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50章 花生殿下

第五十章 花生殿下

“你们找死!你们知道本少爷是……”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锦袍少年脸上,生生将少年的后半句话给抽了回去!

“阿弥陀佛……我他妈管你是谁!”

空空口诵佛号,身形一动,如同一只敏捷的猴子一般!一只手挥舞起来,左右开弓,“啪!啪!啪!”抽的锦袍少年金星乱冒,牙齿乱飞!

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呲啦!呲啦!”之声不断响起,不消片刻,锦袍少年一身华贵的锦袍早已变成破麻袋片一般。

“嘭!嘭!嘭!嘭!”另一边,谢尘青蝠身法展开,瞬间化作一道青烟,拳头更是如同流星一般迸射而出,两名飞扑过来的大汉瞬间各自身中数拳!

“都……都他妈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忙!给我杀了他们!”锦袍少年被空空最后一个大嘴巴抽翻在地,双手护胸,双腿并拢蜷缩,喷着血沫含糊不清的嘶吼。

“哦!”按着中年人和提着两个小孩子的大汉立即醒悟,大吼一声,召唤出自己的本命灵,疯狂扑来!

“阿弥陀佛,自己送上门来找死么?”空空哈哈一笑,面对两个灵师强者的围攻丝毫不惧,甚至连本命灵都没有召唤,身形一动,便翻番滚滚的与两个大汉战在了一起。

而被谢尘击中的那两个大汉却根本没有召唤本命灵的机会,此时此刻,他们两个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如同被生生撕裂了一般。莫说提聚灵力,便是想站起来都无法做到,只能躺在地上,惊恐的望着谢尘笑吟吟的走过来。

“刚才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是让我自己动手呢?还是你们自己脱?”谢尘蹲在两个大汉面前,皮笑肉不笑的捏着拳头。

“饶,饶命……我们自己,自己脱!”

但凡是为虎作伥者,大多欺软怕硬。这两个大汉虽然身为灵师,却也是如此。眼前这少年连本命灵都没召唤,便将他们两个伤到这种地步。早就把这两个家伙吓得心胆俱裂了。

根本不用谢尘再说什么,两个大汉动作极为麻利,片刻之间便已经脱得只剩一条底裤。

“继续。”谢尘淡淡说道。

“这位,这位公子……”

“我说继续!”谢尘呲牙一笑,一拳轰在开口说话的大汉脸上。

“哦!是,是!”两个大汉哪里还敢反抗,登时呲牙裂嘴的把最后一块遮羞布扯掉。霎时间,两具毛茸茸,一丝/不挂肉/身,呈现在众人眼前。原本雄壮威武的大汉,此刻却是捂着裤裆欲哭无泪,宛若被百般蹂/躏之后的女人一般。

“很好,就这么呆着,我不让你们动,你们不许动。明白么?”

“明白,明白……”两名大汉惊恐的望着谢尘转身离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另一边,空空的功夫也的确着实了得。他见谢尘没召唤本命灵就摆平了两个,当即心中不服,索性也不召唤本命灵,空手与两个灵师交手。

虽然两个灵师的修为也算是不弱,但奈何他们选择的对手实在也是变态。不消片刻功夫,便被空空一双肉掌给逼得节节败退!

空空心中着急,自然下手更加狠辣。两个灵师心中叫苦不迭,却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你,你要干什么?!”锦袍少年见谢尘阴笑着向自己走来,不禁双手护胸,含糊不清的惊恐说道。

谢尘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说呢?”

“呲啦!呲啦!”伴随着锦袍少年的尖叫和布帛碎裂之声,谢尘站起身,轻松之极的拍拍手,十分满意扫视着眼前“玉体横陈”的少年。

“你,你混蛋!你知道本少是谁吗?!你,你这是找死!”

锦袍少年,哦,现在应该叫**少年,倒是有几分骨气。虽然他此刻被谢尘四仰八叉的牢牢捆在地面上,甚至连双手遮挡隐私都无法做到。但口中却兀自含糊不清,恶狠狠的叫嚣着。

“好吧……”谢尘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现在你可以说你是谁了,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基因这么差,家伙竟然比花生米还小。”

谢尘一言,周围众人顿时轰然大笑,目光不禁纷纷集中在**少年暴露在外的那枚小小的“花生”之上。还别说,谢尘的比喻也的确恰当,这东西的确和花生米有的一拼。从此之后,此少年便又多了一个响亮的名号,花生。

在众人哄笑之中,花生显然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处境,绝对不能说出自己的来路,否则这脸可就真丢大了。有口不能言的郁闷更是让他差点被直接气昏过去。只能恨恨的望着谢尘,咬牙切齿。

“你们两个混蛋!都是你们害老子输了!阿弥陀佛!”空空眼见着谢尘收拾了“花生”,不禁心头火起,手中更是一拳猛似一拳!

两名灵师被揍得哭爹喊娘,心中叫苦,就算你让我们脱,也要给我们机会啊!你这么猛揍,咱俩躲都来不及,哪有时间脱啊!

好在,其中一个灵师反应较快,拼着生生挨上空空两拳,以迅雷不及掩之势,迅速将身上衣衫撕扯个干净!

果然,空空的拳脚再不向他身上招呼,直奔另一个灵师恶狠狠的扑来!

另一个灵师暗骂一声“奸诈!”,也是学着同伴的样子,在被空空揍了三拳两脚之后,将身上衣服撕了个干净。

“少爷,我们都脱了,还打啊?!”两名灵师捂着裤裆,说话都带了哭腔。

“谁让你们脱的这么慢?!现在脱有什么用?!阿弥陀佛,气死我了!”空空发泄一般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引来哀嚎一片。

另一侧躺在地上的两名大汉见状,不禁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暗庆幸,好在自己足够“机灵”……看着对面两个同伴的样子,这二人心里总算是平衡了许多。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在武宁城,公然殴打南川国的三王子,南宫生殿下!当我们武宁城的城卫军不存在吗?!”

就在这时,忽然人群之外传来一声暴喝!紧接着,楼梯上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却是武宁城城卫军杀到了!

“哦?这个花生还是个王子?”谢尘目光一闪,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花生。

“他/妈/的,别说!别说!”花生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心中暗骂,这他/妈/的什么城卫军?有这么报名的吗?!

“呸!”空空听到城卫军杀到,不禁意犹未尽又踹了一脚,这才跳到谢尘身边:“城卫军来了,咱们咋办?”

虽然空空的语气是在询问,但脸上却是意兴盎然,战意十足,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还能咋办?跑啊!”谢尘笑骂了一声,转身撒腿就跑。人家城卫军大老远的就开始咋呼,显然是给足了自己二人面子,让自己快点脱身的。你就这么明晃晃的去跟城卫军拼命?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诶?!你跑的还真快!等等我啊!阿弥陀佛!”空空口诵佛号,立即分开人群,一溜烟的尾随着谢尘,溜之大吉。

“让开!让开!南宫生王子殿下在哪里?!”就在这时,一个甚为威武的军官分开人群,大步走了进来,大呼小叫。

“啊!这不是花……南宫生殿下吗?!殿下,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军官一眼便看见了南宫生,立即强忍着爆笑的冲动,表情怪异无比的跑到对方面前。

“你他/妈能不能别再叫我名字了!”南宫生怒声咆哮,“快追!快给我去追那两个小子!”

“哦,是!你们没听到南宫生殿下的话吗?!噗哈哈,快追!”军官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其实此间发生的事情城卫军焉能不知道?但你一个南川国的王子,来武宁城嚣张个屁啊?!军爷们这是给你面子,要不然,再等一会,说不定你这个“王子”被人怎么折腾呢!

随之而来的武宁城城卫军们接到命令,立即一阵**,作势便追。周围围观的百姓早就对谢尘二人这大快人心之举,十分佩服。此刻更是自发的形成一道人墙,阻拦城卫军追击。

而城卫军本也没有真心想去追杀,顿时间,酒楼上的百姓们与城卫军笑嘻嘻的挤在一起。不时间互相还聊上两句“新年快乐”“恭喜发财”。便宛若是城内的狂欢再现一般。

“我了个草的……”依旧四仰八叉躺在地面上的南宫生见状,又无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终于彻底晕了过去。

武宁城中,谢尘与空空二人则是在狂欢的人群中不停穿梭,一路疾奔。直到出了武宁城,又向南奔出数里之后,二人才在一处丘陵之后坐下,大笑着呼呼喘气。

“哈哈,真过瘾!来,喝口酒歇会儿!”空空大笑一声,提起了逃跑之时顺手拎来的酒坛子。

谢尘也是大笑,接过坛子猛灌一口,这才擦了擦嘴,笑道:“你是灵山的人?”

“废话!”空空白了谢尘一眼,直到将坛中的酒喝光之后,才继续说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还装啥?看你走的方向,应该也是去天刃学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