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70章 阵主,阵将

第七十章 阵主,阵将

这是坐落在天刃学院新生区的一座庭院,院中除了供学员居住的四个房间之外,还种植着一棵年龄至少在十年以上的大树。

院子里的四个房间原本学院方面早有安排,除了谢尘之外,住的分别是空空,薛豹和玉媚儿三人。

而现在,除了空空实力强横保住了一个房间之外。薛豹直接被玉长风砍跑了,玉媚儿更是满脸委屈,红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玉蝶儿将她的房间霸占。

玉长风来这里,是为了再次与谢尘一战。在学院正式开始上课之前,这家伙整天便待在房中修炼,足不出户,也不理任何人。

玉蝶儿则美其名曰,要离师父近些,“照顾师父”。好在小丫头根本不屑与除了谢尘以外的人说话,所以除了严令不许别人和谢尘称兄道弟之外,平时倒也十分安静。

春暖花开,树枝之上青翠欲滴。一束束温暖的阳光从枝叶间洒落,斑斑驳驳的印在身上,舒服无比。

距离天刃学院正式开始上课还有三天。谢尘懒懒的躺在树荫下,口中叼着一根草棍,望着微微拂动的树叶,陷入了沉思。

经过几天的调养,谢尘身上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但剑九的失踪,却是让他觉得心里好似空落落的。

剑九所留下的字条,谢尘反复看了数遍。上面要谢尘尽快修复刀锋,只有刀锋修复,谢尘的刀魂更加凝实,剑九才有苏醒的机会。

虽然修复材料的所在之处已经被缩小到了天刃学院之内,但在如同一座城市般巨大的天刃学院里要找到修复刀锋的材料却依旧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没有了剑九的感应,谢尘根本无法锁定修复刀锋的东西到底在何处。甚至谢尘都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当初剑九所留下的唯一一条线索,便是那个东西外面有一层禁制!

“禁制,到底是什么样的禁制呢……”谢尘吐掉草棍,皱着眉喃喃自语。对于禁制这种东西,他根本一窍不通。

“师父,你干什么呢?什么禁制啊?”

一只粉嫩的小手捡起谢尘吐掉的草棍,在谢尘眼前晃了晃,玉蝶儿皱着小鼻子问道。

“哦,没什么。”谢尘转眼看了看小丫头,淡淡一笑。

如今谢尘和玉蝶儿的关系也算是十分融洽,除了“师徒”这个称呼让谢尘感到有些不舒服之外,小丫头还算是乖巧,根本不似外界所盛传的那般,狂傲难以接近。

谢尘也不止一次问过玉蝶儿,为什么心甘情愿的叫自己师父。

每每到这个时候,玉蝶儿总是皱着小鼻子一笑,说道:“你当我师父,我才有安全感嘛!要是有人敢欺负我,我也好让师父保护我呀!”

此话一出,谢尘只能无奈的投降。保护?安全感?且不说如今玉蝶儿的实力比自己要强上许多。就算以她的身份,恐怕只要随随便便说句话,西方魔域便会出动好几个灵宗级的老怪物护法吧?!这样的人,在斗灵大陆上还需要保护么?!我看,分明是在消遣我吧!

“还说没什么,我分明就听到你说什么禁制了!”玉蝶儿撅起了小嘴。

“呵呵,就你机灵!”

谢尘呵呵一笑,翻身坐起来,颇为宠溺的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就仿佛是长辈在爱抚晚辈一般。

在谢尘心中,玉蝶儿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晚辈了。自己虽然可以与空空等人以兄弟相称,但在男女之间,谢尘还是有着成年人的标准的。玉蝶儿今年十一岁,若是谢尘前世不死,如今都可以做她的爷爷了。对于这个小丫头,谢尘根本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感觉到自己似乎被当成了小孩子,玉蝶儿有不满的晃了晃头,粉嫩的小脸上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霞。

“师父!虽然你是我师父,但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啊!别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好不好!”小丫头不满的抗议道。

“呵呵,好。”谢尘呵呵一笑,随后话锋一转,问道:“蝶儿,你懂不懂禁制这东西?”

“禁制?没兴趣……”小丫头满眼迷茫的摇了摇头,忽然说道:“你要是想问这方面的事,就去找陈词那家伙呀!”

“陈词?!”谢尘眼睛一亮!

自己怎么忽略了这个人呢?东圣素来便以阵法禁制强大著称,陈词又是东圣这一辈中的第一人。自己更是深切的体会过这家伙阵法的玄妙。若是找他帮忙,或许有门!

想到这,谢尘立即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道:“蝶儿,多谢你提醒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阿弥陀佛,谢尘要去找谁啊?”就在这时,院门一开,空空恰巧走了进来。

“空空,陈词这个人你熟不熟?”

“陈词?那个懒鬼?”空空一怔,随后摇了摇头,伸出两个手指头道:“同辈中,四圣地的人我基本都熟,就只有两个不熟,一个是这个懒鬼陈词。还有一个就是……”

说着,空空瞄了一眼谢尘身边的玉蝶儿。

“哼!”玉蝶儿小嘴一撅,瞥了空空一眼,小脸上尽是傲然之色。

空空干笑了一声,望向谢尘,“谢尘,你要去找陈词?”

谢尘点点头,“不错,我找他有点事。”

“那我劝你现在还是别去了,听说这个家伙在闭关。”空空直接说道。

“闭关?!”这次谢尘倒是一怔,失笑道:“你张口闭口说人家懒,他这不是挺努力的嘛。”

“努力?”空空嗤笑一声,道:“这也叫努力?你知道他闭关干啥?别人闭关不是感悟就是修炼,这家伙闭关就只是睡觉!”

“睡觉?!”

“是啊!听东圣的人说,这家伙升级基本上都是靠睡觉,有时候一睡就是十天半个月。他觉醒本命灵的时候就是灵师一级。唯一的一次升级,就是在睡觉的时候突破的。”

说到这,空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货的懒,要是号称天下第二,基本上没人敢称第一。”

“那他这次闭关也是……”谢尘皱了皱眉。

空空点点头,“恩,听他院子里的人说,他最近感悟颇深,要直接睡上五天。今天是第三天。你要见他,估计就要等到开始正式上课的那一天了。你听听,感悟颇深还要睡觉,这家伙……”

谢尘哑然,世人都说四圣地奇葩最多。南灵的空空脾气暴躁好斗,西魔的玉长风冷漠犀利,北玄的萧无痕狂傲不可一世,虽然都算得上是特立独行,但却也在情理之中。

却没想到东圣的这个陈词竟然这么懒。就连谢尘也是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成为整个东方圣坛同辈第一人的?!

“空空,刚才你说陈词的修为是二级灵师。难道整个东方圣坛同辈之中就没有比陈词修为更高的么?”谢尘疑惑道。

“当然有。”空空想了想说道:“我们这一辈,东圣中修为比陈词高的也有不少。就比如上次在石林谷里偷袭我们的,就有好几个是东圣的人。”

“但是。”空空话锋一转,说道:“东圣素来不崇尚武力,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诡异莫测的阵法,所以他们更加看重的是在阵法上的天赋。”

“这个我知道!”一旁的玉蝶儿抢着说道:“我听魔域里的几个老头说过,东圣这些家伙个个都不是什么绝顶高手,但是他们却都十分难缠。”

“哦?怎么个难缠法?”见玉蝶儿开口,空空似乎也来了兴趣。他对东圣的了解,大多都是来自同辈之间的交流,很少能听到从老祖宗口中说出的评价。

玉蝶儿瞥了空空一眼,随后皱着小鼻子对谢尘说道:“师父,我这是说给你听的。让这只臭猴子听吗?”

谢尘看了一眼面色难看的空空,笑道:“空空是我们的朋友,你说说无妨。”

“那好吧!便宜这臭猴子了!”玉蝶儿瞪了空空一眼,缓缓开口。

“我听血魔老头说过,东圣那里有几个极为难缠的老怪物,他们的本命灵都很特别。有一个据说活了三百多年的老头,他的本命灵是一面大旗……”

“圣旗宗主!”空空下意识的说道。这圣旗宗主可是东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对,是叫圣旗宗主……死猴子别插嘴!”玉蝶儿又瞪了一眼空空,才继续说道:“这个圣旗宗主,据说在阵法和禁制上特别厉害,虽然只是灵宗二级,但即便六级灵宗在他面前都讨不到半分好处。他的阵法好像叫星罗大旗阵!”

“另外,还有几个东圣的灵宗,本命灵都是奇奇怪怪的。有的是一张网,有的是一面幡,还有的是……”

玉蝶儿将东方圣坛高层的情况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说出。她所了解的情报,莫说是空空,即便是东圣的子弟,恐怕都有很多事情连听都没听过。

“至于东圣内部,则分成两类人。”玉蝶儿伸出两根青葱般的手指,脆声说道:“分别是阵主,和阵将。”

“阵主,指的就是具有布阵天赋,能够掌控整个大阵的灵师。而阵将,指的就是身处在阵中,被阵主操控,用作攻击和防御的灵师。就算是整个东方圣坛,拥有阵主天赋的人都极少。而每一个有阵主天赋的人,都会被重点培养。所以,在东圣那些人眼里,即便是战斗力再强的人,也不会被太过重视。”

“至于陈词……”玉蝶儿终于说到了陈词,“据说,这个陈词的天赋极佳,特别是他的本命灵,根本就是为了布阵而生的。甚至当初那个圣旗宗主都说过,陈词以后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而且,东圣这一辈的子弟之中,拥有阵主天赋的,就只有他一个人。所以,这家伙虽然懒到掉渣,但依旧是东方圣坛中公认的同辈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