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五章 凌波微步

一百七十五章 凌波微步

“刀主!神魂风暴消失了!快收回神魂!”

剑九的大吼声再次响起,谢尘的神魂微微一震!感知之下,果然房内白光渐退,那恐怖的神魂风暴已经减弱到如轻风一般!

“咦?师父是谁在说话?”玉蝶儿在谢尘怀中抬起头,忽闪着大眼睛问道。她的神魂极为强大,而且与谢尘的距离又极近,故而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剑九的神魂波动!

“蝶儿,现在有人要控制你的神魂,你快向东逃我随后便到!”谢尘心中一凛,现在没时间与玉蝶儿解释太多。

“控制我?!”玉蝶儿一怔,旋即瞬间醒悟!

而与此同时谢尘的也极为不舍的放开玉蝶儿的娇躯,神魂一动便向着屋顶上的身体退去!

“哈哈!完美,真是太完美了!不愧是传说中的妖武者,来吧!成为老夫的奴仆,我们一起君临斗灵大陆!”

谢尘的神魂刚刚退走的刹那,一声阴测测的大笑便已经在房门处响起。暗魔宗主如鬼魅般飘身而入,目光一扫便望向破碎的白玉茧中婷婷而立的无瑕少女!

“轰!”就在此刻房屋的顶棚之上忽然传出一声巨响!霎时间烟尘暴起,碎瓦断木轰然落下!

“蝶儿快走!”一声厉喝随之响起,就在暗金色刀芒亮起的同时,魔灵草化作的毯子迅速包裹住了玉蝶儿的胴体,猛然撞开墙壁向东方遁去!

“哪里走!”暗魔宗主暗中厉芒一闪,挥手划出一道暗影荡开刀芒,而他的身体也瞬间如闪电一般向着玉蝶儿远遁的方向飞快追去!

“嘭!”谢尘在暗魔宗主这一挥之下,如遭雷击一般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之上!连番巨震之下,瓦房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塌!

“师父!”玉蝶儿听到身后动静。回望之时不禁一声惊呼!奈何现在她的状态极为虚弱只能任由魔灵草裹挟着飞奔!

“可恶!谁也休想抢走我的圣女!”暗魔宗主阴厉的咆哮已经响起,他的速度显然更快!仅仅几个闪身之间便已经堪堪追上魔灵草!

“魔灵草!攻击!”当暗魔宗主刚刚靠近玉蝶儿之时,瓦房的废墟之中忽然传出一声低吼!

“刷!”接到主人命令的魔灵草,毫不犹豫的猛然伸展,数根草叶缠住玉蝶儿的身体。奋力向着东方黑暗中抛出!同时,魔灵草也已经暴涨到了数十米大小,吞吐着如触角般的草叶如一张大网般向着暗魔宗主扑面罩下!

“天外灵宝?!”暗魔宗主眼中精芒一闪,旋即更加愤怒,“只可惜,实力太弱挡不住我!”

“轰!”狂猛的黑色灵力瞬间在暗魔宗主的拳头上一伸一缩!宗级魔灵草之上瞬间便被开出了一个如门洞般的大洞!

暗魔宗主看都没看魔灵草一眼。从洞中一穿而过!目光一扫,眼前已经是无尽的黑暗,哪里还有半点玉蝶儿的影子?!

“哼!想隐匿在黑暗之中么?!那你也太小看本宗了!”嘴角边泛起一抹冷笑,暗魔宗主身子一凝,在下一刻他整个人便仿佛也融入到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一般,道道黑色灵力如触角般向着四方飞快延伸而去!

暗魔的本源属性极为特殊。对于别人来说极为棘手的黑暗,但对于他来说却正是如鱼得水!

“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你在找什么?”

“哗啦,哗啦!”一阵瓦砾声响起,赤膊上身的少年从灰尘中大步走出,但声音听起来却十分苍老!

“五级灵宗?”暗魔宗主瞥了一眼身后大步踏来,手提长刀的少年。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不屑一笑。

虽然他不明白这个少年刚刚明显是灵王的实力,为何现在会成为灵宗。但无论是五级灵宗还是别的什么,在他面前皆是蝼蚁!

“老夫纵横混沌无尽岁月,却从未想过会被一个灵宗瞧之不起!今日,老夫便以灵宗之躯会一会你这所谓的强者!”

随着苍老的声音发出,少年手中的长刀也忽然高高举起!霎时间,一阵滔天的杀伐之气猛然汹涌而出!仿佛这天,都已经变成血红!这地,尸骸遍野!这整个空间。都已成为了修罗炼狱!

“死!”一刀,穿越洪荒万千骸骨,斩断亿万生灵!其内所蕴含的杀伐气息,便是以杀戮修炼三百余年的暗魔宗主也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震颤!

“好霸道的杀气!难道此人不是灵宗,而是圣级强者?!”暗魔宗主再也不敢小觑身后的少年。面色变了又变之后,终于一咬牙收回探查灵力,身子一动瞬间没入黑暗之中!

“轰!”刀锋所过之处,空间微微轻振,气势如虹!

“唉!”谢尘体内发出一声轻叹,“若是当年,区区一个灵宗又怎能如此轻易的躲过老夫一击?!”

“别叹了,快走!”谢尘的神魂传音响起,不禁现出一抹苦笑。都什么时候了还遥想当年?!难道当暗魔宗主是傻子么?能唬他一次,便已足够幸运了!

“急什么!这不就走了么!”剑九一翻白眼,身子一动,紧随着自己所劈出的刀气,如闪电般从暗魔宗主身边一掠而过,没入黑暗之中!

“混蛋!唬我?!”正如谢尘所说,暗魔宗主何等精明。刚刚那一刀的威势虽然惊人,但却只是轻轻的震颤了一下空间而已!若是圣级强者发出如此威力的一击,怎么说也要破碎部分空间才对。

而且自己面对圣级强者,根本无力反抗,但如今对方却是飞快远遁!暗魔宗主心知上当,不禁怒火中烧!

“想跑?!留下命来!”暗魔宗主一声怒吼,一股汹涌无比的灵力瞬间轰出,但他自己却是并未移动半步!

虽然心中怒极,但他却并未失去理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如今最重要的是抓住玉蝶儿!若是让那小丫头趁着这段时间恢复神魂,他才真正的得不偿失!

“轰!”暗魔宗主的全力一击狠狠的砸在了空处!

“噗!”一口鲜血喷出,谢尘的身子猛的一震!虽然在剑九的相助下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但毕竟他的身体和灵力都只是灵王层次而已。仅仅被攻击的余波扫中,便已经震伤了内腑!

“竟然不追?!”谢尘眉头一皱。目光闪烁不定。看来这暗魔宗主真是铁了心要寻出玉蝶儿了!

“刀主,现在怎么办?!”剑九如今仍然掌控着谢尘的身体,见暗魔宗主并未追来,不禁传音问道。

怎么办?!谢尘心念电转,杀回去?不行,如今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深浅。便是杀回去也是被秒杀!根本起不到半点拖延的作用,为今之计只有先于暗魔宗主找到蝶儿!

“我记得蝶儿应该是被抛向东方……”谢尘重新掌控了身体,向东方黑暗之中望去。

“对了,魔灵草!”谢尘眼睛一亮,旋即心念一动,开始展开神魂召唤魔灵草。自己命魔灵草保护玉蝶儿阻挡暗魔宗主。想必魔灵草应该能感知到蝶儿的位置!

暗黑中,受到召唤的魔灵草歪歪斜斜的向着谢尘飞来。而就在同时,谢尘也从魔灵草处得知了玉蝶儿的大致方位!

“刀主,那个暗魔也动了!而且方向与我们一致!”

“什么?!”谢尘眼眉一挑,按说暗魔宗主不可能察觉到已经被隐匿气息的自己,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暗魔也已经发现了玉蝶儿位置!

想到这,谢尘更是不再迟疑。全力催动身法如风一般飞速前进!一定要赶在暗魔宗主前面找到蝶儿!

两道身影分别从两处向着东方如闪电般冲去!但尽管谢尘已经放弃了隐匿,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生平未有的极致,却已经感觉到暗魔宗主的气息瞬间便超越了自己!

“哼!小辈!等老夫控制了圣女之后,再来慢慢收拾你!”暗魔宗主自然也感觉到了谢尘,但他只是轻蔑一笑,全速向前。现在,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控制圣女的脚步!

“可恶!”谢尘咬牙狂奔,前方微光渐露,正是关押着血魔宗主的铁壁牢笼!借着微弱的光芒,谢尘依稀可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也正在振翅疾飞。只不过就在那身影之后。暗魔宗主已经探出了枯瘦的手臂!

“蝶儿!”谢尘大声咆哮,睚眦欲裂!

“刷!”但就在这时,忽然背生双翅的娇躯微微一转,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了暗魔宗主的一抓!

“这是……”谢尘心中一动。狂奔之中精神一振!刚刚玉蝶儿的步伐轻盈妙曼,看似不经意,却是蕴含了无尽的玄妙!凌波微步!

虽然谢尘认为这步法太过女性化,不适合自己修炼。但却也曾经在传给玉蝶儿之前粗略看过,所以如今一眼便已认出。

若是在生死搏杀之时,宗级强者的攻击动辄如惊涛骇浪铺天盖地,这步法所起作用自然不大。但如今暗魔宗主却是要抓玉蝶儿,而不肯下杀手,如此一来玉蝶儿便后顾无忧。

一双蝶翅振动之下,体态妙曼翩若惊鸿,每每在暗魔宗主即将抓到自己之前,玉蝶儿都能从极为诡异的角度翩然避开,使得暗魔宗主狂躁不已!

暗魔宗主狂躁,但谢尘却更加狂躁!随着他的不断接近,早已见到玉蝶儿此刻竟是几乎不着寸缕!除了几处关键部位被她匆忙中扯来些碎布遮挡之外,其余之处尽是令人心跳耳热的如雪肌肤!

眼见着自己的女人竟然如此与对手战斗,谢尘的心头不禁顿时升起一股无名怒火!

“暗魔老鬼!今天老子若不将你先阉后杀,我就不叫谢尘!”心中咆哮之间,谢尘一把便将身上破碎不堪的魔灵草扯下,随后猛的向前抛去!

“你今天就算是形神俱灭,也给我遮住蝶儿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