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8章 残刀屠龙

第二十八章 残刀屠龙

谢轻扬请客,自然是在南院主院。让谢尘感到意外的是,这所谓南院之主的院子,似乎与自己所住的宅院没有什么区别。

最多只是面积大了一点,位置处在整个南院的中心区域。墙上的漆块斑驳,青苔隐隐,就连院门和房门都颇为陈旧,似乎许久没有修缮过了。

客厅中的布置还算舒适,远没有大长老办公的地方华美。一桌酒菜十分精致,而且还特意按照谢拓的要求,做了满满一大盘的红烧肉,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

“呵呵,二位族弟,到了哥哥这里,就不必拘谨了,随便坐吧。”谢轻扬亲切一笑,率先入座。桌上只有三副碗筷,显然,这是一顿家宴。

谢轻扬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很快便将气氛活络起来。小胖子谢拓先是一阵埋头苦吃,吃罢之后,一边揉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剔着牙,一脸满足的加入谈话。

这一切,谢尘看在眼中,不由得又是对谢轻扬有了更高的评价。酒菜不求奢华,但暖人心。话语平淡,但言辞中却尽显推心置腹。若是旁人,恐怕很快便会被谢轻扬的人格魅力所吸引,甚至甘愿为其赴汤蹈火。

但谢尘却是知道,谢轻扬是南院之主!宗族这一代的直系子弟,年长者已经二十多岁,修为更是高出谢轻扬数个品级。

而谢轻扬能够以十五岁的年纪,在众多族兄、族弟之中脱颖而出。靠的,绝对不是儒雅的表象!若想慑服这些眼高于顶的世家子弟,若说没有手腕,不耍阴谋,绝不可能!

从始至终,谢轻扬没有说过半句拉拢二人的话,甚至连家族的纷争都没有提起,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谢轻扬比任何人都明白,既然谢尘二人已经入了宗族籍,便逃不出这场纷争。

既然逃不出,那就一定要站队。谢轻扬从不主动拉拢人,在他看来,无论是以利诱,还是以情动,凡是以手段而拉拢来的人,都只能算下品。只有真心被自己折服之人,才是自己真正的中坚力量。

“轻扬族兄,时候不早了,我和谢拓刚刚来到宗族,一路舟车,有些疲乏,还请族兄见谅。”酒过三巡,谢尘找了个机会,提出告辞。

“哦?”谢轻扬垂下眼睑,似乎看了一眼桌上的酒杯,一道精芒在眼底微不可查的闪过。若是寻常人,能够被自己邀请,并如此对待,即便不是受宠若惊,也绝对不会这么快便告辞。难道此二人真的不了解现在宗族的情况么?

想到这,谢轻扬不动声色,微微一笑,说道:“呵呵,这倒是为兄疏忽了,二位族弟莫怪。既然如此,我就不再挽留了,以后在宗族之中,族弟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来找我商量。为兄虽不才,但在族中还是有些面子的。”

“呵呵,我等两个末进,又怎会有什么大事?就算有,也不敢劳烦族兄啊。”谢尘起身,随后好似忽然想起一事,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牌,说道:“族兄,这是你的身份玉牌,多亏这块玉牌,我们兄弟才能如此顺利的入籍。如今事情办完,正该完璧归赵。”

“无妨,兄弟之间何必言谢?还是那句话,有任何困难,尽管来找为兄便是。”谢轻扬也不推脱,接过玉牌,面带微笑。

待到谢尘二人离开之后,谢轻扬才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把玩着手中的玉牌,轻声自语,“这个叫谢尘的小子,野心不小啊……”

月朗星稀,道路上的积雪早已被清理干净,道路两旁却是高高堆起了两排及腰身的雪墙。行走在路上,谢尘不发一言,小胖子谢拓却是眨着眼睛,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尘哥,我不明白。你先是提出告辞,然后又主动交还玉牌。这么做,不会得罪轻扬族兄么?”

谢尘一笑,没想到谢拓有的时候也会粗中有细,看出一些东西。

“若是这点事就能得罪他,那他也就不是谢轻扬了。”谢尘淡淡说道,“谢拓,若是你,刚刚的事你会选择怎么做呢?”

“我?”小胖子皱起两道弯弯的眉毛,思索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我不知道,反正尘哥你干啥,我跟着就对了。”

“呵呵……”谢尘听到此话,不禁莞尔。如今虽说二人已经入了宗族籍,但无论如何都是寄人篱下,现在二人唯一能信任的,也就只有彼此了。

脚步不停,二人已经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各自回房之前,谢尘忽然停住脚步,郑重的对谢拓说道:“谢拓,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练功!不断的让自己变得更强!至于其他人,其它事,你只要不承诺,不轻信,并且知道,我一定站在你这一边,就行了!”

“尘哥你放心,我明白!”谢拓见谢尘表情凝重,不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回到房中,谢尘早已没了半分睡意。自己今天拒绝了谢轻扬抛来的橄榄枝,那么便等于将自己在南院,甚至整个家族,都孤立了起来。已经没有退路,那便只能向前。

“剑九,宗族觉醒本命灵的仪式在五天后举行。这五天,你能不能助我达到先天满灵力?”

“先天满灵力么?”剑九思索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不应该呀,按说有了功法的辅助,即便谢拓都能达到先天满灵力,而你却为何一直停留在先天九级呢?”

“这很不正常么?”谢尘皱眉。

就在到达宗族的前一天,小胖子谢拓便已经在路上达到了先天满灵力。而自己体内的灵力却好像卡在了一个瓶颈,无论自己如何修炼,都无法产生那种灵力满溢的感觉。而那种灵力几乎要破体而出的感觉,就是先天满灵力的表现了。

“当然不正常!”剑九肯定的说道:“只要体内拥有本命灵,并且本命灵是完整的,那就一定可以在修炼的辅助下达到先天满灵力!除非……”

剑九的声音忽然一滞,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小子,你最近在修炼中可是感觉到了什么异常?!”

“异常?!”谢尘仔细回想,忽然心中一动,说道:“我一直都是按照你给我的七伤拳完整功法来修炼,而且每次在修炼过程中,都会有一种灵力充盈的感觉。但收功之后,那种感觉却消失了!若是说起来,这应该算是异常吧。”

“练功之时充盈,收功之后消失……难道,竟然会是那种情况?!”

“那种情况?!”谢尘眼眉一挑。

剑九没有立即回答谢尘的问题,而是忽然说道:“小子,你把屠龙刀召唤出来,我看看。”

“好!”谢尘不敢怠慢,立即心念一动,全身灵力随之运转。骤然间,漆黑的房间中亮起了一道金芒!

在谢尘的控制下,金光逐渐柔和。暗金色的屠龙刀虚影就那么静静的浮在谢尘的身前半米之处,霸气外露。

“靠近些!”剑九的声音有些凝重。

待到谢尘将刀影拉近至身前一拳的距离之后,房中忽然沉默了下来。谢尘的目光不断的扫视着近在咫尺的屠龙刀虚影,仿佛都能感觉到从那刀身上传来的阵阵萧杀之气。

“金龙断爪,杀气外显……果然,果然如此啊!”剑九忽然一声叹息。

“怎么回事?”谢尘知道剑九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禁问道。

“小子,你仔细看看这刀上的盘龙。”

“盘龙?”谢尘眼珠转动,目光在刀身那巨龙身上一寸寸的略过。

“好像缺了一些什么……”谢尘喃喃道,忽然心中一动!“这龙怎么是三支龙爪?!”

“不仅仅是龙爪!你仔细看!注意龙角,龙尾和龙身上的鳞片!”剑九的声音再次响起。

“龙角……”顺着剑九的指引,谢尘目光再次移动,一看之下不禁面色一变!

“怎么,怎么会这样?!”

“的确如此!此龙的左侧龙角缺失,身上五处鳞片破损,尤其是脖子下的逆鳞,已经消失不见!再有便是龙尾之鳍,和前方龙爪。如今的金龙,身上的损伤达到七处之多!霸气尽失!”

剑九的话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道:“你再看刀身,前方刀锋有一处缺口,使得整个刀锋锋刃尽失,根本无法控制萧杀之气。刀背处,也是如此,虽然破损的仅仅只是微末毫厘,但却失去了其真正的承载能力!这想必也是你的灵力一直无法蓄满的原因。”

最后剑九长叹一声,“原本,老夫也并没有细看。如今才知,原来这屠龙刀,如今已是一柄残刀!”

“残刀?!”

“不错!残刀!”剑九再次肯定,随后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自从屠龙刀铸成之后,老夫只醒过一次,随即便陷入沉睡。这期间,可是发生过什么事情么?”

“发生过什么事情?”谢尘极力回忆,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得到屠龙刀也只有短短数个时辰,不过,我记得当时江湖上风传,屠龙刀曾经折断过!”

“什么?!折断过?!”剑九一惊。

“不错!”谢尘点点头,“据说,折断屠龙刀的,正是与之齐名的倚天剑!刀剑相击,同时折断!而那时我得到的屠龙刀,乃是重新铸造的。”

“倚天剑?难怪会如此了……”剑九恍然,“倚天剑与屠龙刀一源同出,刀剑相击,必是互有折损,既然屠龙刀上的龙魂残缺,那想必倚天剑上……”

说到这,剑九轻叹一声,“小子,赶快觉醒本命灵吧。只有你觉醒了本命灵,老夫才能助你补齐龙魂,修复刀身。”

“补齐龙魂,修复刀身?!”谢尘眼睛一亮。

“不错,你以为老夫这镇刀之灵是白做的?凭借老夫的神魂感应,自可助你找到灵物,修复屠龙刀!”

剑九声音傲然,心中却是一叹,只不过这样一来,你小子这刀主之路,可就崎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