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四章 蝶儿好想你

刀纵天穹一百七十四章 蝶儿好想你!

“哒!”裂痕密布的白玉茧上忽然轻轻一颤,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玉片轻轻滑落!

“刷!”下一刻,一道白光骤然从茧中射出,整个房间顿时为之一亮!

暗魔宗主裂开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眼中贪婪之色更盛!而与此同时,谢尘的手中也缓缓浮现出一柄古朴的长刀!手背上青筋暴现!

“哗啦!”白色的光柱更加粗大,房间内瞬间被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白影轻动,如青葱般的手指缓缓从破开之处伸出,光影流转,如玉般无暇、莲藕般细嫩的小臂轻轻伸展……

“哗啦!”藕臂轻动间,周围白玉纷纷落下,骤然间整个房间之内充满了耀目的白芒!

蝶儿!谢尘心中砰然而动,令人难以直视的白芒之中,窈窕的身影依稀可见。青丝如瀑淡淡飘动,玉体无暇,虽仅见轮廓便已经令人心醉神摇!

暗魔宗主也是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深深吸气。纵然在这白光之下他无法看清白玉茧破碎之后的景象,但便只这隐约间的惊鸿一瞥,便轻易的摧垮了三百年潜修的杀戮之心!

“不要看!蝶族二次觉醒开始之时所散发而出的神魂风暴足以灭杀灵宗!”剑九一声轻呼,瞬间将谢尘险些迷失的神魂凝住!

而同时,暗魔宗主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立即强行摄住神魂,身子一飘闪电般退出房间!

无论房顶的谢尘,还是屋外的暗魔宗主,此刻都是冷汗涔涔,心悸不已!

“老祖!”房屋四角处的四名灵宗早已感觉到屋内的动静,此刻见暗魔宗主飘身而出,立即飞身过来躬身行礼。

“不要看房内!”暗魔宗主惊魂未定之际,忽然见到四名手下的目光都瞥向房中,不禁一声大喝。

但此刻为时已晚。当这四人的目光望见房内那白光中的身影之时,忽然同时身子一震,如遭雷击般站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罢了,圣女觉醒总是需要些人献祭,尔等便充当祭品吧。”暗魔宗主见状,非但不对自己的手下施以援手,反而森然一笑,淡淡说道。

而房顶的谢尘见暗魔宗主退避,四名灵宗神魂被灭,不禁眼睛一亮。便欲动身。

但剑九却是骤然低吼道:“刀主,你想死么?!现在万万不能下去!”

“为什么?!”谢尘身子一顿。

“蝶族以神魂之力强悍闻名天下,如今更是处于一个神魂爆发期!若是一旦靠近,便是你不去看她。也会被神魂风暴所席卷!纵然你乃神兵之魂,也难逃被湮灭的下场!”

“那怎么办?!难道我要眼睁睁的放弃这个机会?!”谢尘急道。

“谁说放弃了?!这暗魔宗主不知其中关键,所以才退避三舍。而你现在却至少有两个选择!”剑九瞪了瞪眼,伸出两根手指说道:“第一,提前唤醒她的灵智,但这个方法所耗神魂甚巨。时间也会偏长一些。第二则是一劳永逸之法,虽然现在小丫头身边的神魂风暴骇人,但本身的神魂却是十分脆弱。你完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抢先控制她!这样一来,一旦一会儿暗魔再次开始施展神魂控制之术。你完全可以命令她反噬暗魔!”

“告诉我唤醒蝶儿的方法!”谢尘眉头一皱,斩钉截铁的说道。

剑九微微一怔,愕然道:“刀主大人,且不说你能否在短时间内唤醒她,便是唤醒了你们两人怕也难逃暗魔的……”

“少废话!我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蝶儿,而不是一个傀儡!”

“唉!好吧……”剑九重重一叹,无奈道:“唤醒她的方法很简单,你直接用神魂传音之术与她说话便可。记住。一定要说她印象最深的话。才能更快唤醒她的记忆。只不过,这其中有一个难处,便是你需要耗费巨大的神魂之力穿过她身边的神魂风暴!”

穿过神魂风暴么?!谢尘双眼微微一眯。毫不犹豫将自己的神魂束成一线,瞬间没入似乎无尽的神魂风暴之中!

“轰!”脑海之中便仿佛一柄开天重锤狠狠砸下一般,谢尘的神魂猛然一震!束成一线的神魂在狂躁的神魂风暴之中瞬间被冲击得支离破碎,甚至已经开始顺着神魂所来的路线开始反噬!

“不够!不够!要冲过神魂风暴,除了要动用神兵之魂外,还要全力以赴!”剑九摇了摇头,沉声道。

“你怎么不早说!”谢尘强压着喉间鲜血,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凝聚神魂!

“刷!”在屠龙刀魂的包裹之下,谢尘的神魂再次束成一线,如一柄长刀般冲向神魂风暴!

“轰!轰!轰!”

剧烈的震荡之中,谢尘紧闭双唇间泛起了一丝红线,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渗出!

“冲过去!”脑海中,谢尘疯狂咆哮。神魂风暴中,纵是有刀魂的保护,他的神魂也如同风中摇曳的绸带一般飘零不定,甚至有数次险些被直接再次绞得粉碎!

“区区风暴,能奈我何!冲!”谢尘牙关一咬,体内仅留一丝神魂护住神志不失,其余神魂之力全部涌出,瞬间没入神魂风暴!

为了玉蝶儿,谢尘拼尽了全力。他早已无法顾及在玉蝶儿恢复神智之后自己会遭到何种攻击。他如今心中只抱着一个信念,任何人都休想控制我的女人!

“你是谁?”如山间清泉般的声音涌入谢尘的脑海。

谢尘的神魂微微一振,这声音便如一泓秋水般使他已经濒临崩溃的神智再度清醒起来。

目光所及的是一片虚无的黑暗,但身前的人儿却是意外的无比清晰。

青丝如瀑,肌肤胜雪,一双几近透明的蝶翅在背后缓缓伸展,流动着如梦幻般的彩光。无比清澈的眸子望着谢尘,里面充满了疑惑与好奇。

深深吸了一口气,谢尘竭尽全力不让自己的目光落在少女那不着寸缕的娇躯之上。强抑着心中的冲动,沉声说道:“蝶儿,我是谢尘。”

“谢尘?谢尘是谁?”少女眨了眨眼睛。娇躯一动间,谢尘的心也不禁同时随着一颤。

“你不记得了吗?乱石山,断魂崖?”谢尘盯着玉蝶儿,喉结不断上下滚动。如今的玉蝶儿早已不是十多岁的小丫头,而早已变成了一个令任何男人见到都要为之倾倒的少女。

“乱石山,断魂崖……”玉蝶儿似乎在思索,但旋即对着谢尘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你会想起来的。”谢尘并不气馁,柔声说道:“那些事情就在你的记忆里。只是现在你才刚刚醒来,还没发现它们。”

“哦,是这样吗?”玉蝶儿歪着脑袋皱了皱小鼻子,忽然对谢尘一笑:“我相信你。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是好人,便是想不起来,我也会和你做朋友的。”

“朋友……”谢尘扯了扯嘴角。

“是呀,朋友不好吗?”玉蝶儿看出了谢尘的勉强,眨着大眼睛说道:“那你再多给我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或许我会想起来哦。”

“好吧。”谢尘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我们一同进入天刃学院,你还记得兄弟盟吗?”

“不记得,但我想听!”玉蝶儿眼眸中闪出一丝兴趣。

“兄弟盟里有我们很多好朋友,玉长风、空空、萧十三、陈词。哦对还有和你关系最好的凤七。当然,还有你和我。我是兄弟盟的队长,他们都叫我老大,而你叫我师父……”

“我叫你师父?我为什么要叫你师父?你很厉害么?”玉蝶儿不解的问道。

谢尘轻轻一笑,目光似乎穿过时空,看到当初在天刃学院中欢聚在篝火旁的一群少年。

“我不知道,你只是想要叫我师父。而且你还说,若是有人欺负你的时候。师父可以保护你……其实说起来。你才是我们兄弟盟里最厉害的。”

“好奇怪,虽然你说的不合理,但我却觉得都是真的。”玉蝶儿撅着小嘴娇躯微动。眼中充满着疑惑。她却不知道,她现在的动作和表情,无疑是在对谢尘进行一场痛苦与幸福并存的巨大考验。

谢尘再次尴尬的移开目光,简单而又清晰的诉说着自己与玉蝶儿的点点滴滴。

玉蝶儿认真的听着,不时皱起小鼻子轻笑。但从始至终,却并没有如谢尘所愿一般想起过去,想起自己。

“刀主!神魂风暴正在减弱!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忽然剑九的声音在另一端谢尘的脑海中响起!声音中充满了焦急。

“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忽然变得很难看?”玉蝶儿似乎感觉到了谢尘的不安,凑近身子望着谢尘。

“没什么……”谢尘摸了摸鼻子,尽量不让自己露出焦急之色。

“那你继续给我讲吧,我感觉似乎就快要想起来了。或者……你给我唱首歌也可以啊!”玉蝶儿的小鼻子再次皱了起来。

“唱歌?!”谢尘忽然间心中一动,行与不行便试试看吧!

“好,我给你唱首歌!只不过这首歌不是我做的,而是我当初听你唱过,学来的……”

“好啊!快唱!我想听!”玉蝶儿欢呼一声,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谢尘的后半句话。

“嗯咳!”谢尘轻轻了嗓子,刻意不去注意那近在咫尺的少女幽香,凝神开口。

“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和你贴心的流浪;刺透遍野的青山和荒凉,有你的梦伴着花香飞翔;今生因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

谢尘的声音浑厚中带着丝丝柔情,渐渐的,他自己也融入了歌声的意境之中。却是没有注意到,玉蝶儿的目光也逐渐迷离起来。

“剑的影子,水的波光;只是过往,是过往;今生因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

空灵的声音缓缓在玉蝶儿唇齿间流淌而出,清澈得如同空谷幽泉。

谢尘的身子猛的一颤,望着眼前的可人儿,失声道:“蝶儿,你想起来了?!”

“恩!师父,蝶儿好想你!”

玉蝶儿重重的点点头,蝶翅一扇,整个人一下子便扑到谢尘的怀中。

这一刻,无尽的幸福与激动瞬间充满了谢尘的脑海,虽然二人的身体只是神魂凝聚,但一切都仿佛那么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