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一章 了一段因果

第一卷 一百七十一章 了一段因果

“没有!”“还是没有!”

“轰隆隆!”

一座山洞在一拳之下瞬间崩坍,暗红色的碎石飞舞间谢尘双眼赤红,几欲发狂!

到底在哪里?!蝶儿到底在哪里?!心中不断发出咆哮,谢尘只恨自己现在的修为太弱,若是有毁山裂地之力,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眼前所有一切山石阻碍尽数抹平!

“刀主,耐心!我们还有机会!”剑九轻声一叹,出言安慰。

“耐心?!”谢尘眉头紧皱,在这个时候他能有耐心才奇怪!一想到玉蝶儿很可能成为别人的奴仆,他的心都几欲碎裂!

“轰!”身子再度腾空而起!西魔的核心之地方圆数百里。短短不到两小时时间之内,谢尘几乎将其内所有能容人之处全部搜遍,莫说是玉蝶儿,便是连半个宗级以上的魔域强者他都没有见到!

前方的战事,早已将魔域核心强者全部吸引,而谢尘所过之处也已是尸横遍野!

为了寻找玉蝶儿,谢尘不惜大开杀戒,但凡只要是核心区域的魔域之人,他疯了一般逢人便问,不说便杀!直到他将整个核心区域搜遍之后,方圆百里已经再无活人!

为了玉蝶儿,谢尘早已再无任何顾忌!现如今唯有杀戮和鲜血,能够稍稍令他烦乱不堪心稍稍安稳!

对于谢尘的疯狂杀戮,剑九并没有劝解半句。杀戮算什么?!屠龙刀主本就应杀伐天下!以前的谢尘实在太过冷静,纵是杀戮也只是点到为止。剑九内心深处,甚至希望谢尘永远能保持这个状态,唯有杀戮,才能使刀主变得更强!

“轰!轰!轰!”

刀光闪烁,灵力纵横!杀尽搜遍的谢尘,已经开始向着周围的房舍林木发泄!

狂轰之下,房屋成片倒塌。参天巨木轰然折断!一片烟尘狼藉之中,谢尘长发飞舞,仰天长啸!便仿若一头发狂公牛一般,将阻挡在面前的一切尽皆摧毁!

“刀主,西北方有动静!”一片杂乱的轰鸣之中,忽然剑九神色一凛,大呼道。

“什么?!”谢尘的动作瞬间一滞,目光顿时转向西北方向!果然。就在西北方数十里外的一片山林之后,隐约传来一阵似乎山石碎裂的轰鸣!

“奇怪,那里本是大陆边缘的无尽异元空间,又怎么会……”剑九皱眉自语。

但谢尘却是没有那种心思去分析什么异元空间,登时驾驭屠龙刀如风一般向着那个方向直掠而去!

“玉长风!你个小畜生竟然还敢回来送死!老夫便今天定要杀你!”

人还未到,远处山林中便已经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紧接着便又是一阵开山裂石般的轰鸣声响起,显然声音的主人极为愤怒!

“玉长风?!”谢尘目光顿时一凛!骨魔宗主不是说玉长风不在魔域么?怎么会被人追杀?!而且这咆哮之人的声音,似乎还有点熟悉……

思索间,谢尘已然到了那片山林的上空。此处正是大陆的边缘。再向西数里,便是无尽的异元空间。而此刻脚下山林之中的树木却是已经如同大海狂啸般翻涌起来,暗红色的土石飞舞间,参天大树不断倒下。

凝神再望,树林之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速奔驰。前方逃的是一名少年,红发赤眉,手中一柄血色长刀,正是玉长风。此刻的玉长风面色苍白无比,身上的衣衫多处破碎,鲜血顺着狰狞的伤处流淌而下。抛洒一路。

而后方追击者的速度显然更快。此刻那人早已化作一头布满鳞甲,尖牙利爪如同大老鼠一般的怪物。在玉长风身后,轰山碎石悍然前进,这树林中的巨大动静便是他所造成!

穿山兽,地魔宗主!谢尘眼中寒芒一闪,瞬间便认出了追击玉长风之人!此人正是当**袭谢氏宗主,并抓走谢尘欲要杀之夺取摄灵珠的地魔宗主!

虽然一路开山裂土。但地魔宗主的速度显然更快!便只在数里之间,便已经堪堪的追到了玉长风身后!玉长风如今还未达到灵王级别,能够逃出这么远已经实属不易!

“小畜生!我今天定要当着你祖宗面,将你生吞活剥!”眼见着玉长风近在咫尺,地魔宗主不禁发出一声狞笑,前爪猛然探出抓向对方的肩头!

可恶!已经到极限了么!感觉到身后恶风不善,玉长风眼中划过一抹绝望之色。他与地魔宗主的差距实在太大,虽然知道对手已经来到了身后。却根本无法闪避!

想在老祖面前杀我?!做梦!我玉家之人,可杀不可辱!在这一刹那。玉长风的脑海中瞬间划过一张张熟悉的脸孔,一副副永生难忘的画面……

“别了老祖,别了同族袍泽!我玉长风无能,不能救你们于苦海,不能为你们报仇!老大,我对不起你!雨柔,我们来生再见!”

红发飘动,玉长风猛然顿住身形仰天长啸!血色长刀一横,锋利的刀锋瞬间划开脖颈之上的皮肤!听说只要刀够快,便能没有半分痛苦的死去。我玉长风骄傲一生,自认天下没有能杀我的刀!能杀我的,便只有我自己!

“噗!”

“啊——!”

血光迸现!惨呼之声随之响起震彻山林!漫天挥洒的血雨之中,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抓住了玉长风的手腕!

“长风!我们兄弟盟只有杀敌的勇士,没有自杀的懦夫!”

“老、老大?!”

感觉到手腕如被铁钳钳住般的疼痛,玉长风的身子猛的一颤,失声惊呼。我是在做梦么?我为何会听到老大的声音?!他不是在东方圣坛吗?!

“是我,有我在便没有人敢动我兄弟盟任何一个兄弟!”

鲜血顺着长刀滴落,瞬间没入暗红色的大地,那是地魔宗主的血!千钧一发之际,正是谢尘挥刀斩断了地魔宗主伸出的手臂!

“是你?!你还活着?!”地魔宗主强忍着剧痛身形暴退十几米,一双鼠眼望着谢尘惊疑不定。

虽然时隔数年,谢尘的样貌已经不同。但那凛然之气,那柄暗金色的长刀。地魔却是终生也难以忘记!从气息上感觉,这小子分明只是一名灵王,却怎么能斩断自己的手臂?!

“是我。久违了,地魔宗主。”谢尘缓缓放开玉长风的手腕,轻轻拍了拍后者,这才转身淡淡说道。

“哈哈,真的是你!你来的正好,今日我们新仇旧账一起算!”地魔宗主忽然狞笑起来。他已经再次确定了谢尘的修为。无论这小子刚才用了什么方法砍伤了自己,但灵王与灵宗之间的鸿沟,却是注定无法逾越的!

“算账么?正好,我也正有此意。”谢尘神色淡然,眼中精芒一闪。

“老大,他是灵宗……”玉长风见谢尘似乎要与地魔宗主正面交手,不禁皱眉挺刀便要上前相助。

“长风,你休息一会。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他欠我一条命。”谢尘挥了挥手。从容不迫的迈步向着地魔宗主走去。

四年前谢尘没杀地魔宗主,乃是为了不沾心魔,不堕滥杀之道。而今天他杀地魔宗主,也是为了清理夙愿!

“四年前,你虽是无意,却着实救了我一命。凡事有因果,我放了你,便是为了今天再杀你了解这段因果。”谢尘缓步向前,在他眼中,便仿佛地魔宗主已经是一个死人一般。

“狂妄!一个灵王也敢口出狂言!受死!”地魔宗主鼠眼一瞪。利爪如闪电般挥出!树林之中顿时划过五道厉闪!

“轰!”谢尘身侧。一颗参天巨树轰然而倒!

暗金色的刀芒一闪,却是地魔宗主挥出的前爪瞬间抛飞!

“啊!你……”

地魔宗主一声惨叫,惊骇莫名的望着依旧迈步向前的谢尘!他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为何自己刚刚的一击会擦着谢尘的身体飞过?!为何自己的前爪在挥出之后竟然如同被数根丝线束缚住一般,无法闪过对方的一刀?!

十余根细如发丝的草叶缓缓收缩,没入谢尘的袖口之间。谢尘脚步不停,声音森然:“灵王杀灵宗。很奇怪是吗?”

“天、天外灵宝?!你有天外灵宝!”地魔宗主终于发现了自己前爪被束缚的原因,鼠眼中不禁流露出惊恐之色!能够瞬间束缚住自己的天外灵宝,至少也是宗级!自己只是一级灵宗,在宗级天外灵宝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的确是天外灵宝,但杀你的,却是我的刀!”谢尘淡淡的扫了一眼目光阴晴不定的地魔宗主,轻笑道:“想遁地么?没有了前爪的你,不知道在地下的速度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小畜生。我和你拼了!”地魔宗主见被对方看破心思,不禁心中一横。挥舞着一双断臂,张口便猛的向谢尘扑来!

“垂死挣扎!”谢尘眼中杀机一闪,魔灵草已经蜂拥而出!

无数细如发丝的草叶瞬间将地魔宗主牢牢缚住,暗金色刀芒一闪,地魔宗主的咆哮戛然而止!

“噗!”鲜血从齐齐被斩断的脖腔中迸射而出,抛洒出数米!

转瞬间,穿山兽巨大的身躯消散,枯瘦的无头尸身倒在血泊中抽搐了两下,逐渐冰冷。

一段因果已了,谢尘的心中仿佛豁然开出一扇天窗,升起一丝清明。屠龙刀主恩怨分明,恩者报,仇者诛!一赦一杀,足以了却这段果报。

“长风,蝶儿在哪?”谢尘长出了一口气,目光望向前方无尽异元空间。既然玉长风和地魔宗主都是从那里出来的,那么里面便很可能是玉蝶儿的觉醒之地!

玉长风此刻也逐渐缓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只知道血魔老祖被关都在异元空间之中,蝶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