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02章 一件事

第一百零二章 一件事

“坐。”雷刀宗主指着一张石凳,声如洪钟,震得整个山洞嗡嗡作响。

毫不客气的坐下,谢尘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自己如今所在的这个山洞。

雷刀宗主带着谢尘一路向东北而行,根据谢尘的判断,现在二人所在之处应该并没有离开凤池城的范围。

这个山洞位于凤池城东北方的深山之中,原本洞口处封着一块巨石。若非雷刀宗主将巨石移开,恐怕人们很难知道这个山洞的存在。

如今那巨石已经重新封住洞口,但山洞里的空气却极为畅通,丝毫不觉的气密。山洞深处幽深无比,看不到尽头,不知通往何处。

雷刀宗主在谢尘坐下之后,也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山洞外端的陈设很简单,一个石桌,六张石凳,还有一张石床。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嵌在洞顶,将洞中的黑暗驱散。

“这里,是老夫在突破灵宗之前修炼参悟之处。除你之外,知道这个地方的,普天之下便只有五人而已。”

雷刀宗主变戏法般伸手从石床之后拎出一个酒坛,拍开泥封,一股醇香无比的酒味瞬间弥漫而出。

“恩,好酒!”雷刀宗主提着鼻子闻了闻,十分陶醉的称赞一声,这才望着谢尘问道:“小家伙,会喝酒吗?”

“如此令人垂涎的美酒,即便不会喝,也要尝尝啊。”谢尘微微一笑,这是他进入山洞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哈哈!说的好!来,小兄弟,我们同饮!”雷刀宗主哈哈大笑,将面前两只石碗斟满,端起一碗递给谢尘。这一次,他又将对谢尘的称呼变回了小兄弟。

一碗喝干,谢尘放下酒碗,望着雷刀宗主笑而不语。他知道,对方费尽周折带自己来到如此隐秘之处,绝对不只是为了喝酒。

放下酒碗,雷刀宗主意犹未尽的捋了捋胡子,这才说道:“老夫凤惊雷,执掌凤池城百年,踏入宗级二百年,生平唯好两件事,一个是酒,另一个便是战!”

说着凤惊雷目光一扫周围的石凳,笑道:“其它五个老家伙都说老夫是酒战之徒,这个称呼倒也贴切。只是他们不知道,天下美酒老夫早已尝尽,但对这惊天一战,却是更加期待啊!”

“哦?不知前辈这惊天一战指的是?”谢尘眼眉微微一挑,问道。

“什么前辈晚辈的?!”凤惊雷瞥了谢尘一眼,“老夫对这些世俗礼数最是不屑,若你再这么叫,小心老夫把你轰出去!”

轰出去?谢尘无奈一笑,分明你自己硬把我带来的好吧?

“凤……老哥,你刚才说找我另有要事,不知是什么要事?”虽然心中腹诽,但谢尘却只能顺着凤惊雷的意思,与其兄弟相称。

“恩,这还差不多!”凤惊雷满意的点点头,又倒了两碗酒,说道:“谢尘老弟,你可听说过,妖刀乱世这句话?”

谢尘怔了怔,点点头,“有所耳闻。”

“那你知不知道,你就是那个妖刀!”凤惊雷忽然面色一凝,盯着谢尘沉声说道。

“我?凤老哥,你开什么玩笑?”谢尘心中一动,随后忽然失笑。虽然自己当初的确想过要借着这个“妖刀乱世”的由头做点文章,但江湖术士的无稽之谈,他又怎么会尽信?

“你不信?”凤惊雷身子一抬,将脸凑近谢尘,声音低沉:“那你为什么要取这个妖刀的绰号?!”

“我取妖刀这个绰号?这是别人给我取的啊!”谢尘挺了挺腰,向后坐了坐,满脸无辜。

“别人?你以为这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你一个小娃娃,刚刚出道,杀了几个和你一样的小娃娃灵师,别人就给你取了一个妖刀的绰号?!”凤惊雷颇有深意的说道。

听到凤惊雷这话,谢尘心中微微一动!不禁诧异问道:“凤老哥的意思是?”

“你这绰号,是天机那老头给你取的!这回你明白了吧?”

“天机?南六国第一神算天机先生?!”谢尘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这天机先生号称南六国第一神算,只是因为北方七国众高手根本不承认天机先生的推演。然而,纵观整个斗灵大陆,能够在推演天机方面胜过天机先生的,几乎没有!就算称之为天下第一神算,也绝不为过!

只是,这天机先生为何要给自己取这个他自己推演出来的绰号呢?!

凤惊雷将谢尘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朗声笑道:“小兄弟,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本命灵应该是一柄神兵吧。”

谢尘默然,虽然剑九曾说谢尘的屠龙刀只能算是半个神兵,但却根本无法掩盖其本身是神兵一部分的事实。这一点,谢尘不能否认。

见谢尘不语,凤惊雷继续说道:“其实你根本无需隐瞒什么,你觉醒本命灵那天,天机那老家伙正在和我喝酒。当时,我和他还顺道去了谢家一趟,看看热闹。”

“哦?”谢尘疑惑的望着凤惊雷。

“但凡会推演之人,往往见到异象时便会推算一下。那天我和天机老头喝酒的时候,正巧看到两只鹰在追逐一只雀鸟,天机老头非说这是什么双鹰夺食之兆,一番推测之下,还真算出了点东西……”凤惊雷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况。

谢尘无语,没想到这天机推演竟然会如此神鬼莫测?当日自己在听陈词说出推演结果之时,还有些不信。虽然后来应验,但也没多想。今天听到天机先生竟然能够推算出屠龙刀灵觉醒,这才真正的信了天机一说。

凤惊雷望着谢尘,问道:“你知道神兵觉醒意味着什么吗?”

不待谢尘回答,他却已经说出了答案,“神兵觉醒,天外天宫必然会再次降临斗灵大陆!而它降临的目的,就是找到神兵!”

说到这里的时候,凤惊雷的表情已经无比严肃。甚至坐在他对面的谢尘,都感觉到了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压抑!

凤惊雷的声音深沉,目光越过谢尘,仿佛透出山壁望向远方:“一千年前,斗灵帝国与天外天宫惊天一战。天外天宫虽然取胜,但却也是惨胜!人们只知道在那一战之后,斗灵帝国瓦解,四圣地分崩离析。谁又能知道,除了四圣地之外,大陆上还有帝国两位护法的后人仍在世间?”

此刻,谢尘已经无法插嘴,完全已经变成了凤惊雷一人独言。

“而这两个后人,流落在大陆之上,在百年之中相继崛起,被当时的大陆并称为南北双雄!在那时,提起南皇甫北凤霄,大陆上谁人不知?!”

谢尘眼眉微微一挑,“南皇甫北凤霄?”

凤惊雷点点头,“不错,南皇甫,便是帝国左护法的后人,皇甫云。他凭借手中一杆方天画戟,崛起于大陆南方,创立了天刃学院。而北凤霄,便是我凤池城凤家之中,同样在百年内立地成圣的凤霄先祖。”

“原来,凤池城、天刃学院竟然与四圣地同源……”谢尘扫视了一下石桌旁的六张石凳,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那我便不再废话。”凤惊雷望着谢尘,淡淡说道:“在千年前那一战之后,天外天宫镇守了五百年,那时四圣地已经极为衰弱。可叹,凤霄和皇甫两位先祖虽然有心雪恨,但却孤掌难鸣。”

凤惊雷叹息一声,“所以那时,两位先祖在商议之后,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我凤家先祖,选择飞升天外,寻找远遁的斗灵君王。而皇甫云先祖却是为了保护斗灵君王遗留下来的重宝,选择了暂时归附于天外天宫。”

“暂时归附天外天宫……”谢尘闻言也是心中一叹。他完全可以想象,一个身负世仇,才华横溢的男人,在忍辱负重归附于仇人门下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天外天宫镇守了大陆五百年,我们六家便老老实实的蛰伏了五百年。在这五百年中,我们不敢妄动,只能暗暗的蓄积力量。这五百年中,我们六家有无数惊采绝艳的先祖因为寿限已到,最终含恨而终!他们的一腔抱负,便只能交给了我们这些后人……”

“五百年后,天外天宫离去。我们六家终于得以喘了一口气,利用这五百年的时间,我们不断壮大,不断发展。到了现在,我们已经有信心,与那天外天宫一战!”

凤惊雷的眼中闪烁着炙热的战意,“中原诸国,在我们六家的眼中,不过是蝼蚁,翻手即可覆灭!我们之所以并不对诸国采取行动,便是要营造一个假象,让天外天宫以为斗灵大陆并没有任何异动。待到他们再次降临之时,就是我们复仇的时刻!而你,就是这个契机!”

丝丝缕缕,瞬间在谢尘心中贯穿连通,谢尘恍然道:“所以你们在我觉醒之后便开始筹备,四圣地的子弟入世,也是因为这个?”

“不错!”凤惊雷毫不隐瞒,“四圣地子弟入世,本是决定要先在天刃学院磨练,然后蛰伏在中原等待时机。却没想到,地魔老怪的一次胡来,险些要了你的性命……”

“地魔宗主不知道此事?”谢尘疑惑道。

“他知道个屁!”凤惊雷气哼哼说道:“他本是西魔玉家的一介家臣,知道这件事的,便只有真正掌控四圣地的四大家族首领和我凤家、皇甫家的家主而已。只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你才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天刃学院。”

说着凤惊雷哈哈一笑,望着谢尘,“一番观察之下,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觉得你这小家伙还可以,所以才让天机老头散布出妖刀乱世的预言。而与你说这些,说到底其实是因为我们还想让你帮我们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