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章 蝶族二次觉醒

一百七十章 蝶族,二次觉醒!

西方魔域是万里黄沙以西的荒芜之地。据传说,此处两千年前乃是斗灵帝国流放穷凶极恶之徒的流放之地。

原本这里的地面是灰白色,但经过千年的杀戮与血染,便成为了如今的暗红之色。早在玉家与公孙家在此立足之前,此地便已被称为血染之地。

从远空中望去,暗红色的岩石地面与黄/色沙漠犬牙交错,却又泾渭分明。

便仿佛是一张黄/色的纸张上,被泼上了一滩殷红的鲜血一般,令人一望不禁触目惊心。

鎏金撵并没有直接踏上这片血染之地,而是遥遥的停在黄沙边缘。

后方黄沙漫卷,那些不甘心却又不敢上前攻击的魔兽成片成片的汇拢而来,便仿佛在为鎏金撵壮声威一般,遥遥的跟在十里之外。

前方,早已接到黄沙魔兽警报的魔域强者们站在暗红色的大地上,静静的望着半空中的玉马金车。魔兽不知道,但他们却是知道这是什么!

“嘭!”一头通体漆黑的巨大魔兽尸体被重重的摔在暗红色岩石之上。

紧接着,鎏金撵内的声音已经响起:“天蝎王已然伏诛,限魔域在一小时内交出玉长风和玉蝶儿二人。否则金车过处,黄沙血染,魔域不存!”

“哗——!”魔域众人一片哗然,如此嚣张霸道的声音,已经足有千年没在魔域的上空响起了!

“安静!”魔域一众强者最前方,一名黄发老者眼中闪烁不定。眼望着空中车驾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喟然一叹,腾空而起。

“在下公孙止,敢问阁下是天宫哪位前辈?”黄发老者遥遥对着鎏金撵微微拱手,朗声问道。

公孙止?骨魔宗主?!谢尘心中一动,淡淡开口:“区区一个骨魔宗主,也配知晓我的名字?让你哥哥暗魔来。”

骨魔宗主微微怔了怔。对方虽未承认自己是天宫中人,但这玉马金车却的确是天宫之物。大陆上除了东圣之外,再无人拥有。

不过骨魔宗主却从未想过这车中乃是东圣之人,毕竟在他们的计划中,其余三处圣地之人在没有探明自己一方的用意之前,定然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兴师问罪。

想到这,骨魔宗主言语间更为恭敬,朗声道:“这位前辈,家兄此刻正在族内守护圣女二次觉醒。此事我族早已禀明天宫,难道前辈不是从天宫而来的?”

二次觉醒?!谢尘眼眉微微一挑。西魔之中。除了玉蝶儿之外还有谁能被称为圣女?难道这二次觉醒的是蝶儿?!而且听这骨魔宗主的语气,似乎他们真的已经投靠了天外天宫!

“我自然是奉天宫之命而来,别的我不管,便只要此二人。”谢尘淡淡开口,随即沉吟片刻接着说道:“骨魔,我的耐心很有限。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这……”骨魔宗主闻言一滞,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说道:“前辈,难道天宫是想要违反之前的约定么?”

“哼哼!我天宫纵横天外。与你们区区蝼蚁般的存在有必要遵守约定么?!”

“嘶!”骨魔宗主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浮现出怒意,说道:“既然天宫背信,那阁下也休怪我魔域弃义!玉蝶儿的二次觉醒就在旦夕。难道阁下以为仅凭阁下一人便能横扫我整个魔域么?!若是不能,还请阁下将刚才的话收回去!我可以权当没听过。”

谢尘眉头微微一皱,这已经是骨魔宗主第二次提到“二次觉醒”了!这二次觉醒到底是什么?!为何骨魔宗主好似在以这个为依仗一般?!

“老夫想起来了!这所谓的二次觉醒,乃是天外蝶族特有的状态。”剑九忽然一拍手。在丹田之中传音说道。

“你知道?!”谢尘眼眉微微一挑。

剑九点点头,说道:“蝶族后裔,一般会经历三次觉醒。第一次乃是诞生之时。拥有灵智之后,便为第一次觉醒。第二次是成年,按照人类的年纪来算,大概应该是十四岁左右。虽然在这个年纪人类基本都未成年,但蝶族之人却已经足以二次觉醒。这次觉醒对蝶族之人极为重要!”

“那又如何?”谢尘急急问道。

“如何?”剑九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次觉醒,将会使蝶族之人重新开化灵智,回想起族群传承。而且因为觉醒之后神魂所耗甚巨,在这个时候觉醒者的神魂最易被控制!也就是说,一旦在觉醒之后,有人立即对其施展神魂控制之术的话,其很可能会成为控制之人的奴仆!”

“奴仆?!”

“不错!就如同你的城奴,或者是你拥有的那两件天外灵物一样!一旦为奴,便只唯主人之命是从!”

剑九此话一出,谢尘身子不禁一震,如遭雷击!一想到玉蝶儿很可能成为别人的奴仆,他不睚眦欲裂!

“老大!你怎么了?”陈词见谢尘面色瞬间苍白,身子巨颤,不禁皱着眉低声问道。

“没什么……”谢尘强压着心中的愤怒,寒声说道:“不必等一个小时了,他们不给,我们便杀进去抢!”

此刻骨魔宗主见鎏金撵内再无声息,不禁面有得色,以为对方是被自己的话震慑了。不禁哈哈一笑说道:“阁下其实也不必多虑,我们西魔得到圣女之后,自然还是天宫的盟友。今日之事,我便权当从未发生过就是。至于那个玉长风么,区区一个小辈,早在我们动手之前便已经被玉家自己人给驱除了,若是阁下想要,我派属下再将他抓回来便是……”

“抓你个头!杀!”

就在骨魔宗主洋洋自得,自以为卖了一个好大的人情之时,忽然之间车内猛的发出炸雷一般的怒吼!

“轰!轰!轰!……”

近百道人形火焰轰然浮现而出!

“喵呜!”一声,白焰抖擞精神蹲坐在车顶,发出尖锐的咆哮!

“杀!”

一声冰冷的厉喝,瞬间拉开战争的序幕,百余道散发着宗级强者气息的人形火焰铺天盖地疯狂杀出!而白焰更是如白色闪电一般直直的冲向骨魔宗主!

“混蛋!你们天宫虽强,我们魔域也不是好欺负的!魔域子弟,誓死捍卫魔域的荣耀!给我杀!”

骨魔宗主险而又险的闪过白焰的攻击,气急败坏的大声咆哮!下方一众魔域强者一见战端暴起,不禁同时发出一声呐喊,或是御空而起或是在地面召唤出本命灵随时备战!

“吼——!”黄沙之上,那些远远跟在后方的魔兽们见突然开战,不禁也是同时一声大吼,蜂拥而上!

转瞬之间,黄沙红土交汇之处杀声如雷!火焰与灵力飞舞,鲜血伴黄沙漫天!

“陈词,现在蝶儿十分危险,这里就交给你了!你能控制多少火灵便控制多少!剩下的,就让它们自己交战!我先进魔域去寻蝶儿!”

谢尘一推车门,身子如闪电般一掠而出,瞬间消失在混乱不堪的战场之中!

陈词一愣,但此刻战况瞬间焦灼,他根本无法分心顾忌谢尘,只得坐在鎏金撵之中专心操控,抵挡着来自西魔与魔兽两方的攻击!

而谢尘在离开鎏金撵之后,身形不停,连续斩了两名西魔的灵王之后,拼着生生挨上一头宗级魔兽的轰击,顺势直直坠向地面!

从空中冲进魔域太过明显,所以他只能选择在地面上浑水摸鱼!

起初之时,下方的魔域灵尊和大灵师都以为谢尘是自己一方被轰下来的灵王。但在见到谢尘猛的化作一道青烟直奔魔域深处之后,才恍然大吼着从四方追来!

骨魔宗主自然也注意到了谢尘的动静。但在他看来,一个灵王根本不可能兴起什么风浪。魔域之内,尊级以下的强者何止万千?莫说谢尘一个灵王,便是有个把灵宗冲进去也会被瞬间淹没!

更何况,便是这小子真的到了圣女身边,难道还能改变什么不成?!

面对魔域众人的围攻,谢尘眼中寒芒一闪!手中屠刀高举,一步一杀,敢阻挡者,无赦!

身如青烟,疾速!刀似霹雳,断魂!

在如同汪洋般的敌阵之中,谢尘如同鬼神,挥刀夺命,发狂疾奔!为了不引起上空强者的注意,他只是命令魔灵草护卫在身后但不得发起攻击。若非必要,他甚至连身后敌人的攻击都不管不顾!

如此一路搏命般的冲击,直到深入魔域近百里之后,谢尘这才猛地驾驭着屠龙刀腾身而起,将追杀的魔域灵师甩在身后!

身后大地上,谢尘一路冲杀的痕迹依稀可见,一条由无数尸骸铺就的血染大道绵延百里!当这些灵师在见到谢尘御空而起之后,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刻他们心中虽愤怒无比,但却也庆幸万分。这家伙,真的是灵王吗?!

“可恶!魔域方圆数千里,蝶儿到底在什么地方?!”身在半空,谢尘环目四顾。整个魔域方圆数千里,在如此大的范围内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刀主别急,蝶族二次觉醒,最忌打搅。想必是在一个极为清静之处,而且觉醒之时的灵力波动也极为明显,现在魔域内毫无动静,那小丫头应该还没有觉醒。”剑九沉声分析道。

“清静之处……”谢尘目光一扫,瞬间锁定魔域族人聚居地西方的一片荒芜,心念一动,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奔去!

“蝶儿,你一定要等我,哪怕我将整个魔域掀翻,将西魔之人屠尽!也一定要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