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7章 南北两院,同室操戈!

第二十七章 南北两院,同室操戈!

“他会对我们有所求?”小胖子谢拓一愣,“不会吧?轻扬族兄的地位这么高,他要做的事,肯定有无数人抢着去帮忙。咱俩初来乍到,连本命灵都没觉醒,他能求咱俩做啥?”

谢拓虽然脑子不笨,但毕竟才十二岁。有些事,在表象的蒙蔽下,他却没有能力看到更深的一层。

“希望如此吧。”谢尘淡然一笑,也不解释。

即便是对宗族内部不熟,谢尘也能够想到,刚刚谢轻扬和二王子离去的方向,绝对不会是谢轻扬的住所。堂堂王子来到谢氏宗族,不到核心区域,反而与家族二公子在外围徘徊。这绝不寻常!

而且,二公子和二王子走的这么近……想到这,谢尘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

“咳咳,你们想必便是乌石镇的谢尘和谢拓吧?”一声轻咳,贵宾室的门忽然打开,一名黑袍老者面带着和煦的微笑,望着二人。

“又是一个灵王。”剑九的声音在谢尘脑海中响起。

谢尘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对着黑袍老者行礼,“晚辈谢尘,见过大管事。”

“哦?你如何知道老夫便是谢明峰?”黑袍老者目光犀利,盯着谢尘,便仿佛一眼便能看穿对方的内心一般。与此同时,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灵力已经悄然幅散,将谢尘和谢拓二人尽皆笼罩在其中。

谢尘心中一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任由对方探查,坦然道:“家族大管事之名,天下皆知。晚辈所在的乌石镇,虽然地处偏远,却也有着大管事的传说。如今一见前辈气度非凡,自然心有猜测。”

“老夫的传说么?说来听听吧,不必拘礼,坐下说。”谢明峰呵呵一笑,闲庭信步般走到主位坐下。显然已经肯定了谢尘的猜测。

“多谢大管事。”谢尘与谢拓依言坐下,尤其是谢尘,显然稍有些局促。刚才的话全是谢尘随口所说,他们哪里听说过谢明峰的传说?最多只是从谢轩和谢致山口中得知的只言片语,只知道家族大管事为人素来低调,但权势却是极重而已。

好在,谢明峰也并非是真的想从两个小娃娃口中听到自己什么丰功伟绩。此刻他已经将二人的实力完全探查清楚,待到二人坐下之后,他已经心中有数,缓缓开口,“恩,不错。你们二人的天资,都可称得上是上乘。我记得,就在月前,宗族赐给乌石镇族长谢轩一株天心草。你们二人可有服用?”

“回禀大管事,那株天心草正是我堂弟谢拓服用。”谢尘再度开口。

“哦,这样。”谢明峰将目光落在谢拓身上。

“是我吃了,不过那天心草对我也没啥用,吃了和没吃没啥两样。大管事,这天心草会不会是假的啊?”小胖子谢拓眨巴着眼睛,问出了心中憋了很久的疑问。

假的?!这次,倒是谢明峰一愣。在此之前,他已经探查过两个少年,发现二人尽皆都是先天灵力达到八级以上的天才,所以才不由得想起天心草之事。

按说,一个分支家族,能够出现一个天资不错的天才就已经十分难得,但这次一下子竟然来了两个。所以谢明峰断定,其中一人必定服用了天心草。

只不过,小胖子的话却着实是让谢明峰震惊了一下。天心草的真假,他岂能不知?服下没有用处?那便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小胖子是先天满灵力!

想到这,谢明峰面上不动声色,淡淡说道:“宗族的灵药怎会有假?这种事,不可胡说。”

谢尘忙道:“是,大管事明鉴,谢拓只是一时口无遮拦,其实心中也是对宗族赐药之事十分感激的。”

“恩。”谢明峰微微点了点头,对谢尘的回答十分满意,随后话锋一转,说道:“乌石镇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天下谢氏本就是一家,既然你们来投靠宗族,宗族自然会关照。听说,你们是持着二公子的玉牌来的?”

谢尘点头,“我们也是在宗族外巧遇轻扬族兄,承蒙轻扬族兄厚爱,所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哦,原来是这样。”谢明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是二公子引荐,那老夫这里便没什么问题了。你们且回去吧,拿着这个去一楼门房,那里自然会有人安排你们的一切。”

说着谢明峰取出一块看似极为古朴的木牌,递给谢尘,随后又好似想起什么一般,说道:“我记得,你们二人都已年满十二周岁了吧?”

“不错,我与谢拓过了年,就都十三了。”谢尘接过木牌,如实说道。

“恩,不错。再过数日,正是家族子弟觉醒本命灵的日子。你们也准备一下,一同前往觉醒。本命灵的觉醒,对你们来说,应该是一次机会。想要在宗族立足,仅仅是依靠天资是绝对不行的。”谢明峰颇有深意的说道。

“多谢大管事指点。”谢尘思索着谢明峰的话,与谢拓二人转身告退。

待到谢尘二人离开之后,谢明峰将背轻轻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低声自语:“这两个小家伙的资质都很不错。看来,这次又是二公子领先了一步啊……”

有了大管事的信物,家族的下人自然雷厉风行。很快,便给谢尘与谢拓二人登记了身份,并入了宗族籍。

这其中,有不少人知道谢尘是拿着二公子的玉牌来的。所以,在安排二人住所的时候,特意将二人安排到了南院居住。

直到这时候,谢尘才从族人口中得知,原来在宗族之中,大公子谢轻风与二公子谢轻扬分别居住在北院和南院。

在谢氏宗族里,素来有一个传统。家族嫡长子居住在北院,而家族二公子,或是家族其余直系子弟中最出色的一名公子,会得到在南院主院居住的资格。

嫡长子有着家主之位的优先继承权,但却必须接受其余直系子弟的挑战。这种挑战包括,声望,修为等诸多方面。一旦挑战成功,则南院公子便可以入主北院。成为下一个家族继承人,接受挑战。

在家族每一任族长继承大位之后,最先展开争夺的,便是南院主导权。诸多家族直系公子,或是明争或是暗斗,最终在近乎残酷的争夺中决定南院的主宰。

这个争斗,家族管事以上的高层包括族长在内,都不得参与。旨在磨砺家族下一任继承人的血性与手段,使得家族能够长久发展。虽然看起来,同族内斗颇为残忍,但却也符合整个斗灵大陆之上弱肉强食的生存原则。

既然如今二公子谢轻扬已经入主南院,成为南院公子。那想必,南院争夺已经告一段落,谢轻扬已经成功的整合了南院所有力量,开始展开争夺北院之主的战斗。

只不过,谢尘对于这种家族之内的争斗素来极为反感。虽然在乌石镇之时他设局运筹,甚至亲自上阵,但那毕竟是为了父亲。

虽然在见到谢轻扬和二王子罗凡在一起之时,他的心中早有了猜测,但却没想到,宗族之中的争斗,竟然如此明目张胆。

在谢尘的内心中,对于同族兄弟之间的尔虞我诈,其实十分反感,甚至是厌恶的。在他看来,同一家族的兄弟,本该同心协力,相濡以沫。

虽然这种争斗能够锻造出铁血之人,但却少了血脉之情。若是家族中真的有大难临头,恐怕会出现一盘散沙互相倾轧的情况!

至于谢拓倒是没有谢尘想的这么多,对他来说,只有两个原则:

一、尘哥说啥是啥,听尘哥的准没错。

二、当自己的意见与尘哥发生分歧的时候,请参照第一条。

宗族的办事效率很高,但当谢尘二人安顿下来之后,却也是红日西斜,黄昏时分了。

在此期间,南院之中自然有不少直系子弟见到二人进来,更是有人听说,这两个新入籍的少年,是拿着二公子的信物来的。

比起乌石镇分支,宗族直系子弟的数量显然要超出甚多。一时间,二人的小院中宾客盈门,前来拜会同族兄弟络绎不绝,或是称兄论弟,或是嘘寒问暖。

只是,谢尘却是不难看出。虽然在这些所谓的同族兄弟脸上都挂着极为友善的笑容,但是众人彼此之间,都似乎相互戒备。就连说话,都是只说一些虚话、套话,就如同人人脸上都罩着一层伪善的面具一般。

在这里,人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每个人都筹划着如何去算计别人,为自己捞取好处。人人都不敢说出心里话,但却都想套出对方的心里所想。仅仅不到一下午时间,光是套问谢尘与谢轻扬关系的人,就有二十三个。同样的话,谢尘说了不下数十遍。最后谢尘直接败退,学着小胖子谢拓的样子,关门谢客,谁也不见。这才换得一时清静。

终于送走了这些“同族兄弟”,谢尘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一头栽倒在**。面对这些人,似乎比苦修还要辛苦数倍。

苦修之中,尚且还能以苦为乐,磨练身体意志。然而,与这些带着“面具”的同族兄弟周旋,累的却是心!

直到现在,谢尘才终于明白了谢明峰所说的话,“在宗族立足,仅仅靠天资是绝对不行的!”

见谢尘疲累如斯,剑九不禁哈哈大笑,调侃道:“小子,怎么?就这么点琐事就让你受不了了?你不是一直自诩,胸中韬略可抵十万雄兵么?”

“擦!别跟我提韬略!”谢尘将头埋在棉被里,含糊不清的忿然说道:“要老子和这些家伙打交道,倒不如给老子一把刀,出去杀个痛快!”

“其实,你应该想到,想要避开这些麻烦,也不是没有办法。”剑九高深莫测的说道。

“什么办法?”

“出类拔萃!”剑九说出了四个字,随后解释道:“虽说高处不胜寒,但若真的站在高处,这些世俗烦恼,恐怕也不再会纠缠你了吧?而且,你也有这个资格。”

“出类拔萃……”谢尘将头从棉被中缓缓抬起,微微点头,“不错,我有这个资格!”

就在这时,门外脚步声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极为亲切:“谢尘和谢拓二位族弟可在房中休息?你们的接风酒席,为兄早就准备好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