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三十一章 四祖测试

一百三十一章 四祖测试

“老大,你要去南方极地?!”酒楼上,空空张着大嘴险些把酒碗吞下去。

“怎么?难道我不能去么?”谢尘淡淡一笑。

再次得到谢尘的确认之后,空空摸着光头道:“老大,虽然我知道不该问,但你能不能告诉我去那里干什么?”

谢尘望着空空,沉吟了一下,说道:“我需要南冥离火,我有非得到它不可的理由。”

南冥离火……空空倒抽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便仿佛他是第一天认识谢尘一般。他万万没想到,消失了三年之后,谢尘一出现,便目标直指南冥离火!

在来到灵山之前,谢尘已经从剑九的口中得知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根据剑九所说,混沌之中,本源元素种类繁多,每一个大陆都拥有四种本源元素。而斗灵大陆拥有的,则是火、雾、冰、金四种。

灵山所在的南方极地中所存在的,正是这其中的火元素,也就是南冥离火。

唯有融合了四种本源元素之力,谢尘才能修复屠龙刀的刀身,使屠龙刀重现神兵真正的威能。所以无论这南冥离火再如何难以取得,谢尘都志在必得。

见空空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谢尘不禁微微一笑,淡淡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建议?”空空吞了吞口水,又猛灌了一大口酒,这才似乎清醒了一点,无奈道:“阿弥陀佛!老大,我要是建议你打消这个念头呢?”

“不可能。”谢尘表情平淡,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那好吧,你是老大,就算是火海,我也陪你一块跳!”

空空罕见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老大,这南冥离火的确是在我们灵山的范围之内,但你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么?你知道拿走它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么?”

谢尘微微摇头道:“我没见过此物,但我却知道一旦南冥离火被取走,则整个大陆都会发生倾斜,甚至直接毁灭。不过你放心,我只取一点火元素本源便足够了,不会引起太大动静。”

“只取一点?呵呵……”空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听佛门中的老祖说过,这南冥离火乃是天赐之物,纵是化圣的强者也不可能将其全部拿走。一旦有人胆敢妄动火之本源,定会引动其余三方灵物同时攻击!”

说到这,空空咂了咂嘴:“这可是整个大陆之怒!天地一怒,神威盖世,纵是天外强者在这种威势面前也只能形神俱灭。至于只取一点本源,倒是可以,但却必须要得到南冥离火的认可才行。”

“得到南冥离火的认可?”谢尘眼眉一挑。

空空点头道:“不错,无论你的修为有多强,天赋有多逆天。但若是得不到本源元素的认可,便只有被焚成灰烬一条路。而且,老祖曾经说过,即便是只取一点离火之力,也会令整个灵山遭到空前的灾难。”

“灾难?是何灾难?”谢尘诧异的问道。

空空摇摇头,“这我便不知道了,因为据我所知,千年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取得南冥离火的认可。但老大既然要做,我定会全力帮你!”

谢尘闻言,不禁动容。让他心中震动的,并非是千年无一人成功,而是空空的态度。

他知道空空此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明知道取南冥离火会对灵山造成空前的灾难,但空空却仍决定要帮自己。很显然,在空空心中,自己的位置已经高于灵山!

喝了一口酒,空空苦笑道:“老大,灵山是我的家乡。和我一起长大的族人,教导我成长的长辈都在这里。我帮你,但却并不代表放弃他们。你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作为兄弟,我自然义不容辞。对我来说,灵山只是故土而已,为了老大你,舍弃故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我空空再为族人们打出一片天地!……”

谢尘默然,他自然明白空空的言外之意。沉吟许久之后,他缓缓抬头,望着空空说道:“空空,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空空再次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说道:“多的我不要求,我只希望老大能让我给族人一个交待。”

“交待?”

空空点头道:“南冥离火乃是大陆柱石般的存在,我族规之中有言,凡是想要进入南方极地取得南冥离火的族人,都需得到族中四位老祖的一致认可才行。我不要求老大一定要得到四位老祖的认可,只是希望老大在进入极地之前能容我将此事通禀老祖,以防天灾忽降族人涂炭。”

“哈哈,这又何必?”谢尘闻言朗然一笑,道:“我此次前来,本就不是偷偷摸摸。既然灵山允许有人取得南冥离火,我又何必去擅入?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四位老祖点头同意。若是连四位老祖都不同意我进入南方极地,怕是我也真的没有这个资格去取南冥离火。那时,我定会知难而退。”

空空听到谢尘这么说,急忙摇头道:“若想得到四位老祖的认可谈何容易?!素来南方极地都只有我灵山中人可入,仅凭这一点,你便已经没有了机会。即便是你破例加入我灵山,但四祖测试极为严苛,若是一旦老祖不允,怕是你连接近极地的机会都……”

“空空。”谢尘端起面前酒碗,打断空空的话,沉声道:“你可以为我甘冒族规舍弃故土,难道我便不能为你有所舍弃么?你别忘了,我们是兄弟!我若是那种为一己之私,便要兄弟背叛宗门的话,还配做你们的老大么?!”

说到这,谢尘将碗中酒一饮而尽,眼中充满着浓浓的自信:“我虽非灵山中人,但你只要让我见到四位老祖,我便能让他们给我机会。至于之后的四祖测试么,我见招拆招便是。”

青松,翠柏,清风徐来。

饮罢,二人脱离繁华进入山中,一股空灵的气息扑面而至。谢尘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方才酒意顷刻全消。

行走间,二人都没有催动灵力,缓步顺着台阶拾级而上。远处,隐隐间钟鸣阵阵,近处,飞鸟走兽悠闲而过,端的是一派宁静祥和。

到了山中之后,空空也仿佛变了个人一般,面如清水古井无波,即便说话也沉凝了不少。

“老大,这里是我灵山圣地,供奉祖佛之所,切记定要心存敬畏,不可御空飞行,不可擅动灵力。”

谢尘肃然颔首,道:“这个我自晓得,适才渡船翁引我至此之时,已经和我说的很清楚了。”

听谢尘提起渡船翁,空空忽然一笑,说道:“老大竟然是被渡船翁引渡而来的?”

谢尘眼眉一挑,问道:“是啊,有何不妥么?”

“倒是没什么不妥,只是寻常渡客皆是由我灵山专门司渡之人接引。我听闻老祖说过,唯有佛缘深厚之人才能被渡船翁接引,看来老大倒是与我佛有缘啊。”

“佛缘……”谢尘呵呵一笑,心中却是升起丝丝怅然。前一世父亲谢逊遁入空门,自己始终未得一见,难道这一世自己竟然也与佛有缘了么?

心中思索,谢尘随口问道:“空空,我看这渡船翁气度不凡,可是灵山上的前辈?”

空空一笑,摇头道:“以前我也曾这么想过,但老祖却说渡船翁并无任何修为。只因他心中虔诚,与我佛结缘,自数十年前便一直在般若河中摇橹摆渡,故而气度非常人可比。”

谢尘闻言微微点头:“一介凡人竟有如此气度,实在是难得啊……”

说话间,二人来到山腰一座红墙碧瓦的恢弘寺庙之前。之所以谢尘知道这是一座寺庙,乃是因为在门前的匾额上书写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灵山寺”。

与谢尘前世所见的寺庙不同,这座寺庙虽以“寺”自称,但其内却并没有僧人。

寺中虽庄严依旧,但其间往来的却皆是蓄发锦衣的凡俗之人。按照空空所说,“心中有佛,便是佛门中人。”想来便是这个道理了。

穿堂过院,在空空的引领下,二人来到了一座足有十数米高的大殿之外。示意谢尘稍等,空空整了整衣衫,缓步进入大殿之中。

若是在以往,谢尘见到空空如此,定会以为这家伙吃错药了。但此刻,不但是空空,即便是谢尘自己,心中也忽然沉静了下来。

这大殿之中便仿佛有着什么神秘的力量一般,使得谢尘心中的烦躁与杂念统统消失,丝毫掀不起半分波澜。

片刻后,空空折返而出,对谢尘轻声说道:“老大,无相老祖请你进殿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