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六章 妖武者

刀纵天穹

“师父!”玉蝶儿身形一转,魔灵瞬间化作一袭素白衣衫罩住胴体。.而此刻谢尘也随之冲到。

“师父?”暗魔宗主正因几次出手都没抓住玉蝶儿而恼羞成怒,如今见谢尘冲到近前,不禁眼中杀机一闪!

“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也配当圣女的师父?!受死!”

面对谢尘,暗魔宗主可没有对玉蝶儿那般的耐心,一出手便是杀招!

“轰!”一道黑色灵力宛若死神镰刀般轰然而出,霎时间便将谢尘所有的退路尽皆封住!

“蝶儿,快去那个破开的铁屋等我!”

谢尘目光一转朗声大喝,随后身子一凝,身后忽然浮现出一道金色太极图!

“乾坤大挪移!”太极图微微一震,谢尘身旁空间骤然开始扭曲!那狂猛的攻击就在临近谢尘身体附近之时忽然一转,轰轰然擦着谢尘的身体轰去!

“轰!”狂暴的灵力在谢尘身边扩散而开,虽然没有直接击中谢尘,但仅仅这攻击的余波却是将谢尘的身子生生震飞数十米!若不是谢尘在最后时刻召唤出屠龙刀挡在胸前,恐怕这余波一扫便已经内腑俱碎!

“扭曲空间么?!可惜你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暗魔宗主眼睛微微一眯,见这小子竟然生生将自己的一击化解,不禁狞笑一声再次抬起手掌!

“蝶儿快走!愣着干什么?!”谢尘喷出一口鲜血,对正欲冲过来相助的玉蝶儿怒声咆哮!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玉蝶儿,而且也只有她到了铁壁牢笼之中,才有搏得一线生机的机会!

“轰!”就在这时,暗魔宗主的第二道攻击也已经到了!这一次,暗魔宗主的攻击更加猛烈!他有足够的自信,便是谢尘扭曲了空间,但仅凭攻击的余波也可以湮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小灵王!

“嗡!”身后的太极图再次浮现而出!虽然谢尘已经感觉到了那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但是现在他没有退路唯有一搏!

“挪移!”身前空间再次扭曲,谢尘也在同时用尽全身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努力朝着铁壁牢笼方向靠近!

“轰隆隆!”黑色的灵力如同潮水般从谢尘的身侧划过,攻击的余波剧烈的震颤着谢尘身后的空间!

“噗!”护体灵力如薄纸片般瞬间被摧毁,相当于六七级灵宗的全力一击结实的轰在了谢尘后背的屠龙刀之上!

与在魔海上云宗主的那一击不同,这一次的攻击范围更广!虽然谢尘护住了后背关键之处,但他的双手双腿却是在刹那间暴起一片血雾!

“咔吧!咔吧!”手臂腿骨多处骨骼碎裂,四肢上几乎血肉不存!

而谢尘的身体也在这巨大的力量之下凭空飞起,如断线风筝一般竟然后发先至,先于玉蝶儿被轰入困着血魔宗主的铁壁牢笼之中!

“师父!”玉蝶儿感觉到身侧身影一闪,瞬间便看到谢尘血肉模糊的惨状!当即银牙一咬振动着背后双翼,紧跟着冲入铁壁牢笼!

下一刻,暗魔宗主的身影如影随形,也已经到了谢尘所开出的那道缺口之前。但他却并没有冒进,而是身子骤然一凝,双眼微微眯起,阴测测的冷喝道:“出来吧,血魔老头已是废人,他保不住你们的。”

“师父,你怎么样了……”牢笼之中玉蝶儿抱起气息微弱的谢尘,眼中尽是关切之色。

“嘘!”谢尘勉强抬起手,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咬牙对着玉蝶儿一笑,目光扫向缺口之外,强自冷笑道:“暗魔老头,你怎知血魔前辈已是废人?!实话告诉你,血魔前辈早已解开了混沌锁的束缚,便在这里等着收拾你呢!咳咳……”

强忍着胸中煎熬,说完这句话之后,谢尘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伴随着碎裂的内脏,汩汩的鲜血瞬间便染红了他自己和玉蝶儿的衣衫。

“师父,你别说了……”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滚滚流下,玉蝶儿紧紧的抱着谢尘,哽咽不已。她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与谢尘再见之时的场景,但却从未想到过,二人会在如此情况下再会。

“小子,你骗不过他的。”铁壁牢笼的黑暗角落,铁链“哗啦哗啦”的轻响发出。血魔老祖面色凝重的望着谢尘,沉声说道。

“蝶儿别哭……”谢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对着玉蝶儿一笑,想要伸手去擦拭对方的眼泪,手臂却无力抬起半分。

“前辈,天无绝人之路。你也不要太……太悲观了……”心中暗暗一叹,谢尘转过头,对血魔老祖轻轻说道。

此刻,暗魔宗主站在铁壁牢笼之外目光不断变幻。素来行事谨慎的他,在听到谢尘的话之后并没有立即冒进。他担心的并不是血魔老祖,而是担心这铁笼内另有其它玄机。

以暗魔的实力完全可以不必进入铁笼之内,直接以强猛的灵力将里面所有人全部杀死。如此一来即便里面真的隐藏着高手,也会因出手反击而暴露。但他不能这么做,玉蝶儿不能死。他所作的一切,便是为了控制玉蝶儿,又怎能冒着杀死玉蝶儿的危险贸然出手呢!

铁笼内三人的对话早已传入暗魔宗主耳中,在思索了片刻之后,暗魔宗主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狰狞的笑意。

“小畜生,唬了我一次,难道还想唬我第二次么?!莫说血魔老头已经是个废人,便是他全盛之时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阻我!”

铁壁牢笼之内的光线骤然一暗,暗魔宗主一步迈入其中!经过他的反复感知,牢笼内便只有三人。他绝不相信事情会那么巧,大陆上那几个令他忌惮的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皇甫院长!贼子已入,看你的了!”就在暗魔宗主刚刚进入铁壁牢笼的刹那,谢尘的大吼声忽然响起!

“皇甫瑞雪?!”暗魔宗主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向着旁边一闪,凝神戒备!

铁壁牢笼内寂静无声,哪里有半点灵力波动?忽然间,牢笼深处传来哈哈大笑,谢尘喘着粗气,咳嗽着笑道:“哈哈哈!暗魔老贼果然胆小如鼠,没想到只听到皇甫院长的名号,便已经被吓成这样!有趣啊,有趣!”

血魔宗主也是在谢尘身边朗声笑道:“他公孙家本就只会暗箭伤人,还谈什么胆子?!这种鼠辈,也敢妄言君临天下?!哈哈哈哈……”

“可恶!你们两个混蛋!”暗魔宗主眼中厉芒一闪,咬了咬牙,“喀吧!”一声身旁的一堆骸骨在他的灵力波动下骤然碎成数截!

无尽的杀意暴起,就在刚刚那一刹那,暗魔宗主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数条折磨二人的手段!在他看来,二人都是瓮中之鳖而已!现在也只能逞些口舌之利了!

感觉到危险气息的逼近,谢尘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大呼道:“圣旗前辈,就是现在,快展开天罗大旗阵!”

“圣旗?”暗魔宗主身子又是一滞,目光刚要转动,却是立即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谢尘和血魔宗主又是同时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浓浓的鄙夷!

“笑吧!你们便笑吧!一会我把那小畜生撕碎,把你这血魔老头手脚打断,我看你们还如何笑!”暗魔宗主狞笑一声,再次踏步向前。

“无相前辈,佛门般若境!”

“还想骗我?!无相若在,你们还会狗一般的躲在这里吗!”暗魔宗主身子微微一顿,立即再次踏步向前!

“天枢子前辈,阴阳自在盘发动!就是现在!”

“妈/的,你有完没完!”暗魔宗主咬牙切齿。

“兽祖,快杀了他!”

“兽你个头!我杀了你!”暗魔宗主猛然抬手,怒极之下,便要一掌先毙了这个罗里吧嗦的小子!

“蝶儿,凌波微步!”

“蝶你个……玉蝶儿?!”暗魔宗主正要再骂,却是忽然一怔,这小子吓傻了?玉蝶儿能和这些大陆上的绝顶强者相比吗?!

“哗啦!哗啦!”但就在暗魔宗主一愣之间,忽然铁链撞击声在身边飞快响起!彩色流光闪动之下,妙曼的身影凌空飞舞,一双芊芊素手中,灰褐色的锁链如流云般盘旋而起!

“混、混沌锁?!”暗魔宗主目光骤然一凛,但就在他还未想明白为何玉蝶儿手中持着混沌锁还能御空而行之时,脚下却是微微一紧!

“哗啦!”数根细如发丝的草叶牵引着一段混沌锁,瞬间便已经将暗魔宗主的一只脚缚住!

灵力飞快的从体内流逝,暗魔宗主面色大变,急忙凝聚全身灵力向脚下猛的震去!

“嗡!”混沌锁上骤然闪烁出灰蒙蒙的光芒,片刻间,暗魔宗主那足以开山裂石的灵力竟然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掀起半分波澜!

“哗啦!哗啦!”而就在这时,玉蝶儿早已编织好的漫天锁影也当头罩下!暗魔宗主瞬间被无数锁链缠绕,整个人立即委顿下来!

“你、你怎么能……”直到这时,暗魔宗主才知上当,满眼不甘的望着玉蝶儿。直到现在他也无法相信,这连宗级巅峰强者都束缚住的混沌锁,为何在玉蝶儿手中如同儿戏一般?!

“不受混沌之力的影响吗?咳咳……”谢尘咳出了一口鲜血,淡笑着说出了暗魔宗主的疑惑。

“好笑的很,你既然知道蝶儿是妖武者,难道就不知道妖武者的真正强大之处便在于他们不受混沌之力的影响,而在混沌中纵横自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