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二章 混沌锁

一百七十二章 混沌锁

“这不是大陆边缘的异元空间,而是圣级以上强者所开辟的空间!这手法确实不俗,连我都险些被骗过。”剑九的声音在谢尘体内响起,因两处空间距离极近,即便是他也在一时疏忽间没发觉其中的玄奥。

“此处空间乃是我魔域独有,据说是千年之前斗灵君王所开辟,用以关押重犯。”站在极为隐秘的空间入口之前,玉长风苦笑一声道:“但我也只知其大概方位,暗中寻找了数日才找到这个入口。却没想到一进去,便被地魔宗主发现……”

谢尘点点头,此前他也了解到了玉长风离开魔域之事。

其实事情很简单,玉长风回到魔域之时无意间救了苍北国边境的一名少女。后来玉长风被黄沙魔兽所伤,又恰巧被少女所救。二人情愫暗生,彼此难忘。

当玉长风回到魔域提起此事之时,初时血魔宗主还并未说什么。但后来,玉长风在半年之前提出要将少女迎娶入魔域之时。却遭到血魔宗主的强烈反对,并严禁玉长风与少女来往。

玉长风一时激愤,辩驳了几句。却不想被怒极的血魔宗主直接驱逐出魔域,永不让其踏入魔域半步。

若不是空空玉简传讯,怕是如今玉长风也不会重新潜入魔域。只不过这一次进入魔域,他却发现魔域已遭变故。玉家上下几乎被屠戮一空,魔域之中公孙家一家独大。

身负谢尘重托和家族仇恨,玉长风并没有抽身离开。而是利用其对魔域的熟悉,悄然隐匿在魔域核心区域探查。直到最近他才知道,原来血魔宗主竟然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异元空间之中。

“长风,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血魔前辈早在半年前便已经察觉到了今日之变?”谢尘叹了口气,一边替玉长风疗伤,一边淡淡说道。

“什么?!”玉长风身子一颤。伤口中又流出鲜血。

谢尘淡淡一笑,“若非如此,我实在是想不通,霸绝天下的血魔前辈为何会因一个凡人少女而宁愿舍弃自己族中的天才。”

“老祖他知道?!那他为何……”玉长风眼中浮现出迷惑之色。

“我想,他不告诉你实情,应该有两个原因。”谢尘轻轻一叹,道:“一则,他素知你的性格,若是与你说了,恐怕你绝对不会乖乖离开魔域。而且还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你是玉家的希望,他不想你因此事而发生意外。二则,便是他的骄傲。”

“骄傲?”

谢尘点点头,“你与血魔前辈流着一样的血,想必最能体会他的心情。西魔玉家,以两件事闻名,一是霸绝天下的战力,二便是骄傲的性格。血魔前辈不向其他盟友求助,也不愿任何人知道自己所面临的困境。便是因为这骨子里的骄傲作祟!他宁死,也不愿求人!”

玉长风默然,谢尘虽然并没见过血魔宗主,但却说得一丝不差!血魔宗主常常对两件事引以为傲。第一是他血魔自成为灵宗以来,未尝一败!第二件,便是他活了三百多年,从未欠人人情!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老祖竟然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将自己驱逐!

许久之后,玉长风长叹一声。忽然面色一变:“老大,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老祖修为已至九级灵宗,距化圣也只有一步之遥。公孙屠既然将他抓住,却为何不杀他?难道老祖其实已经陨落,如今这异元空间只是一个陷阱?!”

“应该不会。”谢尘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公孙屠和天外天宫不杀血魔老祖,恐怕只是想问出一件事!”

“什么事?!”

“具体是什么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谢尘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只知道,这件事整个大陆便只有六个人知晓。这六个人,便是四圣地、天刃学院和凤池城的六位首脑。也应该是斗灵大陆用来对抗天外天宫的最高机密!”

“最高机密……”玉长风微微一怔,旋即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片刻后,玉长风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此时既然知道血魔宗主和玉蝶儿都很可能在异元空间之中,二人再不迟疑,直接进入。

根据玉长风所说,不知为何,空间之内的宗级强者,都在今日早些时候忽然冲出空间向东方而去。所以他才能以灵尊的修为,潜到了疑似关押血魔老祖之处的附近才被发现。

谢尘微微一笑,玉长风所说的空间强者出动的时间,正是自己与陈词杀到之前。想必是因为接到黄沙魔兽的消息,魔域才会强者尽出前去迎敌吧。

异元空间之内漆黑一片,无尽的黑暗中一点灯火分外显眼,二人一眼便望见了这如灯塔一般的所在。

玉长风正是在那里被地魔宗主发现并追杀。按照玉长风介绍,那里建有一间方形建筑,很可能便是关押血魔宗主之处。

有剑九隐匿气息,谢尘带着玉长风**,直奔那黑暗中的光亮之处。

仔细探查一番确定周围再无任何危险之后,二人才悄然来到这长宽都在十米左右的巨大方形建筑之前。

“铛!”手指轻弹在墙壁之上,谢尘和玉长风不禁对视了一眼,相顾骇然。这巨大的方形建筑,竟然是一个通体精铁打造的铁盒子!

身子一动,谢尘腾空而起,从这“铁盒子”上方唯一一个“窗户”向内望去。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内部构造,也感觉不到半分灵力波动。

“没人?!难道血魔宗主不在这里?”谢尘眉头微微一皱。

“地魔小辈,是要来看看你祖宗我死没死吗?!哈哈,让你失望了,老子现在活得好的很!”

就在谢尘正欲落回地面和玉长风商议之时,“铁盒子”内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粗豪的狂笑!笑声听起来似乎充满着疲惫,也不带丝毫的灵力。但却在四面铁壁的回荡之下,令听者发自内心的产生一种豪壮之情。

谢尘身子一顿,眼眉一挑,沉声问道:“阁下可是血魔宗主?!”

“咦?不是地魔?!”铁盒子内的人显然一怔。随后呵呵笑道:“你又是哪个小辈?这一次又想玩什么花样?!”

“小辈?!”谢尘此刻已经无比笃定这被关在“铁盒子”里的人乃是血魔宗主,但为何自己感觉不到半分的灵力波动?!

“老祖!我是长风啊!”就在谢尘思索之间,玉长风也是听到了血魔宗主的声音,不禁趴在铁壁之上急声大呼。

“长风?!真的是长风吗?!”铁盒子内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紧接着“哗啦哗啦!”的铁链碰撞声响起,听起来脚步极为沉重!

“长风!你怎么到这里了?!是公孙家的混蛋抓你来的吗?!”说到这里,声音忽然愤怒起来,大吼道:“公孙屠!你个背主求荣的卑鄙小人!你让我们玉家绝后,老子和你不共戴天!公孙屠,有种你把老子放出去。我们公平一战!”

“长风,你闪开!”谢尘听到血魔宗主的咆哮,不禁眉头一皱,在身子落在地面的同时,屠龙刀已经浮现在手!

“好!”玉长风闻言立即点头,身子向后一跃。铁盒子乃是万年精铁打造,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破开,但谢尘却不同!

“嚓!”暗金色光芒一闪!屠龙刀如切豆腐一般,瞬间便在厚达数寸的铁壁上划出一道缝隙!

“刷!刷!刷!……轰隆!”

谢尘手腕翻飞。又是接连数刀!随后灵力一动,一块房门大小的铁壁轰然而倒!

光线瞬间涌入“铁盒子”之内!烟尘散尽,当看清楚铁盒子之内的情况之后,玉长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借着昏暗的光线。首先映入谢尘眼帘的就是遍地的骸骨!这些骸骨都为人形,从骸骨上的灰尘判断,似乎都已死去有些年月。

觉醒了本命灵的灵师骸骨之中蕴有灵力,保存的时间也是极长。若是没有外物侵蚀。甚至可以千年不朽。所以一时间也并没有办法判断其具体死亡时间。

吸引谢尘目光的,则是站在“铁盒子”之中的唯一一个活人。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满头红发蓬松着遮挡了大半脸颊。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布满沧桑之色。身上的衣衫早已破碎不堪,露出钢铁般的肌肉和道道狰狞可怖的伤痕!

可以想象,若是在平日,这老者必定豪气干云,霸绝天下。而如今,却是衣衫褴褛,被人用一条灰褐色的铁链,如狗一般拴在房间的角落之中!

“老祖!”玉长风几步便冲到老者身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孙儿无能,令家族蒙羞,令老祖蒙尘!孙儿不孝!”

“呵呵,傻小子……”红发老者干涩一笑,勉力抬起手臂,似乎想捋一下头发,最后却是无力的垂下,叹气道:“这事与你何干?我乃玉家之主,西魔之主!家族兴衰,自是在我肩头!你想扛起来,还太早了……”

“老祖,你等着,孙儿这就放你出去!”玉长风心中一酸,手腕一翻血魔刀高高举起,便要向着血魔老祖身边的铁链斩去!

“不要!”

“不行!”

两声大呼同时在谢尘耳边响起!其中一声,乃是出自于血魔宗主。另一个声音,则是剑九所发!

“此锁链乃是混沌锁!其内蕴含混沌之力,凡有本命灵者遇之,灵力全失!”

剑九与血魔老祖的声音再次同时响起,谢尘和玉长风闻言大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