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七章 觉醒者的使命

一百七十七章 觉醒者的使命

“妖武者不受混沌之力影响?!”

惊呼声同时从血魔和暗魔二人口中发出,前者是惊喜,而后者却是惊恐!

“咳咳,正是……如此。”谢尘轻咳着点点头,他在从剑九口中知道这个消息之时,虽然反应没有二人这么大,但却也是吃惊不小。

大陆上的人们只知道魔兽能不受混沌锁的影响,但却不知魔兽在飞升之后会出现两种形态。其中一种,自然是化身混沌巨兽,游荡于天外混沌之中。

而另一种,则是在飞升之时选择化作人形重新修炼,直至经历九重天劫之后,成为妖武者!

魔兽的九重天劫分为九次,每一次天劫的威力都要比前一次还要强大。到最后能够幸存下来的魔兽,简直如凤毛麟角一般稀少。但一旦成为妖武者,其子孙后代便会具有同样的天赋!

根据剑九所说,天外蝶族便是这样一支生生闯过九重天劫而成功晋升为妖武者的种族。能够在强者如林般的天外混沌中从一人而成为一个强大种族,妖武者的实力可见一斑!

“师父,这家伙现在怎么处置?!”因为谢尘被重伤,玉蝶儿对暗魔宗主显然也是恨极,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她已经抬起手,先狠狠抽了暗魔数十个嘴巴!

“蝶儿……咳咳,别打了,他毕竟也算是一方霸主……”谢尘强撑着坐起来,一番调息之下,他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

“可是……”玉蝶儿小嘴一撅正要说话,而暗魔宗主也是充满感激的望向谢尘。

“先把眼珠挖下来,再阉掉就行了。剩下的交给血魔前辈吧。”谢尘邪邪一笑,说道。

“我擦!小畜生,老夫和你不共戴天!”暗魔宗主身子一颤,方才对谢尘的一点感激瞬间烟消云散!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如此狠辣!

“闭嘴!”玉蝶儿一声欢呼。翻手又是抽了暗魔宗主一个嘴巴!

“啊——!”还不待再说什么,暗魔宗主却是猛然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一阵剧痛令他不禁嘶声惨叫!

“轱辘,轱辘!”两颗血淋淋的眼珠滚落在地,玉蝶儿似乎觉得还不解气,伸出小脚“啪!啪!”两声。直接踩爆!

便是一旁的血魔宗主,也不禁嘴角微微一抽!这真是……江山代有狠人出,一代更比一代狠啊!

“师父,阉了是什么意思?好玩吗?”踩爆暗魔宗主的两颗眼珠之后,玉蝶儿意犹未尽的笑问道。

“咳咳,这个你不方便动手。还是交给我吧……”谢尘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两声,旋即撑着身子,说道:“蝶儿,来扶我一下。另外,你就不要看了,此画面少女不宜……”

“小畜生。你敢不敢告诉我你是谁?!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暗魔宗主呲牙裂嘴的咆哮着,眼窝处两个黑洞中鲜血汩汩流出,煞是骇人。

“你不必吓唬我,我叫谢尘,若是想变鬼来吓我,尽管来。”谢尘在玉蝶儿的搀扶下,缓缓来到暗魔宗主身前,淡淡说道。

“谢尘……你就是谢尘?!”暗魔宗主摇着脑袋,喃喃说道。

谢尘微微一笑。嘴角边挂起一抹森然,“本来,你可以死得痛快一点,但我却必须要折磨你!”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若是实在想要找出一个理由。便怪你自己胆敢对我的女人无礼吧。”

“你的女人?!”暗魔宗主呼吸一滞。而玉蝶儿的娇躯却是猛的一颤,一双如水般的眸子复杂无比的望着谢尘,芳心砰然间两朵红云悄然飞上双颊。

谢尘说完之后,手中屠龙刀已然划出!

“噗!”的一声,暗魔宗主在凄厉的惨嚎中双手捂着下身摔倒在地!这种疼痛与屈辱,比之双眼被挖尤甚百倍!

再没有看向暗魔宗主一眼,谢尘微微转身对血魔宗主说道:“此贼便交予前辈处置了,晚辈现在还没有助前辈解开混沌锁的能力,还请前辈稍安勿躁,待晚辈出去后寻到帮手,再助前辈脱困。”

“哈哈,小友自去无妨!你的账算完了,我还与这家伙有账要算!”血魔宗主哈哈一笑,挥手说道。

谢尘淡笑着点点头,说道:“如此,便有劳前辈了。还请前辈不要心慈手软,斩草还须除根……”

“你放心吧!这家伙屠戮我玉家核心子弟千人,我岂能妇人之仁?!”

谢尘轻轻出了一口气,手掌动了动拍了拍玉蝶儿的肩头,“蝶儿,我们走吧。”

“哦,哦!师……师父,我扶你出去。”玉蝶儿好似忽然被惊醒一般,身子轻颤了一下,垂着头,扶着谢尘向铁壁牢笼之外行去。

待到二人刚刚行出铁壁牢笼不远之时,猛然听到身后一声如野兽般的厉啸响起,紧接着惨叫之声接连发出,令人闻之心惊胆颤……

一路向东蹒跚前行,在这段过程中,谢尘暗运七伤拳催动南冥离火为自己疗伤。快到空间边缘之时,身上伤势已经好转不少,至少能够独自前行了。

但不知为何,无论是谢尘还是玉蝶儿,都始终保持着相互依偎前行的姿态,缓步向前。便仿佛,这二人希望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一般……

“蝶儿……”谢尘轻轻吐出一口气,眼中划过一丝怅然。

“恩?”玉蝶儿轻声点头,吐气如兰。

“你已经二次觉醒,什么时候准备回奔族群?”

谢尘眼睛微微眯了眯,仿佛在自语。而他心中也不禁回想起剑九的话“妖武者二次觉醒之后,便会得到族群传承,得知族群所在。而这传承中也同样蕴含着使命,妖武者必须按照命令回到族群接受族中长辈洗礼,归入族籍。”

“你怎么知道的?!”玉蝶儿轻颤了一下。抬起眼睛望向谢尘。

谢尘在说话之时并没有转头,映入玉蝶儿眼帘的,是一张如刀削般坚毅俊朗的侧影。

嘴角掀了掀,谢尘强笑道:“我既然能知道妖武者不受混沌之力的影响,自然也知道其它一些事情……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我让兄弟们为你践行。一晃眼。我们兄弟盟已经分开好久了,他们也很想念你。”

“师父……”玉蝶儿咬了咬了嘴唇,心中早已乱成了一团。族群的传承逐渐在脑海中涌现,她不能违背这源自于灵魂的命令。此刻,她甚至希望自己刚刚能被直接控制,若是那样的话。她便可以不必面对如此煎熬。

“空空想必此刻也快要从东极空间出来了,他与东极雾珠的属性相合,速度应该比我要快,十三也差不多了吧,顺利的话除了小七,我们兄弟盟应该会在这里相会。到时候我们……”

“师父,我不想走。”玉蝶儿打断了谢尘的话,咬着嘴唇说道:“我不想离开师父,不想离开大家!我要留下!”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谢尘呵呵一笑,伸出手宠溺的点了点玉蝶儿的脑袋,说道:“你若不回去接受族群的洗礼。一旦传承继续觉醒,你的小脑袋会被撑爆的!”

“可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啊!”玉蝶儿没想到谢尘连这个都知道,但下一刻却是急急的辩解道。

妖武者二次觉醒后,一旦神魂被他人控制,则族群传承随之中断。但一旦成功觉醒,那么每过一段时间,那传承便会继续觉醒一部分。

这种做法虽然可以保证妖武者族群传承不至于全部被他人知悉,但却也给觉醒后的蝶族妖武者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若是族人不及时回到族群接受洗礼,很可能便会直接因传承的巨大信息流而使神魂无法承受而崩溃!

“办法?”谢尘苦笑了一下,摇头道:“傻丫头。这里是大陆,哪里会有妖武者帮你压制呢?你必须要回去!放心,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可是……”玉蝶儿眼圈微红,不觉间将身子与谢尘靠的更近,呢喃道:“可是师父不是说要保护蝶儿一辈子么?我知道你们要面临大战。我不想丢下师父一个人……”

感觉到紧贴在身上的软香温玉,谢尘心中微微一荡,但立即收敛心神,说道:“我当然要保护你一辈子,你恐怕早就知道我拥有神兵之魂了吧?有神兵护佑,我又怎么会出事呢?你放心好了,大陆上的事一结束我就去找你,保护你一辈子!”

玉蝶儿默然,正如谢尘所说,自己早在那次用神魂攻击谢尘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谢尘的神兵之魂。而她初时接近谢尘的目的,也是出于幼年妖武者的本能,寻求神兵之魂的护佑。但是现在,却早已不同了……

“唉!看得老夫牙都酸了,你们两个够了啊!要是老夫再不出来,你们是不是还要演上一出生离死别,遥寄相思啊?!”

就在二人相拥无语之时,忽然剑九的声音在谢尘体内响起,这家伙捂着腮帮不断嘬着牙花子,大摇其头。

“剑九?”谢尘心中一动。

“是谁?是谁在说话?!”玉蝶儿如受惊的小鹿般眨着大眼睛四处张望!她的神魂本就强大无比,便是剑九见到她也不敢发出半点动静,此刻果然一出现便被逮了一个正着!

“蝶儿,你能听到剑九的话?!”谢尘怔愕着望着玉蝶儿。

“她们蝶族天生克制魂体,自然能听到了!我说的对吗?小丫头?”剑九笑呵呵的说道。

“魂体?!”玉蝶儿眸子微微一闪,便如同见到了美味的小猫一般,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虽然她看不到剑九,但却能够准确的感觉到剑九所在的位置。

“诶!我说!你可别吃我啊!老夫之所以出来,可都是一片好心!你要是真的暂时不想离开斗灵大陆,也不是没有办法!”剑九吓得赶紧倒退了几步,摇手说道。

“真的?!”听到此话之后,谢尘和玉蝶儿同时眼睛一亮!

“自然是真的!”剑九惊魂未定的抚了抚胸口,才开口说道:“据老夫所知,这大陆上的兽祖便是选择了妖武者之路,如今虽未经历完全部九重天劫,但暂时压制小丫头的传承觉醒还是可以做到的。”