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4章 刀主的低调

第二十四章 刀主的低调

谢尘所乘坐的马车,早在岔路口与商旅的车队分道扬镳之后,便开始逐渐减慢了速度。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马车终于缓缓停下。

车帘一掀,谢尘和谢拓两个少年穿戴整齐,跳下马车,脚踩在略微有些松软的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嘶——呼!”双臂舒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一团白雾升腾而上,谢尘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不远处,这庞大无比的建筑。

“哇!这就是宗族吗?!这简直,简直……”小胖子谢拓远不及谢尘淡定,他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建筑,惊讶得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此刻,呈现在两个少年眼前的,是一片宏伟无比的建筑群!高达十几米的高大门楼,清一色使用深山中最坚硬的花岗岩的砌成,厚重的大门纯钢打造,莫说是寻常的攻城弩,便是灵王强者的全力一击,恐怕都无法使之破开!

正门两侧,足有十多米高,同样是以花岗岩建造的高墙,向着两侧绵延而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高墙与正门,几乎完全遮挡了外来人的视线,但抬眼望去,依旧可以看到高墙之内,飞檐斗拱,华美的建筑绵延不绝。

即便是谢尘,也根本没想到,谢家的宗族竟会是如此雄伟壮观。这哪里还是一个家族?这分明便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

“喂!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谢氏宗族门前五里之内不许停留!快走开!”

就在谢尘二人驻足观望之时,正门口的守卫也是看见了谢尘一行。一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守卫,更是对着马车朗声大喝。

闻听此言,随着二人一同前来的家族管事立即满脸陪笑的一路小跑而去。

“几位,不要误会。都是自家人!我们是乌石镇分族的,此次接到宗族信函,两位家族少爷特来宗族报道入籍。”

“少来套近乎!谁和你是一家人?乌石镇?什么狗屁地方?没听说过!滚!”守卫丝毫不买账,眼皮一翻,冷哼道。

“几位大哥,我们真的是乌石镇分族的人啊!我这里还有宗族谢明峰大管事的亲笔书信呢!”

“什么书信?老子不认识字!滚!听到没有?再不滚,老子废了你!”那守卫眼睛一瞪,将手中的长矛晃了晃,做出威胁状。其余的守卫都笑嘻嘻的看着这家伙在那表演,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呵呵,宗族的门槛果然很高啊……”忽然一个略带些稚嫩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不知何时,谢尘和谢拓已经来到了正门前不远处。

“尘少爷,你看这……”碰了一鼻子灰的家族管事,哭丧着脸,回过身,低声的对谢尘说道:“尘少爷,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这些守卫明显就是想要弄点好处,我们……”

“交给我吧。”谢尘微微一笑,但凡是高门大户,难免都会有些狗眼看人低之辈。自己刚来宗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位大哥,我们的确是乌石镇……”

“大人说话,小兔崽子别插嘴!滚开!”守卫见那管事的竟然退开,换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过来。登时心中便气不打一处来!不识相的老子见多了,却还没见过敢瞧不起老子的!不就是分支家族的乡巴佬吗?看来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们真不知道宗族的天有多高了!

平日里骄横惯了,此刻心中有气,守卫哪里还会管面前的是小孩还是大人?当即蒲扇般的手掌一挥,直直的奔着谢尘推搡了过来!

谢尘正面带微笑,却不曾想对方先是口出恶言,随后竟然直接出手!当即身子一侧,躲过了守卫的手掌,面色瞬间冰冷,沉声喝道:“你这是何意?难道谢氏宗族,便是如此待客的么?!”

守卫刚刚根本没想到谢尘能躲开自己这一推,收势不住,不由得踉跄了两步。这一下,他可彻底火了!

“诶呀?!小兔崽子还敢躲?我让你躲!我他娘的今天就代替你爹妈,好好教训一下你!”守卫一声怒喝,大手一抓,便向着谢尘肩头抓来!

“你说什么?!”谢尘眼中寒芒一闪!守卫若是说些别的,谢尘也不会如此愤怒,奈何这家伙说的,正是谢尘的逆鳞!

“就凭你,也配提我爹娘?!找死!”

怒火滕然而起,眼见着一只大手向着自己抓来,谢尘不闪不避!就在手掌堪堪要抓在自己肩头的刹那,谢尘的身子忽然动了!

“嘭!”一声闷响!也不见谢尘如何动作,一拳便已经结实轰在了首位的小腹之上!

“蹬!蹬!蹬!”守卫魁梧的身躯被这一拳震得接连倒退了三步,才勉强站住,再次望向谢尘的目光却已经惊讶莫名!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现在跟我道歉,我可以饶你。”谢尘的声音冰冷,盯着那守卫,一字一句的说道。

“道歉?!我道你妈个头!”守卫一声咆哮,刚刚竟然被谢尘一拳震退,他早恼羞成怒,此刻听到一个小孩子要自己道歉,更是失去了理智,手中长矛一抖,直奔谢尘刺出!

“啊?!老五,不要!”其余那些看热闹的守卫顿时大惊,纷纷惊呼出声。要知道,随便打骂几句,也就算了。对方毕竟只是分支家族的乡巴佬而已。但一旦真的把这个小孩杀了,恐怕自己几人都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这个叫“老五”的守卫已经彻底暴怒了。他在谢家宗族担任守卫这些年里,即便是王国高官到来,都要对自己客客气气。这一次竟然在一个分支家族的小孩儿面前丢了面子!这让如何能忍?!

“你找死!”对方已经起了杀心,谢尘自然不会示弱!他侧身闪过长矛,脚下脚步一错,心随意动,早已烂熟于心的七伤拳法瞬间展开!

拳名七伤,伤敌无形!在这个连修炼功法都十分少见的斗灵大陆,谢尘的七伤拳更是堪称宗师级拳法!纵然如今谢尘只是少年身形,但凭借此拳招精妙,对付一个根本没有本命灵的守卫也是绰绰有余!

“嘭!嘭!嘭!……”

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谢尘运拳如风,身法如电!仅仅在几个回合之间,便已经在“老五”壮硕的身躯上印下了十几拳!

这些拳,虽然看上去绵软无力,刚刚打在身上之时也是不疼不痒。但就在片刻之后,“老五”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各处都传来了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特别是被谢尘击中的那些地方,更是如同数把钝刀同时在皮肉中翻搅一般!

“啊!”一声惨叫,正欲再次挥起长矛的“老五”仰面摔倒!浓稠的鲜血不断从他的口鼻之间渗出,魁梧的身躯便如同中了羊角风一般,不断的抽搐,剧烈颤抖!

“老五!你怎么了?!”那些原本想要上来拦住老五的守卫见状大惊,匆忙围了过来。待他们见到老五如今的样子之后,更是心惊胆寒!

“这小子会妖术!这小子是妖怪!杀了他!”不知是谁忽然发出一声呐喊,十余名守卫顿时如梦初醒,纷纷冲向谢尘!同伴被伤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抓住罪魁祸首,恐怕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一起来吧!让老子今天打个痛快!”谢尘见众人奔着自己冲来,不禁森然一笑!一股莫名的狂躁与嗜血之意猛然涌便全身!

在这一刻,谢尘只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孔都猛然张开,发出兴奋的咆哮!体内的血液,就如同被烈火灼烧一般滚烫无比,卷起滔天巨浪!全身的每一个骨头节都发出“嘎吱吱”的声音,这是兴奋的鸣叫!

“对!小子,就该这样,不需要保留,尽情挥洒你的力量!让屠龙刀感觉到你的疯狂!”剑九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兴奋,以前的谢尘虽然也是无往不利,但用的却是心机!如今这样,才是屠龙刀主应有的气魄!

“如你所愿!”谢尘嘴角一掀,朗声一笑。身形一闪,便已经与一拥而上的守卫轰然相撞!

若是在平日临敌,这些守卫结成战阵,相互配合。纵是一时拿不下谢尘,恐怕也会逼得谢尘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但是,谢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这些守卫心中,纵然这少年实力再强,也顶多是有些异能罢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结阵对敌。

便是这种心态,使得这些守卫付出了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

拳如风!瞬息万变,或是轻柔,或是狂暴!身如游龙!闪转腾挪,穿梭在十几彪形大汉之间,如解牛薄刃,游刃有余!

谢尘整个人,便如同是钻入水中的游鱼一般,在众多拳脚与长矛的丛林之中,挥洒自如,来去如风!

人群中,“嘭嘭!”之声此起彼伏,但凡是被谢尘七伤拳击中之人,无不应声倒地,翻滚哀嚎!

待到众守卫终于意识到他们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时,在恢宏的谢氏宗族大门前,便只剩下谢尘一人昂然而立!

凉风吹过,带起地上浮雪,此刻的谢尘便宛若是百战之神一般,睥睨四方。

一旁的小胖子谢拓早已被谢尘此刻的气势惊得张口结舌,不住咂嘴,“我的个老天!尘哥不是说,来到宗族要低调吗?这就是他所谓的低调?!他这是低调,让我嚣张?那我得多嚣张才够看啊?!”

剑九在谢尘体内仰天狂笑,“低调?低他妈个头!对屠龙刀主来说,不杀尽天下,便已经算是很低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