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3章 鹰愁涧

第九十三章 鹰愁涧

一股精纯的灵力输入怀中“车”字棋,幽暗的树林之中忽然浮起一层薄薄的雾气!

接到谢尘的信号,陈词手指轻弹,六枚棋子无声的落在棋盘上,大阵发动!

“出车!”一枚棋子在陈词的推动下飞速前进!

而与此同时,谢尘只感觉到自己忽然被一股诡异的灵力牵引。当即毫不犹豫的展开青蝠身法,化作一道青烟流星般的向着不远处的人群冲去!

“刷!刷!刷!”

就在对方刚刚感觉到一丝不妙之时,屠龙刀已经接连挥出三道刀芒!青烟闪过,三声惨呼响起,一名大灵师,两名灵师应声倒地!而此刻谢尘却是身形一转,在那股奇异力量的牵引下,再次没入黑暗之中!

“有埋伏!追!”

树林中近百人同时一怔!随即一阵大乱,更是有十余人直奔着谢尘消失的方向疾速追来!

树上的陈词望着棋盘上飞速移动的十余道影子,不禁微微一笑。手掌连连挥动之下,两枚棋子同时行动!

“吱——!”一声猿啼,骤然响起!

就在那十余人刚刚冲出不到二十米之时,赤金色暗影一闪!“噗!”的一声一根长棍顷刻间便爆开了一颗头颅!

“嘭!嘭!”两声闷响,却是一名少年一双肉掌同时击中了两名灵师的后心!

连续三名灵师倒下,追出来的人只剩下七个!就在这七人还未从惊骇中反应过来之时,“轰!”的一声,一柄血色长刀已经冲入七人中央!

“魔刀嗜血!”低沉的吼声充满杀伐之气!淡淡的血芒瞬间如同薄雾般缓缓升起!

周遭血雾之下,一众灵师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仿佛瞬间沸腾起来,竟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牵引,几欲破体而出!而那牵引着他们血液的,正是立在七人中央的那柄血色长刀!

玉长风的本命令天赋技能“嗜血”发动!但凡鲜血所在之处,血魔刀所向披靡!

“噗!噗!噗!”

三名修为较弱的灵师刹那被血魔刀砍中!还未待这三人庆幸并没有被砍中要害之时,却是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涌向裂开的伤口!

便如同被阻隔已久的洪水,终于找到了堤坝的裂痕一般。刹那之间三名灵师体内的鲜血几乎是“飞射”而出!飞出的鲜血,如同一道道血箭,在半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全部被血魔刀吞噬!

“给我开!”长刀染血,玉长风又是一声低吼!

手中血魔刀瞬间舞出一片刀影,一道道刚刚被吸收的血箭瞬间四散而开!

霎时间,玉长风周围惨呼连连,又有两个灵师的身体被顷刻洞穿,倒地身亡!

“差不多了。”陈词眼见着棋盘上一枚“炮”字棋身边的敌人正在急速消失,顿时手指一动,将“炮”撤回!

而此刻,又有二十余道身影杀来,陈词毫不犹豫手掌连动!一枚“车”再次横冲而上!

这一次,这枚“车”字棋乃是从敌人之中横穿而过!

战场上,谢尘右手屠龙刀疾挥,左手时而成爪,时而化掌,疯狂向着周围的敌人发起进攻。而他此刻也根本不必顾忌自身的防御,每每遇到危险,身上立即便会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着自己本能闪躲!

陈词面色凝重无比,手掌之中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灵力挥出,棋盘上一枚枚棋子飞快移动!到了后来,他杀得兴起,索性将一直隐匿在最后方的一枚“将”字棋,两枚“士”字棋全部压上前线!

在大阵的加持之下,六枚棋子在敌营之中纵横驰骋,所过之处,敌人正以看得见的速度飞快消失!

幽暗的树林之中凄惨的哀嚎,与濒临死亡之时的惨叫不断回荡,便宛若无数厉鬼忽然从地狱里爬出齐声呻吟般,惊悚无比!

在此埋伏的近百名灵师,顷刻之间便已经折损大半。剩下的数十名灵师再也不敢贸然攻击,全部龟缩在了一起,召唤出本命灵,惊恐望着幽暗的树林,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而此刻,陈词也是轻轻吐出一口气,重新将棋盘上的棋子排列成进攻阵型。他已经决意,这一次,要直接结束战斗!

“唳——!”就在这时,一声鸟鸣忽然划破长空!抬头望,夜空之中一道白影由远及近,宛若流星一般从天而降,直直掠向陈词所在之处!

“陈词,小心!”望见这白色身影,谢尘心中猛的一沉!

但还不待谢尘纵身冲到陈词身边,树林之中另一道流光却是顷刻亮起!流光之中,一只斑斓的彩蝶冲天而起,双翅震动之下,道道彩色萤光,直奔那白色光影迎去!

“轰!”夜空之中瞬间亮起一道华彩!彩蝶的身子猛地一震,翩然没入树林中消失不见。而半空中那道白影也是一顿,众人这才看清,这道白色光影,竟然是一支通体雪白的白鹰!白鹰之上,一个白袍人赫然而立,面色清冷无比!

“快走!”谢尘趁着白鹰一顿的空当,拉起树上的陈词,飞掠而出!而其余五人根本不必谢尘招呼,早已从各自的藏身之处掠出,向着北方飞驰而去!

谁都不是傻子,能够驾驭本命灵踏空而来的,至少也是灵王修为。而谢尘更是清楚,既然白衣鹰王已到,想必罗凡与他的人马也已经不远了!面对灵王高手,自己这些人即便是有陈词的大阵加持,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可恶!”白衣鹰王见谢尘等人再次没入树林,不禁牙关一咬!他分明已经看准了时机,要把这个布阵的小子一击而杀!却没想到竟然横生枝节,遭到了一只彩蝶的攻击!

刚刚那道灵魂攻击,鹰王至今仍心有余悸。按照他的估计,对方即便不是灵王强者,也是九级灵尊巅峰!但自己所得到的情报中,对方却并没有灵王强者啊!

可此刻已经容不得鹰王多想,他驾驭着白鹰掠地急飞!在掠过林中一众被杀得胆寒的灵师之时,不禁冷哼一声:“殿下随后便到,还不快给我追!”

“殿下……哦是!快追!”数十名灵师骤然反应了过来,顿时纷纷展开身形,尾随而下!

这支队伍中,其实不乏灵尊强者。真的对战起来,即便是谢尘等人不惧,但却难免伤亡惨重。只不过,这一次,在陈词的大阵下,却是将这些灵尊也给杀得怕了。若非鹰王在前坐镇,恐怕他们连追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杀!”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山林之中响起一阵喊杀之声,道道火光亮起,在鹰王之后,却是罗凡率领王国大军也杀到了!

数万王国大军虽然速度不快,但声势却是极大!漫山遍野的火把亮起,一支支响箭刺破长空!

四方的王国大军在接到信号之后,瞬间从摩云山四处杀出,从空中望去,如潮水般的火把人群从四面八方涌上,已经将谢尘等人的前路尽数封死!

“老大!东北方追兵最少!”八卦镜一转,萧十三大声疾呼。

谢尘等人当即毫不犹豫向着东北方奔去!沿途之上,围追堵截的军队虽然也有千人。但在山林作战,最难列阵厮杀,面对一群无法列阵的士兵,谢尘等人一通厮杀,顷刻间便杀出一条血路向着东北方夺路而去!

大军队伍之中,二王子罗凡在一众高手护卫的保护之下向前疾驰。

“禀报殿下,前方鹰王传来消息,敌人已经逃上鹰愁涧绝路!”

“很好!”罗凡点点头,转头向身边一名消瘦老者说道:“枪王,劳烦你现在便去鹰王那里,会同鹰王监控这些人!切忌,在本殿下到达之前不要击杀任何一人,也不要让他们离开你们二人的视线片刻!”

“遵命!”消瘦老者一声应诺,身子瞬间腾空而起,驾驭着脚下一杆长枪,向着东北方御空而去。

望着枪王远去,罗凡眯了眯眼睛,传令道:“传令三军,排列密集阵型,向鹰愁涧方向集结!”

奔逃过程中,谢尘眉头紧锁,虽然前方阻截的军队越来越少,有的甚至直接一触即溃。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那一直盘旋在众人上空的白鹰。

谢尘明白鹰王为何不攻击,自己这些人都已经变幻了身形,即便是鹰王也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凤凰血脉的传人。贸然攻击,若是杀错了人,恐怕更得不偿失。

但对方便这么一直跟着,也是让谢尘极为苦恼。若是没有鹰王,他完全利用凤七的变幻术,将兄弟盟众人伪装成天罗国的士兵,浑水摸鱼。但白衣鹰王却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可令谢尘感到疑惑的是,按照正常情况,就算白衣鹰王不敢乱杀,也可以直接拦在众人前方阻住去路。但此刻,对方即不出手也不阻拦,分明是任由自己前进。难不成,他根本不怕自己这些人跑出摩云山?!

想到这,谢尘不禁心中一沉!抬头望着幽深无比的山路,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骤然涌上心头!难道,自己走错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