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6章 这小子有点用

第六十六章 这小子有点用

血红色的夕阳,穿过茂密的枝叶,星星点点,宛若血色残痕。

还未接近,一声声兽吼猿啼,金铁交鸣便已经远远传来。谢尘心中一动,脚步瞬间加快,如灵蛇一般贴地而行,倏忽间绕过前方阻击者,来到声音响起之处。

“果然如此!”一望之下,谢尘眼中顿时闪过一道杀机,拳头紧紧握起!

树林中,一片空旷地带。数十人纠缠在一起狠命相斗!

其中一方,乃是十几名手臂缠着红巾的阻击者。而另一方,谢尘却大多都极为熟悉!

光头少年空空浑身浴血与一只白毛灵猿忽分忽和,拳如闪电,棍似疾风!与五名红巾阻击者斗得旗鼓相当!

另一侧,一柄森然长剑挥洒自如,轻飘飘如柳絮,寒森森如冰凌!俊逸少年一人独斗五名红巾阻击者,丝毫不落下风!此人正是石林谷内引走空空的北玄子弟萧无痕!

一柄血色长刀荡起杀气滚滚!在五名红巾阻击者的合围之下,玉长风红发张扬,手中血魔刀更是如同鬼神之器一般,横扫六合荡八荒!

这三人,尽皆都是四圣地中出类拔萃的天才人物。如今交手之下,无匹的威势尽显,仅凭三人三灵之力,便足足抵住了十五名红巾阻击者的进攻。

但另一个方面,情况却是不容乐观。四名红巾阻击者,与十几人正在交手。这十几人中有谢尘队伍之中的薛豹、萧十三、玉媚儿,也有一些人谢尘十分陌生。想来应该是玉长风队伍之中的队员。

薛豹等三人合力,勉力才能顶住一名红巾阻击者。而另一个一身青衫,手中持着棋盘的少年,也是顶住一名红巾阻击者。

但其余十几人却是根本没有这般实力!两名修为在七级灵师的红巾阻击者,便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挥动着各自的本命灵肆意厮杀!

谢尘来到之时,双方激战正酣!呈现势均力敌之态!地面之上,早有数名灵师倒地不起。这其中,便有谢尘队伍之中的北关伯和空正二人。

“三弟!谁让你随意放出求援信号的!难道你怕二哥杀不了这些小子么?!”

围攻玉长风的五人之中,一名手持朴刀的少年朗声大喝,在进攻的间隙,颇为不满的望向战圈之外的少年。

战圈之外的少年面容颇为英俊,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嚣张跋扈之态,此人谢尘也是认得,正是屡次三番找麻烦的南川国三王子,南宫生。

南宫生闻言,不禁撇嘴一笑,“二哥,这几个小子都极为难缠,若是现在不杀,必定会留下后患。多来一点帮手岂不是更保险一点嘛!”

“哼!回头再与你算账!我南宫傲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被称作二哥的少年怒哼一声,手中朴刀狠命斩向玉长风!

南宫生见二哥生气,不禁讪讪一笑,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阴厉之气,喃喃道:“可惜了,谢尘那小畜生不在。若是此次能一起斩草除根……”

“王子殿下,你是在找我么?”

冰冷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南宫生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柄暗金色的古朴长刀已经架在了南宫生的脖子上!

“谢,谢尘?!”南宫生面色瞬间惨白,全身颤抖不已。从刀锋之上所传来的阵阵萧杀之气,根本就不用他回头看,便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妈的!二哥不是说这小子只剩下半条命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叫他们住手。”谢尘没有废话,声音森然,同时手腕微动,刀锋瞬间割破了南宫生的皮肤!

“别,别杀我!二哥,二哥住手啊!”南宫生几乎是哭着喊出这句话,随后裤裆一热,一股骚臭之气升腾而起。

谢尘微微皱了皱眉,随后沉声喝道:“南宫傲,若是不想让你这个废物弟弟死得太早,就赶快住手。”

“三弟!”正在厮杀的南宫傲早已听到一旁的动静,此刻目光一闪,正望见一丝鲜血从南宫生的脖颈处流下,不禁睚眦欲裂。

南川国一共三个王子,二王子南宫傲一直暗中觊觎储君之位。而三王子南宫生虽然骄纵,但毕竟也是一国王子,在决定一国储君的事情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发言权。此次他进入天刃学院,南宫傲正好可以趁机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此刻见到南宫生被挟持,南宫傲不禁心中一沉。无奈之下一声大喝:“都住手!”

正在交战的双方同时一怔,待见到此刻局面之后,纷纷互相警惕着向后退开。

不过南宫傲的反应也的确很快,趁着这个机会向着自己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名阻击者登时会意,手中双钩一分,瞬间制住了倒在地上的空正和北关伯等人。既然对方手中有人质,自己也不能无所依仗!

“阿弥陀佛!谢尘!我就知道你死不了!”空空见到谢尘无恙,眼睛一亮,立即蹿了过来。

直到此刻,谢尘才看清,空空的面色竟然苍白如纸,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

“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谢尘眉头一皱。

空空混不在意的一笑,摆手道:“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你抓这小子干什么?不如直接杀了干净!有你在,我们害怕打不过这些阻击者?”

“不行。”谢尘翻转刀背拍了拍南宫生的脸,摇头道:“现在不是时候,这小子或许还有点用。”

从南宫傲的表情中,谢尘迅速做出判断。至少表面上看,南宫傲对自己这个三弟还是十分在意的。如今阻击者求援信号发出,特别是自己尾随的那一队人马上便到。此刻若是杀了南宫生,恐怕自己一方这些人能够生还的没有几个!

“你就是妖刀谢尘吧……”南宫傲拎着朴刀,与麾下队员汇合在一起,朗声道:“放了我三弟,我让你平安离开。”

谢尘眼眉一挑,淡淡道:“事到如今,你还与我用这种口气说话?”

说着,手中屠龙刀一转,刀背狠狠砸在南宫生的肩膀上,南宫生顿时一声惨叫,哭爹喊娘。

“不要伤他!”南宫傲眉头一皱,大声疾呼。

这一下,谢尘更加确定了南宫生的价值,索性好整以暇的说道:“不杀他可以,你们都让开,让我的人过去。到了终点之后,我或许会放了这个废物。”

“谢尘!不要逼人太甚!你要知道,我手中也有你的人!”南宫傲眼眉一竖,一指此刻被阻击者抓起的空正等数人。

“哦?”谢尘目光在这些人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丝毫停留,随后不屑一笑:“这些人我不熟,想怎么处理随你。只不过,今天被我遇到了,他们便是与我谢尘有缘。你若是杀了他们一人,我便砍掉南宫生一条胳膊,杀两人,我砍掉一条腿!直到把这小子砍成人棍为止!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弟弟身上到底有多少地方能让我砍的!”

“不,不要啊!二哥,救我啊!我不想变成人棍!”南宫生惊恐的嘶声大叫。

“你……”南宫傲一时气结。他本以为手中有了这些人质,至少可以让谢尘有所忌惮,但没想到谢尘竟然毫不关心!如今抓着这些人,扔也不是,杀也不是。却成了自己的累赘。

谢尘也是心中一叹,不是自己不想救空正等人。但只要自己现在稍微表现出一丝的关心,恐怕立即就会被对方利用。只有自己装作漠不关心,才是保全空正等人的最好办法。

天刃学院有规定,只要测试者到了终点的广场,便禁止一切杀戮。若是这些阻击者能够带着空正等人到达广场附近,应该便会安全了,至少保住性命应该没有问题。

“让开!”谢尘目光一扫,“啪”的一声,给了南宫生一个耳光。

“退开,让他们走!”南宫傲咬牙切齿,几番权衡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手下的阻击者听到命令,顿时收起本命灵,极为不情愿的闪到了一旁。

“不许走!”一声大喝由远及近!

“刷!刷!刷!……”二十余道身影瞬间挡在谢尘等人面前,正是谢尘刚刚尾随的那队红巾阻击者。

“聂政!你什么意思!”不待谢尘开口,南宫傲却是皱着大喝。

聂政便是这一队红巾阻击者的队长。

听到南宫傲的怒喝之后,聂政冷冷一笑,“南宫傲!你忘了我们阻击者的职责了么?!”

“忘你妈!我弟弟在他们手上!”南宫傲破口大骂。

聂政显然也是被骂出了火气,瞪眼道:“你爹在他们手上也不行!今天我在这,谁也别想走!第二队列阵!”

“哗!”聂政身后的红巾阻击者瞬间召唤出本命灵,严阵以待!

“聂政!**活腻了是不是!第一队,列阵!”南宫傲怒火上涌,一声大吼,他麾下的红巾阻击者也只好列开阵势!

眼看着两队红巾阻击者便要大打出手,谢尘淡淡一笑,提着南宫生对空空说道:“你说他们两边谁能赢?”

空空嘿嘿一笑,“关我屁事?狗咬狗呗。”

此时,玉长风等人也是看清了现在的情况,不禁都是心有余悸。对方仅仅一队阻击者便与自己这些人势均力敌。若不是谢尘及时出现,对方两队不可能出现内讧。到时候两队合力对付自己,那情况可就不妙了。

“聂政,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让还是不让!”南宫傲提着朴刀,咬牙说道。

“不让!”聂政腰板一挺,此刻已是骑虎难下,他也不能坠了气势。

“好!第一队,给我……”南宫傲手中朴刀高高举起!

“慢着!”就在南宫傲的刀正准备落下之时,忽然人影一闪,一个臂上缠着红巾,身材消瘦的少年出现在两支队伍中间!

“宋磊,难道你第四队也想来插一脚?!”南宫傲见到此人之后,沉声说道。

宋磊嘿嘿一笑,摆手道:“都是自己人,何必动刀动枪的?咱们就不能想点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