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章 见不平拔刀而已

刀纵天穹一百二十章 见不平,拔刀而已

怒江自西向东横贯大梁国,起于十万大山,东流直入浩瀚东海。.如天堑般,将整个大梁国分割成南北两地。十里江面,波涛汹涌,滚滚长河,一望无尽。

江北,风津渡。高十米,长宽各二百米的巨大擂台早已搭起。

擂台下,带甲之士林立,大梁国王室大旗猎猎生风。台上,一面大旗迎风舞动,“镇北擂”三个大字醒目无比。

距月底开擂之曰尚有两天,而擂台之下却早已人山人海。一年下来,除却开仓放粮,大梁国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如此人潮涌动的场面。

北方更远处,薛、曹两家兵营,如山般连绵不绝。将士枕戈,铁骑佩鞍,虎视眈眈严阵以待,严防李家军队趁此机会,渡过怒江。

寻了一处,谢尘下马。为避麻烦,身上的魔灵草也已经化作了寻常布衣,混杂在人群之中,观望等待。

“看,军营里出来人了!”台下百姓中忽然发出一阵惊呼,循声望去,果然见薛曹联军军营的营门大开,一哨骠骑扬尘而至!

“让开,让开!”

一骑绝尘,当先而至驱散周围百姓。随后,近百骠骑滚滚而过,来到擂台近处。

“站住!若再向前,弓箭无眼!”

擂台下方,王室军队弓上弦,刀出鞘!严阵以待,厉声大喝。

“哼!这风津渡本是我薛家之地,岂容你李家撒野!”一声冷哼,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将军纵马向前,怒气凛然。

“薛豹大哥,稍安勿躁,这事可是族长他们默许的……”骑兵队伍中,另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一名面皮白净,看似文弱的少年皱眉说道。

薛豹闻言,哈哈笑道:“曹宇贤弟莫慌,我只是想先来看看这镇北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而已,这里看不清楚,待我走得近些!”

说话间,薛豹双腿一夹,**战马一声长嘶,四蹄扬起,风驰电掣!

“站住!混蛋,放箭!”王室军队见对面少年竟然欲要纵马冲阵,当即毫不犹豫下令攻击!双方本就势同水火,此刻更不必手下留情!

“区区弓箭也想挡我?!挡我者,死!”薛豹双眼一瞪,漫天箭雨下,在疾驰的战马上忽然纵身而起!

“吼!”的一声,震天咆哮之下,薛豹双手双腿竟然同时化作猎豹四肢!灵力挥动,拨开身前箭矢,如流星般直冲王室军队阵列!

“不好!这小子是灵师!结阵防御!”

下方王室军队见状登时一阵大乱,但猎豹速度何等之快!还不待阵型列好,便已经轰然冲入阵中!

“吼!”又是一声怒吼,豹爪起落之处,衣甲飞散,鲜血崩流!

“呵呵,这小家伙很有干劲儿嘛。话说,他也是刀主大人的朋友吧?”谢尘体内,剑九笑呵呵说道。

谢尘微微一笑,目光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在王室军队中横冲直撞的薛豹。三年不见,薛豹已经成了三级大灵师。看来他虽无际遇,但也足够努力了。

王室军队一方好似并无灵师强者,此刻,薛豹利用其迅疾无比的速度,在军中**,堪堪已杀到擂台之下。

“哈哈!老子今天便上去看看这擂台如何镇北!”眼见着距离擂台还有十几米的距离,薛豹一声暴喝,全身灵力凝聚在双腿之上!

“轰!”的一声,烟尘暴起,他整个人便宛若一枚炮弹般,向着擂台上方轰然冲去!

在沉猛无比的灵力震动之下,围上来的王室军队顿时人仰马翻。远处百姓见到薛豹如此神勇,不禁纷纷惊呼叫好!

“不好!”人群中,谢尘却是忽然目光一凛,在他的神魂感知之中,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已经在擂台上方出现!

“哼,一个大灵师而已,蝼蚁般的东西也想上擂台?”冷哼之声从天而降!一道白衣身影由远及近,如闪电般御剑而来!

“死!”随着一声轻喝,御剑而来的白衣人已经抬起手掌,一股浑厚的灵力磅礴而出,如一座大山般,向着腾跃在半空的薛豹狠狠压去!

“啊!薛豹大哥……”曹宇与一起前来的薛曹联军将士看得清楚,不禁同时失声惊呼!

而身在半空的薛豹也是瞳孔狠狠一缩,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无匹劲风,顿时心如死灰!竟然是灵王强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薛豹此次定难幸免之时,忽然之间一道青烟如闪电般从人群中飙射而起!后发先至,竟然在那手掌拍在薛豹身上之前,挡在了薛豹身前!

“轰!”青烟一凝,一道身影刚刚出现,那磅礴的灵力便已经轰在其上!

炸开的灵力如涟漪般四面扩散,如狂风,席卷四方!

“哗!”台下数万人瞪着眼睛,张大嘴,片刻的寂静后一片哗然!

狂风过后,身穿布衣,脚踏长刀的少年迎风而立,身后长发无风自动!这少年竟以血肉之躯,生生硬抗了灵王强者的一击!而看这少年御刀而起,显然也是一位灵王强者!

单手放开薛豹的衣领,任由薛豹落向地面,谢尘只淡淡说了一句:“莫要冲动。”便目光一转,望向已来到擂台边缘的白衣少年。

刚刚对薛豹出手的白衣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纪,面目俊朗,气度不凡。此刻见谢尘望向自己,也不禁身形一凝,居高临下道:“阁下何人?”

谢尘淡淡一笑,踏着脚下屠龙刀缓缓升起,与少年遥遥相对,“过路人,见不平,拔刀而已。”

“见不平?”白衣少年轻哼一声,“哼!何谓平,何谓不平?难道这狂徒闯我军擂台,伤我军将士,便是对的?阁下若是叛军之人,我自无话可说,但若只是路人,这道理却匪夷所思了。”

谢尘淡淡说道:“所谓道理,本就匪夷所思,从无标准可言。我今天也并非是来与你论道的,既然道不同,也无须多说。你摆你的擂,我救我的人,仅此而已。”

说罢,谢尘身形一动,便要离开。他此来本不想惹事,若不是薛豹遇险,两家即便战个你死我活,又与他何干?

“等等!”白衣少年见谢尘要走,不禁眼眉一竖,厉声喝道:“阁下坏了我杀人的兴致,便想一走了之?我齐云倒想领教一下阁下的手段!”

说话间,白衣少年脚下的长剑顿时发出一阵嗡鸣,浑厚而磅礴的灵力扩散而出,隐隐间紫芒流转,雷声阵阵!

“你的杀人兴致?”谢尘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齐云,嗤笑一声,“关我屁事?我没有兴趣指教你。”

“狂妄!受死!”齐云眼中杀机迸现,谢尘的语气和态度已经彻底激怒了他!对方不过只是一个一级灵王而已,竟然敢对自己放肆?!

“轰!”一道紫芒瞬间迸射而出,齐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却已经来到谢尘身边!

“滚!”谢尘目光一寒,抬手间手掌已经与紫芒轰然相撞!

“轰!”紫色与金色的光芒瞬间爆散!

谢尘身体微微一震向后平移数米,齐云也是接连倒退了数米才堪堪停住。一击之下,二人势均力敌!

“噼啪!”细碎的电光在谢尘身上流窜,谢尘微微皱眉,却是魔灵草化作的衣衫在这电芒中瑟瑟发抖!

“哈哈,如何?不能动了吗?!”见到谢尘面色微变,齐云以为对方已经被自己的雷电之力麻痹,不禁哈哈大笑,再度提聚灵力揉身而上!

“不能动?!”嘴边忽然浮现出一抹冷笑,“你也太自信了吧?!”

“嘭!”就在齐云第二次来到谢尘身前,将布满雷电的手臂轰向谢尘之时,谢尘忽然闪电般的伸出手掌,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

“嗞嗞!”狂暴的雷电之力,在谢尘的手中宛若小兽一般疯狂挣扎,齐云面色一变,瞳孔猛的一缩!

“你,你不怕我的……”

“我为什么要怕你的雷电?”谢尘森然一笑,暗金色的光芒瞬间布满整个手臂!

“给我下去!”充斥着暗金色光芒手臂猛的一抡!

“轰!”烟尘暴起,巨大的擂台狠狠一颤!齐云结实的被轰在擂台之上,噗的一口鲜血喷出,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刷!”谢尘的身影出现在齐云身边,冰冷的刀锋架在对方的脖颈之上。

“你到底是谁?!”齐云猛然一滞,哑声问道。他不明白,自己的雷电之力如此狂霸,非灵宗以上强者都无法彻底抵挡那麻痹的感觉,但却为何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少年竟然会毫发无伤?!

“你现在还没必要知道。”谢尘轻蔑的看了齐云一眼,忽然收起屠龙刀转身离去。

“你不杀我?!”齐云错愕的望着谢尘的背影嘶声说道。

与此同时,谢尘体内也有同样一个声音问道:“刀主大人,为什么不杀了这家伙?”

谢尘淡淡一笑,轻飘飘跃下擂台,“杀他如屠鸡宰狗!但以他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对两大家族造成任何威胁。我留着他,便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口出狂言,号称镇北。看明白之后,再杀不迟。”

丹田中,剑九微微点头,沉吟道:“说的也是,这家伙的实力,顶多只是三级灵王。除了年轻一些,并无特异之处。料想其余二人的实力,也不会高出太多。难道这其中还有别的玄机?”

说话间,谢尘已经缓步走出人群。早就在外翘首以盼的薛豹见到谢尘,身子微微一颤,狂奔过来一把拉住谢尘的手,“老大,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