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48章 我叫空空

第四十八章 我叫空空

铁血营大面积的搜索,直到三天之后才结束。

但谢家队伍被袭击,大公子谢轻风陨落,三名灵尊,数十名大灵师及灵师强者战死的消息,却是再一次轰动了整个天罗王国。

驻守在南口镇的二王子罗凡,更是借着这件事,要求王国增派十万大军,会同铁血营共同彻查此事!

而谢氏宗族,则也是在保持了几天沉默之后,向外界宣布,号召天罗王国境内十万族人行动起来,稽查凶手,为家族荣誉而战!

这些天里,谢轻扬早已乔装易容回到了宗族。而谢尘,却也是在剑九的帮助下,堂而皇之的越过边境,进入南方武宁国境内。

得知谢拓近况之后,谢尘显然心情不错。至于二王子罗凡,谢尘相信,在经历过此事之后,无论是谢拓还是谢轻扬,都不会轻易与之善罢甘休。既然谢拓有心想要闯出一片天地,那这个罗凡便留给谢拓当做踏脚石吧。

斗灵大陆之所以地分南北,除了因为各国所在的方位不同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在整个斗灵大陆中央,有一座如同天堑一般的巨大山脉,名曰怒龙山脉。

整个怒龙山脉,就如同是一条横亘在天地间的巨龙一般,将整个斗灵大陆一分为二。

山脉北方,乃是典型的北方气候,四季分明,春夏秋冬交替明显。而南方,却是相对炎热,尤其是夏季,更是燥热无比。

如今北方诸国天寒地冻,大雪纷飞。而一过了怒龙山脉,谢尘却是感觉到如同秋日一般的凉爽。据说,到了更南方,几乎便没有了四季之分,一整年都是艳阳高照,如炎炎夏日。

按照剑九的指引,谢尘一路向南。沿途之上,他也是对南方六国有了重新的认识。

整个斗灵大陆南方,有六个王国。

与北方天罗国一国称霸,统领整个北方七国不同。南方六国之中并没有如天罗国那般的霸主。南方六国,更像是一个国家联盟。

在联盟之中,六国的地位平等,轮流执掌联盟大权。但这种掌权,也只是名义上而已。真正的决策权,却是在六国共同参与的六国元老院之中。

有了六国联盟,和六国元老院的存在,南方六国共同进退,连成一片。使得一直雄踞北方虎视眈眈的霸主天罗国,也不敢擅自越雷池半步!

正是有了这种国与国之间相对融洽的关系,使得整个南方的经济十分发达,各国之间的交流也日益增多。

灵师学院,也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之中应运而生。各国的大小家族,纷纷将自己家族的子弟送入灵师学院之中,根据本命灵的特性不同,分别进行系统的培养。

而且,这种灵师学院,也给了平民子弟一个一展才华的机会。在灵师学院之中,有着专门的本命灵觉醒之处,平民子弟都可以来此免费测试觉醒。

一旦觉醒成功,更是可以加入灵师学院,有机会更进一步,受到各个王国与各个势力的招揽。

而北方诸国,则都是各个家族在自己所掌控的区域之中挑选觉醒者,通过家族力量帮助其觉醒,而觉醒者也必须效忠这个家族。

在这一点上,南方六国显然比北方诸国更为人性化,也更容易发现并招揽人才。

整个南方六国的境内,这种或大或小的灵师学院不下百余所。而这其中最大的,便是由南方六国共同建立,号称有近千年历史的天刃学院!

数百年来,天刃学院为各国、各大家族所培养出的灵师不计其数。更是有许多天赋异禀的灵师,成为了各大家族守护者一般的存在。

但盛名之下,天刃学院对外招收学员却是丝毫没有门第的限制。只要能通过学院的入学测试,便可以直接加入天刃学院。

总的来说,相比于北方诸国门第森严,各国各家族之间征伐不断。南方诸国简直便如同这里的天气一般,平和温暖。

一路行来,谢尘也不急着赶路,每到一处,除了修炼之外,都会信马由缰的在街上逛逛,体会一下风土人情,或是尝一尝当地的小吃。如同一个悠然而行的旅人一般。

这一年的新年之夜,谢尘便是在武宁国都武宁城度过的。虽然只是孤身一人,但谢尘却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见到如此新年盛景。

新年夜,武宁城内所有人都聚拢在大街之上,穿着华丽的衣衫,洋溢着幸福的笑脸,载歌载舞,彻夜狂欢!就连谢尘,也情不自禁的融入到这欢乐的海洋之中,忘记了一切愁绪和烦恼,纵情欢歌。

在这一刻,没有贵族与平民,没有士兵与军官,甚至没有国王与百姓。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平和自然,欢声笑语,宛若梦境一般。

而也正是在这种平和而又狂热的气氛之中,谢尘结识了一个少年,他名字很奇怪,名字里只有两个同样的字,空空。

空空的年纪与谢尘相仿,个子不高,一双不大的眼睛却炯炯有神。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这家伙的头上竟然没有半根头发。用空空自己的话说,这叫“聪明绝顶”。

谢尘与空空的相识也颇为有趣,在武宁国的新年狂欢之中,有一个活动叫做“摘星揽月”。

内容很简单,有专人在城墙上,向城下的人群中扔皮球。而所有城下之人不得使用半分灵力,抢到皮球者,可得到武宁国国王珍藏的美酒一杯!

奖励虽然不丰厚,但新年夜的主题便是狂欢,所有的人都兴致盎然,谢尘也参与在其中。

皮球一个个从城墙上扔下,城下的人们早已陷入了狂欢的癫狂。在不能使用灵力的情况下,人人的机会都是平等的。身材相对瘦小的谢尘,在一浪接着一浪的人潮之中随波逐流,七扭八歪。

忽然,人群之中一阵**。却是有人兴奋高呼,发现了一个皮球!谢尘费了九牛二虎,外加吃奶拔牙的力气,终于挤进了人群。

却是惊喜的发现皮球就在眼前一晃!当即不由分说抱起皮球就跑,周围众人尖叫着一阵惊呼大叫,纷纷来抢。

在付出了一件崭新的袍子被撕扯成背心的代价之后,谢尘终于成功冲出人群,夹着皮球,仰天大笑。

不料,就在此时,夹在他胳肢窝下的皮球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他娘的!快他妈给老子放手!我都说多少遍了,老子的头不是皮球!”

“皮球竟然还会说话?!”谢尘揉了揉自己因为不断大笑而麻木的脸颊,愣愣的看着自己腋下的“皮球”。

“咦,这个皮球怎么和平时长的不一样?”谢尘小声嘀咕了一句。

“废话!一样就出鬼了!你看清楚点!”“皮球”上,两个如同眼睛一般的东西瞪得溜圆,恶狠狠的盯着谢尘。

直到这时,谢尘才发现,这个“皮球”竟然生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我靠!咋自己身后还撅着一个不断扭动的屁股?!

谢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憨厚的说道:“那个……我还以为你是皮球呢。话说,我刚才抢的的确是皮球啊!那我的球呢?”

“谁他妈知道你的球在哪呢?!快给老子松手!我,我快喘不过来气了!”胳肢窝下,小光头横眉怒目。心中早已骂翻了天,“要不是今天过年,老子一拳把你揍城头旗杆上挂着去!阿弥陀佛……”

“哦,哦!抱歉,抱歉……”谢尘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一直夹着对方,急忙手臂一张,放开了小光头。

“你快给我放……诶呀!”“噗通!”一声,谢尘放开的实在太突然,小光头一个不留神,直接收势不住,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

“看!这里有个球!快抢啊!”

周围的人群中,忽然有人兴奋大叫!霎时间,人们呼呼啦啦的直奔趴在地上的小光头冲了过来。

“我擦!老子不是球!”小光头吓得一骨碌身就爬了起来。

谢尘也是觉得刚刚实在是有些对不起小光头,急忙闪身过去帮忙解围。

奈何,正在兴奋中的人们哪里还顾得了许多?在无数双手的抓挠撕扯之下,谢尘与小光头二人破衣烂衫的落荒而逃。

待到僻静无人之处,两个少年一跤跌坐在墙边,相互对视,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

“喂,小子,喝酒吗?”光头少年变戏法一般,从破烂不堪的衣服里掏出一个酒壶,对着谢尘一晃。

“酒?好!”谢尘哈哈一笑,伸手接过酒壶,仰头便猛灌了一口。

在前世,谢尘可是不折不扣的酒中豪杰。幽深的巷子口,两个少年,你一口我一口,不大一会儿,便将满满一壶就喝了个干净。

“痛快!”光头少年似乎意犹未尽一般,大赞了一声。

“哈哈,的确痛快!”谢尘吧嗒着嘴,忽然笑道:“不过瘾?要不我请你去酒楼,咱俩再喝一顿?”

“好啊!”光头少年眼睛一亮,一跃而起,“说好了,你请我啊!”

“当然!”谢尘也是翻身站起,豪气干云。

“阿弥陀佛,我就说我今天运气不错嘛!”光头少年眉开眼笑,一把勾住谢尘的肩膀,讪讪笑道:“兄弟果然爽快,我叫空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