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三十二章 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

一百三十二章 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

点点头,谢尘缓步行到大殿正门前,望着高高的门槛微微沉吟了一下,举步跨过进入大殿之中。

进入大殿之后,谢尘才发现这十多米高的大殿竟然便只有一层。大殿中央,一尊观音金身立在莲台之上,手持净瓶,面含微笑,一双慈目微睁仿佛在俯瞰着进入大殿之人。

仰头望着这十米高的金身巨像,谢尘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瞬间净化了一般,一切尘埃,一起凡尘俗念顷刻褪去,便只留一颗本心宁静无比。

双手合十在胸前,谢尘忽然面露微笑,对着金身微微躬身。以此,来表达他对佛门,对这不染凡尘的赤子之心的敬意。

“阿弥陀佛,谢尘小友远道而来,老夫未曾远迎,还请海涵。”

一声佛号,将谢尘的注意力引到莲台下方。一黄袍老者盘膝坐在一只蒲团之上,慈眉善目,须发皆白。

谢尘向前半步,再次微微躬身,“晚辈谢尘见过前辈。”

黄袍老者面带微笑,轻轻摇头道:“我佛之前,众生平等,小友便不要以前辈相称了。若是不弃,便称老夫无相吧,请坐。”

谢尘闻言再次施礼,随后也是盘膝坐在老者对面的蒲团之上,心中微微惊异。

无相老祖原本就坐在此处,但谢尘进入大殿之后,却并没有立即发现他的存在。若不是无相开口,恐怕谢尘至今仍未发觉一名灵宗强者便近在咫尺。这种情况,以谢尘如今的神魂感悟来讲,简直便是匪夷所思。

无相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道:“适才老夫见小友跨门而入,似若有所思,虔诚拜佛,似有所悟。不知小友可否为老夫讲述一二?”

谢尘知这是无相在考教自己,不禁淡淡一笑。道:“无相大师既然问起,在下自当如实相告。素闻佛殿门槛,乃佛祖之肩,在下一介凡夫自不敢随意踏之,我佛慈悲普渡众生,我自当存有敬畏之心。”

说着,谢尘微微抬眼仰视观音金身,继续道:“菩萨名为观世音,观尽天下众生疾苦,而独自在慈悲。理应为世人供奉敬仰。谢尘感其慈,而拜之。”

“没想到,小友竟然对我佛门如此了解。”无相老祖白眉微抬,似乎有诧异之色。

斗灵大陆,因千年前一战,佛门被禁锢灵山。世上佛说早已失传,却没想到眼前一个弱冠少年,竟然侃侃而谈。

谢尘微微一笑,说道:“大师悟禅。岂不闻缘法?”

无相欣然点头道:“小友说的极是,倒是老夫着相了。听闻空空所说,小友乃是渡船翁亲自引渡,想必这佛缘定然深厚了。”

沉默片刻。无相转而道:“此前,老夫已接到天刃学院皇甫院长传书,言小友前来灵山,让老夫等人多加照拂。如今看来。却多此一举。仅凭小友一缘一悟,便足以是我灵山座上之宾了。”

谢尘淡笑道:“承蒙大师青眼,在下倒是有愧了。此次前来灵山。其实还有一事。只是此事,黄副院长却并不知情。”

“哦?呵呵,小友但说无妨。”无相呵呵一笑,见谢尘开诚布公,并未打着天刃学院的名头相求,心中更是对谢尘赞许有佳。

“此前谢尘听闻,灵山之中有一南方极地,其内蕴南冥离火。在下此次便是为这南冥离火而来。”

“南冥离火……”无相面色忽然一变,望着谢尘的目光中似乎升起了一丝不悦之色。

“小友并非我灵山中人,想必不知我灵山中的规矩,此事还望休要再提。”无相老祖面色一沉,淡淡说道。

谢尘早知会遇到阻力,对无相的冷淡也不以为意,淡淡道:“无相大师莫怪,实则谢尘确是知晓灵山的规矩。此次来求见老祖,便是欲要请灵山中四位老祖为在下测试,给在下一个进入南方极地的机会。”

“给你进入南方极地的机会?”无相老祖面沉似水,怫然道:“阁下既然知道我灵山的规矩,难道不知这南方极地非我灵山中人不得进入么?!”

谢尘嘴角微掀,并未因无相老祖的不悦而退缩,朗声道:“老祖在佛前参悟百年,却是因何如此着相?且不闻,佛之礼,众生平等,佛之悟,万事皆缘?灵山佛门封禁南方极地千年而一无所获,便说明灵山与离火无缘。老祖又何必执着于此,而断绝了有缘人之缘?!”

“我灵山断绝了有缘人之缘?!”无相老祖目光一闪,声音愠怒,“阁下若非天刃学院之人,我早已将你逐出灵山。若你不再提起此事,仍是我灵山上宾。若是你执迷不悟,便休怪我灵山佛门不懂待客之道。”

说话间,一股浑厚的灵力忽然从无相老祖身上磅礴而出,霎时间,整个大殿之中的空气骤然一凝!

“他之前一直以佛门功法隐匿修为,即便我也无法探知,原来这家伙竟是七级灵宗。”丹田内,剑九沉声说道。

七级灵宗便又如何?!谢尘腰身一挺,在滔天的灵力压迫下上半身挺得笔直,昂然道:“老祖修为通神,自可以让谢尘闭嘴。然若是老祖以力压之,在下难免不服。不知老祖能否令在下心服?”

“心服?”无相老祖看着谢尘,缓缓点头道:“好,那老夫便让你心服!”

说着无相老祖缓缓收回灵力,沉声说道:“你可知,为何这南冥离火便只有我灵山可取?你可知取得这南冥离火之后,我灵山将会如何?此南冥离火乃大陆神物,天地本源,只取一点便会让整个灵山遭到灭顶之灾!若是我灵山中人取得,自可以中兴灵山,在他处另立门庭。但若你一个外人取得,难道你想要我灵山百万之众尽皆背井离乡托庇于他人?!”

“有缘也罢,无缘也罢。既然我佛门立足于此,便即以此为家。毁家兴族,乃大智。毁家灭族,乃大愚!此乃祖训不得有违!”

“祖训?!”谢尘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天外天宫降临在即,四圣地岌岌可危。如此时刻你还固守祖训固步自封,实属可笑!”

“你……”

“我说的是事实!”面对无相老祖的怒意,谢尘毫不退缩朗声说道:“四圣地乃斗灵帝国遗臣,这最大的祖训便是雪耻兴邦!我知圣地之人为这一战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即已决心赴死,又何来毁家之说?!”

说到这里,谢尘豁然起身:“你们灵山固守一隅,封禁极地,暴敛天物何等不智?还谈什么大智大愚,可笑之极!”

“竖子狂妄!”无相老祖按捺不住,声音提高,寒声道:“既如此,我倒要想知道,你有何本事对付天宫?又有何资格,在此大放厥词?!”

谢尘傲然一笑,淡淡说道:“我有一物,老祖一看便知!”

伸手入怀,取出一面令牌递到无相面前。谢尘沉声道:“想必此物老祖也是认得,不知它是否可以证明我的资格?”

“这是……”见到谢尘手中那面刻着“皇甫”二字的令牌,无相老祖怔了一怔,喃喃道:“皇甫令?!难道你竟然掌控了雷罚城?!”

身为灵山四位老祖之一,无相当然知道皇甫家族的皇甫令代表着什么。当年在皇甫云飞升之前,便已经告知了四圣地与凤池城。除皇甫家族后裔之外,只有下一个雷罚城主,才有资格持有皇甫令!

眼前这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竟然真的能掌控那纵横天下的雷罚城?!

谢尘微微一笑,重新坐下,淡淡道:“如今老祖还觉得我没有资格提出这个要求么?”

无相老祖面色微变,沉默良久之后,才如自语般说道:“天外天宫再临之日已经快要到了,我们守着这灵山,却又有什么用?既然你是雷罚城主,那老夫也无话可说了……”

缓缓抬起头,无相老祖望着谢尘,目光中带着一丝希望:“或许,你真的可以完成我们先祖的遗志。”

谢尘收敛心神,淡淡道:“不敢妄言,唯尽力而已。”

“好,既然如此,老夫便给你这个机会。”无相老祖心中终于有了决断,沉声道:“千年以来,南方极地素来被称之为死地。进入之人有死无生,即便你是雷罚城主,但也须通过我灵山的四祖测试。”

“固所愿。”谢尘正色点头。

无相老祖点点头,面色恢复平静,缓缓说道:“既如此,那便让老夫考教一下你的感悟如何。”

说着,无相老祖站起身,回身向着观音金身拜了三拜,仰望金身,淡淡问道:“老夫的测试很简单。观音大士,神通无边救苦救难。不知小友对大士的慈悲之心,有何感悟?”

观音大士的慈悲之心?谢尘仰头望着金身那悲悯的双眼,心中慨然。不知为何,脑中忽然一阵恍惚,似乎隐隐间听到有人在耳畔摇橹做歌……

“寿夭穷通是命,荣华富贵自修。看看白了少年头,生死谁知先后……”渡船翁的歌声犹在耳畔,此时此刻谢尘心中却是一片空明。

缓缓站起身,谢尘向着观音金身拜了下去。片刻后,缓缓开口:“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倘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

ps:??感谢“晏杰”大大的打赏,新年打赏意义非凡,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