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三章 彩蝶化茧白玉丝

一百七十三章 彩蝶化茧白玉丝

混沌锁?!谢尘和玉长风同时一怔,玉长风更是生生的将血魔刀顿在半空之中,不敢再落下半分。

血魔宗主苦笑了一下,“不然你以为凭老夫的修为,这区区铁壁便能困住我么?!这空间和混沌锁,都是傲雷君主所留。此地铁壁牢房一共二十八座,这遍地骸骨在生前,任何一人的修为都不逊于老夫!”

傲雷君主?!谢尘心中一动,从南冥离火那里,他已经知道这傲雷君主便是当年的斗灵君王。但此事极为隐秘,便是皇甫瑞雪与圣旗宗主那等人也从未提过这个称号,血魔宗主是如何得知的?!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谢尘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现在最为关心的还是玉蝶儿的安危!

想到这,谢尘沉声说道:“晚辈听闻,混沌锁虽对本命灵有极大的克制作用,但若对没有本命灵者来说却只相当于异常坚固的锁链而已。欲救血魔前辈其实也不难,我等只需寻一魔兽强者相助便可。”

“哦?小友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血魔宗主身子微微一震,诧异的望向谢尘。谢尘刚刚所说之事,即便是他也是最近才得知,而眼前这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却是如何知道的?!

谢尘对血魔宗主施礼道:“晚辈谢尘,见过血魔前辈。”

“谢尘……”血魔宗主显然对这个名字极为熟悉,片刻后他的眼睛忽然一亮,恍然道:“难怪你会知道这些,原来你便是那个掌控了雷罚城的谢尘!你说的不错,这混沌锁确是如此,只是……”

见血魔宗主误以为自己是从雷罚城得知混沌锁的消息。谢尘也并没有过多解释,而是转而言道:“前辈放心,虽然黄沙魔兽与公孙家狼狈为奸,但晚辈却是还有一巅峰灵体好友,想必能助前辈脱困。此外晚辈还有两件事欲要请教前辈。不知前辈可否解惑?”

“小友乃我斗灵大陆之希望,有事自管问便是,老夫必定知无不言。”血魔宗主点点头,爽快说道。

谢尘点点头,直接说道:“不知前辈可否知道玉蝶儿在何处觉醒?”

“你是说圣女么?”血魔宗主思索了一下,说道:“那小丫头觉醒之处便在这空间深处。若是老夫所记不错的话,从此地向西三十里左右便是。你问这个干什么?!”

真的在这里!谢尘心中一喜,急忙答道:“或许前辈有所不知,蝶儿此次觉醒十分危险,甚至很可能成为他人傀儡!”

“竟然会有这等事?!”血魔宗主闻言一愣,随即大怒。“难怪公孙屠在圣女化茧之后才骤然发难,原来竟是有这等打算!”

谢尘点头道:“正是如此!另外,晚辈还想请前辈指点西方极地所在之处。”

“小友既然得知圣女危险,还问西方极地作甚?!难不成你是想进入极地之后再去救圣女?!”血魔宗主眼睛一瞪,这一刻他浑然忘记了谢尘也不过只是灵王而已,纵是知道玉蝶儿的所在,怕也根本无法解救。

谢尘也不解释。摇头说道:“欲要进入极地空间的并非是晚辈,而是长风!时间紧迫,还请前辈不必多问了!”

“长风?!”血魔宗主诧异的看了一眼玉长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西方极地之中乃是西天赤金,你的属性不也是……”

谢尘皱了皱眉,急道:“晚辈已经得到南冥离火,这其余极地之宝不敢独享。长风乃是我的兄弟,此次正是欲让他一试,还请前辈不吝相告!”

听出谢尘语气中的焦急之意,血魔宗主心中一叹。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老夫便不多问了。极地空间便在此空间上方千米之处,你只从空间入口出去,登上东侧高峰……”

“多谢前辈!”

不待血魔宗主说完,谢尘伸手便抓住玉长风。驾驭着屠龙刀冲天而起!

“谢尘,你……”血魔宗主一怔,奋力走到铁壁缺口旁边,却是只能见到谢尘拉着玉长风飞快的消失在上空的黑暗之中。

“这小子想干什么?!连续穿越两处空间壁障吗?!疯了不成!那便是老夫也无法做到的啊!”血魔宗主皱着眉头,片刻之后他心中忽然一沉,猛然失声说道:“既然公孙屠欲要控制圣女,那岂不是要时刻守在身边?!这小子只是灵王,去了岂不是送死?!可恶!老夫该提醒他一下的!”

谢尘自然不知血魔宗主的焦急,带着玉长风一路直上!

而且他也知道暗魔宗主公孙屠的厉害,但也正因知道此事,他才要将玉长风先送入极地空间!如今的玉长风只是灵尊修为,根本无法承受巅峰灵宗强者的攻击。

“老大,你想独自去救蝶儿?!”被谢尘拖在高空,玉长风目光凛然皱着眉望向谢尘。

“我一人便足够了,你要做的,是从极地空间里给我活着回来!”

“老大,我也是兄弟盟的一员!”

“闭嘴!”谢尘目光一冷!寒声说道:“我是你老大!蝶儿我自会解救,如果此刻要救的不是蝶儿,而是雨柔姑娘,你恐怕也不会让我们助你吧!”

“雨柔……”玉长风闻言一滞,极为复杂的望着谢尘:“老大,你对蝶儿……”

“不错,蝶儿是我的女人!”谢尘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是忽然一怔,我的……女人?!

玉长风默然,谢尘同样不再出声。二人一路向上,直至千米高空!

就是这了!感觉到自己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所阻,谢尘目光一凛,骤然凝注身形。

“长风,是兄弟给我活着回来!”

淡淡的声音响起,谢尘抬头凝望片刻,忽然心念一动屠龙刀瞬间在手!

“刷!”暗金色刀芒一闪!一道空间裂缝骤然浮现!再闪!幽深的空间似乎又被撕开了一层!

此刻,没了屠龙刀支撑。谢尘的身体已然开始下坠!他用尽全身力气,猛的将玉长风抛向上空裂缝!

“为了兄弟盟,为了你的女人!活着回来!”

“老大,我等着喝你和蝶儿的喜酒!”

轻微的轰鸣声中,二人的声音骤然被阻断。没有互道珍重。只有兄弟间浓浓的期盼!

“红毛,别让我失望。”重新站在屠龙刀上,谢尘嘴角微微上翘。这是他第一次叫玉长风“红毛”,他不希望是最后一次!

深深吸了一口气,谢尘目光瞬间再次变得锋锐无比!西方三十里外,我的女人在等我去救!

无尽黑暗之中。谢尘如风般直掠而下!终于到了这个时刻,巅峰灵宗?绝世强者?便是神敢动我的女人,我也决不饶恕!

“就在前面!四名一级灵宗,一名九级灵宗!”黑暗中,剑九的声音忽然响起。与此同时隐匿之术全力催动,隐住了谢尘的气息。

是这里么……谢尘悬空而立。遥望着下方一点灯火。就在他正下方,一座青色瓦房隐约可见。

瓦房四周,四道身影如标枪般笔直而立,每一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属于宗级强者的灵力波动。而剑九所感知的那道九级灵宗气息,则正在房间之内。

“刷!”在剑九的隐匿之下,谢尘如一片羽毛般轻轻落在屋顶的瓦片之上。竖指成刀,轻轻一划。一块瓦片如薄纸般被割开。

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房内并无任何陈设。

桌上灯烛摇曳,借着微光首先映入谢尘眼帘的,是桌上一枚破碎的玉牌。

传讯玉简?!谢尘一眼便认出此物,继而心中一动,难道这便是蝶儿那块传讯玉简?!

目光一转,一名满头黄发之人坐在桌旁椅子上,一动不动宛若雕像一般。除此外房内再无他人。

蝶儿呢?!谢尘微微皱眉,难道蝶儿不在这里?!

“看**!”剑九传音提醒道。

**?!谢尘依言望去,一块巨大的白玉几乎占据了整张石床。难道这便是……

剑九的声音再次响起:“彩蝶化茧白玉丝,一朝破茧舞天穹。蝶族降生之时便为茧,此茧可保初生蝶族不被混沌之力侵蚀,使其能在混沌中飘荡。而二次觉醒之时,也是化茧。初时此茧为玉丝,随着玉丝逐渐融合化为整块白玉之时,便是觉醒后的破茧之日!”

“这么说,蝶儿便在这白玉茧里面?!”谢尘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跳,惊诧道。

“不错。”剑九点点头,继续说道:“而且如今这白玉茧已然成浑然一体之状,看来那骨魔宗主所言非虚,小丫头破茧之时已经快到了!”

“可恶,时间不多了!”谢尘咬了咬牙,无数个念头瞬间在心中升起!

强行冲进去?!莫说是自己,便是剑九附身也绝对不是暗魔宗主的对手!白焰与自己掌控的火灵都在远处与魔域强者交战,一时间根本无法驰援。难道,自己唯一的机会,便只有在暗魔宗主开始控制玉蝶儿的时候吗?!

“喀吧!”就在谢尘正在迟疑之间,忽然一声宛若玉石碎裂般的轻响从石**传出!

一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黄发人忽然微微一震,随后缓缓站起身。直到此刻,谢尘才看清暗魔宗主的面目。这是一名面容阴翳的中年男子,眼角眉梢之间杀气密布,令人一望顿生畏惧之心。

“喀吧、喀吧!……”

谢尘的心随着白玉茧上的细微碎裂声渐渐密集,也逐渐提了起来!如今他已别无选择,现在是玉蝶儿觉醒的最关键时刻,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偏差,恐怕都会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

暗魔宗主似乎也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他使劲捏了捏拳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微微轻颤的白玉茧。随着一块块细小的玉屑掉落,他的眼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丝贪婪之色!

“终于要醒了么?快些醒来吧,我都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