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六章 空间束缚

刀纵天穹一百二十六章 空间束缚

“合击技?”炎兽王扫了一眼三名五级灵宗,微微沉吟。

“呵呵,既然不敢,那便算了,便只当我没说好了。”灰云宗主淡淡一笑,嘴边却是挂出一丝讥讽。

“阴险!”隐蔽处,谢尘暗骂了一声,眉头微微皱起。从打刚才,他便一直在疑惑为何灰云宗主只是守而不攻,此刻见到这种情况不禁心中了然。

原来灰云等的,便是在炎兽王心浮气躁之时使出激将法!想必这三人的合击技,定是非同小可。

但如此明显的激将法,只要是稍有心思之人都能看穿,难道统领十万大山的炎兽王会上当么?!

“好!便让老子领教一下这三个废物的合击技,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能让老子害怕!”出乎谢尘意料的是,片刻沉吟之后,炎兽王竟然直接点头!

谢尘眼睛一瞪,咧了咧嘴传音问道:“剑九,这就是你说的宗级魔兽的灵智不逊于人类强者?!怎么这炎兽王……”

剑九翻了一个白眼,淡淡道:“刀主大人,你也不想想,宗级魔兽何等狂傲?它们连同族帮手都不愿找,又怎能被人类叫住阵呢?莫说是三人合击技,若是这炎兽王狂性上来,怕是那灰云宗主让他硬接自己三招,恐怕他都敢应承下来!”

“这倒是……”谢尘喟然摇头,他不敢说宗级魔兽尽皆都狂傲无比,但眼前这个炎兽王却绝对是一个实打实的狂徒。一旦狂性被撩拨起来。怕是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炎兽兄真的敢接?”灰云宗主眼睛一亮,继续用言语挑拨。

“老子说一是一,从无虚言!废话少说,来吧!”

炎兽王怒哼一声,“轰!”的一声,双拳双足之上顿时燃起熊熊烈焰!他整个人便如同烈焰中的金刚一般。傲立长空!

“好!炎兽兄大丈夫!”灰云宗主阴测测的点了点头。随后目光一转,望向身后三人淡淡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让炎兽王指教一下!”

“是!”三名灵宗齐声应诺,身子同时一动,忽然向着三个方向疾驰而去!

飞驰百米,三人身形几乎同时一凝,转身之时,尽皆双手上下翻动捏出一个同样的印诀!

“嗡!”随着三人体内的灵力催动。周围的空间忽然发出一阵嗡鸣!在下一刻,三道若隐若现的灵力波动忽然从三人双手间缓缓发出。夜空之下,三道灵力便如同三只缓缓从三人身体上伸出的手臂一般,以接近于普通人步行的速度,向着中央的炎兽王慢慢接近。

“这也叫合击技?!”

炎兽王与暗中的谢尘几乎同时嗤笑一声,这种在灵宗强者眼中看起来比乌龟还慢的攻击,怎能伤人?!

灰云宗主笑而不语。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但谢尘丹田中的剑九却忽然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不对!你再仔细看看这三道灵力周围的空间!”

“空间?”谢尘在剑九的指点下凝神望去。一望之下,不禁骇然说道:“为什我感觉那空间竟然在震颤?!”

“空间正是在震颤!”剑九表情严肃,点头道:“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三人的合击技,并非是攻击,而是束缚!”

“束缚?!”谢尘不解。

“恩。非但是束缚,而且是一种源自于空间本身的束缚。这种束缚之力。束缚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他所在的空间。一旦这个空间被束缚,除非此人拥有破碎空间之力,否则便如砧板上的肉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破碎空间之力?!那岂不是只有灵圣强者才能拥有的力量?!”谢尘惊呼道。

灵圣强者,之所以能飞升天外,便是因为拥有空间之力。而如今,三个五级灵宗便能施展出空间束缚,这简直也太过骇人听闻了吧?!

剑九点点头,说道:“正因为实力未达到圣级,所以这三个催生人的空间束缚术才如此缓慢。若是正面对敌,又有哪个敌人会愚蠢到被这么慢的攻击击中?但这一弱点显然是被灰云宗主给规避掉了。如今,怕是这炎兽王真的要倒霉了……”

“何止是倒霉?简直是悲催了都!”谢尘苦笑一声,但随即却是心中一动,一道灵光瞬间在脑海中闪过。

“剑九,我有件事要问你……”谢尘眯着眼睛,嘴边浮现出一抹微笑。

而此时,那三道灵力也已经十分“艰难”的跨过了百米的距离,堪堪到达炎兽王身边。

“炎兽兄,你现在要反悔还来得及。”灰云宗主似笑非笑的望着炎兽王。

炎兽王知道,灰云宗主是有意用这种讥嘲的语气让自己不在最后时刻躲闪,不禁朗声笑道:“灰云,你也太小看我……啊!这是?!”

“嗡——!”三股灵力终于在炎兽王身边合拢!

炎兽王一声惊呼,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间便仿佛欲要塌陷一般,猛的开始剧烈的震颤!待到他终于反应过来,却更加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全身便如同严丝合缝的被镶嵌在这空间中一样,任他如何催动灵力,也无法移动半分!

“混蛋!竟然是空间束缚!灰云,你个无耻小人!”瞬息之间,炎兽王便已经想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在发觉自己被灰云宗主算计之后,不禁破口大骂!

“呵呵?看来这束缚术还有缺陷啊,竟然连这畜生的嘴都没有封住?”灰云宗主鄙夷的看了炎兽王一眼,随后阴测测一笑,“不过这样也好,我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濒临绝望,气急败坏的叫声了。”

“吼!”暴怒的炎兽王猛的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继而他的双眼忽然瞬间变得如野兽一般凶残。“轰!”的一声全身上下顿时燃起了炙热的火焰!

锋利的獠牙从嘴边伸出,细碎的鳞甲逐渐布满皮肤!而与此同时,衣衫崩碎,炎兽王的身体与四肢竟然开始疯狂的膨胀起来!

化兽!在周围的空间被束缚之下,暴怒的炎兽王终于抛却了人体形态,开始转而重新化为一头魔兽!

“吼!”又是一声咆哮!炎兽王的身躯正在逐渐扩大。手脚化作蹄爪。一根布满鳞甲如钢鞭的尾巴缓缓生出!片刻之后,他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头四爪落地足有三米多高,全身浴火的鳞甲剑齿虎!

“噗!”一口鲜血从百米外一名五级灵宗的口中喷出,其余两个灵宗也都因为空间的膨胀而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废物!给我顶住!”灰云宗主目光一凛,厉声喝道。

好在,炎兽王的膨胀已经到了尽头,周围的空间束缚仍在。他依旧无法动弹半分!

轻吁了一口气,见情况稳定之后,灰云宗主哈哈一笑,缓步走到睚眦欲裂的炎兽王面前,淡淡道:“炎兽兄,如果我现在问你愿不愿意与天宫合作,你会怎么回答呢?”

“吼!”炎兽王双眼充血。愤怒的咆哮。如果现在他能动。第一件事,便是要将这无耻的人类撕成碎片,生吞活剥!

“吼——!”震天的咆哮声忽然从四面八方响起!周围近千魔兽见到它们的王竟然被这几个人类暗算,早已怒不可遏,如今更是不顾实力相差悬殊,疯狂的向着灰云宗主四人冲来!

“哦。我倒是忘了,你还有这些垃圾般的畜生手下呢!”灰云宗主瞥了一眼漫天而至的魔兽。轻蔑一笑。

“你放心,我现在就免费帮你扫垃圾,直到你愿意合作为止!”

说话间,灰云宗主将手一翻,一条灰色长鞭浮现而出!随着他心念一动,灰色长鞭瞬间如同灵蛇一般脱手而飞,化作一道灰色闪电向着扑来的魔兽冲去!

而灰云宗主也已经同时腾空而起,大袖飘飘,双掌挥动间,一道道磅礴而浑厚的灵力拍击而出!

“嘭!嘭!嘭!”“吼!”……

一头头魔兽哀嚎着如同冰雹般向地面坠下,殷红的鲜血瞬间化作血雨,染红大地!在七级灵宗面前,纵是王级九阶巅峰魔兽,也难逃一死!

在数百魔兽群中,灰云宗主便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狞笑着恣意收割魔兽的生命!任这些魔兽如何悍不畏死,如何前赴后继,却都根本无法接近炎兽王身边一百五十米之内!

这个范围,便如同死神为魔兽们所划出的生死线一般,任何敢于越线者,死!

“吼!”眼看着自己的同族,自己最忠诚的手下,一个接着一个疯狂赴死,炎兽王几乎已经将一双虎目瞪出眼眶!

这些魔兽尊自己为王,与自己共同生活、修炼,有的甚至还与自己结为兄弟!对于炎兽王来说,一千多年的漫长生命之中,这些魔兽便是他的至亲,便是他的袍泽!

他是这里的王,是十万大山的王!上承兽祖之命,下护万千族人!他一直以十万大山的守护着自居,但如今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臣民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在敌人手中!

“怎么?还没想通吗?不急,地面上不是还有些垃圾没扫干净吗?!”灰云宗主森然一笑,目光转向地面上那些不会飞行的魔兽。

“你……”炎兽王口吐人言,一丝鲜血顺着锋利的剑齿流淌而下!

“你杀了我吧!”英雄末路,空有一身强悍的本领却无法施展。心中的痛与愤怒,让炎兽王只求速死!

“杀你?炎兽兄,你是十万大山的王。我杀了你,谁来指挥十万大山的魔兽为我天宫效力呢?”灰云宗主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机,阴测测说道:“既然你还想不明白,那我就先去扫一扫垃圾。反正十万大山中的垃圾多的很,这里杀干净了,我们还可到别处继续扫。”

“混蛋!灰云,你给老子记着!”炎兽王嘶声大吼,全身烈焰升腾!

“冥顽不灵!”灰云宗主轻蔑的看了炎兽王一眼,身子一动便向着地面掠去!

就在灰云宗主向下掠出的同时,低空处忽然紫芒一闪!“轰!”的一声,一座三米高的紫色石碑轰然砸在地面之上!浓浓的紫雾涌动,“噼啪”的细碎电光在紫雾中不断流窜!

在见到紫色石碑之后,灰云宗主先是一怔,随后眼睛一亮,惊喜道:“天外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