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4章 蝶舞,镇魂!

第九十四章 蝶舞,镇魂!

“老大,前面没有路了!”

萧十三一声惊呼,证实了谢尘心中的猜测!果然是绝路么?!

山风瑟瑟,借着微弱的月光,谢尘走到道路断绝之处。向下一望,如刀削般的悬崖之下,云雾弥漫,深不见底。如此绝壁,莫说是灵师,即便是灵王强者,若无法御空而行的话,怕也有死无生!

“哈哈哈哈!小娃娃们,到了鹰愁涧你们还想跑么?!”

巨大的白鹰在半空盘旋一圈,缓缓降低高度,白衣鹰王朗声大笑,眼中浮现出一抹戏谑之色。

与此同时,远处空中流光一闪!一道身影由远而近。却是枪王也已经到了!

消瘦的枪王见到众人已经被困住,不禁“桀桀”一笑。尖着嗓子说道:“鹰王,何必和这些小娃娃废话?先抓来一个拷问一下再说!”

鹰王微微点头道:“也好,那便劳烦枪王出手了,切莫杀了他们。”

“好说!”枪王桀桀一声怪笑,身如闪电,驾驭着脚下长枪倏然而动!

“你敢!”谢尘身边,一名白衣少年一跃而出,正是玉蝶儿所化!

“蝶儿!”见玉蝶儿竟然孤身一人迎向一名灵王强者,谢尘心中一急,登时化作一道青烟!

“桀桀,两个小娃娃胆子不小!那老夫便先抓你们两个吧!”眼见着两名少年向着自己冲来,枪王又是一声怪笑,双手同时伸出,分别抓向二人!

“刷!”一道暗金色的刀芒亮起,谢尘身体腾跃到半空,全力一刀迎向枪王的左手!

而另一侧,玉蝶儿的身上也同时泛起了一层彩光,一只巨大的彩蝶身影骤然浮现而出,随即立即融入玉蝶儿的身体之中!

“嗡——!”鹰愁涧山巅之上,顿时如同升起一轮太阳一般,发散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嘭!”谢尘的长刀与枪王的左手相撞!枪王的手掌微微一震,如同触电般收回!而谢尘却是整个人倒卷而出,在地面上倒退了数十步,才堪堪单膝跪地稳住了身形,嘴边溢出一丝鲜血。

另一方面,枪王的右手刚刚探入玉蝶儿所发出的光芒之中,却是忽然面色一变!手掌如同抓到了一团火炭般,整个人飞速倒退,瞬间便回到了半空之上!

而身在光芒之中的玉蝶儿也仿佛被一股大力撞到,整个人直直向后倒飞而去。一直退到了众人身边,才勉强停住,面色有些苍白。

“蝶儿?!”谢尘一声惊呼,顾不得体内波涛翻涌,几步便抢到玉蝶儿身边。其余众人也瞬间围拢了过来。

直到此刻,众人才惊讶的注意到。玉蝶儿的后背上,竟然生出了一对宛若透明一般的彩色翅膀!翅膀上七色彩光不断流转,便宛若水晶一般的晶莹剔透!

“我没事!师父,你怎么样?”玉蝶儿微微一笑,面色稍缓,背后一双彩翼微微颤动了一下,关切的望着谢尘。

“还好。”谢尘微微一笑,随手抹了一下嘴边的鲜血,但下一刻,鲜血却又再度流出。

“蝶儿,你是大灵师?”空空诧异的望着玉蝶儿身后的双翼问道。

玉蝶儿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空空的问题。而是目光一转,看了一眼半空中的枪王,低声说道:“我现在不是这老头的对手,不过应该还能拖住他们片刻,一会儿你们找到机会赶紧杀出去。”

说着,玉蝶儿身后双翼一振,便要再次挺身向前!

“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谢尘身子一动,拦在玉蝶儿身前。其余五人也是同时一动,不让玉蝶儿再次出手。

而此时,身在半空中的枪王面色难看之极,此刻他左手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伤痕,丝丝鲜血正不断的渗出。而右手,却是已经完全麻木,没有半点知觉!

“这两个小家伙都是什么人?!”枪王寒声说道。

鹰王眉头一皱,急忙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枪王目光阴厉,冷哼一声,“哼!情报不是说,这些小家伙都只是灵师么?!难道灵师能伤得了本座?!”

此刻鹰王也是看到枪王双手的伤势,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一笑。刚才老夫险些被一道灵魂攻击击中,如今也让你这家伙知道一下厉害!

心中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表面上鹰王却是没有半点表露,沉声说道:“素闻此次天刃学院中收了不少四圣地的子弟。想来,应该便是这些小娃娃了。”

“四圣地?!你怎么不早说!”枪王狠狠的横了鹰王一眼。但却也不敢再贸然前去抓人,暗暗运起体内灵力萦绕双手疗伤。

“师父!敌人马上就到了!难道你想要大家都死在这吗?!”玉蝶儿焦急的看了周围的伙伴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谢尘身上。

谢尘一怔,一旁的玉长风却是忽然开口,声音冰冷:“兄弟盟共同进退,同死同生!”

“对!红毛说的没错!兄弟盟同死同生!”空空目光炯炯盯着谢尘。

“老大,我们不能扔下蝶儿!”萧十三也望向谢尘,焦急说道。

“老大……”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谢尘的身上,等着谢尘做出决定。

谢尘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忽然微微一笑,“这种事,你们还须问我么?”

说着,谢尘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拍在玉蝶儿的肩头!就如同当初他将手拍在萧十三肩头一样!

“兄弟盟,何曾放弃过任何一个兄弟?!”谢尘朗声大笑!

“兄弟盟,共同进退,不离不弃!”六只手掌交叠在玉蝶儿肩头,六名少年的眼中同时燃烧起熊熊的火焰!

“这些小家伙,死到临头还有这种气势,真是难得……”半空中,鹰王一双鹰眼饶有兴致的望着七名少年,不屑一笑。

“哼!就算是四圣地的人,今天本座也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枪王转动了一下双手,目光中阴厉无比。因为有罗凡的严令,此刻他不敢下杀手,但若是一会儿找到了凤凰血脉,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陈词,有没有什么防御型的阵法?冷霜导师说过,在进入天罗国之后,会有人暗中保护!现在我们决不能放弃,多撑一会,便多一分机会。”谢尘目光一转,望向陈词。

陈词沉吟了一下,手掌一翻手中多出几枚棋子,“我尽力而为,这些你们拿去!”

在六人分别接到棋子之后,陈词立即盘膝而坐,将棋盘放在膝头,双手连动之下,其余六人瞬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着,阵型变幻!

而就在众人阵型变幻的同时,忽然之间数百米外一阵人喊马嘶之声响起,原本围在山巅的军队向着两侧一闪,却是罗凡带着一众高手杀到了!

见罗凡到来,鹰王和枪王不敢怠慢,急忙落到地面,微微躬身。

罗凡目光一扫,正是望见兄弟盟众人严阵以待,不禁微微一笑,朗声说道:“请问对面,哪位是谢尘?”

谢尘心中一动,凝身而立,淡淡道:“我便是谢尘。”

“哦?”罗凡目光一扫望着那身穿黑色布衣,容貌普通的少年,诧异道:“你是谢尘?”

“正是。”谢尘表情平淡,忽然问道:“敢问阁下是?”

“你不认识我?”罗凡哈哈一笑,笑声中充满了戏谑,“你真的不认识我?!”

“废话!你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何要认识你!”谢尘眉头一皱,虽然他不知罗凡到底为何套自己的话,但现在绝不是暴露自己身份的时候。

“你!”罗凡眼中一道杀机闪过,但片刻之后,却是又恢复从容,淡淡道:“我不管你认不认识我,我只想知道,摄灵珠现在在什么地方。只要你交出摄灵珠,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摄灵珠?谢尘心中恍然,原来罗凡也在怀疑谢家的摄灵珠是在自己手中!只不过,谢尘又岂是无知孩童?怎能被如此轻易哄骗!

想到这,谢尘粗声大笑道:“摄灵珠?!摄灵珠早已被地魔老祖带回我魔域之中!你若是想要,自己去我魔域讨要便是!只怕,你却没有这个胆子!哈哈哈哈!”

“魔域?这么说,你是西魔的人?”罗凡一怔,眯着眼睛问道。

“废话!知道老子是魔域之人,你还敢放肆?!快点带着你的人滚开,我权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否则,来日我魔域老祖齐至,荡平你整个天罗国!”谢尘眼睛一瞪怒声喝道。

“荡平天罗国?”罗凡冷笑一声,一挥手指着谢尘说道:“先杀了这小子,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荡平我天罗国!”

“我来!”

罗凡话音未落,一旁的枪王早已急不可耐的身子一动,手中长枪一抖,身体贴着地面直奔谢尘冲去!

“陈词!”谢尘身形凝立不动,目光一扫身后的陈词。

陈词双手早已开始移动,棋盘上一枚棋子向后一撤,左右两枚同时飞起!

“双象夺车!”

“刷!刷!刷!”

谢尘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瞬间后退数米!而左右两侧,玉长风挥刀直进,周身荡起一层血雾!白毛灵猿与空空一上一下,赤金色长棍熠熠生辉!

“轰!轰!”血魔刀与赤金长棍几乎同时击在长枪之上!狂暴的灵力四散荡开,在周围的空气中掀起一道肉眼隐约可见的涟漪!

“两个小畜生也敢来挡我?!”枪王一声长啸,灵力一振,顿时震开玉长风和空空二人,长枪一顺再次向着谢尘冲去!

“扬士翻马!破!”

陈词手掌不停,灵力挥洒间又是两枚棋子直冲而上!

“轰!轰!轰!”山巅之处顿时亮起道道火光,一只火红色巨鸟双翅扇动之间,三道如刀锋般的火焰劈空而至!

“滚开!”枪王不闪不避,长枪连动轰出三道灵力,将三道火焰刀尽数轰散!

而就在火焰爆开,流光如烟花般绚烂之时。一个宛若鬼魅般的身影却已经悄然出现在了枪王的身后!

“蝶舞,镇魂!”一声轻吟如空谷梵音,流动着彩光的透明双翼微微一振,一双素手若轻灵蝴蝶般轻弹而出!

“嗡!”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之中,一道巨大的蝴蝶虚影,瞬间没入枪王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