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六十章 庸人不自扰成败又奈何

一百六十章 庸人不自扰,成败又奈何!

“一曲兵戈乱,难断离人思……”

谢尘轻轻咀嚼着这句话,嘴角微微一掀,果然与自己猜测的一样。

“欲求无尘心,何必桥断情。”

谢尘目光淡然,轻声低吟。仿佛是在应和,又好似在自语。

“欲求无尘心,何必桥断情……”数里之外,白袍男子的身子微微一颤,长发浮动间双眼中闪出一丝迷惘之色。

但是片刻后,男子却是猛然一振,目光如电般射向远处的黑袍少年!

“阁下是?”

“晚辈谢尘,拜见仙琴前辈。”谢尘微微一笑,遥遥施礼。

“谢尘?!”仙琴宗主再次一怔,手掌轻抚间膝头古琴凭空消失,身形一动,已至谢尘身前。

“天刃学院的谢尘?”

“正是晚辈。”谢尘眼望着眼前白衣胜雪,飘然俊逸的男子,声音平淡无波。

“你竟还活着,那魔鲸王没有杀你?”

谢尘一笑,“承蒙前辈挂怀,晚辈侥幸已经将魔鲸王除了。”

“你说什么?你杀了魔鲸王?!”仙琴宗主眼中闪过一道难以置信之色!在确定谢尘并没有玩笑之意后,他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沉声道:“你此来应是去寻陈词的吧?他便在笑梦居。”

见惊愕之后的仙琴宗主竟然没有再问半句,谢尘不禁心中暗暗点了点头。此人的心性应该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难怪能与圣旗宗主并称东圣五贤。

想到这。谢尘也不再多言,直接说道:“晚辈此来确是去寻陈词。但却也有一事欲要请教仙琴前辈。”

“何事?”

“晚辈想请教前辈两件事,其一不知前辈因何以有情之心去求无情之道?其二,便是前辈为何抛却本心而独求杀伐?”

“以有情心求无情道,弃本心求杀伐……”

仙琴宗主盯着谢尘久久不语,听起来谢尘所说的这两件事似乎十分相似,但却分别问出了修为与心境两方面的问题。难道这小子小小年纪便能从我一曲之中听出这么多?

若是没有走过断情桥,没有见过无尘老祖,谢尘自然不会说出这两句话。但如今他却是十分笃定。

见仙琴宗主不语。谢尘继续说道:“其实晚辈在感悟之时,也曾有过疑惑,但继而却是释然了。”

“哦?释然?”仙琴宗主深深的看了谢尘一眼,随后竟然盘膝席地而坐。他倒真想听听,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是如何释然的。

谢尘一笑,也随着坐下,淡淡说出了四个字。“情不可弃。”

“情不可弃?呵呵,有趣!这世上情有万千,因何不可弃?若是全都保留,岂非庸人?”仙琴宗主眼中闪出一丝不屑,果然无论何等天才,却也只是一个小娃娃而已。

谢尘神色不变。若单论神魂与感悟,传承了百世轮回的他丝毫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个灵宗强者。

“难道仙琴前辈认为庸人不好么?”

“庸人有何好处?我辈修士感悟天地,自然求的便是超凡。小娃娃,若是你只是想和我说这些,那便不要再说了。待你到了我如今的年岁。恐怕才会真的有所感悟吧。”仙琴宗主说罢,袍袖一拂便欲起身离去。

谢尘呵呵一笑。淡淡道:“前辈的年岁?岂不闻苍山徒立万载,孺子尚且教之?”

“恩?”仙琴宗主身子一凝,望着谢尘的目光中隐隐现出一丝怒意,“你这是在说我是那徒立万载的青山,而你便是那教山孺子么?!”

“呵呵,不敢。”谢尘摇了摇头,轻抚着怀中呼呼大睡的白焰,笑问道:“前辈可知我这只猫的年岁?”

“猫?”仙琴宗主看了白焰一眼,没有说话。以他的修为自然能感觉到白焰的灵力波动。

“此猫修炼数万载,虽修为不弱,但却还是一只猫。”谢尘说着抬起头,与仙琴宗主对视道:“而前辈自然要比这猫强上许多,可却为何做出连一只猫都不屑去的事?难道前辈曾经败在杀戮之道的手中?!”

“……!”谢尘在说前半句话的时候,仙琴宗主还待要怒,但听到谢尘的结论之时,却是面色瞬间一变,半晌无言。

谢尘知道自己已经切中了要害,继续说道:“世间大道万千,以感悟淬神魂,以神魂强修为。如此往复,才是飞升之正道!前辈瞧不起庸人,却不知庸人在面对失败之时,也不会就此放弃。任他杀戮逆天,我自坚守本心!这才是前辈应有的感悟。前辈弃本心而转杀戮,本无天赋,却要强行。如此做法,终将一事无成!”

“本无天赋,却要强行?!”仙琴宗主先是一愣,随后却是苦笑了一声,“呵呵,你的说道理谁都懂,但懂又能如何?!败便是败,小娃娃你知道我败了多少次么?!”

谢尘掀了掀嘴角,不屑道:“便是败上万次又如何?败并不代表错!”

当初在经过断情桥的时候,谢尘还一直在疑惑。因何断情桥上的琴声会蕴含着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但是现在他却终于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一个自认为走错了路的失败者!

想到这里,谢尘不禁轻哼一声,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前辈会是如此脆弱之人,既然前辈连面对失败的勇气都没有,那便当晚辈什么都没说过吧。我只是为一个直到如今还无法忘却前辈的人感到不值而已!”

“直到如今还无法忘却?”仙琴宗主抬起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难明之色。

“红颜未老心无尘,青丝成雪仍相思!不曾想,这一切却只为了一个不敢面对失败的懦夫!不值啊!晚辈告辞了。”谢尘朗声一叹,豁然起身。

“你等等!”仙琴宗主见谢尘要走,终于按捺不住,急声说道:“当年我在杀伐与本心之间徘徊,是她劝我断情。却为何我断情,她却不断?!”

“前辈,你真的断得了情么?!”

“我……”仙琴宗主一愣,断得了么?若是能断,又岂会如此痛苦?!

谢尘面色沉凝,心中却是欣然一笑,沉声道:“请恕晚辈无礼,前辈的故事晚辈的确没有心思去听。晚辈只想请前辈回想一下,这些年来前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说罢,谢尘转身而去,行走间忽然想起一个小调,口中不禁低吟。

“断难断,兵戈乱;兵戈虽乱,心更乱。情非情,求无情;欲求无情,却有情。庸人只须不自扰,成败兴亡又奈何……”

“庸人只须不自扰,成败兴亡又奈何!”仙琴宗主呆坐片刻,忽然眼睛一亮!

“小友!等等!”白袍一闪,一掠数丈挡在谢尘面前。

“前辈这是何意?”谢尘眼眉一挑。

“小友高义,请受我一拜!”仙琴宗主不由分说,长身一躬到地。再抬头,他的脸上现出诚挚的笑容。

说着仙琴宗主竟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锦囊,粗略看去锦囊之中至少有二十多枚传讯玉简。当着谢尘的面,仙琴宗主直接将自己的灵力气息输入玉简之中,并取出一枚带在身上。

“小友,此乃我东圣的传讯玉简,还请小友收下。今日点拨,无异于醍醐灌顶,若是小友他日有需,仙琴必定万死不辞!”

见谢尘似乎还有些迟疑,仙琴宗主笑道:“小友不必多想,这传讯玉简本就是我所制作,只要有材料,我随时可以再做。区区之物,不足以表达我对小友感激之万一!”

“如此,便多谢前辈了。”谢尘这才接过锦囊,沉吟片刻之后,问道:“前辈可是真的想通了?”

“想通了!哈哈,想通了!”仙琴宗主畅然大笑道:“胜便如何,败亦如何?人生数百年,白驹过隙。胜败又岂能与本心和真情相比?!我这便去灵山寻她!”

谢尘微微一笑,再次躬身道:“如此,恭喜前辈了!若是前辈想去相寻,不妨去般若河畔寻找,如今灵山族人都在那里暂居。”

“好,多谢小友!”仙琴宗主欣然一笑,辞别谢尘之后直接御空而去。

“呵呵,刀主大人,点拨别人的感觉很爽吧?”仙琴宗主离去之后,剑九在丹田之中笑呵呵的说道。

谢尘微微一笑,传音道:“其实我原本只是想劝劝他而已,却没想到劝着劝着就变成点拨了。就连我自己都很奇怪,有些话都是顺口说出来的,甚至我从来都没想过。”

剑九捻须笑道:“这便是阅历了。当你的感悟达到了一定层次,很多东西便会看的比其他人要透彻的多,很多道理也就会信手拈来了。就如同一个灵宗强者要点拨一个刚觉醒本命灵的小娃娃,还需要先打草稿么?!”

“说的也是……”谢尘摸了摸鼻子,淡淡一笑。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感悟竟然也到了这种层次了。

“公子,再向前走,过了这片树林便是陈词公子的大梦居了。”走在谢尘身前引路的小厮忽然脚步一停,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指着前方一片树林说道。

“恩,多谢了。”谢尘没有多想,微微一笑之后径自向树林走去。

“公子……”

“哦?还有何事?”谢尘转头望向小厮。

小厮犹豫了一下说道:“公子进了树林之后,最好先报一下自己的名字,不然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