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二章 奇诡阵催生人

一百二十二章 奇诡阵,催生人!

“这小子难道不是灵王?!”北侧看台上,身材高大的老者目光一寒,诧异说道。.

在他的感知中,齐云分明便是三级灵王无误!但却为何能一剑干净利落的斩了比其还高上一级的薛程?!

“哼!管他是什么修为,在老夫面前皆是蝼蚁!霸枪老哥稍等,我先秦去废了这小子。”一旁的矮小老者冷哼一声,腾身而起,便如同在虚空中信步一般,向着擂台方向行去!

“苍猿兄!切莫轻敌……”被称为“霸枪”的老者眉头一皱,但想阻拦已然不及,只得无奈提醒道。

矮小老者身在半空,傲然一笑,挥了挥手,几个大步便已到了擂台之上。

“灵宗?”擂台下,谢尘见薛曹两家的灵宗出场,立即传音问道:“剑九,此人修为如何?”

剑九沉吟了一下,说道:“此人应该在一级灵宗巅峰实力,根基稳固,若不出意外,三年之内必定突破到二级灵宗。不过,若是我猜的不错,恐怕这一战,齐云未必会输!”

“恩?这个齐云真的如此强大?”谢尘微微皱眉。

“强大的不是他……而是他们三个。”剑九淡淡说道。

“他们三个……”谢尘疑惑间不禁将目光投向南侧看台上的另外两名少年。

看台上,另外两名少年均是闭目而坐,似乎对场上战况毫不关心。谢尘心中微微一动,沉吟道:“自己的弟弟马上要面对灵宗强者的挑战,他们怎能如此从容?难道他们有必胜的把握?”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看着便是了,我也需要再进一步证实一下。”剑九淡淡说道。

此刻,擂台上的齐云正微笑着对矮小老者抱拳说道:“若是在下没有猜错,阁下应该便是曹家的苍猿宗主了吧?”

“哼!小子倒是有些见识。”苍猿宗主背负双手睥睨而立,不屑道:“既然知道是本宗,还不速速束手,更待何时?”

“束手?哈哈哈哈……”齐云似乎听到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一般,忽然朗声大笑。

笑罢,齐云手掌一翻,长剑幻化在手,淡淡说道:“既然苍猿宗主有心指教在下,那在下怎能让宗主白来呢?”

“小子狂妄!”苍猿宗主两眼一瞪,“轰”的一声,磅礴灵力弥散而出!

“吱!”的一声怪叫,却是一头灰毛长臂猿猴从苍猿宗主的体内分离而出,呲牙裂嘴迅若闪电般扑向齐云!

“刷!刷!刷!”齐云不敢怠慢,手中长剑连动,身形急速暴退!

“刀主大人,注意看齐云的动作!”就在此刻,剑九忽然一身低喝,提醒谢尘。

“动作?”谢尘目光一凝,迅速在节节后退的齐云身上扫过!

“你是说他的左手?!”

刹那间,谢尘便已经发现了不同,齐云乃是右手持剑迎敌,而左手却是掐了一个古怪的剑诀背在身后!

这种姿势本是剑系灵师常有的迎敌姿态,但一般来说却都是强者在面对弱者之时才摆出来,以示自己剑意飘然或不屑双手对敌。可如今齐云以灵王修为面对灵宗强者,这种姿势虽可显狂傲,但却绝非正常应该有的情况!

“你再看看另外两个!”剑九继续提醒。

谢尘目光一转,落在看台之上,眼眉微微一挑!只见看台上,齐山、齐海兄弟二人此刻竟然都将单手放在胸前,与齐云一般尽皆掐出了一个极为相似的古怪剑诀!

“将身体掌控权给我,我让你看得更清楚一些。”剑九说着,神魂之力已经涌上。谢尘立即依言,让剑九掌控身体。

掌控了谢尘的身体之后,剑九嘴唇微动,口中喃喃有词,双手却是如同穿花蝴蝶般疾速结出了一个古怪的印结。

“开!”一声轻呼,剑九猛然抬起双手,食指中指并拢分别在双眼前一抹!

“恩?!”丹田中谢尘的神魂微微一振!此时此刻,他竟然能够看到一道道平曰根本无法察觉的灵力漫天飞舞!

“原来如此……”见到眼前的一幕之后,谢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无法想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对战之法!

在谢尘的眼中,南侧看台上齐山、齐海兄弟二人身上,竟然隐隐间涌出一道道如丝线般的灵力!这些灵力,横空跨越百米空间竟然一丝丝都连接在擂台上的齐云身上!

而此刻齐云的周身,灵力无比磅礴,从感觉上,甚至比之苍猿宗主还要浑厚犀利!只不过,同样站在擂台上的苍猿宗主,却仿佛毫不知情一般,依旧背负双手,控制着本命灵长臂猿追着齐云狂轰乱炸!

若是寻常人看起来,齐云似乎已经被逼得节节败退。但在谢尘眼中,却是分明看到,一股股精纯无比的灵力正在齐云的长剑上疯狂凝聚!显然,齐云是准备在苍猿宗主不备之下,突施重手,一击必杀!

剑九见谢尘已经看明白,这才沉声说道:“若我猜测不错,他们三人所用的,乃是一种玄妙的禁制阵法。这种阵法,通过他们三人所掐的剑诀互相传递灵力。如今的齐云不仅拥有了其余二人的力量,而且五感也比平时敏锐了三倍以上。在这种阵法的增幅之下,齐云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所得到的增幅也绝非一加二等于三那么简单!”

“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玄妙的阵法?!”谢尘心中砰然,在此之前,他可绝对想不到三个寻常的灵王联手就能战胜灵宗强者。

剑九捋着胡须,淡淡道:“何止如此?黄道之中的玄奇之术神鬼莫测,比这玄妙的阵法比比皆是。而且,照老夫估计,这三个小家伙也绝非靠着正常修炼而成为灵王的。他们应该是催生人!”

“催生人?”

“不错,所谓催生人,便是黄道之中的一种秘法。这种秘法极为诡异,能将寻常资质的少年直接催生成为灵王,甚至更高级的强者。这完全是一种透支天赋的手段,比如一个人经过不屑修炼,终其一生有可能达到灵圣等级,那么这种秘法便可以直接将此人的全部潜力激发而出,使其直接成长为低上两个大品级的灵王!”

“一旦潜力被全部激发,催生人穷其一生都难以再有寸进。在神城之中,这种催生人便是最为廉价的打手,而且往往都是少年。乍一看,天赋异禀,冠绝天下。实则终生便只能停留在这一层次,直到生命终结。”

剑九的一番话,使得谢尘不禁微微冒出了冷汗。纵是他想象力再如何丰富,也绝对想不出会有这等诡异的手段。

这种手段的好坏姑且不论,但一旦一个人在年少的时候潜力便已经完全被激发,那岂不是已经等同于完全失去了向上的动力?这种毫无目标与希望的催生之人,又与那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剑九,你方才说催生人都被直接降低了两个大品级。那岂不是说,这些人都有化圣的资质?如此说来,他们资质并不差啊?却为何不倾力培养?”

“化圣的资质?”剑九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刀主大人,也便只有大陆之上的人才会有这等想法。化圣,只是成为强者的第一步而已!泛泛来说,天地之间,但凡拥有本命灵之人,都有化圣的资格!只是,人的境遇不同,付出的努力不同,所设定的目标不同。正因为有了这种不同,所以人才会分三六九等。修为,也才有了高下之分。”

说到这,剑九喟然一叹,说道:“这其实就如人生一般,刚刚出生之时,人人都是一样,都一样的牙牙学语,都一样嗷嗷待哺。但随着成长,家世、机遇、环境与自己付出的努力等因素影响,才会分出高低贵贱,才会分出不一样的人生。如你这般天赋异禀,以神兵觉醒的,才真是少之又少凤毛麟角!但即便是你,若是没有际遇,没有付出努力,恐怕也不会有今曰的成就。”

谢尘默然无语,剑九说的不错。历经风雨得见彩虹,此事固然听起来很美。但芸芸众生之中,又有几个能不被狂风骤雨湮灭,又有几个最终能够拨云见曰?

付出,未必会有回报,不付出,更不会有。只不过,很多人对自己都没有信心,甚至他们不相信自己能够走出一条更好的路。而这催生人,比上虽然远远不足,但比下却也绰绰有余,恐怕对这些人来说,便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了。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擂台上却已经变故陡升!

一直在闪避的齐云,似乎已经被长臂猿追得走投无路,忽然找死一般向着苍猿宗主身边撞去!

“哈哈!小子,本宗这就送你去上路!”苍猿宗主见状不禁哈哈大笑,缓缓抬起手掌,猛的向着仓惶而来的齐云拍下!

“上路?上路的应该是你这老家伙!”距离苍猿宗主三米之时,齐云忽然一声狞笑,手中长剑忽如灵蛇般刺出!

“轰隆隆!”擂台上,风雷阵阵!这一剑之威,堪比灵宗强者全力一击!

“啊!不好!”苍猿宗主的瞳孔狠狠一缩,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只有三级灵王修为的小子竟然能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

只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面对这近在咫尺,狂猛无比的攻击,慌乱中的苍猿宗主也只能硬抗!

“吱——!”一声猿啼,追在齐云身后的长臂猿忽然消失。刹那间苍猿宗主身上一阵蠕动,飞快的生出一层灰色毛发!本命灵融合!

但长剑来得更快!就在苍猿宗主的身体还未完全变化成功之时,那凛冽的剑光已经刺到!

“轰!”鲜血飞溅,凄厉的惨呼震颤天地!还未完全化身成猿的苍猿宗主,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挂起一道如虹般的血线,被直直的从擂台上一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