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5章 暴怒!

第九十五章 暴怒!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骤然停止。枪王的身体猛然停在原地,便仿佛忽然被强大之极的力量完全固定了一般,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枪王消瘦的身体上,一道道彩色的流光正在缓缓的流转,消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瞬间流出,顺着刀削般的脸孔滑落到地面。甚至他自己都能听到,汗珠砸在地面上的“滴答”声如雷鸣般在耳畔轰鸣!

“不好!是神魂攻击,枪王有危险!”

罗凡身旁,鹰王与另一个灵王高手同时惊呼!两名灵王强者一左一右,瞬间杀出,直奔枪王所在之处!

“可恶只差一点!”玉蝶儿站在枪王身后,双目忽然一黯,身形一动飘然远去。

“轰!”枪王脑海中,一杆长枪在几经挣扎之后,终于破开了萦绕在枪魂周围的彩光,夺路而出!

而枪王本尊也是身子猛然一振,神志刹那间便恢复了清明!感觉到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水顷刻湿透,他更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倒飞而出!

鹰王和另一名灵王顿时身形一闪,护在了枪王身前,防止对面突然偷袭。

此时此刻,他们却是忘记了。对面这些少年,最高修为也不过只是灵师而已。即便是枪王站在那里不动任凭他们杀,只要周身护体灵气还在,恐怕想要受伤都是极难!

“怎么回事?”罗凡望着枪王退回本阵,皱眉问道。

枪王面色难看之极,疲惫不堪的对着罗凡躬身道:“殿下恕罪,臣无能……”

说着枪王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竟然连站起来的力气似乎都已经失去了。

“扶枪王下去休息。”罗凡眼角微微一缩,淡淡吩咐了一句。

随后,他抬眼扫了一下对面已经再次列开阵型的兄弟盟众人,皱眉道:“鹰王,对面这些人里,有灵王强者?!”

鹰王表情凝重,躬身道:“回禀殿下,以在下探查,对方并无灵王。”

“哼!没有灵王你们还犹豫什么?!还不快将他们拿下!”罗凡面色一沉,寒声喝道!

另一方面,谢尘等人眼见着一个灵王强者在玉蝶儿一击之下竟然丧失了战斗力,不禁都是一惊。

“蝶儿,你没事吧?!”谢尘关切的望向玉蝶儿。

玉蝶儿笑笑,微微摇头:“我没事,只可惜,这一次没杀了他。其余人有了防备之后,恐怕再想杀就难了……”

什么?!包括陈词在内,其余六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惜?!自己这些人能伤到对方,便已经算是奇迹了,谁敢说击杀灵王?难道灵王强者是猪狗鸡鸭,说杀就能杀的?!

但此时,却是不容谢尘等人再多想什么。在罗凡的一声令下,此次罗家的其余三名灵王强者已经带着数名灵尊蜂拥而上!

这一次,即便是灵王强者也不敢再次托大孤军深入!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些少年虽然只是灵师,但却有着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实力!

“唳!”一声鸟鸣!鹰王驾驭着白鹰冲天而起,俯冲而下!白鹰双翅震动之间,道道肉眼可见的风刃,破空而至!

“吼!”兽吼声响起!一头猎豹如风似电!在猎豹身边,青芒森森,却是一道道锋锐的灵力贴地而行,在地面之上划出道道沟壑!

“轰!”一面巨大的盾牌宛若一面巨墙般竖起!大地隆隆震动,虽然速度缓慢,但却势大力沉!盾牌之上,一名灵王强者睥睨四方,便如同巨象俯视蝼蚁一般,静静的望着兄弟盟众人!

“杀!”十几名灵尊也同时召唤本命灵,顷刻将本命灵化作身体的一部分,纵横腾跃间,跟在三名灵王身后随之杀到!

“大家小心感知我的指示!迎敌!”陈词一声咆哮,体内灵力瞬间爆涌而出,顷刻间便笼罩兄弟盟众人方圆十米范围!双手之上,便如同忽然生出道道灵力丝线一般,棋盘上的棋子运转如飞,几乎根本看不清运行轨迹!

谢尘等人随着身上阵法之力的牵动,展开身法飞快移动!

忽而间,谢尘与空空二人合击一名灵王强者!忽而间,玉蝶儿腾空而起,与半空中的白鹰交手之后身形急坠,其余五人合力攻击!大阵之中变幻莫测,人影闪动神出鬼没!

刹那间,鹰愁涧山巅,各色灵力漫天飞舞,不时虎啸鹰啼!静谧的夜空之下,杀声震天,片刻之后,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

三分钟的激战下来,罗家一方四名灵尊殒命,六人重伤!

兄弟盟一方,玉长风左臂鲜血崩流,空空胸前的衣服被撕成碎片,胸膛上赫然被生生抓出五道抓痕,深可见骨!萧十三,凤七也不同程度的受了轻伤!

而三分钟之后,众人只感觉到眼见光芒一暗!“轰!”的一声,一面巨大的盾牌已经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矗立在众人身前两米之处!

“哼!一群小畜生还不住手!难道要让本座将你们一个个逼落山崖才甘心么?!”低沉的生意响起,说话者正是傲然立在盾牌之上的灵王强者,罗氏家族长老,铁盾王座罗百涛!

盾系灵师以防御为主,但有成就者却是很少。如罗百涛这种能突破灵王瓶颈者更是凤毛麟角。而也正因为功底扎实深厚,所以在同级之中,罗百涛足以傲视群雄!

盾墙与山崖边缘只有二十余米的距离,而谢尘等人更是被困在这二十余米的狭小空间之中,进有铜墙铁壁,退便是万丈深渊!

“噗——!”陈词一口鲜血猛然喷出,膝头棋盘顿时一片殷红。

三分钟的激战,对于陈词这个布阵者来说,损耗的灵力甚至比三天三夜还要多!几乎每一次与灵王强者的碰撞,都会使得陈词或多或少的受到震动!众人之中,他的修为也只与萧十三相若,此刻他终于忍受不盾王猛然切入阵中的灵力震动,整个人委顿在地,昏厥过去。

“陈词!”众人一惊,顾不得许多,瞬间收缩阵型,将委顿的陈词围在当中。

这时,罗凡的身影在鹰王和豹王的陪同下,出现在了盾墙之上。

向着罗百涛微微点头致意之后,罗凡扫了一眼兄弟盟众人,淡淡说道:“本殿下也是爱才之人,众位皆是少年英才,本殿下也是不忍见到你们英年早逝。不妨这样,你们若是肯在此宣誓效忠本殿下,并交出凤凰血脉的传承者,我便饶你们一命,如何?”

“阿弥陀佛!我呸!效忠你?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拉坨屎都比你好看!废话少说,兄弟盟没有怕死的人!”空空两眼一瞪,身旁浑身是血的白毛灵猿也是呲牙低吼!

“哦?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哦?!”罗凡眼中瞬间闪过一道杀意,声音忽然变得森寒无比,“看来,不杀两个人,你们是不是以为本殿下真的不敢杀你们?”

说着罗凡抬手一指谢尘,冷声喝道:“先杀了这小子!”

“是!”鹰王立即领命,腾身跃到白鹰身上。

此刻陈词重伤,大阵已经无法发动,面对灵王强者,众人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抵抗!

“谁敢动我师父!”“等等!”

就在这时,两声大喝几乎同时响起!

玉蝶儿已经闪身来到谢尘身边,与谢尘并肩而立。而另一侧,一名红脸少年却是一步跨出人群,站在了兄弟盟所有人的最前方!

“我就是你要找的凤凰血脉传承者!放了他们,我跟你们走!”

说话之间,一道红霞骤然闪过。原本的红脸少年,已经化成了一名身穿红衣,娇俏可爱的女孩。

淡淡的扫了一眼凤七,罗凡微微一笑:“你就是凤池城,凤家之人?”

“不错,我就是凤七!”凤七小脸一扬。

“恩,你……”

“凤七!我不许你走!”就在罗凡刚要说点什么场面话之时,忽然人影一闪,一个灰衣少年拦在了凤七身前,手中一面八卦镜一横,怒视着罗凡。

“萧大哥……”凤七望着少年的背影,忽然喉间一阵哽咽。

萧十三挡在凤七身前,沉声说道:“兄弟盟生死与共!凤七你放心,只要我萧十三不死,没人能动你分毫!”

“那你就去死吧!”罗凡身边的豹王一声厉喝,如同闪电一般冲下,抬起一只豹爪轰向萧十三!

“十三!”谢尘等人同时一惊,大吼着飞身冲上!

“你们想去哪?”白影闪过,白衣鹰王已经驾驭着白鹰拦在众人身前!如今凤凰血脉传承人已经找到,他再也无所顾忌!

“轰!”蕴含着庞大灵力的一击猛然轰在萧十三的八卦镜之上!

“喀吧!”一声,八卦镜上瞬间浮现出道道裂痕!萧十三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无力的向着山崖下坠去!

“萧大哥!”凤七一声嘶吼,紧追而去!

罗凡眼睛一眯,厉声喝道:“豹王!抓住凤凰血脉传承者!”

“抓我?!”凤七猛的回头,一双凤目中充满着怒火,寒声说道:“想要凤凰血脉是吗?!那你们就下来找我吧!”

说罢,凤七一跃而起,整个人猛的化作一道火红色的匹练,直直向着山崖之下冲去!

“小七!”玉蝶儿一声惊呼,转而愤怒的望着罗凡等人!

“你们杀了小七和十三,我要你们偿命!”声音森寒,人却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嗡——!”七彩流光亮起,一双晶莹剔透的蝶翅轻振之下,玉蝶儿的身体腾空而起!庞大的精神波动瞬间幅散而开!

“轰——!”暗金色巨大刀影浮现而出,谢尘的双目瞬间化作暗金,随后转为赤红!屠龙刀中,锋锐无比的杀气磅礴而出!谢尘此刻的面容,便如同地狱修罗般狰狞可怖!

“轰!轰!”又是两道狂暴的气息随之升起!

玉长风身边血雾弥漫,隐隐间一双腥红色的巨目在夜空中猛然睁开!

金光骤现!空空双手合十,双目赤红,在他身边,宛若禅唱般的声音不断回荡,袒露的胸膛之上,一个若隐若现的“卍”字,散发着淡淡的金芒!

兄弟的死,显然已经激起了二人磅礴的战意!在心神骤然遭受巨大打击之下,玉长风和空空心中的瓶颈几乎同时被无尽的愤怒冲破!

“杀!”谢尘长刀一指,声音低沉而嘶哑。

“杀!”四人同声怒吼,化作四道流光冲向眼前那不可一世的灵王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