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5章 轻扬族兄

第二十五章 轻扬族兄(求推荐,收藏)

谢氏宗族中居住的人足有数万,正门前的混乱早已被不少人看在眼中。而此刻,无数家族守卫正从各个方向,向着正门蜂拥而至!

“谢拓。”谢尘抬眼望了望从宗族大门内,与高墙两侧汇聚而来的守卫,终于开口。

“啥事尘哥?”

小胖子此刻正撸胳膊挽袖子,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听到谢尘叫他,以为谢尘要给他分派任务,立即兴奋的应声,随手还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一根长矛。

“你和管事回车里,不要出来。此间之事都是我一人所为,和你们没关系。若是宗族有人问起,你就说不知道就行了。”

谢尘声音平淡。揍了这么多宗族守卫,这无异于是在打谢氏宗族的脸!谢氏宗族立族数百年,在天罗王国之中声威赫赫,又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今家族星散,父亲独自离去,自己早已没有了牵挂。来宗族,也只是想见识一下世家大族的底蕴而已。既然事情发生了,我谢尘不进宗族又能怎样?!

但谢拓不行!谢拓需要一个家,他没有宿命的纠葛,他还年幼,他需要在宗族的照顾下成长。

“尘哥,你不把我当兄弟?!”谢拓先是一愣,随后气愤大吼。

“你是我的兄弟,永远都是!既然是兄弟,你就必须听我的!快去!”谢尘自然明白谢拓的意思,他正是因为将谢拓当做同父亲一样的亲人,才必须让谢拓离开此地。

“我不走!既然是兄弟,那咱俩就一起干他娘呢!”谢拓豪气陡升,手中有自己两个高的长矛重重一挥,说道:“不就是不进宗族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在乌石镇活的不也是好好的?!不行,咱俩再回乌石镇!”

“你……”谢尘一时无语,眼见着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家族守卫已经成了合围之势,只得以极低的声音问道:“剑九,有把握带谢拓一起冲出去么?!”

“问题不大……”剑九沉吟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若是里面那两个家伙不出来干涉的话,就凭这些鸡毛杂碎,我老人家还没放在眼里。”

“两个家伙?”谢尘闻言微微一怔。

“不错,你们宗族里面,现在应该有两个灵宗坐镇。可惜老夫实力只剩下这么一点,要带你们两个小家伙冲出去,有点费劲啊!若是这小子……”

“不行!要走,一起走!”谢尘斩钉截铁的一口拒绝,如今谢拓再避开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家伙还戳着一根长矛!如此情况,就算说谢拓不是帮凶也没人信了。若是留下谢拓,恐怕这些罪行,就全落在他一个人的头上了!

“罢了!”剑九自然明白谢尘的意思,“你放心吧!老夫即便是拼上再次沉睡,也保你们两个小家伙的周全!”

二人的对话极快,但就当剑九说完这句话之时,周围数百家族守卫已经结成战阵,将谢尘和谢拓团团包围!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在谢家门前闹事!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快快束手就擒!”周围数百守卫齐声大吼,声势惊人。

“束手就擒?!”谢尘的目光从这些家族守卫的面上扫过。能够看出,赶来的这些守卫之中并没有灵师的存在,如果要突围,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

“小爷我是你们宗族请来的,却不是来当犯人的!谢拓,跟我冲!”谢尘忽然咧嘴一笑,身形一动,赤手空拳,当先向着来时的方向冲去!

“执迷不悟!结阵!杀!”

为首一名队长模样之人一声大喝!在那个方向的数十名守卫,顿时齐齐一声大吼,数十根长矛瞬间化作三排,将上、中、下三个方向尽皆封住!

谢尘身形连连闪动,险而又险的避开数次长矛突刺,却是没有半点反击的机会,只能不断后退!

“杀!杀!杀!”四周吼声同时响起,四面战阵都已结成!

而在队伍之外,也是多了数道身影,或是负手而立,或是凝目观望,气息强悍!显然,家族之内的灵师强者正在陆续赶到!

“剑九,交给你了!”谢尘眼见着自己根本无法突出,不由得牙关一咬,一声低吼!

“好!”剑九一声应诺,磅礴的精神力瞬间涌入谢尘全身,而谢尘眼眸中的光彩,也正在飞快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与墨染一般的双瞳!

“尘哥,你快走!我挡住他们!”小胖子谢拓并没有感觉到谢尘的变化,手中长矛胡乱飞舞,拼命抵挡着一排排接踵而至的长矛。在他身后,一头黄金狮子的虚影正在怒声咆哮。

“小子,跟紧我!”低沉嘶哑的声音从谢尘的喉咙中响起,一杆折断的长矛已经被谢尘拿在了手中。

“多少年了……却没想到,老夫再次出手,竟然会诛杀一群蝼蚁!”

发带砰然断裂,谢尘的长发迎风挥洒,宛若魔神在世!一杆断矛,两个少年,轰然而散的凛冽杀气,竟然在一瞬间,使得所有的家族护卫产生了一种恐怖的幻觉!

他们只感觉,自己如今面对的,并不是两个前来的闹事的少年。而是一个从尸山血海之中站起的绝世杀神!这里也不再是谢氏宗族的正门,而是一座用无数尸骨堆起的修罗地狱!在这修罗地狱之中,眼前的杀神,便是王!

断矛缓缓抬起,便如同死神挥舞起了夺命镰刀!一旦落下,伏尸万里,血流成河!

“住手!都给我住手!王子殿下驾到!”

一声厉啸冲天而起,刺破苍穹!在下一刻,一道惊鸿般的白光骤然划破长空,从天而降!待到白光消散,家族护卫的包围圈中,已经多出了一人一鹰!

人,一袭白衣,银发白眉,一双鹰目,摄人心魄!鹰,通体雪白,双翅展开,足有五米,神骏非凡,傲视长空!

“天罗王国王子殿下驾到!任何人都不得造次!”白衣人从白鹰背上飘然而下,深深的看了谢尘一眼,声音远远传开。

“难道你们都没听到鹰王的话吗?都给我退下!”就在此刻,清亮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一个看起来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已经纵马来到了包围圈之外。

“谨遵二公子之命!”少年一出现,一众家族护卫立即躬身应诺,纷纷退开。

“二位小兄弟,在下谢轻扬,在家族中还算有些面子。今日之事,错在我谢家,还请小兄弟见谅。”骑在马上的少年面带微笑,对着谢尘一抱拳,淡淡说道。

谢轻扬?谢尘心中一动,他自然知道宗族之中年轻一辈的两名领军人物号称谢氏“风扬”双杰。其中这扬,便指的就是谢轻扬,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年轻,好像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此刻,谢尘见事情似乎有所转机,已经让剑九回来,自己重新掌控了身体。见谢轻扬对自己客气,也不禁微微一笑,说道:“素闻我族之中,有风扬双杰,却没想到今天却是见到了,真是三生有幸啊!”

我族?谢轻扬眼眉微微一挑,“小兄弟是……”

谢尘一笑,“在下乌石镇谢家分支,谢尘,家父正是乌石镇分支族长,谢轩。这位,是我的堂弟,二长老之子,谢拓。”

这时,小胖子也是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依旧将那根长矛抓在手中,有些警惕的望着还没有散去的家族护卫。听到谢尘介绍自己,也只是胡乱挥手打了声招呼,“好说,好说!”

“谢尘,谢拓……”谢轻扬微微皱眉,似乎在极力回忆这两个有些熟悉的名字。忽然眼睛一亮,“哦!原来是二位族弟啊!大管事谢明峰和我说过,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想起二人之后,谢轻扬显得分外热情,一抬腿,从马上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哼哼唧唧的家族护卫,怒哼道:“定是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仗势欺人!今日得到教训了吧?来人,把这些奴才都给我押下去,按家规严惩!”

随后,谢轻扬笑呵呵来到谢尘面前,“二位族弟,你看这事闹的,都怪为兄管教不严,赶到的又太晚,让二位族弟见笑了。”

“放屁!”剑九在谢尘体内气哼哼的说道:“这小子胡说八道!从一开始,他和这个什么鹰王,还有另一个家伙就一直在一边看着!什么管教不严,来的太晚?都他娘的放屁!要不是刚才小胖子现出本命灵,恐怕他们根本不会出现!”

谢尘听到剑九的话,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微笑道:“族兄何必如此客气?这其中,谢尘也有处事不周之处。还请族兄不要太过自责了。”

“就是,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轻扬哥,你太客气,犯不着为他们背黑锅啊!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虽然都是一家子,但却不是一码事儿!”小胖子谢拓在一旁插嘴说道。

“呵呵,谢拓族弟说的的确不错,不是一码事。”谢轻扬干笑了一声,心中却暗暗腹诽,这胖子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轻扬兄,如此惊采绝艳的两个族弟,难道你就不想给我介绍一下嘛?”

忽然响起的声音极富磁性,令人听起来舒服无比。显然,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修养极好之人。

谢轻扬闻声转头,对着施施然而来,骑在一匹骏马上的少年微微一笑,“王子殿下,你这可是错怪我了。我这不也刚刚才见到两位族弟么?正准备给你引荐呢。”

——————————————————————————————

首先跟各位说抱歉,今天书更新晚了。新书期,出现晚更的情况,论道也实在是情非得已。以前看过论道书的朋友们都知道,若是没有急事,论道是一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还请朋友们谅解。

另外,新书期,论道如今的成绩还很一般。这已经是我的第三本书了,我一直在努力,努力的写出朋友们都愿意看,愿意读的故事。前两本书中,论道一直在不断的吸取教训,总结经验,第三本一定会写得更加精彩!还请诸位朋友能够相信我,并给我信心!

请各位朋友不要吝惜手中的收藏,推荐,和会员点击,这些对论道真的很重要!书的成绩需要论道的努力,也需要各位朋友的支持!若是你觉得这本书还可以,觉得论道这个人还可以,那么请帮助论道宣传这本书,让更多的朋友知道,请投出你宝贵的一票,给论道信心!拜谢各位了!有各位的支持,论道必将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