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9章 真的这么狠?

第九十九章 真的这么狠?

休整七天之后,兄弟盟再次动身。谢尘身上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小丫头玉蝶儿的恢复速度也是极快。除了他们二人之外,空空和玉长风受的都是外伤,包扎一下便可以上路。陈词和萧十三却依旧需要在马车中静养。

七天里,四长老并没有和谢尘说过一句话,对谢尘的事情以及来路根本不闻不问。谢尘自然明白四长老的意思,在临行之时,遥遥的对四长老默默躬身致谢。

临别时,小胖子谢拓眼圈微红,“尘哥,要不我也和你一去天刃学院得了。没有你,我干啥都觉得没意思。”

谢尘微微一笑,看了远处的四长老一眼,拍了拍谢拓的肩膀,说道:“别急,我们兄弟间的日子还长,待到我办完事,想必你也成为了一方强者。到时候我再来找你,一起打天下!”

谢拓张了张嘴,但却将话咽回肚子里,只是重重点了点头,说道:“恩,我听尘哥的!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到时候和尘哥一起打天下!”

“恩!”谢尘会心一笑,转头望向身边的谢轻扬,说道:“轻扬族兄,谢拓有的时候喜欢犯浑,你要多照顾他。另外,现在天罗国局势复杂,经过这件事,谢家和罗家的同盟已经出现了裂痕,你们要多多小心。”

谢轻扬点头道:“谢尘你放心吧,如今罗凡已死,大王子罗胜刚愎自用,很好对付。真拼起来,我们谢家也不惧他们罗家!”

谢拓忽然接口道:“尘哥,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给我五年时间,五年之后,你会发现天罗国便只有我们谢家!”

五年……谢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在谢拓眼中看到的不是狂妄和天真,而是浓浓的自信!

谢拓和自己的年纪相若,五年之后也只是十八岁!十八岁的少年想要征服一个雄霸北方的帝国,覆灭传承数百年的家族,可能么?!

谢尘选择了相信!他相信,谢拓能够做到!即便是谢拓做不到,那他谢尘也要帮谢拓做到!

“想要重整天罗国,需要不止是谋略,还要有实力!如果可能,罗家的传承台你们可以想办法借来一用。我走了,期待你们的好消息!”谢尘说罢,毅然翻身上马,带着队伍扬长而去!

“传承台……”望着谢尘的背影,谢拓若有所思。他不知道,早在谢尘得知了四大家族的镇族秘宝那天起,便已经有了与谢拓同样的想法。如今,谢尘正是将自己当初计划的第一部分告诉谢拓,让谢拓去实施。

忽然,谢拓眼睛一亮,转头望着谢轻扬说道:“轻扬哥,我想我明白尘哥的意思了!我们现在就回去,你来出面,我要请大王子罗胜喝酒!”

“哦,好!”谢轻扬微笑着点点头,随着谢拓匆匆离去。

“谢尘,谢拓……”四长老如同骷髅般的脸上,堆起道道沟壑,喃喃自语:“乌石镇到底是什么宝地?竟然培养出了这么两个不得了人物?好在,他们都姓谢……”

谢尘等人养伤的地方是天罗国北方的一座小城,泽云城。距离凤池城还有四五天的路程。

知道了凤七的凤凰血脉被激活之后,冷霜等三名天刃学院的导师便留下来与兄弟盟众人一起同行。无论对于天刃学院还是凤池城,如今的凤七,可都要比当初的凤七重要的多了。

经此一战,兄弟盟众人分别也都有了不少的感悟与收获。虽然不像凤七和谢尘那么大,但几乎每个人都有信心在短时间之内突破。

尤其是空空,他竟然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将自己的“兽器一体”之灵分开召唤了!这可是以往他一直想做,而根本无法做到的!

用空空的话说,“要那只臭猴子放开这根棍子,简直比杀了它都难!”

有了三名灵王强者的保护,剩下的这段路顺风顺水,众人很快便已经出了天罗国边境,进入凤池城的领地。

凤七激活凤凰血脉之事,冷霜早已派人传讯给凤池城。就在兄弟盟刚刚踏入凤池城边境的时候,迎面正遇到凤池城前来迎接的前哨人马。

数百人的马队如疾风而来,马队上空,一面火红色的大旗迎风招展。大旗之上,一只金色的凤凰栩栩如生,展翅欲飞!

马队在兄弟盟众人面前停下,为首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青色锦袍,气宇轩昂。一双眼角微微上挑,使得一张俊美的脸孔中稍有阴柔之色。

“这位可是天刃学院的墨雕王座,冷霜阁下?在下凤池城凤秋水,多谢王座护送小妹回到凤池城。”青袍少年坐在马上对冷霜抱拳说道。

“凤少主客气了。”冷霜面色淡然点了点头。风秋水乃是凤池城嫡系传人,更是在本命灵觉醒之时便激活了凤凰血脉。虽然修为与冷霜相差悬殊,但身份却是尊贵无比。

凤秋水与冷霜见过礼之后,目光一扫,瞬间便发现队伍中骑在马上的凤七。

见到凤七之后,他不禁眉头一皱,转头望向冷霜说道:“冷霜阁下,天刃学院到凤池城,山高路远,难道以我小妹的身份,竟然不配乘坐贵学院的马车么?因何让我妹以娇弱之躯,承受这鞍马劳顿?!”

“恩?”冷霜闻言秀眉微微一皱,这凤秋水也太过狂妄,自己众人万里护送凤七,你非但不道辛苦,却一上来便责怪没有让你妹妹坐车?!这是什么道理?

不待冷霜开口,一旁早已有人看不过去了。空空一提马,晃着光头喝道:“阿弥陀佛,凤大少,你妹妹是人,难道我们便不是人?!骑马又如何?你知道马车里现在躺着是什么人吗?那是为了保护小七险些丢了性命的兄弟!”

“兄弟?”凤秋水扫了空空一眼,轻哼一声,淡淡道:“我凤秋水这一辈,便只有兄妹二人,没有什么兄弟。受伤又如何?可笑的很,你们既然负责保护我妹妹,便要有赴死的准备!难道这也是他们霸占我妹妹马车的理由么?”

说着凤秋水转头望向冷霜,说道:“冷霜阁下,念在你们保护我妹妹平安无事,这些小事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但也请你约束好你的手下,说话要有些分寸。主人说话的时候,狗是没有资格插嘴的。”

“你他/妈说谁是狗!”空空眼睛一瞪,玉长风和玉蝶儿立即催马来到空空身边,对着凤秋水怒目而视!

大风大浪走过,一路之上九死一生,没想到到了最后竟遇到这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兄弟盟众人都是义愤填膺。

“老大……”凤七似乎对凤秋水有些害怕,从刚刚凤秋水出现到现在,她一直都不敢出声。此刻见状,更是满眼求助的望着谢尘,欲言又止。

谢尘微微皱了皱眉,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拦在空空等人前方,望着凤秋水说道:“凤大少,言辞犀利故可逞一时之凶,但却也是惹祸根苗,还请足下嘴下留德。”

“你又是谁?”凤秋水瞥了谢尘一眼问道。

“在下谢尘,此次护送凤七的,便是在下的队伍。”

“哦,妖刀谢尘。”凤秋水显然听说过谢尘的名号,但片刻之后却是不屑道:“无非便只是一个新生而已!冷霜,你们天刃学院就只派一个新生的队伍来护送我凤池城凤凰血脉的传人?也太不把我凤池城看在眼里了吧?!”

闻听凤秋水接连不断的大放厥词,冷霜的面色早已变得冰寒。此刻,就算是再笨的人,也能看出,这一次凤秋水是故意来找茬的!

虽然冷霜不知道凤秋水为何一上来就要咄咄逼人,但天刃学院的名头,又岂是随便被诋毁的?!

想到这,冷霜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凤少爷看不起我天刃学院的新生,倒是不知凤少爷又比这些新生强在哪里?”

感觉到冷霜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息,凤秋水眼睛一眯,冷哼道:“强在哪里?怎么?难道冷王座的意思,是想让凤秋水帮你教训一下这些新生么?”

冷霜眼中寒芒一闪,寒声道:“若是凤大少有这个兴趣,切磋一下倒也无妨。”

“很好!”凤秋水翻身下马,瞥了一眼兄弟盟众人,傲然道:“哪个先来?”

“混蛋,我今天废了这……”

“你们都别动!我来!”谢尘挥手拦住欲要上前的空空等人,沉声说道。

如今空空和玉长风身上都有伤,玉蝶儿出手不分轻重,谢尘决不能让这三人出战。

跳下马,谢尘先走到冷霜身前,微微躬身,“导师,谢尘想要请凤少爷指点一下。”

“好。”冷霜微微点头,随后嘴角一掀,以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放开了打,只要不打死,什么都好说!”

“是!”谢尘眼睛一亮!有了冷霜这句话,自己便再无顾忌。再转身之时,谢尘的嘴边已经挂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凤大少,谢尘从觉醒本命灵到现在还不足一年,虽然有些薄名,但却都是言过其实。还请大少看在我天刃学院与凤池城世代交好的面子上,手下留情。”谢尘淡笑着对凤秋水抱拳说道。

“哼!现在知道怕了么?太晚了!虽然本少可以留你一命,但骨断筋折恐怕是免不了的!”凤秋水冷哼一声,完全没将谢尘放在眼里。

谢尘微微皱眉,说道:“大少,切磋而已,下手不必这么狠吧?”

凤秋水傲然一笑:“怕疼就别来装大瓣儿蒜!本少说到做到,只废你一条胳膊一条腿,这已经是很仁慈了!”

“真的这么狠?”

“那你还想怎样?!你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么?!”

“那……好吧……”

谢尘皱着眉头一声轻叹,似乎有些不忍。但在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经突然在原地消失!

“啪!”的一声脆响!就在凤秋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记重重的耳光已经将他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抽飞!

甩出一记耳光之后,谢尘的声音森然响起:“一条胳膊一条腿,这是刚才谈好的价钱。其它这些,都是免费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