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9章 师父

第六十九章 师父

凄厉的嘶吼、惨呼声瞬间暴涨,瞬间戛然而止!大篷大篷的血雾,如同烟花一般绽放,空旷的平原上,瞬间被勾勒出一幅凄美无比的血色画卷!

刀芒所致,有死无生!一刀天地戚,一刀百魂消!

一人一刀,昂首立在一片残肢断臂之上,身边血雾弥漫,身下血海尸山!

刀,化滔天杀器,人,成无上狂人!

寂静,目睹着这一幕发生的数万人,甚至是高高在上的灵宗强者,都已经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了同样两个字,“妖刀”!

周身金光缓缓消散,双瞳逐渐恢复清明。被剑九所激发出刀魂之力,已经随着刚刚那一击“百人斩”尽数挥散。极限之后,无尽的疲倦迅速席卷全身。

“兄弟,走好……”

谢尘仰望长空,喃喃轻吟。身子微微一晃,再也无法支撑,“噗通!”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手中的屠龙刀缓缓消散。

“谢尘!”空空等人发出一声惊呼,飞一般奔向谢尘身边!

“他还没死,快带他去疗伤!”玉蝶儿第一个赶到,迅速查探了一下谢尘的伤势之后,松了一口气。

“哦,好!”空空诧异的看了一眼玉蝶儿,不及多想,赶忙背起谢尘向着广场奔去。

“对不起……我没能……带他们一起……”恍惚之中,谢尘低声呢喃,脸上浮现出痛苦之极的表情。

飞奔中,空空使劲的吸了一下鼻子,声音嘶哑:“谢尘,这不怪你,空正和北关伯都不会怪你的!你累了,好好睡一会儿吧。”

“对不起……”

天刃学院入学测试第二十九天,谢尘在数万道复杂无比的目光之中,以一种极为惊艳,又无比血腥的姿态,到达了终点广场。

一百名红巾阻击者尽数陨落,在测试的最后一天,青山之中的争夺更加激烈。只不过这一切,却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关心了。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只记住了一个名字,“妖刀谢尘”!

一人独斩百名红巾阻击者!在四圣地子弟入世,精英天才云集的情况下,以杀戮之名独占鳌头!可以预计,不出半月,几乎整个南方大陆都会传遍“妖刀”之名!

另外,谢尘还创造了天刃学院有史以来的另一项奇迹。以独自一人斩获两千一百七十块令牌的成绩,成为了数百年来,天刃学院在入学测试之中一举夺得令牌数量最多的学员!

这件事,自然是出自玉蝶儿的手笔。小丫头在确定谢尘没事之后,顺手将所有红巾阻击者身上的令牌全部搜刮。只不过这一次,小丫头并没有将这些令牌独吞。而是全部拿到终点,写在了谢尘的成绩单上。

当谢尘醒来之时,已经是测试结束之后第三天的清晨了。

睁开眼,静静环视周围,半晌之后,谢尘的目光才终于有了焦点。

“阿弥陀佛!谢尘,你醒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锃明刷亮的小光头。

谢尘勉强一笑,“空空……”

“恩,我在呢,你感觉怎么样?想吃点东西吗?”空空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满脸兴奋。

摇摇头,谢尘只感觉自己恍若隔世一般。空正和北关伯中箭,无数鲜血残肢漫天飞舞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之中呈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大家……都好吗?”半晌之后,谢尘才缓缓开口,目光有些犹疑。

“都好着呢!大家都通过了测试,现在我们都在天刃学院里!玉长风那小子昨天还来看你了呢!薛豹、玉媚儿和萧十三他们都很好!”空空笑着点头。

谢尘嘴角微微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化作一声长长叹息。

空空知道谢尘定是又想到了空正和北关伯,心中也是一叹,随后强自笑道:“谢尘你知道吗?现在你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土豪了!以后你可得罩着我啊!”

“哦?”谢尘疑惑的望着空空,不知道空空此话何意。

空空呵呵一笑,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张金色的卡片,在谢尘眼前晃了一晃。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你的刃币卡哦!”

“刃币卡?”谢尘挑了挑眉毛。

空空晃着金色刃币卡,说道:“刃币卡,就是天刃学院内部特制的,用来存储刃币的卡片。里面记录着你的个人信息和灵力气息,随时都可以去学院里面各个钱庄中提取刃币。你知道你卡里现在有多少刃币不?”

“两万多吧。”谢尘回忆了一下,淡淡说道。

“两万?”空空极为不屑的一笑,摇了摇手指,“错!你卡里现在刃币的具体数量是,十五万整!”

“十五万?!怎么可能这么多?!”谢尘脱口问道。

此次天刃学院参加测试的新生一共不到三千人。就算按照刃币的最高奖励,一枚令牌兑换五十刃币的数量计算,一共也绝对不会达到十五万这个数值。而如今自己竟然会拥有十五万刃币,这简直就是不可能事情嘛!

“原本,的确没有这么多。”空空笑道:“在你通过测试的时候,令牌只有两千一百多块……”

“等等,我记得我的令牌只有……”谢尘忽然打断空空的话。

“是,你身上只有八百多块。”空空点点头,继续说道:“但你没算上那些红巾阻击者身上的令牌。这段时间的阻击,这帮家伙也掠到了一千多块令牌。”

“红巾阻击者?”谢尘皱了皱眉。

“哦,对了,是西魔圣女那小丫头帮你取来的。再加上你破了学院的记录,学院特别奖励你的刃币,一共是十五万。”

说到这,空空摸了摸头,苦笑了一下,“话说,西魔圣女那丫头真厉害啊!一个回合就把我揍趴下了……真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帮你捡令牌。谢尘,难道你认识那个小魔女?”

“玉蝶儿……”谢尘心中一动,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个粉雕玉琢般的面孔。

“哈哈,你果然认识!”空空朗声大笑,如同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促狭道:“难怪你对咱们千娇百媚的媚儿妹妹不假辞色呢!原来竟然早已和小魔女……”

“臭猴子!说谁是小魔女呢?!”忽然门外响起一个极为清脆的声音,不用问,房中的二人便知道是谁来了。

“咣当!”一声,房门被直接踢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眯着,向空空投来危险至极的目光。

“阿弥陀佛,谢尘,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空空吐了吐舌头,赶忙溜之大吉。

临走之前,空空还向谢尘挤了挤眼睛,低声道:“这丫头,天天都过来看你,比玉长风那些家伙来的都勤……”

“臭猴子说什么呢!”

“阿弥陀佛,现在就走,呵呵,现在就走……”

看到空空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逃得飞快,谢尘不禁哑然失笑。曾几何时,向来以脾气火爆著称的灵山天才,却是变成了这副模样?看来,玉蝶儿这“小魔女”之称,真是实至名归啊!

空空的言外之意和促狭,谢尘当然明白,但却只是当做一个玩笑罢了。以自己的心智,又怎么会与一个小丫头有什么牵扯呢?自己一贯的品味可都是那种,前凸后翘……咳咳……

“喂!你**笑什么呢?!”玉蝶儿小嘴一撅,打断了谢尘的意/**。随后极为不满的说道:“怎么?和那个臭猴子那么多话,见到我就没有话说了?”

“呵呵,哪里哪里……”感觉到小丫头充满危险的目光,谢尘瞬间冒出冷汗,干笑了一声说道:“说起来,我可还要好好谢谢你帮我拿令牌的事呢。”

“这不算什么,应该的。”谢尘的苏醒,显然让玉蝶儿心情大好,粉嫩嫩的小手一挥,混不在意的说道。

只不过,下一句话,却差点惊得谢尘直接从**蹦起来!

“身为徒弟,帮师父做点事,很正常嘛。”玉蝶儿若无其事的说道。

“徒,徒弟?!师父?!”谢尘张着大嘴,下巴差点直接砸到地上。这什么情况?谁是谁的徒弟?谁是谁的师父?!难道我一直都没醒?还在做梦呢?!

想到这,谢尘终于忍不住偷偷地,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疼!这竟然不是在做梦?!

“咦?师父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玉蝶儿忽闪着大眼睛,诧异的望着谢尘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变青。

“等等!”谢尘合上了下巴,定了定神,字斟句酌的说道:“玉蝶儿,你说,你是我……”

“徒弟啊!”小丫头眨了眨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难道你忘了?在咱俩比神魂之前不是说好的吗?我愿赌服输,当你的徒弟!”

说到这,小丫头的面色忽然一变,语气中充满了威胁,“还是说……你想赖账?!”

“呃,没,没有,没有……”感觉到从小丫头身上传来的危险,谢尘生生的将“算了吧”这三个字咽回肚子里。脸上尽是诧异和无奈的苦笑,我这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竟然收了一个比我还霸道的小徒弟?!

“哼!没有就好!”玉蝶儿小鼻子一皱,展颜一笑,说道:“师父,那就快点好起来,到时候好和徒弟我好好切磋一下啊!”

“哦,切磋……啊?切磋?!”谢尘眼睛一瞪,开什么玩笑?和你切磋?!别耍我了好不好?!

就在谢尘被玉蝶儿这个“徒弟”弄得有些欲哭无泪的时候,忽然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

“谢尘哥哥,听臭猴子说你醒了……”人还没到,柔媚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

“哦,是媚儿啊……”谢尘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人能给自己解围了。

却不曾想,就在玉媚儿还没踏进房门的时候,玉蝶儿却已经站了起来,粉嫩的小脸一板,冷飕飕的看向玉媚儿。

“谁让你叫他哥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