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五十九章 一曲兵戈乱难断离人思

一百五十九章 一曲兵戈乱,难断离人思

魔鲸王已死,海魔兽大军也唯有向青龟效忠一途。除了没有兽祖的任命之外,青龟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整个魔兽海域的最高统治者。

相比于炎兽王,青龟王久不出世,对魔兽一族的戒律看得相对较轻。不但亲自送谢尘和苏斗辰等人到东圣岛,而且还悄悄向谢尘承诺。他日若是谢尘振臂一呼,无论他青龟是否还是魔海的王,都会全力相助!

送走了青龟王,谢尘随着苏斗辰等一众天刃学院的强者进入东圣岛。

东方圣坛早已得到了消息,就在谢尘等人到达东圣岛不久,数道身影便已经破空而至。

“斗辰,听闻那青龟王亲自送你们前来,想来定是大仇得报,并已经助青龟平定魔海了?”东圣诸人,中为首的一名紫袍老者淡淡说道。

这老者身长八尺,面色红润鹤发童颜,一双眸子更是如大海般深邃无比。观其气度,从容中轩昂之气隐现,显然是久居高位执掌权衡之人。

但令谢尘微微感到奇怪的是,这紫袍老者的实力仅仅只是三级灵宗而已。却为何如呼唤小辈一般直呼苏斗辰其名?要知道,苏斗辰可是七级灵宗强者,更是天刃学院的副院长。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是整个大陆之上首屈一指的存在。

见老者开口,苏斗辰急忙笑着微微躬身,“苏斗辰惶恐,不想竟惊动圣旗宗主大驾。此番前去魔海幸不辱命,在下不敢居功。平定魔海者乃是谢尘小友。”

圣旗宗主?!谢尘心中一动,早在天刃学院之时。他就听玉蝶儿提到过圣旗宗主之名,只不过那时圣旗宗主还是二级灵宗,而此刻却已经提升了一级修为。

难怪便是苏斗辰都如此谦恭,这圣旗宗主可是“东圣五贤”的首脑人物,与天刃学院院长皇甫瑞雪平起平坐。便是凤池城的雷刀宗主凤惊雷,也是对其称赞有加。

“谢尘?难道这小子并没死?”圣旗宗主听到苏斗辰的话之后,不禁微微一怔,目光一扫落在了天刃学院众人中。唯一一个少年的身上。

苏斗辰见状,立即笑着回头对谢尘说道:“谢尘,这位便是圣旗宗主,乃是皇甫院长的至交好友,还不快快见礼?”

说话间,苏斗辰还特意向谢尘眨了眨眼睛。

谢尘登时会意,立即上前一步。微微躬身极为恭敬的说道:“晚辈谢尘,见过圣旗宗主。”

“恩。”圣旗宗主淡淡的点了点头,“果然少年英雄,难怪我那不成器的孙子要认你为兄。仅凭你平定魔海这份本事,便是他再修炼百年也无法做到。”

谢尘知道圣旗宗主口中的孙子,正是自己的兄弟陈词。而通过刚才的对话和苏斗辰的表情。他也判断出,这圣旗宗主定是极好面子之人。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性格,谢尘岂能不会应对?

想到这,谢尘赶忙谦虚道:“前辈实在是谬赞了,晚辈只是运气稍好些而已。若是换做陈词遇到同样的情况,想必定会比晚辈做的好上数倍。”

“呵呵。小娃娃很谦虚嘛!”圣旗宗主显然对谢尘的回答十分满意,呵呵一笑,随即引着苏斗辰等人进入东圣岛内部。

行走之间,谢尘才了解到,圣坛的其余四贤都在帮助空空进入东方极地之时损耗了巨大的灵力正在休息。而苏斗辰乃是天刃学院的副院长,若是派一个寻常灵宗来接显然不合礼数。所以这极好面子的圣旗宗主才亲自来迎接苏斗辰等人。

与南方灵山比起来,东圣岛上少了分雄浑,但却多了一丝灵动。方圆千里的海岛上,青翠中花香鸟语,溪水潺潺。小桥流水人家,恬静中不时一片薄雾如轻纱掩映,仿佛人间仙境,令人心情不由自主的轻松起来。

在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圣旗宗主也不禁将谢尘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再次提升。在他眼中,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就是一个奇迹的化身。灵王修为和神兵暂且不论,便只说掌控雷罚城,得到南冥离火垂青,独自一人平定魔海之乱这些事。任何一件都足以惊天动地,令他这个圣旗宗主汗颜。

原本圣旗宗主还对陈词称谢尘为“老大”有些不满,但此刻却是感觉,若是自己的孙子能够跟着这样一个少年闯荡,绝对会受益匪浅。

所谓东方圣坛,便是修建在东圣岛中央,一座方圆十余里的巨大祭坛。按照圣旗宗主所说,此祭坛乃是东圣众位阵主演练阵法之地。阵法乃是整个东圣的骄傲,遂东方以圣坛为名。

到了厅中,苏斗辰与圣旗宗主开始谈论当今形势。而谢尘却是目光有些闪烁,不时的向着外面观望。

圣旗宗主显然看出了谢尘的心思,淡淡笑道:“谢尘,你可是在寻找陈词么?”

谢尘点头道:“前辈见谅,晚辈与陈词许久未见,的确有些想念。”

“呵呵,年轻人便是这么不淡定,我那孙儿也是如此……也好,那你便去寻他吧。这几日,他得知你被魔鲸王吞了之后,便有些失魂落魄,独自闷在房中推演。若是见到你还活着,他定然也会十分高兴的。”

“多谢前辈,如此晚辈便去寻陈词了。”

“恩,去吧。只不过,你去的时候定要说明你的身份,不然的话恐怕……”圣旗宗主说到这,不禁淡淡苦笑了一下。

谢尘疑惑道:“前辈的意思是陈词现在所在之处十分凶险?”

圣旗宗主摇摇头,“谈不上凶险,只是他奶奶心疼孙子,不想让外人打扰。你若是见到那老太婆,便直接报出名字就是了。不然恐怕会被老太婆修理一顿也说不定哦。”

“多谢前辈提醒……”谢尘摸了摸鼻子,心中不禁暗笑。陈词的奶奶,想必便是圣旗宗主的夫人了。听这语气这圣旗宗主好像还有几分惧内?

辞别了圣旗宗主和苏斗辰。谢尘在小厮的引领下直奔后宅陈词所在“笑梦居”。东圣族人分为阵主和阵将两种,一般拥有阵主天赋的族人都会在岛中央居住。而阵将便是寻常的灵师,只有达到了灵宗层次的阵将,才会被允许在岛中央居住。

陈词所在的“笑梦居”便是在岛中央的东侧,需要经过东圣坛才能到达。

“铮铮铮!”一阵铿锵的琴音在谢尘经过岛中央圣坛之时忽然响起。

谢尘微微一怔,不禁侧耳倾听,琴音之中间金戈铁马鼓角峥嵘,充满杀伐决断之气。但细细品味间。这杀伐之中隐隐间似乎还有一丝情韵纠葛,便好似充满狂霸之气的一刀挥出,却是斩在水面之上一般,刀过无痕,虽有波澜但却转瞬即散。

“这琴声……”谢尘眼眉微微一挑,不觉间脚步放缓。

“哦,公子所听到琴声乃是我族仙琴宗主所弹。想必此刻仙琴宗主定是在圣坛之上演练阵法。”引着谢尘的小厮见谢尘沉吟。便开口解释道。

果然是仙琴宗主,我就说这琴声怎么如此熟悉。谢尘微微点头,忽而心中一动,笑道:“不知我可否前去圣坛一观?”

“这……”小厮面现为难之色。圣坛乃是东圣核心之处,谢尘虽为贵客,但没有圣旗宗主的话。他也不敢随便做决定。

“呵呵,其实我也并没有打搅仙琴宗主的意思。只不过我从灵山前来之时,灵山的无尘前辈曾拜托我给仙琴宗主带一句话。此番见到,正是想要转达一下。”

“灵山的无尘老祖?”小厮犹豫了一下,在东圣岛上。仙琴宗主与无尘老祖的故事早已流传甚广,便是这小厮也是有所耳闻。

“那好吧。既然是无尘老祖的口信,公子便随我来吧。”片刻后,小厮终于做出了决定,引领着谢尘向一旁的岔路走去。

谢尘微微一笑,紧随其后。事实上,他哪里有什么无尘老祖的口信?这完全便是他自己突发奇想而已。灵山四祖为了他,甘愿使灵山化作火海,那自己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要略尽一下绵薄了。

穿堂过院,在行过一片竹林之后,谢尘的眼前忽然豁然开朗。若非早已知道这是一座圣坛,恐怕谢尘会直接误以为这一座通体由白玉所铺就的平原!

整个圣坛长宽都在十里左右,一眼望去,洁白无暇的白玉在阳光下反射出夺目的光彩。白玉的铺设手法极为细腻考究,若是不小心观察根本看不到其上的缝隙,看起来便宛若浑然一体般,璀璨耀目。

琴声并未因谢尘的到来而停止,谢尘也阻止了欲要通禀的小厮,背负双手站在圣坛边缘抬眼望去。

祭坛正中央的白玉高台之上,一名白袍男子长发飘动,双目微合,端然而坐。颀长的手指忽而轻柔如轻风忽而飞快若迅雷,不断的在膝头古琴上荡出道道铿锵之音。

谢尘眯着眼睛,面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已经惊骇无比。虽然放眼望去祭坛上空无一物,可在他的神魂感知中,这方圆十里的祭坛却早已变成了一个杀气滔天的战场!

无数肉眼无法看到的灵力波动,便如同一队队士兵,一个个顶盔掼甲的将军一般,列阵、厮杀!战士们成片成片的倒下,将军们的征袍早已变得血红!刀枪如林,飞矢如雨!尸山血海,更甚修罗地狱!

而初时谢尘在琴声中所听到的那一抹斩不断的柔情,便宛若这片萧杀中傲然绽放的白色百合,摇曳在腥风血雨中不染鲜血,不沾凡尘。兵戈几次临近,却都被琴声荡开,似乎弹琴之人也极为矛盾,不知是应让其继续生长,还是应直接碾落成泥!

许久,曲终。兵戈消散,小花化为微尘。

一声轻吟更似幽幽叹息,“一曲兵戈乱,难断离人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