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二十九章 佛渡有缘人

一百二十九章 佛渡有缘人

气氛一凝,即便是谢尘也没想到炎兽王说话竟然会这么直接。

片刻之后,谢尘淡淡一笑,说道:“炎兽兄能在大是大非之前,如此坚持,倒是令在下汗颜了。”

“坚持也好,顽固也罢,我炎兽王活了千余年,早已不将这些评价看在眼里。”炎兽王粗犷的面庞上现出一丝凝重:“小家伙,我欠你的两个人情,自然不会不还。若是你需要我时,我定会以死相助。但这也仅限于我自己一人而已,你明白么?”

谢尘点点头,忽然一笑:“老家伙,你刚刚不是说若是你我不死,便要结为兄弟么?难道兄弟之间,还有什么欠与不欠?你未免也太小觑我谢尘了吧。”

“哦?结为兄弟?”炎兽王想起刚刚与谢尘的承诺,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兄弟当然可以,但你真的别无所求?!”

谢尘眼眉挑了挑,炎兽王的弦外之音他又怎能听不明白?不禁心中生出一丝怒意,傲然道:“从我本命灵觉醒至今,尚不足四载。纵然现在我的修为不及你,难道再给我四年时间,我会比你差?炎兽王,莫要以为我救你便是对你有所求,那你也太小觑我谢尘了!”

四年?!炎兽王默然,四年晋升为灵王,小小年纪便有两件天外灵宝在身,更是以灵王的修为,破开空间束缚,斩杀三名五级灵宗强者!

谢尘的出现彻底颠覆了炎兽王心中人类灵王的形象。谢尘年纪虽小,却仿佛处处都透着神秘,时时都在创造着奇迹!也正因为这样,炎兽王的心中才更是有些忌惮。

见炎兽王目光闪烁,沉吟不语。谢尘面色一冷。沉声抱拳说道:“炎兽王,你我本是萍水相逢,我谢尘素来只敬英雄,只交豪杰。既然此间事情已了,那我便不再多留。兄弟之事,便只当笑谈,人情之言,也请莫再提。告辞!”

说着,谢尘一转身。毫不留恋的御空而起。这一次谢尘却是真的有些恼了,他固然有拉拢魔兽之意,此次出手的原因也是想拉近与魔兽之间的关系,乃至得到一股强大的助力。

但谢尘却不想将这种事情建立在功利之上。任何事,一旦有了功利之心,便难免涉及到利益与猜忌。这与谢尘所希望见到的情况失之毫厘,却差以千里。

若是如此。谢尘倒宁愿不要这个助力!炎兽王的态度,显然是认为谢尘有所图谋,所以一上来便把所有的话尽数封死。但我谢尘又岂是寻常说客?岂能被你小觑?!

“慢!”炎兽王见这小子说走就走,不禁心中一动,随即闪身挡在谢尘面前。

剑眉一轩,谢尘面色平静的望着炎兽王:“炎兽王拦住我却是何意?”

炎兽王微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老子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反悔。从今后,你谢尘便是我的兄弟。无论你有任何麻烦,只需一个口信,我自前来相助。”

“呵呵,如此便多谢了。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谢尘懒洋洋的一抱拳,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轻蔑之意溢于言表。兄弟?我的兄弟。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英雄?哪个不是同生共死的好汉?!难道我谢尘稀罕你这种心怀戒惧的兄弟么?!

见谢尘再次要走,炎兽王不禁面露尴尬之色,讷讷说道:“小兄弟,你莫怪老哥心存芥蒂,实是我魔兽一族在你们人类身上吃的亏,实在太多了……”

“吃亏?哈哈,炎兽王说笑了,你如此谨慎,又岂能吃什么亏呢?”谢尘不无讥讽的淡淡说道:“不知你可曾听过我人族有一成语,叫因噎废食?阁下不必吃饭。自然就不用怕被噎到了,这可真是一个好办法啊!”

炎兽王面色一变,急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条汉子,但你能保证你们人族都是坦荡的英雄么?!”

谢尘傲然道:“哪个族群没有败类?哪里又有绝对的公平?!只要我谢尘问心无愧,只要我与我的兄弟诚心相交。这便够了。我不是圣人,没有普渡众生的能力,也没那个心情。做炎兽王的兄弟,我不敢高攀。只盼阁下今后能遇到真正摒除戒心赤诚以待的朋友吧,告辞。”

说着,谢尘身子一闪,绕过炎兽王扬长而去。

“小兄弟!我炎兽王言出如山!无论何时何地,但只有求,我必前往!”

炎兽王的吼声在谢尘身后响起,谢尘傲然一笑,身形不停继续向前!

“唉!”重重一跺脚,炎兽王心中复杂无比,待见谢尘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不禁牙关一咬,朗声大吼:“谢尘!若要得我魔兽倾力相助,普天之下便只有一人能够做到!你可去巨龙山葬龙谷相寻!”

不知谢尘是否听见了自己的话,待到谢尘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夜幕之中后,山一般魁伟的炎兽王忽然感觉怅然若失。

谢尘的话,就如同一柄重锤般狠狠的凿在炎兽王的心头。他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他不确定谢尘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或许谢尘之所以舍命救他,并非是想要利用他们魔兽一族?或许,谢尘真的想与自己诚心相交?

摒除戒心,赤诚以待的朋友?他炎兽王有么?魔兽/世界,强者为尊,在他的面前除了谦卑的臣,便是高高在上的王!他有朋友,但这些朋友真的是用心相交的么?!

炎兽王的心中充满了矛盾,狂傲的性格让他选择相信。但千年魔兽的铁律却如同一个牢笼般死死的将他这个念头束缚在心底深处……

三天后,十万大山之南,般若河众生渡口。

早在一天之前,谢尘便已经行出十万大山。但山中一战剑九附身使神魂稍损,为了修复受损的神魂,才在般若河畔休息一天。

众生渡口之前,谢尘负手而立,望着身旁的石碑。

“众生渡”三个大字之下,一行金色的小字吸引了谢尘的注意力。

“灵山清净地,不留无缘人。若无敬畏心,劝君莫渡河。”

“若无敬畏心,劝君莫渡河……”谢尘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似乎有所悟,却抓不到头绪。

剑九淡淡道:“佛门素以普渡众生为己任,众生既然要被普渡,当然须心存敬畏。有敬畏便不妄言,不妄言便无妄念,无妄念者才不会妄动。”

谢尘点点头,眼望眼前水流平缓,宽不过两里有余的般若河,淡淡说道:“此乃灵山门户,有此渡口,却无船只接引,难道却是要来客飞身渡河,径自入内么?”

剑九缓缓摇头,道:“佛门素来讲究缘法,我劝你还是静下心来等待,若是有缘自会有人接引。若是无缘,怕是你便想**,也无门而入。”

谢尘闻言,若有所思,索性便盘膝坐在渡口边缘,一面静候,一面淡淡问道:“剑九,曾经你说在天外混沌之中也有佛门,不知这佛门是何样子?”

剑九微微沉吟,片刻笑道:“刀主这句话可是真的将我问住了,我虽知佛门,却从未与他们打过交道。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佛门神通广大!”

“神通广大?”谢尘心中一动,能让素来睥睨世事的剑九说出如此评价,这佛门怕是的确非同小可。

“不错,这神通广大四字,再贴切不过。”剑九神情悠远,缓缓道:“混沌之中能让老夫有如此评价的,绝对不会超过两位数。这灵山虽只偏安大陆一隅,但你却不能因此而不对佛门怀有敬畏之心。在老夫看来,当年天外天宫不灭四圣地,想来也是对四圣地所属之派别心存敬畏的缘故吧。”

对剑九的话,谢尘深以为然。遥想千年之前,斗灵大陆惊天一战,既然天外天宫得胜,想必定会生出斩草除根之心。但天外天宫却是并没有那么做,而只是将四圣地划为禁地封禁而已。

如今想来,天宫的做法的确有诸多难解之处。但有了剑九这番解释之后,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想到这,谢尘思索了一下,继而说道:“此番天外天宫搅乱中原,并意图拉拢魔兽。难道便是不想在手上沾染了四圣地的鲜血?”

剑九沉吟了片刻,才说道:“这应该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便如佛门,信众何止亿万?若是天外天宫畏手畏脚,怎么能行?照我估计,他们之所以搅风搅雨而不亲自现身,怕是应该还有其它原因。如天宫这般的神城,相当于混沌中的执法者,若非骤遇强敌,又岂能对一个大陆全力以赴呢?”

“执法者……”谢尘沉吟不语,剑九所说的乃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事情,这些对于如今的自己来说,还太过遥远了些。

岸边独坐许久,直到红日西斜之时,般若河上游忽然隐约传来一阵歌声。

“玉兔金乌西坠,

江河绿水东流。

人生那得几千秋,

万里山川依旧。

寿夭穷通是命,

荣华富贵自修。

看看白了少年头,

生死谁知先后……”

随着歌声,一叶扁舟顺流而下,舟上老翁白发蓑衣,两弯长眉顺双额垂下,手中轻摇橹,笑目淡含慈。

谢尘见状赶忙站起身,立在岸边,朗声说道:“敢问老丈,可是这般若河中渡船人?”

舟近岸边,长眉老翁抖了抖双眉,淡淡笑道:“阿弥陀佛,少年何须问,佛渡有缘人。老朽舟行般若河,十数日才经此地一遭,你能在此遇到老朽,便是缘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