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7章 杀我兄弟者,我必诛之!

第六十七章 杀我兄弟者,我必诛之!

其实南宫傲与聂政本就不想在此大打出手,奈何双方话赶话说出了火气,已成骑虎难下之势。

而此刻宋磊的出现,则正好让双方都有了一个台阶下。一场心不甘情不愿的同室操戈,还未开始便直接落幕。

“宋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弟弟还在他们手上。”南宫傲瞪了聂政一眼,说道。

宋磊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这好办,当然是南宫兄的弟弟重要,放他们过去就是了。”

“不……”聂政刚要开口说不行,却是忽然看到宋磊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一怔之下生生的将那个“行”字咽了回去。

南宫傲哼了一声,见聂政不说话,便直接说道:“都闪开,让他们过去!”

聂政的队员们看了看自己的队长,见聂政并没有出言反驳,只好让开了一条路,让谢尘等人通过。

见仗没打起来,空空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句“无聊。”当先向着学院的方向走去。

而谢尘不动声色的深深看了宋磊一眼,单手提着南宫生,也是大步向前。玉长风等人随即跟上,警惕的注视着这些红巾阻击者。

“队长,空正他们……”薛豹来到谢尘身边,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别说话,也别看他们。我们此刻若是越重视空正他们,他们的处境就越危险。”谢尘嘴唇动了动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哦,明白!”薛豹点点头,偷眼扫了一下处在昏迷之中的空正和北关伯,随后低下头,紧跟在谢尘身后。

“谢尘,这次多谢了。”第二个来到谢尘身边的是玉长风,他望着谢尘诚挚的说道。

谢尘淡淡一笑,“长风兄客气了,你我一战还没有结果,我自然不能让长风兄出危险。”

玉长风嘴角一掀,“说的不错,此番之后,我定要再和你一战!”

“求之不得。”谢尘点点头,随后问道:“长风兄,你和空空他们是怎么和这些阻击者交上手的?”

“哼!说来话长了。”玉长风盯着面色惨白的南宫生,哼了一声这才缓缓开口。

原来自从那夜一战,玉长风被玉蝶儿所救,随后又被小丫头“洗劫”一空之后。便返回石林谷告知让空空等人自行离开。而玉长风则与陈词、萧无痕等人重新会合,赶往学院正门。

青山之中,也是玉长风等人最先与南宫傲的队伍相遇,并交手的。空空等人恰巧从一旁路过。正被一旁观战的南宫生发现,于是这些红巾阻击者顺便就连着空空等人一起截杀。

而那求援响箭,正是空空等人刚刚加入战团,南宫生见自己二哥队伍并没有讨到便宜,心急之下才发出的。只是南宫生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箭不但招来了帮手,而且还招来了谢尘这个煞星。

青山之中,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谢尘等十几个测试者提着南宫生,走在前面。而他们身后百米之外,却是整整跟了三队六十余个红巾阻击者亦步亦趋。

一下子竟然见到这么多红巾阻击者出现,隐匿在青山之内,准备寻找机会夺取令牌的测试者们,无不望风而逃。无形之中,这些红巾阻击者,已经成为了谢尘等人的护卫保镖。

这一路,从黄昏行到皓月当空,又到了东方破晓。谢尘一步未停,此刻他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学院正门的广场之上,好利用学院的规则救下空正和北关伯等人。

至于收拾南宫生和这些红巾阻击者,则必须是要在自己队友安全了之后再说。这是谢尘对自己队友的承诺!

而这时,跟在谢尘等人身后的红巾阻击者已经达到了八十人!另一支阻击者的队伍,也是加入了进来。

眼看着已经走到了青山山脚,甚至已经远远的能够望见天刃学院正门前广场了!聂政终于忍不住又来到了宋磊身边。

“宋磊!你不是已经安排好了么?!再这么走下去,他们……”

宋磊偷眼看了一下走在前方的南宫傲,阴阴一笑,低声道:“你别急啊!一会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聂政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宋磊,眼睛死死的盯着已经走出山脚树林的谢尘等人。到嘴的肥羊,难道就这么丢了?!他可是老早就留意到了谢尘身后背着的那个鼓鼓囊囊的大皮囊了!

走出山脚树林,谢尘等人眼前骤然一亮!此刻旭日东升,温暖的阳光毫无遮挡的尽皆洒在空旷的大地之上。与乱石山和青山之中的压抑比起来,简直如同两个世界一般!

就在众人都是恍如隔世,长出了一口气之时,惊变陡升!

“嗖!嗖!嗖!”

三道破空之声毫无征兆的接连响起!朝阳之下,三支如同流星般的箭矢,散发着森寒的光芒!

“谢尘小心!”空空一声大呼,这三支利箭竟然都是直奔谢尘而来!

“果然不出所料!”谢尘目光一寒,手中屠龙刀瞬间幻化而出!

“刷!刷!刷!”连续三道暗金色的刀芒挥手而出,直直的迎向三支利箭!

“铛!铛!”两声,两支利箭被刀芒直接劈飞!

但第三支利箭却是在撞击到刀芒的刹那,忽然诡异一转,好似也被刀芒扫中了一般,虽然依旧飞驰,但却已经不再指向谢尘!

“呼!”众人见三支暗箭都已偏离,不禁同时松了一口气。但只有谢尘却是忽然面色一变!

第三支箭虽然已经不再指向自己,但是却如流星一般袭向另一个人!

“啊!救命!”被谢尘提着的南宫生惊恐大叫,这第三支箭距离南宫生已经不足两米!

“好手段!”谢尘目光一凛,对方原本的目的便是射杀南宫生!只要南宫生一死,红巾阻击队便再没有任何顾虑!

这一点,谢尘并不是未曾想过。事实上,早在他第一眼见到宋磊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察觉。如今见到果然如此,不禁心中一怒,手腕微微一动!

“噗!”的一声,鲜血飞溅,第三支箭正中南宫生的肩头!

“啊——!”南宫生一声惨叫,瞬间便晕厥了过去!

谢尘单手提着南宫生,大步走到队伍末尾,遥遥的与南宫傲等人对视。

“南宫傲!你看清楚,是你的队友要杀你弟弟!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混蛋!是谁?!”南宫傲此刻也已反应了过来,不禁大吼一声,怒视着身边的聂政!

聂政一愣,幸灾乐祸的摇头道:“不是我,我的人都在这。”

“那是谁?!”南宫傲如疯了一般双目充血!南宫生是他在夺取储君之位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谁敢动南宫生,便是断了他的前程!

“是我!”就在这时,忽然从不远处的树林之中缓缓行出一名手持弩机的少年,在他之后,二十余名臂缠红巾的少年鱼贯而出。

“钟无泪,你敢伤我弟弟?!”南宫傲指着那名少年大声咆哮。

名叫钟无泪的少年歪嘴一笑,“我没想伤你弟弟,只是射偏了而已。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射偏了!”

说话之间钟无泪又将三枚箭矢装在弩机之上,似乎又要瞄准!

“钟无泪!”南宫傲一声怒吼,召出朴刀,便要上前。谢尘也是眯起了眼睛,严阵以待。

“你放心,我绝对伤不到你弟弟。”钟无泪嘴角一歪,话音未落,手中弩机却是忽然转向,箭尖直指红巾阻击者所在的方向!

钟无泪的这一个举动,使得在场一百多人同时一愣!就连咆哮的南宫傲也是瞬间一凛,手中朴刀一横,严阵以待!

“嗖!嗖!嗖!”随着弩机转动,三支利箭迸射而出!

“混蛋!不要!”这次大吼的,却是谢尘!

谢尘已经知道钟无泪到底想干什么了!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想用这种方法来激怒自己!但是,百米的距离,弩箭转瞬即至!而谢尘却只能在奔跑之中眼睁睁的看着!

“噗!噗!噗!”

三支利箭瞬间射中空正、北关伯和另一个玉长风队伍的队员,三箭皆中要害!三人的身躯猛地一颤,汩汩的鲜血瞬间染红脚下的大地!

寂静,整个青山脚下死一般的寂静!谢尘猛的一顿,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被杀!

“空正!北关伯!”空空等人睚眦欲裂,大吼着冲来。

“都给我站住!”一声低沉的咆哮从谢尘的喉咙中发出,暗金色的屠龙刀中散发出暴怒到极点的杀气!

“我不希望有兄弟再在我面前倒下!是兄弟,便不要跨过这条线!”

“轰!”暗金色的刀芒瞬间大盛,一条深达半米的裂缝瞬间在空空等人的脚下划出!

单手一抓,隔空摄物!瘫倒在地的南宫生被谢尘直接抓到手中!

谢尘双目充血,森然一笑,声音如同九幽寒冰!

“杀我兄弟者,我必诛之!”

说话之间,谢尘已经抓着南宫生的头发高高提起。在所有红巾阻击者的面前,在学院正门外数万道目光之下!

一柄暗金色的长刀,缓缓的,割开南宫生的喉咙,切断他的颈椎!甚至人们都能听到,刀锋在切断颈椎骨之时所发出的那种“咯吱吱”令人颤栗的恐怖声音!

“谢尘!我杀了你!”一声撕裂般的咆哮瞬间响起!就在南宫生身首异处的同时,暴怒的南宫傲疯了一般举起朴刀冲向谢尘!

“第一个来送死的,是你么。”谢尘缓缓松开手,任由南宫生的头颅翻滚而下。

南宫傲的刀锋已经近在咫尺,谢尘不闪不避,猛然之间手臂一抬!

“嘎吱吱!”一阵骨节碰撞的声音如爆豆般响起,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谢尘的手臂凭空暴涨半米!

“噗!”鲜血飞溅,五根手指如钢锥一般瞬间洞穿南宫傲的头骨!

“嗬嗬……”南宫傲的身体猛的一震,双眼惊恐莫名的望着谢尘!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飞速流逝的生命,却将他最后的恐惧也化作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