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六十三章 想教训我拿实力说话

一百六十三章 想教训我?拿实力说话!

松林东侧的百米之外正是一所青堂瓦舍的宅院,整座宅院一共便只三间房屋,院门处“笑梦居”三个大字挥洒间带着七分慵懒之意。

松林的动静实在太大,“笑梦居”也跟着颤了两颤,房门随之开启。

“地震了?”开启的房门内,一个少年皱着眉向外望去,本应惺忪的睡眼此刻却是布满了血丝,仿佛数日未眠一般。

“陈词,你这家伙怎么搞成这样了?”一声轻笑响起,院门随之被推开。

房内少年揉了揉眼睛,转而忽然双眼一瞪!吸引他目光的,并不是那松林成片倒下的壮观景象,而是出现在眼前的少年!

“老大?!我不是在做梦吧?!”陈词又使劲揉了揉眼睛,难道是因为自己睡眠太少而产生幻觉了?!

“呵呵,你这家伙……没错,你就是在做梦!”谢尘摇着头笑了笑,但心中却是忽然泛起一阵暖意。

“真的是老大!老大你真的没死?!”陈词狠狠的拧了自己大腿一把,随后呲牙裂嘴的一步便迈到谢尘的身前。一双手紧紧抓住谢尘的肩膀,仿佛生怕谢尘跑了似的。

“鬼门关走了一圈,奈何人家阎王不收我,所以我就回来了。”谢尘耸了耸肩,笑了笑,随后却是被陈词连拉带拽的拖进房里。

骤见谢尘,本已疲惫不堪的陈词忽然间精神百倍。一边迅速的收拢起房中杂乱不堪的棋子,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我就和空空那家伙说老大准没事,那家伙还不信,这一下那家伙总该相信我推算的没错了!”

谢尘笑望着陈词忙忙碌碌,问道:“怎么?难道你这几天一直在推演?”

陈词笑道:“是啊!无论我怎么推演,都是百死余生之局。但当时青龟言之凿凿,说你已经被魔鲸王吞了,并且还看到魔鲸王口中流出血迹……”

“哦。那血是魔鲸王自己的血……”谢尘呵呵一笑,简单的将经过说了一遍。

虽然谢尘只是轻描淡写,但陈词有岂能不知其中的凶险?听罢之后,他也不禁唏嘘不已,“老大,你这么做太冒险了。你不知道,空空那家伙……”

谢尘摇摇头,笑道:“谁让我是兄弟盟的老大呢?遇到这种事情,我这个老大若是怂了,还配以老大自居么?”

陈词闻言也是笑了笑。他明白谢尘的意思。事实上谢尘若是那种遇事只顾自己之人的话,自己也绝不会对其另眼相看。

无论何事,唯有付出才有回报。世事如此,兄弟更是如此。只要稍微有些头脑之人都能明白,若是一遇到危险首领便让小弟去送死的话,那这个团队也离消亡不远了。在兄弟盟中,谢尘的付出永远要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多的多!

又聊了片刻,陈词目光转向院外,微微一笑:“老大。你可是得罪了鬼幡老祖?”

在东圣岛上,虽然圣旗宗主和鬼幡婆婆都称陈词“孙儿”,但实际上论起辈分却是不知要比陈词高出多少辈。所以陈词对他们二人依旧以老祖相称。

谢尘目光也是一转,便在刚刚魔灵草就已经悄然飞回。而他也感觉到了笑梦居外散发着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见陈词问起。谢尘也不隐瞒,索性便将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陈词听罢笑道:“老大勿怪,其实老祖的脾气虽然不好,但却也是耿直之人。想来应该是我没将事情和他们说清楚。所以才会造成这种误会。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想必圣旗老祖一会儿也会到了。只要把事情说开了,应该便好了。”

“如此最好。我来东圣岛,可不是打架了。再说,我也不是鬼幡婆婆的对手啊。”谢尘无奈一笑,淡淡说道。

就在这时,忽然院外鬼幡婆婆的声音响起:“谢尘!你给我出来!刚才是我一时大意,才让你小子跑了。不要以为你有天外灵宝我便奈何不了你!快出来受死!”

陈词面色一僵,随即苦笑了一下,刚欲起身出去解释。

谢尘却是先他一步站起身,笑道:“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吧,毕竟事情是我惹出来的。”

说着谢尘直接推门而出,已经走到了庭院之中。

院门外,一根黑色长幡早已高高竖起,鬼幡婆婆俏立在长幡一旁,全身黑袍无风自动!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闪烁着点点寒芒。

见谢尘走出房间,鬼幡婆婆薄唇轻启,冷哼道:“你小子的胆子倒是不小!”

谢尘微微躬身,说道:“前辈召唤,晚辈岂敢有违?不知前辈此番召见晚辈有何吩咐?”

“吩咐?!哼!我哪有吩咐天刃学院第一天才的资格?!你不是很自负么?老身便让你见识一下,我东圣岛的绝学!”

“鬼幡前辈,晚辈无意冒犯,若是方才多有得罪之处,晚辈这里给前辈赔礼了。”

“你这是怕了么?!晚了!百年来,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戏耍老身,你是第一个!今天纵是皇甫瑞雪那个贱人亲自来保你,也不行!”鬼幡婆婆柳眉一竖,寒声说道。

说话之间,鬼幡婆婆脚下的大地忽然微微震颤起来,土浪翻滚间,如涟漪般向着四面八方涌去。便宛若她如今所站之处并非是土地而是茫茫大海之上一般!

“老太婆,这是怎么回事?!快住手!”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人影一闪,却是听到动静的圣旗老祖与苏斗辰已经到了。与他们二人一起来的,除了天刃学院其余七名灵宗之外,尚且还有二人。

“怎么了?是谁让鬼幡大姐发这么大的脾气?”一个渔夫打扮的汉子挠着头皮,粗声粗气的问道。

“不清楚,难道是圣旗大哥?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渔夫身边,青袍书生微微一笑,似乎这种情况他早已司空见惯一般。

“金网、青书,你们两个来凑什么热闹?!仙琴呢?”圣旗宗主见这两个也来了,不禁皱了皱眉头。东圣五贤一下子出来了四个,而且这老太婆竟然摆出了鬼幡卷地大阵!到底什么情况?!

渔夫大汉摇了摇头,说道:“仙琴那家伙你也不是不知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倒是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圣旗大哥你又……”

“关我什么事!”圣旗宗主急忙拦住渔夫的话头,转而望向鬼幡婆婆喝道:“老太婆,你这又发什么神经了?”

发神经?!鬼幡婆婆双眼一眯,目光扫视间并没望见皇甫瑞雪的身影,不禁冷哼一声:“老家伙给我闭嘴!怎么?皇甫贱人走了,你才想起我了吗?”。

皇甫贱人?!圣旗宗主脸色一阵青白不定,尴尬的看了身边的苏斗辰一眼。不禁对鬼幡婆婆怒道:“老太婆你疯了不成?!胡说什么呢?还有没有规矩了!”

“规矩你个头!你等着,回头我再和你算账!”鬼幡婆婆瞪了圣旗宗主一眼,回头转向谢尘喝道:“小子,你到底敢不敢过来?!你不要以为我孙儿保着你,老身便不敢动你!告诉你,陈词是我东圣的人,谁也没资格让他俯首!”

彻底乱了!谢尘摇摇头,心中暗叹了一声。谁能想到这鬼幡婆婆修炼了数百年,脾气竟然还如此火爆?!这一下。非但圣旗宗主尴尬难堪,就是苏斗辰与一众天刃学院的强者的面色也都极为难看。看来此事,绝非自己服软道歉就能解决的了。

想到这,谢尘又上前一步。朗声道:“鬼幡前辈,我想您误会了。我与陈词只是兄弟之交,并非前辈所想的那般臣属关系……”

“废话!你也配让我孙儿称臣?!话说明白了,老身今天就是看你小子不顺眼!就是看不起你这种假惺惺道貌岸然的小辈!”鬼幡婆婆直接打断了谢尘的话。冷冷说道。

“老祖,这事其实是误会……”

“乖孙儿你别插嘴!”鬼幡婆婆扫了一眼陈词,寒声说道:“千年以来。我东圣岛虽在禁地,但又有哪个敢小觑?!今天我若是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我东圣岛还如何在大陆上立足?!”

鬼幡婆婆显然是真的怒了,与天刃学院和凤池城的低调比起来,南灵佛门清修,北玄道门无为,西方诸魔霸道,而东圣则是狂傲!

四圣地虽同出一门,但却谁都不服谁。若非是如今天外天宫即将降临,而东方圣坛并无契合属性进入极地的话。恐怕空空根本没有进入东方极地的机会。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处的极地空间让他人进入,再加上谢尘出现之后的种种事情,鬼幡婆婆便将所有的怒气全部都倾泻了出来。而发泄的目标,自然便是谢尘!

泥人尚且有三分土性,更遑论谢尘?!

闻听鬼幡婆婆此言,谢尘眼眉挑了挑,心中不禁怒意上涌。我来东圣岛,既不是有求于你,也没有当你出气筒的义务!你鬼幡婆婆便是辈分再如何尊贵,却也不是我的长辈!想要教训我么?那便拿出实力来说话吧!

想到这,谢尘朗声说道:“鬼幡婆婆,你是否能看得起我谢尘,那是你的气度。而我谢尘能不能让你看得起,却是我谢尘的本事!”

“本事?哼哼!只会耍些小把戏的小子,又有什么本事?!”鬼幡婆婆冷哼一声,旋即不屑讥讽道。

谢尘环顾了一下四周,面色逐渐平静下来,淡淡道:“如此说来,前辈是真的要考教一下晚辈的本事了?!”

“正有此意!”

“很好!”谢尘点了点头,说道:“谢尘听闻一个阵法若要发挥其最大威力,须有阵将辅助……”

“对付你一个小娃娃,难道老身还需要阵将么?!”鬼幡婆婆双目微微一眯,不屑道:“小娃娃,我知你是在激我。老身今日便把话放在这里,若是你能够破除我这鬼幡卷地阵。那么从下一刻起,这东圣岛上,你为主!”

“好!”谢尘傲气陡升,朗声道:“若是晚辈无法破开前辈大阵,便永为东圣之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