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49章 佛门

第四十九章 佛门

酒楼之中,高朋满座,热闹非凡。这些大多都是狂欢稍歇之后,来此畅饮休息的武宁人。

谢尘和空空一前一后上了楼,四下一望,顿时相视而笑。原来衣服惨遭**的并不止他们两个,在这酒楼上放眼望去,简直如同进了“丐帮”一般。

武宁国有句话说的好,“破旧迎新,岁岁平安”。这不“破”如何能迎新?越“碎”越平安嘛!

落座之后,谢尘和空空不禁同声感慨:“有这习俗,难怪大街上的姑娘这么少……”

酒菜很快便端上来,直到开始喝酒,谢尘这才发现,空空这小子就好像一个巨大酒缸一般,足有三两的大酒碗,他一口便干。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整整一坛子烧酒就见底了。

即便是谢尘这个酒中豪杰,见到如此鲸吞牛饮,也不禁暗暗汗颜。

“我说空空,咱能不能慢点喝?”在第二坛酒眨眼被喝干之后,谢尘终于满头冷汗的说道。就这喝酒的速度,再来两个自己这样的“酒中豪杰”也陪不了啊!

“嘿嘿……”空空干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咋啦尘哥,是不是……酒钱不够了?”

“额,够是够……”

“够就行了!伙计!再来两坛……哦不,三坛好酒!快点!”

谢尘见空空又开口要酒,不禁心中一叹,“算啦,这小子估计上辈子是酒虫转世。便由着他喝吧……”

相对于空空的牛饮,谢尘显然要“斯文”多了。但即便如此,不多时,谢尘这个陪酒的,也是整整灌了两坛子烧酒。空空的身边,则早已堆了整整十个空空如野的酒坛。

“我说空空……”谢尘醉眼微眯,喷着酒气说道:“你这造型,也敢去城墙下面抢皮球?!你就不怕被人把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嘿嘿,我这造型咋了?”空空也是有了几分醉意,摸了摸光头,嘿嘿笑道:“阿——弥陀佛!谁让他们的奖品是酒呢?只要有酒,别说抢皮球,就是上刀山,老子也干!阿弥陀佛……”

“哈哈,你小子……”谢尘拍桌大笑,“就你这么贪酒的,还口诵佛号?!难道你不知道佛门八戒么?”

“佛门八戒?!”空空挠了挠头,说道:“老子在山上这么多年,也没谁给我讲过佛门还有八戒啊?!”

“哈哈,没讲过?你那是什么山啊?”谢尘笑着问道。

“我那是……”空空刚一张口,忽然觉得不对,急忙闭嘴,嘿嘿一笑说道:“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心中有佛,便是佛门弟子嘛……”

谢尘深以为然,大笑道:“说的也是啊!不过,我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佛门弟子呢……”

空空也是点头,“话说,你咋知道佛门的?”

空气骤然一凝,二人在说过话之后,忽然不约而同的面色一僵,四目相对!

谢尘心中一动,额头见汗,酒也醒了一大半!自己前世的确是佛门昌隆,但自从来到斗灵大陆之后,可是从未听说过,大陆上有佛门弟子啊!

而对面的空空也是猛然一振,上下打量了半天谢尘。这小子对佛门如此熟悉,难不成是那三家的?!除了那三家之外,谁还知道佛门二字?!恐怕即便是中原这些大家族,也不会对佛门如此熟悉吧?!

酒楼上熙熙攘攘,笑闹喧天。但谢尘这一桌上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两个少年各怀心事,相对无言。

“看看,说漏嘴了吧!我就说嘛,喝酒误事。看老夫,想喝也喝不着啊……”剑九幸灾乐祸的说道。

“剑九,难道除了在我前世有佛门之外。其余的地方也有佛?!”谢尘不动声色的传音问道。

“当然有!”剑九捻须一笑,“真佛神通广大,世上无处不在!怎么可能没有呢?只不过,斗灵大陆之上,佛门弟子,应该相对少些罢了。”

“那就好……”谢尘心中稍定,只要这斗灵大陆上也有佛,至少自己的来路就不会被怀疑。

想到这,谢尘率先打破沉默,笑道:“怎么了空空?怎么忽然不喝了?”

说着,谢尘率先举起酒碗,在空空面前的酒碗上碰了一下。

“看你这样子……”空空没有端碗,而是眯着眼睛看着谢尘,说道:“你应该不像北玄的人……那么,你到底是东边的?还是西边的?”

“北玄?东边?西边?”谢尘一愣,心念电转,难道他说的是四圣地?这空空是四圣地的子弟?!南方灵山吗?

“他妈的,你活腻了是不是?!敢撕本少爷的衣服?!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

就在谢尘疑惑之时,忽然从旁边传来一声怒喝!紧接着,便是“哗啦!”一声,桌椅倒地,杯盘碎裂!酒楼之上一片惊呼!

谢尘二人闻声,也不禁闪目望去。就在二人的不远处,一张圆桌已经翻倒,满地的杯盘狼藉。

一个锦衣少年正对着一男一女,两个看起来七八岁模样的孩童怒目而视!少年身边,同桌的四名大汉也同时站起,面色阴晴不定。

“哥哥我怕……呜呜!”小女孩瑟缩在男孩身后,早已吓得浑身颤抖,抬眼望见少年正恶狠狠的望着自己,不禁“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囡囡别怕,哥哥……哥哥在这。”小男孩显然也是十分害怕,但仍旧不断安慰着妹妹,挪动着小身子,挡在妹妹前面。

“呵呵,抱歉,抱歉……实在抱歉……”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急忙跑了过来,满脸堆笑,连声抱歉。

“几位官人,应该是外地来的吧?小女年幼无知,冒犯了公子。公子的损失,在下愿意照价赔偿……”这人显然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情知对方不好惹,连连赔礼。

这时,酒楼的伙计也是一边收拾残局,一边打圆场,“几位客官有所不知,这撕破儿,乃是我们武宁当地的新年习俗。大过年的,几位客官可千万别动气……”

“就是啊,算了吧,一件衣服而已……”

“小孩子能知道啥啊,话说我的衣服今天也……”……

周围的食客也是七嘴八舌的纷纷劝解。

但周围议论显然没有平息少年的怒火,反而这种一边倒的议论,更是让他怒火中烧。妈的,扯烂了老子的衣服就这么算了?没那么容易!

“我动你妈的气!狗一样的东西,给我滚!”少年一声怒骂,抬脚便把蹲在地上收拾的伙计踹飞!

“你是他们的老子是吧?”踹完伙计之后,少年余怒未消,仰望着高他半头的中年人,森然一笑,“本少爷不习惯仰头和人说话,给我跪下!”

“什么?”中年男人一愣。

“什么什么?!少爷让你跪下没听见吗!”少年身旁一个大汉,阴笑一声,不由分说上去一脚便踢在中年人的腿弯!

这大汉显然有灵力在身,这一脚下去,中年人登时站立不稳,“噗通!”一声,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随后只觉得肩头一沉,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站起。

“爹!”两个孩子一声惊呼,却是被另一个大汉,一手一个提到半空之中!

眼见着两个小孩子惊恐无比,手脚乱蹬,少年轻蔑一笑,“两个小崽子一会再收拾!”

随后少年转过头,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跪在面前,睚眦欲裂的中年人的脸,阴笑道:“你说赔偿?那本少爷倒要听听你到底如何赔偿?!”

“太过分了……”周围食客,登时有人便火大了,纷纷指责少年所为。

“都他妈闭嘴!别没事找事,听到没有?!你,你!还有你!都给我闭嘴!”

一个大汉见状,猛然转身,满脸横肉抖动,恶狠狠的扫视酒楼上众人。在他的威胁之下,围观众人不敢再说,只能满脸不忿的用眼角余光,偷瞄看着事情的发展。

“别,别伤我的孩子!少爷,我赔,你让我怎么赔都行!只要别伤我的孩子……”中年人满脸焦急和无助,情知惹不起对方,只能苦苦哀求。

“赔?**赔得起吗!”少年不屑冷哼,“啪!”的一声,中年人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记耳光!少年出手极重,片刻之间,中年人的一侧脸颊便已经高高肿起,鲜血顺着嘴角不断流淌。

“你是坏人!放开我爹!”刚才被吓哭的小女孩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随着呼喊,一只小鞋直直飞出,直奔少年头上飞去!

“坏人?!”少年一偏头,躲过小鞋,阴阴一笑,直奔小女孩走去,“小丫头!刚才就是你扯我的衣服吧?!小小年纪就知道扯男人的衣服,长大以后也是个骚/货!今天老子就让你提前尝尝被扯衣服的滋味!”

“啊!不要!”说话间少年的手已经堪堪抓到了小女孩的衣领,引得小女孩尖声惊呼!周围众人不禁同时皱眉,甚至有的都已经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呲啦——!”刺耳的撕裂声响起,所有的心中都是一沉!

可是,当众人的目光再次凝聚之时,却是发现小女孩的衣衫竟然丝毫无损!目光一扫,少年的一身锦袍却已经被撕扯掉了大半!

“阿弥陀佛……”少年身后,一个锃明刷亮的小光头不断摇晃,空空十分悠闲的挥舞着手中的半截锦袍,笑嘻嘻的说道:“我说谢尘,敢不敢和我比比,看咱俩谁先把这五个畜生扒光?!”

早已站在空空身边的谢尘微微一笑,飞起一脚踹在扑来的大汉的肚子上:“比就比,本少爷也不习惯和比我高的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