并不想牵绊自己。此番离去,不但是为了了却他自己心中的羁绊,也是为了让谢尘能够在更广阔的天空下展翅翱翔!

“尘哥,那你知道三叔去哪了吗?”谢拓的声音将谢尘又拉回了现实。

“不知道。”谢尘摇了摇头,“谢拓,父亲的留书上写了什么?”

“哦,对!我带来了,你自己看吧!”谢拓一拍脑门,急忙从怀中取出一张信笺。

谢尘展开信,父亲的字,原本俊逸飘然,潇洒中,带着一丝淡然。这正与父亲的性格极为相似。但此刻展开,却是一股凌厉与决然扑面而至。显然,父亲在写这封信之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在信中,谢轩并没有给谢尘留下只言片语,只是简单的交待了一下家族的事情。

乌石镇谢家,本就是谢氏宗族分支,每年给宗族供奉。如今谢轩离开,谢轩将家族财产与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尽皆交给宗族,由宗族使者前来查收。

但这其中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宗族在接受谢轩的财产同时,必须要按照原本的待遇,供养乌石镇分支的所有执事。对谢尘和谢拓这两个直系家族子弟,宗族也须按照宗族直系子弟标准一视同仁,每月发放俸禄,予以教导。

乌石镇谢家分支,掌控乌石镇十余年,家底丰厚。这笔买卖,宗族方面自然极为划算。更何况,并入宗族之后,乌石镇的产业本就需要人打理。这些执事人脉熟络,又是本家,用起来也极为方便。至于谢尘和谢拓的俸禄,更只是很小的一笔开支而已。

谢轩这么做,除了是要给族人一个交待之外。更是给了谢尘和谢拓两个孩子一个更高的平台,让他们能够在宗族得到更好的发展。至于家产钱财,谢轩本就不如何看重,自然说弃便弃,没有半点犹豫。

合上信,揣入怀中贴身放好。谢尘淡淡说道:“就按父亲信上说的做吧,一会儿便派人,快马将这消息禀报宗族。”

“还一会儿?家族的那些执事早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一早派人传信去了!”谢拓撇撇嘴,哼道:“他们做梦都想进宗族呢!”

谢尘微微一笑,他自然明白这些执事的想法。在乌石镇,这些人升到执事的位置便已经到头了。但是在宗族,却是可以有无限的机会继续向上爬。

要知道,即便是宗族一个小小的管事,在各个分支家族眼中,也是天一般的存在。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宁做凤尾,不做鸡头。”以前他们甘愿待在乌石镇这里做“鸡头”,只不过是没有机会去闻“凤凰”的屁而已!

“对了谢拓,你吃了天心草之后,感觉如何?可是觉得本命灵与自己更加契合了?”谢尘适时的转移话题。

无论在哪里,实力都是话语权的保证。乌石镇如此,宗族更是如此!父亲有自己的目标与追求,谢尘现在唯一关心的,也只剩下自己这个堂弟了。

“没啥感觉啊!”小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如实说道:“都说这天心草好的不得了,一个个争得你死我活的。我咋就没感觉呢?吃了跟没吃没啥两样……会不会是我的消化系统太好了?刚吃进肚里,就变成屎拉出来了?”

“没有感觉?”谢尘微微一怔。

“废话!当然没有感觉了!”谢尘身体中,剑九不屑的说道:“天心草能改变体质不假,但最多就是能让人的灵觉敏锐一些,能够感觉到本命灵罢了!这小子修炼混元功,早就感觉到本命灵了。再吃天心草,最多也就是能滋补一下身体而已!”

原来如此!谢尘恍然,难怪这两天感觉,谢拓似乎又比以前又圆了一圈,原来天心草竟然还有催肥的效果……

“小子,你先别管这些了。现在你家族没了,也没啥牵挂。还不赶紧找个地方,老夫也好帮你把本命灵觉醒!就你现在这点实力,唉,可急死老夫了……”

剑九在谢尘体内喋喋不休,不厌其烦的再次提起觉醒本命灵之事。只有谢尘的本命灵觉醒了,他老人家才能想办法修复自己这个残灵啊!

可偏偏谢尘少爷就是不急,觉醒本命灵?急啥?现在本少爷这样子不是很好吗?除了谢拓,谁知道本少爷的深浅?少爷我还想顶着这个“小废物”的名头去宗族转转呢!

据说宗族那里可是好地方,花花世界,遍地才俊。虽说,去了之后都是同族兄弟。但若是被宗族那边定位成了天才,恐怕就不好分辨哪个是口蜜腹剑,哪个是笑里藏刀了吧?

想到这,谢尘抬起头,对谢拓说道:“谢拓,我能感觉到本命灵的事,你没跟别人说过吧?”

“尘哥,你也太小看你弟弟我了!”谢拓立即一副被轻视的表情,把小胸脯拍得“啪啪”响!

“弟弟我别的不敢说,但这嘴,可是天底下最严的!尘哥你不让我说,哪怕就算是千百个美女对我严刑逼供,昼夜不停,精尽……呃,反正咱绝对不会说就是了!”

“做你的春梦去吧!”谢尘哈哈大笑,笑骂一声,点头说道:“记住!一定不要说!到了宗族,你尽管嚣张!而我么……就低调点,当你的小跟班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