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七章 莫言族群异皆是狂傲人

刀纵天穹一百二十七章 莫言族群异,皆是狂傲人!

骤见紫雾碑出现,灰云宗主双眼放光。他久在天外天宫,怎会不认得天外灵宝的气息?但在下一刻,他却是忽然凝注身形,抑制住想要夺取天外灵宝的冲动,放眼四面望去。

素来谨小慎微的灰云,又岂能不知天外灵宝绝对不会无故浮现?在这巨大的诱/惑面前,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周围定有强者窥伺!

“不知哪位朋友在此?在下灰云无意冒犯,如蒙不弃,还请现身相见。”凝身半空,灰云的态度忽然变得极为恭谨,抱拳四顾。

夜,深沉。除了周围低低的兽吼与哀鸣之外,便只闻树叶“哗哗”响动。

在幅散神魂之力仔细感知无果之后,灰云宗主更是心惊。此人既能能够避过自己的感知,怕是修为也定在自己之上!

暗处,谢尘屏息凝神,传音问道:“剑九,这个灰云宗主会被吓退么?”

剑九微微一笑,“吓退倒是不可能,但人对未知的敬畏与恐惧却是天性。尤其他这种城府极深之人,越是这样的人,便越是多疑。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进行下一步了。”

“哗——!”就在灰云宗主惊疑不定之时,地面上的紫雾碑忽然光华一闪,浓浓的紫雾顷刻散去。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方圆数百米的地面忽然一阵蠕动!发丝般细小的猩红色野草,忽如被春风吹过一般,在地面上急速疯长!

“吼!”周围的魔兽感觉到野草上那强大无比的吞噬之力,尽皆惊恐的后退。转瞬之间,地面的野草便已经长到了一米多高,凡是被野草包裹住的魔兽尸体,都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又一件天外灵宝?!”灰云宗主瞳孔微微一缩!

雾散草生,显然这两件天外灵宝都属于同一个人。一个人竟然能拥有两件天外灵宝,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此刻。灰云宗主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反正此次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至于炎兽王不肯合作之事,回去之后再慢慢威逼利诱也不迟!

想到这,灰云宗主当机立断,再次抱拳朗声说道:“前辈既然不肯现身相见,那么灰云这便离去。以免打搅前辈清修……”

“说来便来,说走便走。你们天宫的人就这么没规矩么?”

忽然一个清冷的生音响起,不断摆动的猩红色野草之中,一个赤膊着上身的少年赫然而立,似笑非笑的仰望着灰云宗主。

灵王?灰云宗主瞬间便看出少年的修为,心中虽然不屑,但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含笑道:“不知小友是?”

谢尘目光睥睨,似乎灵宗强者在他眼中都只是蝼蚁一般,淡淡说道:“今日我与师尊来此祭炼灵宝,你带着三个催生的废物前来捣乱是何用意?难道你们城主没教过你什么叫先来后到么?”

师尊?催生?城主?!听到谢尘话语中的三个关键词之后。灰云宗主眼角微微一抖。此刻他已经无比确定眼前的少年,定是一个混沌强者的徒弟!难道这偏远的斗灵大陆上,竟然也有混沌强者?!

心中惊异,灰云宗族的面上却是笑意更浓,用着一种极近谄媚的语气道:“小友见谅,在下实是不知令师徒在此。绝无冒犯之意。只是不知令师是哪位前辈?”

“放肆!”谢尘眼眉一挑,冷声喝道:“我师尊的名字也是你这种人能够打听的?念在你也混迹混沌,师尊今日且不杀你!带着你的人,快滚!”

骤然被喝斥,灰云宗主面色清白不定。但一想到暗中还有一名强者窥伺,只有强压怒气,点头道:“既然小友不喜在下。在下自当离去。”

说着,灰云宗主身形一动,便要离去。

“等等!”谢尘冷哼一声,抬手一指半空中被束缚的炎兽王说道:“你们可以走,但这头魔兽却是我师尊祭炼灵宝需要的祭品,留下他,你们便可以滚了!”

“小友,此兽乃是我天宫重犯,他……”

“关我屁事?我不喜欢将一句话说两遍。我的话便放在这,要么留下他,要么全留下。”不待灰云说完,谢尘眼睛一翻,不屑哼道。

灰云宗主强压怒气,沉声说道:“小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也配自称为人?!也好,既然你无法决定,那我便帮你决定!”

谢尘扫了一眼灰云,身子却是忽然腾空而起,驾驭着屠龙刀直奔炎兽王飞去,看起来似乎要强行抢夺。

“哼!狂妄!”灰云宗主眼中精芒一闪,心念微微一动!

半空中盘旋的灰色长鞭“嗖”的一声呼啸而至,护住三名灵宗强者。在灰云看来,谢尘充其量不过只是一级灵王修为,莫说是破开炎兽王的束缚,即便是想要伤到炎兽王都比登天还难!只要这小子不去攻击施展禁制的三人,便任由他去闹!

而灰云宗主此刻也没闲着,到了这时,他已经开始怀疑谢尘是否在虚张声势了。为了保险起见,他暗中催动灵力,小心翼翼的向着地面上的两个天外灵宝查探而去。

若是这两个灵宝真为圣级强者掌控,他自无话可说,立即便会退去。

但若不是!灰云宗主眼中划过一抹杀机,即便是你这小子的后台再如何强横,少不得今日老夫也要杀人夺宝!

见对方并没有任何阻拦,谢尘心中一喜!刹那间他便已经飞到了炎兽王的上方,心念一动,屠龙刀在手!灵力催动,暗金色刀芒一闪,直劈而下!

“哈哈!小子砍准点!要是你一刀能结果了老子的性命,老子就是做鬼也感谢你!”面对飞驰而来的刀芒,炎兽王仰天大笑!

刚刚谢尘与灰云宗主的对话,炎兽王早已听在耳中。对于求生无望的他来说,死便是最好的解脱!怕只怕,眼前这小子虽然语气狂傲,但却根本破不开这空间束缚!

“小畜生,你敢唬我!”而就在此刻。灰云宗主也已经探明了紫雾碑和魔灵草的实力。当他发觉这两件灵宝都只有王级之后,顿时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

“受死!”灰云宗主眼中杀机涌动,整个人顿时冲天而起,如闪电般向着谢尘杀来!

与此同时,谢尘也已经一刀斩下,锋锐无比的刀锋之上暗金色光芒一闪。割裂空间!

“呲——!”刀锋贴着炎兽王的鼻尖划过,此地空间微微一颤!宗级强者都无法破碎的空间。竟猛的被生生撕裂!

“炎兽老哥,剩下的交给你了!”谢尘邪邪一笑,就在灰云宗主杀到之际,顿时化作一道青烟,再凝聚时,已经到了炎兽王的身后!

“轰!”饱含愤怒的一掌,结实的轰在炎兽王那布满鳞甲的胸膛!硕大的剑齿虎在半空中翻滚着倒飞而出,如陨石般重重的砸在地面!

“不会吧……这就挂了?!”谢尘瞬间暴退出百米,见炎兽王被轰飞。不禁眼睛一瞪!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难道偏偏漏算了最后一步?!

“哼哼!小畜生,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必须要死!”轰飞炎兽王之后,灰云宗主狞笑一声,身若闪电般向着谢尘冲去!

“吼——!”但就在此刻。地面上忽然响起震天咆哮!紧接着“轰”的一声,一头巨兽如炮弹般,在无尽烟尘中直冲而上!

“轰隆隆!”狂暴的灵力将灰云宗主整个人斜斜轰出百米!

烟尘散去,巨大的剑齿虎挡在谢尘身前,胸前鳞甲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小家伙,老子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剑齿虎虎目一扫。对谢尘低声吼道。

谢尘闻言哈哈一笑,飞身与炎兽王并肩而立,“老家伙,算我没看错你!”

炎兽王闻言,虎吼一声,仰天大笑:“哈哈哈!小家伙,我炎兽王欠你一个人情!只可惜你不是我族中人,不然老子必和你结为兄弟!”

谢尘眼眉微微一挑,失笑道:“食古不化的老家伙!兄弟莫言族群异,你我皆是狂傲人!难道异族,便只能为敌吗?”

“异族便只能为敌?”炎兽王诧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灵王一眼,忽然朗声大笑:“小家伙说的不错,这一次若你我不死,我必与你为友!”

“但愿如此!”谢尘目光一扫,环顾周围因空间破碎而萎靡不振的三个灵宗,淡淡说道:“灰云老头归你,剩下这三个,我来收拾!”

说话间,也不待炎兽王点头,谢尘驾驭着屠龙刀如闪电般便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灵宗强者!

“妖刀,断魂!”心中一声低吼,如弯月般的暗金色刀芒劈空而出!

“小畜生找死!”那名灵宗怒吼一声,纵然他如今气息浮动,实力大损,却也不是一个灵王便能杀得了的!眼见着刀芒劈至,他不由分说手中幻化出一柄短斧接架相迎!

“刀锋,斩灵!”就在屠龙刀与短斧相撞的刹那,谢尘眼中寒芒一闪,无比璀璨的刀芒再次升华!

一刀斩下,“噗”的一声,锋锐无比的刀锋瞬间划过短斧,在对手身上划出一道暗金色的刀痕!

“死!”鲜血如瀑,谢尘声若鬼神!在这连空间都能撕裂的刀锋面前,灵宗强者的护体灵力便如同草编纸糊一般,顷刻破碎!

“嗬嗬……”那灵宗强者不甘的嘶吼了两声,两片身躯缓缓分离,无力的从半空中坠下。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生命,竟然会终结在一个灵王手中!

“魔灵草!”斩了一人之后,谢尘信心更足,翻身踏上屠龙刀,发出一声低吼!

“哗哗!”地面上不断蠕动的魔灵草顿时腾空而起,如一张猩红色大网般罩向半空中一个灵宗!而谢尘却是身子不停,化作一道青烟直奔另外一名灵宗强者!

方才的交手,谢尘已经察觉到三个催生起来的灵宗目前都已经极为虚弱。此时无疑是袭杀的最好时机!

想到这,谢尘心中一动传音说道:“剑九,剩下的两个交给你了!速战速决,趁他病要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