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01章 雷刀宗主

第一百零一章 雷刀宗主

手抖了一下?!且不说凤池城方面的一干护卫,即便是空空等人也都是傻愣愣的望着谢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谢尘这是怎么了?这么不给凤池城面子?对方可是灵宗级别的老怪啊!

“师父,揍得好!”片刻之后,小丫头玉蝶儿忽然一声欢呼,脆生生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平原中传出老远。虽然她不知道谢尘为何要公然挑衅一个灵宗,但只要是“师父”做的,她全都无条件支持!

“你……你!”凌空而来的老者眼睛一瞪,望着谢尘竟然半天只说出两个“你”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敢和自己说这种话?!他老人家真想也“手抖”一下,直接将这小家伙拍死!

不过,老者的手终究还是没“抖”。轻叹一口气,袍袖一甩,一股精纯的灵力瞬间涌出,将倒地呻吟的凤秋水卷起。再次一翻手,凤秋水已经被轻轻的放到一众凤池城的护卫旁边。

“小子,连老夫的面子都不给,你好大的胆子啊。”似乎轻叹一声,老者缓缓开口。

谢尘也是打量着面前这个身材魁梧的老者,他看起来应该已经年过七旬,须发早已皆白。粗犷的脸庞上一双虎目炯炯有神,虽然已经银白,但满脸的络腮胡子却依旧威武无比。可见此人年轻之时,定然是一条粗豪的汉子。

听到老者的话,谢尘微微一笑,说道:“前辈过奖了,谢尘的胆子其实很小。若不是前辈让我出手教训一下凤大少,就算给晚辈一万个胆子,晚辈也不敢在前辈面前出手伤人。”

谢尘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刚好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闻听此言,凤池城一方的护卫早已哗然,而冷霜也是眉头一皱,生恐谢尘再说出什么,真的惹怒了这个老者。

想到这,冷霜快走了两步,毕恭毕敬的对着老者躬身说道:“雷刀宗主还请息怒,谢尘是我的学生,不知雷刀宗主之威,多有冒犯,还请……”

“哈哈,这不是冷霜小丫头吗?”雷刀宗主看了冷霜一眼,忽然哈哈大笑,道:“这小家伙是你学生?还别说,这骨子里的傲气,还真和你差不多!”

说着雷刀宗主又看了一眼谢尘,眯着眼睛道:“只不过这小家伙的机灵劲,却是比你当年强太多了。”

见雷刀宗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冷霜心中不禁一松。只是对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自己为“小丫头”,冷霜却是不知是应该哭还是笑了。要知道,自己的实际年龄早已七十多岁,哪有七十多岁的小丫头啊?!

倒是谢尘,适时开口,避免了冷霜的尴尬,“原来前辈便是鼎鼎大名,威震天下的雷刀宗主?!晚辈能得前辈指点,真是三生有幸啊!”

“哦?呵呵?”雷刀宗主饶有兴致的望着谢尘,朗声笑道:“小家伙,你的嘴倒是挺甜的,那我倒要问问你了,老夫到底是如何鼎鼎大名?刚刚又是如何让你出手教训水儿的?”

谢尘面色不变,淡淡笑道:“前辈的大名早已传遍天下,这个晚辈就不必再赘述了吧?免得有阿谀之嫌。至于刚刚么……晚辈与凤少交手之时,前辈便一直在侧。但当晚辈欲要对凤少出手之时,前辈却是从远方而来。”

说到这,谢尘面上笑意更浓,“晚辈猜想,若是前辈不想让晚辈对凤少出手,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假意刚刚赶到。以前辈的实力,直接出手制住晚辈,简直易如反掌。既然前辈近在咫尺而袖手旁观,那晚辈自然会认为前辈是想要假晚辈之手,教训一下凤少咯。”

谢尘说到这里,在场众人才尽皆恍然!原来刚才雷刀宗主竟然就在一旁?!若真是这样的话,谢尘所说的话,也的确不无道理!

对于谢尘的猜测,雷刀宗主并没有承认也没否认,只是饶有兴致的盯着谢尘,笑道:“小家伙,你怎么知道我就在旁边的呢?”

“呵呵,前辈这是在考教晚辈么?!以前辈的实力,若是用灵力隐匿气息,晚辈的确无法探查。但前辈此次隐匿气息用的却并非灵力,而是一种禁制。对于禁制,晚辈有一个兄弟倒是有些研究。恰巧,晚辈身上还带着这个。”

说着,谢尘伸手入怀,取出了一枚写着“帅”字的圆形棋子。正是陈词当初给谢尘带在身上,用以探测禁制的帅字棋。

正如谢尘所说,灵宗强者想要隐匿气息的话,他的确无法探查。但这雷刀宗主身上,原本便有禁制宝物可以隐匿气息,所以并没有动用灵力。而谢尘也正是因为感应到了帅字棋的波动,而发现了雷刀宗主的行踪。

“棋子本命灵……”雷刀宗主望着谢尘手中的帅字棋,沉吟了一下忽然道:“小家伙,你这兄弟,可是姓陈?”

谢尘心中一动,点头道:“前辈说的没错,这正是我兄弟陈词的本命灵。”

“哈哈哈哈!原来陈放那老家伙的后人也在这?!这个叫陈词的小家伙在哪?快让我看看!我记得上次看到这小家伙的时候,这小家伙就一直在襁褓里睡觉,连看都不看老夫一眼……”

听到雷刀宗主的话,兄弟盟众人都是无奈的对视了一眼。无语了,原来懒,也可以是天生的啊!

谢尘也是心中腹诽了半天,这才说道:“上次在鹰愁涧一战,陈词受了些伤,正在车里修养,想必……”

“这小子不是又在睡觉呢吧?!”雷刀宗主眼睛一瞪。

“呃……前辈真是……咳咳,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谢尘汗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这么半天没有动静,想必陈词这家伙定是还在睡觉。

“哼!这小子从小就懒,没想到长大了还这样?真搞不懂陈放那老家伙怎么教的!先别说这个了,你小子叫谢尘是吧?你的脾气,老夫喜欢,走,跟我喝酒去!”

说着雷刀宗主直接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抓住谢尘手腕,拉着便走。

“祖爷爷!”

左右两边,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只不过一个声音有些虚弱,似乎在呻吟。而另一个声音虽然清脆,但好像也充满了幽怨。

直到此刻,雷刀宗主才刚刚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他先是对着正在包扎的凤秋水瞪了一眼,怒哼道:“哼!谢尘小兄弟千辛万苦护送七丫头回来,你竟然还偷偷跑出来找人家麻烦!我们凤池城就是这么待客的吗?!你小子的账,回头我再找你算!”

喝斥完凤秋水,雷刀宗主面色忽然一变,满脸堆笑的看向幽怨的凤七,“七丫头乖,你回来祖爷爷自然高兴啊!祖爷爷早就在家里给你张罗了一大桌好吃的……哦对了,你的血脉也激活是吧?祖爷爷当然也高兴的很呢,乖啊七丫头……等祖爷爷和小兄弟喝完酒后,回去一定给你好好庆祝!”

“咳咳,前辈,我看您还是先……”谢尘的手臂宛若被一把铁钳钳住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只得弱弱的说道。

“就这么说定了啊!小兄弟,走跟老哥哥喝酒去!”雷刀宗主根本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拉着谢尘腾空而去!

“我……”谢尘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忽然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被雷刀宗主拖着升入半空,腾云驾雾一般急掠而出。

“臭祖爷爷!坏祖爷爷!臭老头!”凤七气得小脸通红,狠狠跺脚。而其他人却早已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

“阿弥陀佛,这,这什么情况?!”空空摸着光头,愣愣的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老大咋就成凤七的祖爷爷的“小兄弟”了呢?!那现在谢尘岂不是也是凤七的祖宗?这雷刀宗主……没病吧?!

“师父……”

“别追了,谢尘应该没事。”冷霜一把拉住欲要追出去的玉蝶儿,嘴边忽然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多少年了,这疯老头的性格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都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啊?”马车窗帘一掀,露出一个睡眼惺忪的脑袋,不耐烦的嘟囔着。

“闭嘴!睡你的觉去!”众人同时回头异口同声。

空空更是摸着光头,将自己刚才的疑问全部倾泻到了陈词身上,如同绕口令般说道:“就是说了,你也不明白。你老祖宗的朋友的刚才把你的老大给带走了,现在你的老大已经成为了你老祖宗的朋友的小兄弟,也就是你的小祖宗。正因为你老祖宗的朋友的小兄弟,也就是你的小祖宗兼老大被带走了,所以我们才吵。你明白了吗?”

“哦……”陈词惺忪的睡眼中浮现出极度迷茫之色,“好乱……我看我还是回去睡觉算了……”

半空之中,在飞出了老远,灌了一肚子西北风之后,谢尘才想明白了如今的状况。

“我说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谢尘颇为无奈的问道。

“小家伙……”雷刀宗主的声音忽然变得沉凝无比,回头望着谢尘说道:“你以为老夫带你走,只是想和你喝酒吗?”

“那前辈是……”谢尘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呵呵,喝酒自然重要,但老夫这次来,却是另有要事找你!”雷刀宗主呵呵一笑,“不然你以为,老夫会任由你欺负我的亲孙子?他便是再如何不对,也是我凤家的人!我凤家的人,是谁都可以教训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