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一章 判若两人

一百二十一章判若两人

谢尘面带微笑,望着薛豹点点头,“兄弟,好久不见了。”

“哈哈,真的是老大!”再次得到确认之后,薛豹忽然如癫狂般大笑两声。随后双眼中却是泪光莹然,不顾场合,一把搂住谢尘,“老大,你这一消失便是三年!我们都以为,都以为你……”

眼见着薛豹这个血性汉子真情流露,谢尘心中慨然。自己与薛豹等人虽曾生死与共,但在心中的分量,薛豹却还远不及兄弟盟的众人。骤见此情此景,不禁心中有些愧疚。

谢尘却不知道,在薛豹心中,他早已成为了传说般的存在。无论乱石山中,抑或是到了学院之后,谢尘的种种传说,谢尘的至情至性,都无不让薛豹深深折服。

甚至直到数年之后,薛豹还一直因自己当初没能如萧十三一般大胆的说出心中所愿,而深深懊悔。直到垂垂老矣,他仍以曾与谢尘并肩作战而感到无上荣光!

“呵呵,难道你老大是这么容易便死的吗?”谢尘叹息着笑道。

放开谢尘,薛豹揉了揉眼睛,嘿嘿笑道:“说的对!老大怎么会死?是我胡说!老大,和我喝酒去?”

“薛豹大哥,这位是……”一旁的曹宇见素来以粗犷强硬一面示人的薛豹竟然又哭又笑,不禁诧异的走过来试探问道。

“哦,曹宇,来来来,这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谢尘老大!”

“谢尘……”曹宇先是一阵迷茫,随后眼睛一亮惊呼道:“你就是谢尘?!”

“曹公子你好。”谢尘点头致意。他知道薛豹是薛家当代嫡长子,想必这曹宇应该便是曹家的公子了。

“你真的是谢尘?!天刃学院的妖刀谢尘!”曹宇瞪大眼睛,满脸激动。

曹宇比薛豹小上一岁,也比薛豹晚进入天刃学院一年。早在三年前,谢尘妖刀独斩百名红巾阻击者的事情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而近两年来,无论在薛豹身边。还是在学院之中,更是无时无刻都听到谢尘的名字和传说。此刻见到,自是激动不已。

“曹宇,你说什么呢!叫老大!”薛豹眼睛一瞪,随后对谢尘嘿嘿笑道:“老大,这是我兄弟曹宇,曹氏家族的长公子,也是我兄弟。”

“老大!”曹宇搓着手,诚惶诚恐。纵然他贵为世家公子,但在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灵王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优越感可言。

三人一番寒暄,在薛豹和曹宇的盛情邀请与强拉硬拽之下,谢尘无奈只得随着他们一起前往薛曹联军大营。

营帐中,酒菜齐备,三人坐在席上把酒相谈。

通过薛豹二人的讲述,谢尘才对情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原来,一年前来到大梁国李家的三名少年都是灵王修为,而且是兄弟三人。

三人的本命灵都是长剑,大哥齐山七级灵王。二哥齐海五级灵王,老三便是今日出现在擂台上的齐云,三级灵王修为。

这三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来到大梁国后很快成为李家的座上宾。而且短短时间之内便令李家家主与长老们俯首帖耳,更是悍然发动内战。

这风津渡本是薛家的边防重镇,因“镇北擂”事关重大,所以薛家和曹家在商议之后。又向此地增派了十五万步骑大军,加强防御。而薛豹和曹宇,便是两家联军的统帅。今日清晨才率军到达。

薛豹火爆脾气,在大军安顿下来之后,便嚷着要到这镇北擂下去看看。曹宇劝不住,无奈只好跟来。如此,才发生了今日这一幕。若非谢尘及时出手,恐怕薛豹定然无幸。

至于齐氏兄弟三人的来历,薛家和曹家也没有确切的消息。只是从李家平乱檄文上,“承天应命,一统大梁”这几个字来判断,这三人应该来头不小。

“承天应命,一统大梁……”谢尘对这分析也十分赞同,在斗灵大陆上,“承天”这两个字一般是不会随便乱用的。即便是国家之间的征伐,也很少提到。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头顶青天之上的确有一个“天”,天外天宫!

若是被天外天宫知晓,有人乱用天宫的名头展开征伐,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但此次李家竟公然用了“承天”二字,显然是有恃无恐。再加上天刃学院所得到的情报对照,这三人的身份,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沉吟片刻,谢尘问道:“对此次镇北擂之事,不知你们两家如何应对?”

薛豹大笑道:“怕他作甚?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他们三个再强,也只是灵王罢了。到时候,我们两家的老祖宗自会前来收拾。一旦他们败了,我们正好乘势杀过怒江,把李家平了就是!”

一旁的曹宇却是微微皱眉,他看了一眼薛豹,转向谢尘说道:“老大,你不是外人,不瞒你说,其实依我看来,此事绝非那么简单。”

“哦?此话何意?”谢尘眼眉微微一挑,他知曹宇虽然年纪不大,但论起头脑,却是要比薛豹强多了。

曹宇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这三人敢公然摆下镇北擂,而且还得到李家的大力支持,显然是准备充分。李家即便再傻,也断断不敢将赌注全押在三个灵王身上。我觉得,他们若不是有着强大的后招,便应该是真的有把握获胜!我担心的是,即便是我们两家的老祖出手,恐怕也……”

谢尘闻言,微微点头。曹宇说得入情入理,试问传承数百年的大家族,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又怎么会将一场灭族大战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三个灵王身上?!但这其中的原因,谢尘却是也无法想通。答案只能等到擂台开始之后,才能见分晓了。

接下来两天,谢尘便住在联军的军营之中。军营不比世家大族之内,虽然是在家族的掌控之下,但却很少有灵王修为以上的强者坐镇。

毕竟灵王修为以上的强者大部分的心思都在修炼之上,他们即不肯屈居凡人之下,又对军事了解甚少。所以他们从不问军情。唯有需要之时,才会被请出相助。大军征战,要靠的还是军事素养极高的武将谋士。

镇北擂开启的前一晚,谢尘辞别薛豹和曹宇,离开军营。薛豹知道谢尘是不愿与两家的家族老祖相见,也不想被招揽。索性便与谢尘约定,来日开擂之时再见。

翌日,谢尘早早便从修炼状态中脱离,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擂台之下。

两天之中,擂台南北两侧的百米之外。早已搭起了两座高大的看台。日上三杆之时,双方的强者陆续来到看台之上。

北侧一方,除了薛豹和曹宇两人因身份特殊而得以登上看台之外,其余十余人的气息均在灵王之上。尤其是看台中央两张椅子上坐着的一高一矮两名老者,均是步伐沉稳气息内敛,卓尔不群,显然都是灵宗修为。

而南侧一方的看台中央,却是并排摆了四张椅子。最左侧一名大袖飘飘,道骨仙风。的老者含笑而坐。其余三张椅子上坐的,却是三名不到二十岁的白衣少年。其中最右侧的一个正是两天前与谢尘交手的齐云。

冗长的开擂仪式之后,齐云从看台飘身而出,御剑乘风落在擂台之上。

收回长剑。齐云目光一扫,在见到对面看台上没有谢尘的身影之后,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但旋即,他面色一转。微笑着抱拳朗声说道:“诸位大梁国的朋友请了,在下齐云。此镇北擂,便是我与二位哥哥一同设下。旨在以武会友。会一会薛、曹两家的前辈高手。不知对面哪位朋友愿与在下先玩玩?”

面对齐云的挑战,北侧看台上的两位灵宗强者对视了一眼。身材高大的老者对身后淡淡说道:“薛程,你去试试吧。”

“是!”老者身后,一名如熊般健硕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随后身子一动,一根碗口粗细的长棍幻化而出!男子踏着脚下长棍,须臾片刻,便已经来到擂台之上。

“轰!”双脚落地,薛程并未收起长棍,而是将长棍重重的往擂台上一戳,坚硬的花岗岩地面顿时“喀吧喀吧!”响起一阵碎裂之声。

“阁下是?”齐云微微一笑,抱拳问道。

“薛氏家族,巨棍王座,薛程!”高出一个头的薛程瓮声瓮气的不屑说道:“小娃娃,莫要以为天赋不错,便可以目中无人。你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三级灵王而已,今日本座便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天高地厚!”

“天高地厚?呵呵……”齐云呵呵一笑,眼神中轻蔑之色甚至比薛程还要浓烈,“阁下还是回去吧,在我的眼中,阁下连送死恐怕都不够资格。”

“狂妄!”薛程火爆脾气,闻言登时大怒!手中巨棍一抡,轰轰然当空而下,势若千钧!

“轰!”碎石飞溅,一棍之下,巨大的擂台微微一颤,竟是生生被薛程砸出一个大坑!而齐云的身影却在此刻暴退数米,长剑幻化在手!

“剑九,你发现没有,今天的齐云好像与两天前不太一样。”谢尘沉吟着神魂传音。

剑九点点头,捋着胡子说道:“虽然他的修为还是三级灵王,但好似今天的身法气度,都判若两人。恐怕这个叫薛程的,要危险了……”

“啊——!”就在二人说话之间,擂台上却已经分出胜负!

一声惨呼之后,一颗巨大的头颅已经高高抛起!鲜血如箭一般从脖腔中喷出,碗口粗细的长棍微微震颤了一下,轰然消散!

“好快的速度!”谢尘眼眉一挑,竟然只用一剑便斩杀了一个四级灵王,这家伙还是两天前与自己交手的那人吗?!

“呵呵,貌似有点意思……”丹田中,剑九也是眼睛一亮,喃喃说道。

“你看出什么了?他是怎么做到的?”谢尘急忙神魂传音问道。

剑九摇摇头,“还不确定,待我再观察一下再说。”

“嘭!”薛程的无头尸身被齐云一脚踹到擂台之下。而杀人者却依旧面带微笑,在一片惊呼声中,望向北侧看台,淡淡说道:“不知还有哪位朋友愿意上来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