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三章 刀锋斩灵

一百二十三章 刀锋,斩灵!

“苍猿兄!”“老祖宗!”

北侧看台上一阵惊呼,身材高大的霸枪宗主身子一凝,人在半空中便已经化作了一杆三米长枪破空而出!

接住已经重新化作人形的苍猿宗主,霸枪宗主转目瞪视了一眼擂台上收剑而立的齐云,愤然折返,回到看台。.

台上众人顿时“呼啦”一下围拢了过来,只见苍猿宗主面色惨白如纸,胸腹之间更是一道狰狞剑痕横贯,五脏六腑清晰可见。

“那小子……是灵,灵宗……”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后,苍猿宗主眼前一黑,彻底晕厥过去。

“苍猿兄!”霸枪宗主目光闪烁不定,一股股醇厚的灵力不断向着苍猿宗主体内输入,护住苍猿宗主的心脉。此次苍猿受伤极重,纵然不死,恐怕此生也再无寸进,甚至寿限也会因此而大减。

整个北侧看台顿时陷入一片混乱,薛豹和曹宇二人呆愣愣站在人群之外,面色惨白,就连老祖宗都被伤成这样,他们更是束手无策。

“豹公子,这是台下一位自称谢尘的公子给您的信。”一名亲卫悄悄来到薛豹身后,双手呈上一张字条。

“老大的信?”薛豹收敛心神,展开观看。

一旁的曹宇也凑了过来,问道:“老大怎么说?”

薛豹皱着眉,将字条递给曹宇,说道:“老大要上去挑战。”

看罢字条,曹宇微微沉吟了一下,“豹哥,老大绝非无的放矢之人,我们不如依计行事?”

薛豹点点头,“好,待我先禀明老祖。”

擂台上,齐云一剑轰飞了苍猿宗主之后,面上更是得意无比。眼见着对面看台上已经乱作一团,不禁轻蔑一笑,朗声说道:“素闻薛、曹两家底蕴深厚,每家皆有两位镇族老祖,都是灵宗级的人物。刚刚曹家的苍猿宗主在下已经领教过了,不知霸枪宗主可愿上来指点一番?”

“哼!小子休要狂妄!”北侧看台之上,霸枪宗主放下苍猿,挺身立在看台边缘对齐云怒目而视。

“哈哈哈哈,狂妄?宗主何出此言?难道阁下竟然自以为实力要强过苍猿宗主么?”齐云背负双手,眼中闪过一丝讥嘲之意。

在来此之前,齐云早已将薛曹两家的底细摸得清楚,霸枪与苍猿二人的实力也不过只是在伯仲之间而已。如今击败了苍猿,他更是有恃无恐。

“你……”霸枪宗主眉头一皱,他在族中地位显赫,何曾被人如此轻视?如今当着无数大梁国百姓的面,更是气得须发皆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我什么我?难道霸枪宗主想来教训一下在下么?欢迎至极!怕只怕……”齐云声音忽然一提,朗声说道:“你这霸枪只是个摆设,真的掏出来,也不过只是条软趴趴的半寸小虫而已!哈哈哈哈……”

齐云的挑衅可谓露骨之极,纵是霸枪宗主涵养再好,也不禁面色变了又变,忍不住便要冲上擂台大杀一场!

但就在此刻,忽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从擂台下方响起:“呵呵,有趣有趣,前几天被我摔得如狗一般的家伙,竟然也能有如此风光之时,真是世事无常啊!齐云兄,你说是吗?”

话音落下,一名身穿布衣,脚踏一柄古朴长刀的少年缓缓升空,须臾便来到擂台之上。

“是你!”齐云眼角微微一缩,望着眼前的少年,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半步。

谢尘邪邪一笑,“齐云兄还记我?看来上次我还并没将齐云兄的脑子摔坏哦。”

“哼!那次只是意外而已!”提起两天之事,齐云不禁眼中寒芒一闪,怒声喝道:“今天,我便让你为你两天前所做事情付出代价!”

“代价?”谢尘一乐,转而目光一冷,“就凭你这催生之人,也配让我付出代价?”

“催生……你,你到底是谁?!”骤然听到谢尘提到“催生”两字,齐云面色瞬间一白,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

“我是谁?这个问题,待你死后可以慢慢细想!”见到齐云的表情,谢尘心中已经无比笃定对方定是“催生人”无误。

面对这种行尸走肉般的家伙,谢尘甚至连话都懒得废,身子一动便已经化作一股青烟!再出现之时,屠龙刀在手,一道半月形的刀芒一划而出!

坚硬的花岗岩地面顿时被刀芒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齐云面色再变,急忙挺剑而出,击出剑芒抵挡!

“轰隆隆!”刀锋剑芒轰然相撞,一股磅礴的灵力四散爆开!

谢尘刀光不停,**,而齐云却是身形暴退,左手背在了身后,嘴边浮现出一抹狰狞的笑意!

“紫雾碑!”眼眉微微一挑,谢尘身如流星,一声低吼!

紫芒一闪,一块紫玉从谢尘的胸前飞出,迎风暴涨!

“轰!”的一声,瞬间暴涨到三米高的紫雾碑当空砸下,紫色雾气瞬间弥散而出,便如滚滚浓烟般,须臾便充斥大半擂台!

浓重的紫色雾气之中,数道细碎的电流“噼啪”爆响,无处不在。刹那之间,便已经将谢尘与齐云二人完全笼罩!

目光一扫周围的紫极雷雾,齐云忽然哈哈大笑:“小子,你纵有灵宝又如何?我的本源属姓便是雷!你这种程度的雷电之力,能耐我何?!”

“能奈你何?”谢尘森然一笑,寒声说道:“我只要让你那两个哥哥帮不到你,就足够了!”

“你怎么……”

“轰!”齐云的话还未说完,忽然之间擂台南侧方向猛然发出一声巨响!一柄三米长,杯口粗细的长枪从天而降,轰然砸在南侧看台之下!

如山海般磅礴的滔天灵力轰然而起,便宛若一道巨大的灵力屏障一般,将看台与擂台之间完全阻隔!

霸枪宗主横枪御空而立,虎目一扫,仰天长啸:“齐云,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夫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半寸小虫!”

听到霸枪宗主的长啸,感觉到两个哥哥的力量忽然断绝,齐云的面色瞬间惨白如纸,惊恐无比的望着谢尘,喃喃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秘密?!”

谢尘轻蔑一笑,“换个问题吧,不妨你来猜猜,你会死在我第几刀下?”

“刷!”说话之间,谢尘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紫极雷雾之中!而齐云此刻却是早已失去了方才的镇定与从容,惊恐无比的扫视了一下四面,突然牙关一咬,脚踏长剑如流星般向着正上方飞去!

“想跑么?晚了,紫雷天网!”谢尘的声音在浓雾中飘出,忽然之间,四周雾气疯狂涌动!

“轰隆隆!”原本细如发丝的雷电瞬间狂暴起来,片刻之后,雾气上空顿时凝结出一张闪电之网,向着齐云当头罩下!

“给我破!”此刻齐云早已双手并用,一式举火烧天,强横无比的灵力轰然而出,轰向迎面而下的电网!

“轰!”紫雷天网猛然一震,在齐云的轰击下瞬间被撕开一道缺口!

但就当齐云心中一喜,正待要一鼓作气冲出去之时,一道堪比雷霆般的声音却是当空响起!

“第一刀!”趁着齐云被稍稍阻隔的片刻,谢尘早已先他腾空而起,此刻正是自上而下,一刀快似流星!

“噗!”殷红鲜血四溅而出,在齐云的惨呼声中,一条断臂瞬间抛飞!

“第二刀!”但谢尘并未停止,一刀斩伤对手之后,身子一抹,又一刀横扫而出!

齐云毕竟是三级灵王,眼见着一刀拦腰而至,立即持剑在手,忍着剧痛慌忙挡下!

“铛!”刀剑相击,谢尘一手持着刀柄,另一只手已经按在刀背之上,双腿灵力涌动,竟然生生推着齐云的身体向前直冲数十米!

待到二人堪堪平移到擂台边缘冲出紫雾之后,谢尘目光一寒,一声低喝:“刀锋,斩灵!”

“锵!噗!”屠龙刀锋上暗金色的光芒一亮,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锋锐无比的刀锋竟然瞬间将齐云和他的长剑拦腰截断!

“不,不可能……”

齐云惊讶的望着从自己身下一闪而过的长刀,说话间黏稠的鲜血不断从口中溢出。他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似乎开始了倾斜,继而又看到了自己的双腿正站在擂台边缘颤抖,抽搐!下一刻,他的眼中便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手腕一抖,滴滴鲜血从刀锋上滑落。谢尘刀尖一指南侧看台,朗声说道:“齐山、齐海,上来受死。”

此刻,南侧看台之外的半空中,那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正与霸枪宗主遥遥相对剑拔弩张。

就在刚刚霸枪宗主阻隔齐氏兄弟灵力传输之时,那老者便已经出手。怎奈,谢尘杀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在两个灵宗强者蓄势待发之时,齐云便已经被直接腰斩。

见齐云已死,白发老者眼角微微一缩,袍袖一拂,扫了一眼面色惨白的齐山、齐海兄弟。自知大势已去,不禁冷哼一声,转身御空而去。

现在还不是双方力拼宗级强者的最后时刻。纵然这三个少年是天外天宫之人,他也不能冒险挑起双方宗级大战。相反,他倒是十分乐意见到三个少年尽皆被薛曹两家所杀,如此一来,一旦天宫震怒,倒省了他们李家的手脚。

霸枪宗主见状不禁哈哈大笑,收起长枪,对着谢尘竖起一根大拇指之后,飘然回归自己一方的看台。

“三弟!你死的好惨!”片刻的怔愕之后,齐山齐海两兄弟同时嘶声暴吼,纷纷幻化出长剑,向着擂台之上激/射而来!

来的正好!既然已决定要与天宫为敌,这样的敌人自然杀一个少一个!

谢尘凛然一笑,随即身形一动退入紫雾之中,淡淡说道:“一起来吧,他死了,你们两个想必也孤单的很,不如同去。”

“可恶!我杀了你!”齐山、齐海二人早已睚眦欲裂,猛然冲入紫雾之中!霎时间,紫极雷雾之中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须臾雾散,谢尘持刀昂然而立。除他之外,擂台上再无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