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六十二章 鬼幡婆婆

一百六十二章 鬼幡婆婆

阵眼……

谢尘双眼微微一眯,目光四处一扫。所谓阵眼,有可能是大阵之中某个关键之处,也有可能是阵主本身。

此阵想来应该是鬼幡婆婆随手而布,并无灵物加持,那么这个阵眼便是鬼幡婆婆了!

剑九也十分认同谢尘这个分析,按照他的判断,鬼幡婆婆定是想教训一下谢尘,所以才故意隐匿不出,将谢尘困在阵中。至于她为何要这么做,却是不得而知了。

按照剑九的指点,谢尘开始暗暗催动乾坤大挪移功法感知周围的空间波动。在仔细感知之下,果然发现周围的空间正在发生着极为微妙的变化!

谢尘只要向着神魂锁定的方向前进一步,周围的空间便会悄然发出一阵几乎微不可查的波动。待到谢尘行出十步之后,再感知,却是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一般。虽然周围的景色变化极为自然,但他自己却是在原地踏步!

在这种情况下,莫说要找出阵眼,便是想要改变位置都极为困难。谢尘皱着眉,不禁陷入了沉思。

剑九见到谢尘似乎束手无策,不禁叹道:“若是不行,那便算了。你现在还只是一个晚辈,就算这个鬼幡婆婆的脾气再如何古怪,恐怕也不会伤你。我看她想要的,也只是你一句服软的话而已。”

“脾气古怪……”谢尘忽然眼睛一亮,嘴角边浮现出一抹邪邪的笑意。

“真没想到,这树林竟然这么深!早知道就先不过来了。”似乎走得有些累了。谢尘忽然脚步一停,直接席地而坐小声嘟囔起来。

“嗤!小娃娃要放弃了么?”树林深处。一道身影见状不禁发出一声嗤笑。

谢尘自然无法听到这声音,兀自低声自语般的嘀咕着:“其实这鬼幡婆婆的阵法也没什么稀奇的,若不是这树林太深太长,我早就出去了。看来,以前我的确是高估东圣的人了。”

“高估?!可恶的小子!”隐在暗处的身影一动,刚要出言辩驳,却是忽然住口。难道这小子是在故意用言语激我现身?!哼,幼稚的把戏!当老身和你一般年纪么?!

谢尘说罢之后。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发现松林中仍旧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不禁面上现出失望之色,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的激将法不管用了?还是我说的声音太小了,鬼幡婆婆听不到?”

独自寻思了一会儿,谢尘似乎有些泄气,发泄般扔出一块石子。充满悔意的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都怪圣旗宗祖,非要把我支开!难道我就那么碍事吗?!”

支开?碍事?!隐蔽处,正在冷笑的那人微微一怔,眼中露出疑惑之色。虽然谢尘的气馁之话让她听着很舒泰,但谢尘的后半句话。却是更令她引起无限遐思。

就在这时,谢尘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圣旗宗主也就罢了,皇甫院长也真是的,明明和魔鲸王交手的时候受了伤,却不去疗伤。非要和圣旗宗主单独议事!什么事不会等伤好之后再说吗?!”

皇甫院长?皇甫瑞雪?!隐蔽处,精芒一闪!身影微微颤了颤。显示出身影的主人已经开始动怒了!

好呀,我在的时候你皇甫瑞雪不露面,让苏斗辰带着一帮手下上岛。现在听说我开启极地空间之后需要调养,你却出现了!难怪谢尘这小子还没死,原来竟你皇甫大院长亲自出手收拾的魔鲸王!哼!若不是我今天在这里护着孙儿,恐怕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呢!

谢尘双目低垂,看起来无精打采,但全身的灵力却已经提聚到了巅峰!因为接下来,他最后的杀手锏也要抛出来了,成败在此一举!

“唉,难怪皇甫院长说鬼幡婆婆性格古怪,就连圣旗宗主都惧之如虎狼,不敢随便和其他女人说话。早知如此,刚才我就应该听皇甫院长的话,不说我的真名就好了。这鬼幡婆婆果然是嫉妒皇甫院长的容貌,对天刃学院没有半分好感……”

“哼!我嫉妒那个贱人作甚!难道我的样子比那个只会在男人面前装冰清玉洁的贱人难看么?!”

一声冷哼从树林深处忽然响起,周围的树叶哗哗作响如狂风吹过,显然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离了愤怒!

来了!谢尘眼中精芒一闪,随即立即换做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四处观望,“谁?谁在说话?!”

“在这树林中还能有谁?!你小子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找到婆婆我么?!”

说话间,树林中人影一闪,一人已经出现在谢尘身前不远处!

虽然树林中光线昏暗,但谢尘却依旧能够看清来人的相貌。

来的是一名身穿黑袍的女子,一头乌发高高束起,白皙的皮肤如婴儿般吹弹可破。柳眉之下,一双细长而晶亮眸子微微向着两侧上挑,薄薄的嘴唇轻轻抿着隐隐间荡出一股冰寒之意。

虽然女子身穿着宽大的黑袍,但谢尘却也一眼能够看出,对方的身材定是火辣无比。尤其前胸之处,更是将下半截黑袍都撑了起来,可见其傲人不凡。

“难道姐姐就是鬼幡婆婆?!”谢尘茫然的看了女子一眼,赶忙问道。

细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女子冷笑道:“小娃娃好手段,婆婆我都被你激出来了,还装什么算?!”

说着,女子素手一翻,一根黑色长幡骤然幻化而出。灵力一催,长长的幡带无风自动!

“真的是鬼幡婆婆!晚辈谢尘,拜见前辈!”谢尘恍然,赶忙施礼。

鬼幡婆婆轻哼一声,淡淡道:“你小子聪明的很。知道想要走出迷阵就要先找到我。但你想没想过,就凭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便足以让我杀你无数次!”

“前辈见谅,这也是晚辈不得已而为之啊!前辈的大阵实在是厉害,晚辈只有出此下策了。”谢尘心中暗暗一笑,面上却是一副无奈的表情。说的好听,其实你还不是被激出来了?女人呐,无论多大年纪,心思其实都是一样的。

“哼,谅你小子也没有办法出去!其实这也无妨。就算你真的将我找出来又能如何?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阵!”

“这……”谢尘的脸再次垮了下来,无奈道:“晚辈实在不是前辈的对手,还请前辈能高抬贵手,让晚辈与陈词兄弟一见吧。”

“想见我孙儿?哼哼,我孙儿岂是说见便见的么?”

“哦?晚辈驽钝,不知前辈的意思是?”谢尘眼眉一挑,疑惑道。

鬼幡婆婆不屑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没这个资格而已!我孙儿天赋异禀,凭什么要以你为尊?他年少无知,难道你这小子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么?!”

原来如此!谢尘这才恍然,原来这鬼幡婆婆竟然如此护短!一想到自己竟然因如此幼稚的原因被困在这里,谢尘心中苦笑间也不禁心中有些无奈。

“你想去见我孙儿也不是不行。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鬼幡婆婆见谢尘不语,继续说道。

“前辈请讲。”

“我不是那种古板之人,但我东圣之人从未居过他人之下,我那孙儿更是天赋异禀。你若想与我孙儿为友也不是不行,只需你尊我孙儿为长甘心辅之便可。或许假以时日,你也能成为我东圣岛上首屈一指的阵将也说不定!”

什么?!尊陈词为长?成为阵将?!谢尘眉头一凝。你东圣岛上的人有傲气不肯居于人下,难道别人便是草芥么?你也太看轻我谢尘了吧?!

原本谢尘还想着把话说开了,自己服个软,直接过去就算了。却没想到鬼幡婆婆竟然提出如此要求?!

“前辈,这可是陈词的意思?”谢尘强忍着怒气问道。

“是我的意思!怎么?你不愿意?!不愿意也行,我可以让你留在这里好好想想!”鬼幡婆婆柳眉一竖,声如寒冰。

威胁我?!谢尘眯了眯眼睛,眼中精芒不易察觉的一闪而过!

“前辈,难道你真的原意与晚辈在此徒耗时间,而不去前厅见一见皇甫院长么?!”

“皇甫瑞雪?!她真的来了?!”

鬼幡婆婆面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问道。

“当然来了,而且现在就在前厅与圣旗前辈单独相会呢!”谢尘刻意将“单独”二字说得极重,暗中却是将全身灵力提聚到了巅峰!

“哼!你真当我会相信……啊!”

鬼幡婆婆冷哼一声正要讥嘲两句,却是忽然感觉脚下一紧!惊呼之中,却是谢尘趁着她刹那失神间,已经催动了魔灵草!

“小子!你敢戏弄我?!”鬼幡婆婆瞬间便知道自己定是着了谢尘的道!但这小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谢尘邪邪一笑,淡淡道:“婆婆休恼,晚辈只是不想被婆婆留在这阵中终老而已!”

说话间谢尘早已化作一道青烟,闪电般向着松林的另一侧冲去!魔灵草虽然已经进化到了宗级,但恐怕也无法彻底困住鬼幡婆婆。他只盼着魔灵草能够纠缠对方片刻,让自己有充足的时间脱离大阵!

原本以鬼幡婆婆的实力,再加上对大阵的掌控。莫说谢尘想要困住她,便是想要找到她都难上加难。但她先是被谢尘言语所激,又自持实力远超谢尘,现身相见。又再一次在谢尘的话语中瞬间失神,才让谢尘有了可趁之机。

如今鬼幡婆婆已是后悔莫及,只是无奈这魔灵草吞吸能力惊人,实力也与自己相差无几。使得鬼幡婆婆也不禁一时手忙脚乱,无暇顾及催动大阵。只能恨恨的,眼见着谢尘远远遁去!

这一下,本就脾气火爆的鬼幡婆婆终于暴走了!手中黑色长幡一动,整个松林的地面顿时如海浪般开始涌动!

“轰隆隆!”就在谢尘刚刚穿出松林的刹那!整片松林忽然猛的一颤,十几米乃至数十米高的巨大松树成片成片的轰然而倒!

“可恶的小子!我饶不了你!”混乱的轰鸣声中,鬼幡婆婆暴怒的声音响起,远远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