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三十章 渡船翁

一百三十章 渡船翁(新年快乐)

————————————————

“如此便多谢老丈了。”谢尘闻言,微微躬身施礼之后欣然登舟。

老翁含笑点头,轻摇手中橹杆小舟缓缓离岸。

夕阳西下,般若河面如同洒满金鳞一般,水波粼粼,熠熠生辉。但谢尘却发现,小舟离岸之后,不向对岸行进,反而却顺流直下,直奔西方行去。

“老丈,在下此来,是要去灵山的。却不知老丈何往?”谢尘眉头微微一皱,转身问道。

老翁一笑摇橹不停,淡淡说道:“少年不必心急,老朽便是送你去灵山。”

“哦?难道灵山不在对岸?”谢尘诧异道。

“哦?难道你以为灵山便在对岸?”老翁呵呵一笑,学着谢尘的语气说道。

“那这对岸是……”

老翁一笑,“般若河,乃天边之河,你所见之岸乃是虚妄。此河看起来宽不过二里,但若你真的凭空而渡,却会发现其实则无穷无尽。任你渡到白头,怕也无法到达彼岸。”

“竟有这等事?!”谢尘惊异不定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对岸,青山绿水在眼中无比的真实,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幻?

丹田中,剑九沉声道:“这老翁说的不错,大陆之上天无涯而地有垠。想必此处便是这大陆边缘了。大陆边缘皆有空间之力环绕,若是进入则无穷无尽,只有掌控了空间之力的强者才能破开。”

说到这,剑九呵呵笑道:“我却说,为何石碑上铭刻出要心存敬畏。若是你心无敬畏直接凌空渡河,怕是永远也进不了灵山了。”

谢尘闻言恍然,真没想到此间竟然还有如此一说。

就在谢尘暗自唏嘘间,摇船老翁忽然笑道:“不知少年郎前往灵山,所为何事?”

谢尘笑道:“我有一兄弟,乃是灵山之人。不知前辈可认得空空?”

到了现在,谢尘已然改成老翁为前辈。虽然他和剑九都没感觉到老翁身上有任何灵力波动。但只凭对方的气度与话语,谢尘却足以以晚辈自居了。

“空空么?对那小家伙,老夫倒是有些印象。”老翁点点头,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似乎在回忆。

片刻后,老翁才再次开口,说道:“大概四年有余了吧,老朽记得载着几个小家伙离开灵山,那小光头便就站在船头大呼小叫,声言要在中原扬名立万,青史留名。当时可是豪情万丈,有趣的紧啊……”

谢尘微微一笑,似乎也能想象到,初出灵山的空空站在船头指点江山,是一副什么模样。一晃三年不见,不知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老翁笑了笑,继续说道:“一年多以前,他回来了。实力没见提升多少,酒量却是大了不少。这一路上,他一边喝酒,一边给我讲在中原的事情。”

“我问他,你扬名立万了吗?他不答,便只是喝酒。我又问他,看你的样子,是遇到对手了?他大笑,然后醉醺醺的说,他不但遇到对手了,而且还是他恐怕一辈都无法超越的对手。”

“一辈子都无法超越的对手?”谢尘眼眉一挑,忍不住问道。

老翁点点头,捻须说道:“是啊……,他笑着和我说,幸运的是,他的对手都是他最好的兄弟,虽然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法超越了,但他还是高兴!因为那是他的兄弟啊!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叨念的那个名字,好像叫谢尘……”

对手,兄弟……。骤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谢尘不禁一怔,随即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和那玉长风一样,都把自己当做了要超越的目标……

见到谢尘会心一笑,老翁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呵呵的问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谢尘吧?”

谢尘含笑点头道:“前辈慧眼,晚辈就是谢尘。”

“呵呵,我那里是什么前辈,只不过是在这般若河上的摆渡人罢了。”老翁淡淡一笑,随后说道:“我可是从小光头那里听说过不少你的故事啊,我年纪大了,也没去过中原。今天能见到你这样的少年英才,老朽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谢尘再次微微躬身,连说“过奖”。

此刻,正是日落西山,皓月初升,江流缓缓,一片静谧。

沉默半晌,谢尘淡淡问道:“前辈,适才在岸边听闻前辈在江上高歌,歌中意境悠远,此曲可是前辈所作?”

“呵呵,我哪有那种本事?”老翁已经放开了撸杆任由小舟顺流而下,笑着摇头说道:“此曲传自灵山,老朽只不过是学来聊作消遣罢了。”

谢尘点头感慨道:“灵山不愧为佛门圣地,一词一曲皆心境,一字一句出文章。看来晚辈要学的,还很多啊……”

月光下,老翁笑望着谢尘微微点头,许久后缓缓说道:“少年郎能有你这般心境,却着实的难得。不妨老朽献丑,再为少年郎歌上一曲,如何?”

“但所愿,不敢请尔。”

老翁点头一笑,遥望天边皓月,沉吟片刻,缓缓轻吟。

“山河大地兮,已属微尘。而况世上,尘中之尘!血肉之躯兮,且归泡影。而况凡俗,影外之影!若非上上智兮,无了了心……”

歌声乍听似雄浑,细闻却飘渺,其中深意更似百年醇酒,回味无穷。

听着听着,谢尘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

他觉醒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感悟,是在本命灵融合之时,身化微尘感悟希望。

第二次,则是在鹰愁涧山巅,以涅槃之心感悟生命枯荣。之后雷罚城中,历经百世沧桑,始悟无憾之心。

而老翁的这首歌,似乎将他的所有感悟瞬间全部串联起来,掰开、揉碎、再融合……

丹田中的剑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不时捻须会心一笑。他没有去打搅似乎已经睡着了的谢尘,只是轻轻一叹,这小子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清晨,河面薄雾初生。谢尘缓缓睁开眼,一场大梦仿佛将连日来的疲惫尽皆驱散,感知中神魂似乎都比之前要稳固了许多。

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见摇船的老翁正笑呵呵的望着自己,谢尘不禁腼腆一笑,“前辈见谅,昨夜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老翁抖了抖长眉微笑道:“无妨,年轻人嗜睡实属正常。少年郎你看,前方便是灵山了。”

谢尘闻言一怔,转头望去。果然见到下游方向一座千米高山巍峨耸立,般若河水在高山之前分成两道,绕山而过。

高山脚下分水之处,一座金顶红墙的山门分外醒目,两个浑然天成般的大字书写在山门上方牌匾之上,“灵山”。

撸杆轻摇,小舟靠岸。

登岸之后谢尘回身对老翁微微躬身,诚挚道:“多谢前辈一路相送,不知晚辈是否有幸得知前辈之名?”

老翁呵呵一笑,挥了挥手,“我本是般若河上摆渡人,名字早就忘记了,少年郎便叫我渡船翁吧。”

“如此,谢尘多谢渡船翁前辈相送。”谢尘再次躬身,抬头时,却已见小舟翩然远去,朗朗歌声在河面飘荡。

“真是一位奇人……”谢尘望着渐行渐远的小舟,摸了摸鼻子。

哼哼,何止是奇人?他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啊!剑九心中正在腹诽,却是忽然一笑,说道:“呵呵,刀主大人,你朋友来了哦!”

“朋友?”谢尘微微一怔。

就在谢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身后远处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人未到,声先至。紧接着谢尘便远远望见从高大的山门之内,奔出一个光头少年!

“空空!”谢尘眼睛一亮,也是同时惊呼一声向着山门奔去!

二人的双手同时抓住对方的手臂,两个少年对视了许久之后,忽然同时放声大笑!

三年过去,昔日的少年模样仍旧依稀可见。望着对方愈发成熟的面孔,二人百感交集,一肚子话竟然不知从何说起。

“空空,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空空哈哈一笑,说道:“天刃学院的消息早就到了,只是你怎么现在才到啊?路上出什么事了吗?”

谢尘笑着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又有什么事是我们兄弟盟摆不平的?!”

“哈哈,说的好!老大,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啊!”空空朗声大笑,再次见到谢尘,他的心中也顿时也升起万丈豪情。

“老大!跟我上山喝酒去!”笑罢,空空拉着谢尘转身便向山门内大步走去。

一进山门,谢尘才发现,灵山之内竟然还别有洞天。转过一道山梁,眼前豁然开朗,千米高的巨山脚下,亭台楼阁层层叠叠,依山而建,便如同一个没有城墙的巨大城市一般。

街道上,人群往来,熙熙攘攘。中央一条大路直通山脚,与山中台阶相连没入青翠之中,不知通往何处。

“山下是我们族人的聚居地,怎么样,不比中原的城市差吧?”空空得意一笑。

谢尘微微点头,行走间,他已经敏锐的发现,周围几乎都是没有本命灵的普通人。

想必,这里便应该是灵山中没有本命灵的族人聚居地了。而灵山的真正底蕴,应该还在更远处的高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