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三十三章 断情桥

一百三十三章 断情桥

“老大,怎么样了?”大殿之外,空空来回踱步,不停的摸着光头。见谢尘缓步走出,急忙跳过来询问。

谢尘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带我去灵韵庵吧。”

“灵韵庵……”空空叨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忽然眼睛一亮惊喜道:“这么说,你通过无相老祖的测试了?!”

“侥幸而已。”

“阿弥陀佛,你真是我老大!”空空由衷的向谢尘竖起大拇指。

灵山寺佛殿之内,无相老祖呆呆的站在观音金身之前,口中喃喃自语:“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倘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

反复叨念许久之后,忽然一丝明悟涌上无相的心头!他双眼发亮,眼前仿佛看到了一片崭新的天地。但片刻之后,目光却再次暗了下来,轻声叹道:“感悟虽妙,但却与老夫之路不同。看来,化圣之路还需我自己摸索啊……”

灵韵庵隐藏在一片青翠之中,门前一条山间小溪灵动而过,精致的石桥横跨溪水直通紧闭的庵门。

来到石桥之前,空空停住脚步,对谢尘笑道:“老大稍等,无尘老祖清修之地不喜人打搅,我只能在这里通禀了。”

说罢,空空对着紧闭的庵门,正色朗声说道:“阿弥陀佛,弟子空空,引天刃学院谢尘前来晋见。”

片刻后,庵内传出飘渺之声,“山外之事,寻无相便是,何须前来。”

空空与谢尘对视了一眼,做了一个鬼脸。

谢尘会意,上前朗声答道:“回禀老祖,谢尘欲入南方极地,已通过无相老祖测试。特来请无尘老祖指点。”

“哦?”庵内的声音似乎有些诧异,沉默了片刻之后,紧闭的庵门忽然轻轻开启。

飘渺的声音再次传来,淡淡道:“桥在溪上,门在桥边。若有本事,进来便是。”

溪水潺潺,树荫摇曳。说完这句话之后,周围再无半点声音。

“老大,我听说此桥乃是东圣仙琴宗主赠予无尘老祖之物,其上有阵法禁制。你要小心了。”空空低声提醒道。

“放心。”谢尘微微点头,当即凝神静心,缓步踏上石桥。

“铮——!”刚刚踏上石桥,谢尘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景色一阵模糊!便如同一根手指瞬间进入自己的神魂,拨动了自己的心弦一般!

“铮,铮,铮!……”

铿锵有力的琴声随即在耳畔响起,琴音之中隐隐传出杀伐之意!

谢尘的身子轻轻一颤,随后却仿佛定格在原地一般。一动不动。在外人开来,他似乎在沉思。但只有谢尘自己知道,自己的神魂之间却是忽然卷起滔天巨浪,怒涛汹涌之下。难以自持。

“刀主,开启刀魂,以刀中杀气对抗!”剑九见状立时出言提醒。

“嗡!”谢尘的神魂中暗金色的光芒一闪,一柄长刀虚影瞬间浮现而出!在谢尘的控制之下。一股更为强大的杀伐之气从闪烁的刀锋之中涌出,强横无比的按住那根拨弄心弦手指!

“嗡——!”谢尘的身体皮肤之上暗金色的光芒隐隐浮现而出,在光芒笼罩之下。谢尘缓缓抬起脚步,向着石桥中央行去。

“咦?竟然以杀对杀?果然有些门道……”庵内传出一声轻咦,似乎谢尘的表现引起了他的兴趣。

屠龙刀中杀气何等霸道?在这金戈铁马般的杀伐之中,谢尘从容向前,不多时便已经走到了石桥中央。

但就在此刻,琴声却是忽而一转,清脆空灵,瞬间化作绕指柔肠般,飘渺而起。

谢尘的脚步再次慢了下来,面对这柔肠百转,刀魂中的杀气似乎根本无处着力。而这饱含深情的琴声,却似乎一只只芊芊素手轻抚,更令谢尘全身舒泰无比,甚至懒得提起半步向前。

再转,琴声哀怨,有若佳人哀思,愁肠百折,如歌如泣。心中不觉微微一酸,谢尘便感觉自己仿佛便是那尘世负心之人,惊回首,骤见良人幽幽双目,刹那心折,更思浪子回头。

“竟是这动情之音!这下糟了,刀主本非无情之人,这次怕是他要栽跟头了!”丹田中,剑九扯着胡子无奈一叹。

杀伐之音遇杀伐决断之人,并无效果。但动情之音对有情之人,却是可令其神魂颠倒!虽然能用神魂之力强制破开,但这样一来波及太大。若是过桥之时毁了脚下石桥,还有什么资格去见这无尘老祖?

谢尘静静的站在那里,紧紧的抿着嘴唇,似乎在强抑着心头酸楚,不使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要哭?谢尘不知道。情虽一字,却含千意。亲情、友情、爱情……皆是情,而谢尘却不知道,如今在自己心中到底是哪一种情在悸动。

谢尘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在仔细聆听,在仔细感悟。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若是自己不找出让自己悸动的根源,断然无法再向前一步。

两行清泪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腮边流下。谢尘没有再去克制,心中仿佛忽然放开了什么一般,嘴角微微一动,竟是划出了一个向上的弧度。

深深吸了一口气,伴随着琴声的节奏,一个悠然的曲调竟然从谢尘口中哼出。

“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和你贴心的流浪;刺透遍野的,青山和荒凉;有你的梦伴着花香飞翔……今生因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剑的影子,水的波光;只是过往,是过往……”

本应是空灵无比的歌声,在谢尘的喉间唱出,却是充满着男子的雄浑与悲凉。面上流着泪,缓缓抬起脚,谢尘踩着自己哼出的节奏,大步向前!

在这一刻,周围那撩拨心弦的琴声似乎也已经被感染,随着谢尘的节奏,悠然起伏。

谢尘找到了琴声中的情,也明白了自己到底因何而动情。谁说英雄一旦情长便会气短?我谢尘便是如此至情至性。直面本心!

往昔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一张张或是哭、或是笑、或是嗔、或是怒的脸孔,分散、汇聚,变成一个俏生生的人儿。

情说来便来,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征兆。有时相对百年,或许无情,但有时刹那相望,却情根深种。便如金风玉露,只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谢尘哭着微笑。步履坚定。梦回间,直望本心,一往无前。

歌声止,泪干,笑容依旧。再抬头,灵韵庵大门在眼前缓缓洞开。

整衣,昂首,谢尘面带微笑踏入中央佛殿。佛殿之中,一尊金身佛像手持慧剑。微笑着轻抚坐下青狮,双目中宝光闪烁,宛若能看穿世间疾苦。

双手合十,谢尘微微躬身向着金身一拜。随后才直起身子,望向佛像前那满头白发,却面容无暇的女子。便好似百年的风霜尽皆染在她的发丝之上,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半点印痕。

“晚辈谢尘。拜谢无尘老祖斩断心中烦恼。”

白发女子负手而立,似笑非笑,淡淡道:“慈悲的是佛。却不是我。要谢,也是要谢佛才是。”

谢尘微微一笑,抬眼望着殿中金身,肃容道:“文殊菩萨慧剑斩断三千烦恼,自是智慧无双。然若无前辈指引,我却如何能尘埃尽褪,来到此处?”

白发女子微微一笑,问道:“你说我相助,我却不以为然。素来自助者天助,我也不敢偷天之功。此桥本是只有清静无为之人才能走过,但你却以杀伐对杀伐,以至情对动情。二百年来,如此过桥的,便只有你一人而已。”

谢尘点头道:“清静之心不被杀伐扰,不为世情动,的确可以过桥。然前辈却是忘了,大巧不工,大智若愚,世事都无绝对。都说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但我却是个例外。”

“恩,你的确是个例外。”无尘老祖微微点头,道:“昔年仙琴宗主赠我此桥之时,为此桥取名断情桥。唯天下清修断情之人才能走过,看来他倒是算错了。”

“断情桥?”谢尘心中微微一动。

无尘老祖淡淡一笑,摇头道:“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你叫谢尘么?你很好。这断情桥便是我的测试,如今你已过桥,自可去山中流云窟寻无念老祖进行测试。我清修惯了,不喜被打搅,去吧。”

“多谢无尘前辈。”谢尘点点头,微微躬身告退。

行至大殿门口,谢尘停住脚步,缓缓转身,沉吟道:“前辈,晚辈尚有些不解之处,不知能否解惑?”

“何事?说来听听。”无尘宗主目光平静,点了点头。

“适才晚辈过桥之时,前半段的确便是杀伐绝断的金戈之音。但后半段却并非前辈所说的动情。”

“哦?并非动情?”无尘微微一怔。

“不错,非但不是动情,而且琴音之中饱含相思之意。但每每相思一起,却又好似被一股哀怨截断,如此绵长百转,方才让人误以为有了动情之意……”

说到这里,谢尘微微顿了一顿,望着无尘老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前辈说此桥名为断情桥,但晚辈却是觉得,抚琴者至情至性,绝非断情之人。琴音哀怨,更似无奈,与其说断情,倒不如说,这位前辈是在强迫自己忘情。”

“忘情……”无尘老祖的身子不易察觉的轻轻一颤,目光瞬间有些恍惚。

谢尘见无尘老祖如此,不禁心中微微一叹,无声退去。

待到大殿之中只剩下无尘老祖一人之时,她的目光忽然迷离起来,“即难忘,却为何不说?难道你以为,我便真的能斩断我们之间的纠葛么……”

ps:??感谢“wlfz”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