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47章 识魂剑

第四十七章 识魂剑

狼牙谷中杀声震天,双方的人马早已杀得不可开交。但谢尘击杀灵尊强者的场面,仍是被不少人看在眼里。

此刻,见如杀神一般的谢尘再次动身,识相的早就远远避开。开玩笑,没看到这小子一刀就把一个灵尊震飞了么?!自己上去阻挡?难道嫌命太长了?!

更何况,此时谢轻风已死的消息,就如同是狂风一般迅速席卷了整个战场。北院一方的灵师早已战意皆无,而南院一方更是将谢尘当做了自己人。

所以谢尘所过之处,除了几个杀红了眼的扑上来,被谢尘直接一刀砍翻之外。这一路,基本上并无阻碍!

“刷!刷!”两刀,谢尘逼退了围攻谢轻扬的两名灵师。

谢轻扬一见谢尘过来,急忙舒了一口气:“多谢……”

“闭嘴!”不待谢轻扬客气话说完,谢尘挥起屠龙刀,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一刀便将谢轻扬砍翻在地!

随后,谢尘毫不迟疑的一把抓起谢轻扬的腰带,抗在肩头。趁着周围双方人马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瞬间化作一道青烟,向着北方滚滚而去!

狼牙谷南方,五里外密林。一道黑衣身影瞬间蹿入,单膝跪地,伏在林中少年身前。

“回禀殿下,狼牙谷异变陡生,谢轻风被一名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击杀!”

“哦?谢轻风竟然死了?!”借着微弱的星光,能够看到少年无比淡然脸上闪过一抹惊色。

“是何人所杀?!什么修为?”少年身旁,双目如鹰一般的白袍人沉声问道。

“回禀鹰王,那人黑纱蒙面,看不出面貌,但应该是灵尊修为。”

“灵尊么?那谢轻扬呢?”少年恢复了平静淡淡问道。

“属下离开之前,谢轻扬仍在鏖战!”

少年长出了一口气,传令道:“传命埋伏在山谷两侧的铁血营,全部出击!务必要将谢家所有人一个不剩尽数诛杀!”

“遵命!”黑衣人立即退下。

幽暗的树林中,白衣鹰王微微皱眉,轻声问道:“殿下,如今谢轻风死了,这谢轻扬……”

少年正是罗凡。此刻罗凡闻言微微一笑,说道:“鹰王,你是不是想说,谢轻风死了,而我与谢轻扬的交情不错,正好可以顺势与谢轻扬结交?”

“殿下明鉴。”白衣鹰王点头。

罗凡抬头望天,目光明灭不定,片刻之后才沉声道:“我选择谢轻风,是因为他够蠢,而谢轻扬却太精明。此次袭杀,我铁血营也参与其中,难保谢轻扬不会看出其中的蛛丝马迹。杀了他们两个,谢家的南北两院自然不会空着,到时候,再选一个扶持,也就是了。”

“殿下英明。”白衣鹰王深深的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王室的争斗,比之家族内斗残酷百倍,而罗凡能够在如此争斗之中立于不败之地,的确绝非运气。

谢尘扛着谢轻扬刚刚奔出狼牙谷不远,身后的狼牙谷中杀声瞬间震天而起!官道之上,密林之中,成千上万身穿黑衣黑甲的铁血营士兵将整个狼牙谷包围得风雨不透!无数或是绝望,或是不解的哀嚎惨叫,在夜幕之下,远远传来。

“哼!这个罗凡,果然好手段!”谢尘微微驻足,扫了一眼远处的纷乱,旋即回头,身形一转,钻入密林之中。

而此时,被谢尘刀背砸晕的谢轻扬,也刚好幽幽转醒。一抬眼,正见到此刻景象,不禁瞬间惊得瞠目结舌,全身冷汗。呆愣愣的,任由谢尘扛着自己飞驰,久久不发一言。

喊杀声逐渐减弱,不知是因为距离越来越远,还是谷中的众人已经尽数被杀戮干净。

“噗通!”谢轻扬被重重的摔落在地,此刻他们已经距离狼牙谷足有十里之遥。

从开始到现在,谢轻扬一直一言不发,并不是因为谢尘封住了他的灵力,而是此番的变故,实在是对他震撼极大!

刚刚的乱局,谢轻扬自然已经发现了截杀自己的,是大哥谢轻风。南北两院争斗许久,谢轻风能做出此事,谢轻扬一点都不意外。但令他感到心中积郁的,却是随之杀来的铁血营!

原本,他以为二王子罗凡与自己同命相怜,所以倾心相交,甚至引为知己。但却万万没想到,罗凡竟然会在暗中捅他一刀!被自己的至交兄弟背叛,这无疑给了谢轻扬巨大的打击。

“你走吧。”谢尘的声音如同夜枭一般,挥手解开了谢轻扬身上的灵力封禁。心中却是一叹,若是我被至交兄弟背叛,恐怕也不会比现在的谢轻扬好受吧。

“走……”谢轻扬木然蹒跚站起,心中复杂无比。半晌之后,这才深深的对谢尘一拜:“谢尘,谢谢你。”

“恩?!”谢尘的身子猛然一震!诧异无比的盯着谢轻扬,片刻之后,才沉声说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谢轻扬苦笑一声,如同自语般喃喃说道:“家族被袭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谢尘死了……唯有谢拓一人,坚信谢尘还活着。他和我说,他尘哥的本事比天还大,小小一个灵宗根本杀不死尘哥。他说尘哥不回家族,一定是因为有事要做,做完了,就会回来了……当时我还不信,认为他太执拗。如今,却是信了。”

谢尘本欲转身离去,却仿佛自己的脚有千斤重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抬起。直到谢轻扬说完,他心中才不禁暗叹一声,背对着谢轻扬说道:“你这个故事不错,可惜,你真的错了。”

谢轻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视着谢尘的背影,说道:“错了么?也许吧……我一直都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连我父亲和大哥,都不知道。”

说话间,谢轻扬手中忽然幻化出一柄雪亮的长剑!

横剑在手,谢轻扬轻抚着自己的本命灵,轻声说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次袭杀我的,是我大哥。虽然他隐藏的很深,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呵呵……”

谢轻扬自嘲般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并非是因为我与他兄弟情深,心灵相通。而是,我的剑,还有一个名字,叫识魂剑……”

“识魂剑?”谢尘体内,剑九一拍额头,传音道:“刀主大人,别装了,在识魂系本命灵面前,一切外部伪装都是无效的。”

而此时,谢轻扬的声音也是再度响起:“就如同人们想要记住一个人,首先要记住对方的相貌与声音一样,我的本命灵记住的,则是对方神魂的样子。在家族中,除了灵宗修为的老祖之外,几乎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必去看他的样子,就能知道是谁。这便是我的最大秘密。”

“你的剑,很不错。”谢尘轻叹一声,缓缓扯下了面纱,声音也恢复成原本的声调。

谢轻扬目光坦然的面对谢尘,淡淡道:“其实,在说出你的名字之前,我也是犹豫了好久。因为我知道,你离开家族必定有极为重要的原因。”

“你怕我杀你灭口?”谢尘微微一笑。

谢轻扬毫不否认的点点头,“不错,我的确担心。但我却有非认出你不可的理由。”

“说来听听。”谢尘索性坐下,颇有深意的望着谢轻扬,仔细的观察对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因为谢拓。”谢轻扬也席地而坐,与谢尘相对,“因为我需要把谢拓对你的信任和担心都告诉你,还因为,谢拓也是我的兄弟。”

“哦?你真的把他当兄弟?”谢尘挑了挑眉毛,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谢轻扬的眼睛。

谢轻扬苦笑了一下,“我知道,像我这种,为争夺家族权利而不择手段的人。就算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谢拓是我兄弟。我对他,甚至比当初对罗凡,还要坦诚!”

谢尘不语,谢轻扬却是目光坚定,毫无杂质,“你离开家族第三天,谢轻风便以稽查家族内奸为名,向我的南院发起了攻势,他是北院之主,有这个权利。是谢拓,以家族天才的身份帮我挡了下来。第七天,我在蕴灵塔附近受到袭击,也是谢拓,带着内院高手前来助我……”

谢轻扬将谢尘离开家族之后这些天所发生的事,一件件说出。即便是谢尘,也是听得不禁皱眉。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谢轻扬竟然被袭击不下五次!而每一次,谢拓都能及时赶到……

想到这,谢尘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

谢轻扬顿了顿,无奈一笑,“想必你也能听出来吧?其实谢拓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天真。自从你离开家族之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我虽然能看出他在布一个很大的局,但在‘家族天才’这个光环的笼罩下,他在家族中如鱼得水,无人能挡!”

说到这里,谢轻扬又叹了口气,“我承认,我斗不过他。我只能真心待他,以换他真心待我。我也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你看。他想要你放心,没有了你的保护,他一样不会落在任何人后面。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

谢尘此时已经知道谢轻扬到底想要说什么了,他淡淡一笑,说道:“我不能给你保证什么,也不想干预我兄弟所做的事情,但我却了解我的兄弟。你只要按照你说的,去真心待他,他必定会真心待你。而若是你要暗藏心机,莫说是他,即便是我,也会杀你。”

谢轻扬干笑了一声,“呵呵,我就知道,想在你这里弄到护身符,恐怕也是徒劳。你放心,我不会那么愚蠢的去和家族天才作对。而关于你的消息,我也会守口如瓶。只是,不知道我能否有幸知道你的去向?”

“南方。”谢尘没有隐瞒,他也知道,即便自己不说,恐怕谢轻扬也能猜出一二。

“哦,南方……”谢轻扬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若是你有兴趣,倒可以去南方的天刃学院去逛逛。”

“天刃学院?”

“不错,天刃学院乃是南方六国之中最大的灵师学院。曾经他们也曾向我们北方各大家族发出过邀请函,邀请家族子弟前去学习。只不过,我们北方家族早已习惯了自己培养子弟,所以去者寥寥。只不过这一次,四圣地子弟入世,天刃学院定会异常热闹,去看看也未尝不可。”谢轻扬颇有深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