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8章 屠杀

第九十八章 屠杀

“嘭!”

一只肉拳,狠狠的轰在了被“狮吼功”震慑的罗凡身上!罗凡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沙包一般翻滚而出!

“二王子!可恶的小畜生,拿命来!”半空之中,盾王见谢拓一拳击飞罗凡,不禁一声咆哮,顾不得身边的四名灵王强者,恶狠狠的向着谢拓扑来!

四长老等四名灵王强者岂能错过这个机会,见盾王欲要脱离战场,四人几乎同时骤然出手!

“轰!轰!轰!轰!”

四道无匹的灵力瞬间轰在盾王的后背!盾王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出!但铁盾的防御也着实了得,在生生受了四名灵王的一击之后,他速度非但不减,反倒骤然提升,疯狂的冲向谢拓!

“敢伤二王子?我杀了你!”盾王此刻已经疯狂,五指成爪,狠狠的抓向谢拓!

可盾王却没有发现,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混乱的战团之中,一道青烟般的身影直穿而过!就在盾王的手掌还未抓到谢拓之前,一柄暗金色的长刀已经掠地而起!

“给我滚开!”异口同声的咆哮,同时从盾王和谢尘二人的口中发出!

“轰!”巨大的灵力波动四散席卷而开,战场中顿时如同猛然投入一枚炸弹一般,四周灵师和士兵人仰马翻!

“喀吧!”谢尘脚下的山石瞬间碎裂!盾王一击之下,生生将谢尘整个下半身全部砸入坚硬无比的山石之中!

“噗!”血光迸现!锋锐无比的屠龙刀生生破开盾王的护体灵力,顺着对方的手掌、手臂,一刀直没入胸!

“嗬嗬……!”盾王整个人斜斜的挂在刀身之上,张着大嘴,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少年,想说些什么,但喉咙中却早已被不断涌上的鲜血完全堵塞!

战场上骤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一个少年灵师,竟然生生的劈开了灵王强者肉身!

纵然在此之前盾王已经被四名灵王击伤,纵然盾王赖以防身的铁盾还在身后防御!但即便如此,灵王强者的护体灵力,又岂是一个灵师便能够撼动的?!

“尘……尘哥?你是尘哥?!”被气浪掀出老远的谢拓翻身爬起,望着那半个身子没入岩石中的少年,惊呼着跑了过来!虽然现在谢尘的样貌已经改变,但那血浓于水的亲情却使谢拓无比确定自己的感觉!

“噗通!”屠龙刀消散,盾王的尸体落在地面。

“小兄弟!”强忍着全身骨骼几欲碎裂般的剧痛,谢尘猛的抓住谢拓的手臂,微笑着摇了摇头,“你认错人了……”

“噗!”一口鲜血喷出!谢尘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向前扑倒。

“绝对不会,你就是尘哥!尘哥,你怎么了?”谢拓惊呼一声扶住已经失去了知觉的谢尘,急忙将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输入谢尘体内。

“谢拓,你的确是认错人了,他虽然也叫谢尘,但却不是你尘哥。”谢轻扬走了过来,声音平淡。说话时,十分隐秘的对谢拓眨了眨眼睛。

“你胡……”谢拓刚要反驳,却是忽然一怔。目光转向面色苍白的谢尘,心中复杂无比。

“你说的对,他不是尘哥……来人!将这些罗家的狗腿子给我全都杀了!”声音由低转高,到了最后,谢拓几乎是咆哮着发出了屠杀的命令!

谢轻扬重重点头,霍然站起,“还愣着干什么?!杀!不要放走一个!”

顷刻间,鹰愁涧之上,血浪滔天!一场空前惨烈的屠杀,猛然拉开了序幕!

“我说过,天明之前你会化成一团灰烬!现在,你明白自己与神兽血脉的差距了吗?!”半空之中,凤七全身浴火,单手提着气若游丝的豹王,寒声说道。

“不,不要……”豹王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轰!”猛然升腾而起的烈焰,瞬间将豹王的哀求声淹没!在炙热的火焰之中,不可一世的豹王,缓缓的化为一堆灰烬,随风飘散!

鹰愁涧上空,两只巨大的飞鸟上下盘旋!“噗!”的一声,冷霜左肩之处被鹰王卷起的风刃扫中,鲜血如瀑!

而与此同时,冷霜的右手却已经化作了一根冰锥,狠狠的刺入了鹰王的心脏!

“你……”鹰王身子猛然一震,低头看着自己被洞穿的身体,惨然一笑!身下的白鹰一声悲鸣,缓缓消散。

收回手掌,静静的望着鹰王的身体向深渊之中落下,冷霜的眼中划过一丝怅然。二十年的恩怨,没想到竟然在今日终于了结……

剩下的战斗,便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在谢拓的严令之下,此次参与围剿兄弟盟的数万天罗国大军,尽皆被坑杀在了鹰愁涧之中!

鹰愁涧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森罗地狱,即便是在屠杀结束数日之后,天空之中都是阴风怒号,鬼哭狼嚎。更是有着成千上万的秃鹫盘旋在上空“嘎嘎”鸣叫。

而数日之后,天罗大军剿匪,在摩云山中与悍匪鏖战,死伤数万的消息也是不胫而走,传遍整个斗灵大陆……

当谢尘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

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刺进入鼻腔,使谢尘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缓缓睁开双眼。

“尘哥,你醒了!”略带着尖锐的声音响起,映入谢尘眼帘的,是一张圆滚滚肉呼呼胖脸。

“谢拓……”谢尘微微一笑,不禁回想起,自己刚刚来到这世上之时,见到的也是这样一张胖脸。

“恩,是我!尘哥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

“行了,我没事。”谢尘适时的打断了谢拓,若是放任这胖子再说下去,恐怕又要有什么不着调的话“溜达”出来了。自己这才刚醒,可不想再被气晕过去。

目光一转,谢尘扫了一眼周围。这是一个里外两进的房间,外面客厅中一个小药炉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除了自己和谢拓之外,便再也没有第三个人。

见谢尘目光转动,谢拓笑道:“尘哥你放心吧,没有别人。除了我和轻扬哥之外,谁也不知道你还活着……诶,话说尘哥你模样咋变了啊?我摸着,你也没易容啊?!”

“**什么呢!”谢尘笑着挥开了谢拓的手,身子一动牵着身上的伤口处传来丝丝痛楚。

凤七的幻术并没有解除,虽然幻术的时间早已经过了,但凤七知道谢尘必定有所顾虑,所以趁人不注意,再一次给谢尘变幻了容貌。

“四长老他们都走了?”谢尘问道。

谢拓摇了摇头,说道:“还没,五长老带着家族的亲卫先走了。四长老和轻扬哥怕我们再出危险,就带着一些护卫留下来了。”

“恩……”谢尘点点头,忽然笑道:“谢拓,看来你最近在家族混的不错啊,竟然能调动这么多人?”

“嘿嘿,这不是运气好嘛……”谢拓挠头一笑。

通过谢拓的介绍,谢尘这才知道。自从摄灵珠被盗走之后,谢家因为失去了“蕴灵塔”这个镇族秘宝,所以对于先天满灵力的谢拓更加看重,倾力培养。

而谢拓本身也不是无知之人,趁着这个机会,谢拓也是迅速提升自己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不但很快将同辈的南北两院收服,而且还得到了族中“五剑族人”的身份,几乎与大管事谢明峰平起平坐。暗地之中,四长老和五长老更是对谢拓青眼有加,被谢拓引为亲信。

此次家族出兵,谢拓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由头。本来打算只带着四长老、五长老二人和百余名灵师前来的,却没想到族长谢凌天竟然亲自下令,让一万家族亲卫随行保护!可见家族对谢拓的重视程度。

冷霜等天刃学院暗中保护凤七的强者,本已经到了鹰愁涧山脚,却是正好与谢拓等人遭遇。双方误会之下,大打出手,最后才弄清了状况,以至于险些错过了救谢尘等人的机会。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之后,谢尘长吁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些曲折。

唏嘘了一番,谢尘问道:“此次你公然带着人与罗家厮杀,罗家会不会……”

“管他呢!”谢拓脸上堆起两座小肉山,笑道:“要说担心,我觉得罗家比我们还要担心!凤池城岂是好惹的?罗家这次竟敢截杀凤凰血脉的传承者,要是凤池城真的追究下来,那天罗国恐怕就要变天了!”

“对了尘哥,我还没问你呢!你为啥不回家族啊?”谢拓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惑:“难道,摄灵珠真的在你那?”

谢尘淡淡一笑,说道:“摄灵珠早就毁了,以前我不想回家族是因为摄灵珠的事,而现在,却是还有其它原因。等过段时间,你就明白了。”

“哦……”谢拓挠了挠头,继而笑道:“我不管尘哥你有啥事,但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无论你有啥事情,只要写封信,或者派人传个话,我立马带人杀到。天刃学院要是敢欺负你,我就去把天刃学院给平了!”

“呵呵,好!你最猛,行了吧!”谢尘呵呵一笑,随后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谢拓,罗凡呢?死了么?”

“那小子还没死,不过被我们抓来了,就等着尘哥你醒了之后,拿他出气呢!”

“哦,只要没跑就好,这个罗凡很阴险,若是跑了,恐怕日后会成为隐患。”谢尘点点头,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已经打消。

“放心吧尘哥,你等着,我现在就把这小子拎来,让你亲手杀了他!”谢拓站起身,便要向外走去。

“不必了。”谢尘叫住谢拓,摇头说道:“杀罗凡的事情交给谢轻扬吧,我想,他应该比我更想要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